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霧散天都
  4. 第七十五章:第十招,出

第七十五章:第十招,出

作者:

薛炎麟回來的路上跟花霓裳說道:

「霓裳,對不起啊,我確實還喜歡別的女的!」

花霓裳什麼也沒說只是簡單的嗯了一句。

薛炎麟一把摟住花霓裳說道:

「你打我罵我都行,你千萬別離開我好嗎?」

花霓裳還是簡單的嗯了一句。

薛炎麟被花霓裳可愛的表情和只知道嗯給整破防了,直接笑出了聲。

薛炎麟接着說:

「霓裳,我會對你好的,決不食言!」

花霓裳笑了說道:

「你別的地方都挺好的,就是好色,我真的很生氣,但你也是一方諸侯王,三妻四妾也正常,我也沒有辦法管你不是?」

薛炎麟趕緊解釋道:

「哎呀,霓裳,絕對不能找七個老婆,最多找五個,一個王妃,四個側妃就夠了,太多不好!」

花霓裳一下子扭住薛炎麟的耳朵罵到:

「你還要娶五個,不行,兩個我都嫌多,聽見沒,你要是再娶別的女人,我就休了你,聽見沒!」

薛炎麟趕緊央求道:

「好好好,老婆大人,趕緊鬆手吧真的疼啊!」

花霓裳氣憤憤地說道:

「不行,我還沒發泄完呢,你個花心大蘿蔔,我要治治你的毛病!」

「你想好這麼對你那個相好解釋了嘛?」

「沒有,她叫洛霞,可凶呢,我估計能把我打死!」

「那也是你活該,誰讓你好色!」

「哎呀,我錯了,以後不會了,就你們兩個了,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你猜我信你不,誰會信你,多娶幾個吧,家裏顯得還熱鬧呢不是?」

「哎呀,霓裳,不要打趣我了,真的錯了,以後保證絕對絕對不犯混蛋了。」

「快拉倒吧,你自己問問自己,你的話自己能信嘛。到時候你要是又找一個,我就跟洛霞聯手打死你!」

「那我肯定不敢了,有兩位大美人在我身旁,我還會想別的女人嘛,真是的!」

洛霞已經到了梁化府中好些日子了,在南煌待了不大會時間就不想在了。

背着父親偷偷溜出來,去梁化找薛炎麟竟然還沒回來。

洛霞得到了南煌秘傳的神功長天一色,又名紫衣神功。如今也是步入一行的高手,長天一色帶給修行者最大的好處還是輕功。

修行之人輕盈自然,與萬物共鳴,輕功一躍千里,大有提升,可日行千里而不乏累。

聖旨也會正式傳到梁化,而且其中玉龍還給薛炎麟準備了一份驚喜,真是狐朋狗友啊!

洛霞聽說古三劍要再次挑戰寒劍傳人易零封,兩人大戰的日子定在了三日之後。

洛霞閑的無聊,薛炎麟現在也沒有回來,正好先去一趟,看看江湖兩大用劍高手的對決。

易零封與邪靈劍主一戰之後,倒是多了幾分人情世故,不再一味的只追求劍道,也開始沾染煙火氣息了。

不過倒是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下人端來水果,他脫口而出一聲謝謝,嚇得下人直接跪了下來。

還有想要自己做碗面試試,沒想到整個廚房被搞得亂七八糟的,差點一把火燒掉了。

此次古三劍前來挑戰,他也學習了古人對於挑戰的規矩,很有禮貌地應戰古三劍,江湖中人也是吃了一大驚。

兩人的對決這次是在陸地之上展開的,找了一座小山丘,山丘之上有着一方平整的地面,哪裏桃花朵朵盛開,有着溪流蜿蜒流轉。

今日天空格外陰朗,和風吹拂,讓人覺得清爽,古三劍帶着一壺好酒準時赴約而至,走走停停,喝着腰間的美酒,讓古三劍萬萬沒想到的是,易零封早早地就到此等候了,讓人意外。

易零封恭恭敬敬地站在原地,待古三劍到位,就彎腰鞠躬,有禮地說道:

「前輩一路辛苦了,晚輩有禮了,請前輩指教。」易零封顯然還很生疏,表現得很不自然。

不過對於古三劍來說已經是相當的滿意了,這也是對自己極大地尊敬了,古三劍回敬道:

「多謝易少俠,不吝賜教,請出手!」

易零封單手朝地揮去一掌,寒意便出,讓人畏懼,劍出落於易零封另一隻手中,古三劍三劍齊出三式九招再加上最後的一招,如今早已經不在是簡單的幾招了。

易零封感受到了古三劍的劍意比之前的那一場對決之中強大了許多,真是讓人感到驚喜,寒意一出,溪水在那麼一剎那凍結成了冰面,落葉在半空中能擱停幾秒。

古三劍劍出,兩人在風吹一刻交手到了一處,落葉紛飛,溪水又開始流動起來,原來是古三劍的劍意再抗衡寒意,易零封也發力進攻,溪水再次凍結,兩人這是互不相讓啊。

第十招,古三劍使出了第十招,前所未見,這一招氣貫長虹,直入雲霄,劍法高超精妙,此劍一出,都言勝過地上之劍。

此戰敗了,古三劍還是輸了,但是他沒有了遺憾,他為了自己追求的榮耀曾經拼盡全力,他在另一個層面,他是贏了,而且贏得很徹底。

易零封在大戰之後問道:

「古前輩,人生到底這麼活才算精彩!」

古三劍道:

「順其自然,及時行樂,敢於追求,擔有責任,方不枉此生啊!」

古三劍豪邁,實乃真正的俠客,一把將自己的酒葫蘆扔給了易零封說道:

「如果不嫌棄老夫的話,與老夫痛飲一番如何?」

易零封笑了,敬道:

「好,晚輩願與前輩痛飲一番!」說罷,舉起接在手中的酒葫蘆就一飲而盡,自在瀟灑,盡顯豪邁之舉。

兩人也結為了忘年之交,到此古三劍告別易零封北上樑化而去,正好與洛霞順道而上,兩人也在路上相識,兩人甚是投緣,還都跟薛炎麟有着很深的淵源。

費自命,號稱梁化第一戰神,位高權重,那可是風光無限,薛家原本還是自己的下屬,現在搖身一變成了諸侯王族世家,別說在梁化,整個東北境內都是薛家獨大。

費自命當真不服,這麼就淪為下屬了,昔日自己手下成了上司,論誰也難以接受,更何況是趾高氣昂的費大將軍。

薛炎麟帶着花霓裳,趕了多天的路總算回到了梁化,薛炎麟跟個孩子一樣剛跑進家門就大喊道:

「娘,爹師父們,我回來了,人呢,飯做好沒,餓死了!」

「你這小子,可算是回來了,早就收到你的傳信給你做好了,等你爹他們回來就吃飯。」薛炎麟的母親走出來說道。

「哦,我爹他們幹嘛去了呀。」薛炎麟問道。

娘親笑呵呵地說道:。

「還不是因為你,封王之後,要處理好多公事,你人沒到消息早就傳回來了。」

「哦,正好讓我爹和師父他們解決,我倒是落得個清閑哈,娘給你又帶回個媳婦來,叫花霓裳,可漂亮了。」薛炎麟起身把害羞的花霓裳拉進來,給娘親看。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