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楊氏仙路
  4. 第五百四十九章 斗陣

第五百四十九章 斗陣

作者:

「鏡郡名門金家,金鋒,特來討教道友高招!」

一道清正堂皇的聲音從下方哄鬧的聲音傳出,隨即眾人讓開道路,顯出一英氣才俊,正是幻化為顏弘鋒容貌的楊弘遠。

楊弘遠在聞聽了鈺郡之事後,自然要前來湊一湊熱鬧,為了方便行事,已是去信給顏弘鋒,讓兩者互相配合,以免出了紕漏。

「哦,道友就是鏡郡新晉崛起的名門金家家主,倒是沒想到道友也是一位陣法大師。

唔,如此道友以玄罡境的修為,藉助護族大陣擊退原銀鏡派天罡掌門倒也說得過去了。

如此你我就比斗一番!」

田九歌此時正是志得意滿之際,自然不會拒絕,若是能一日之間盡敗四位陣法大師,想來其田九歌之名當在那涼玉第一陣修之上。

「且慢,不知剛才九歌兄言說,若是勝了,就甘為驅使,可還作數!」

楊弘遠眼見得田九歌興緻盎然,卻是開口問道。

「哈哈,道友好自信,想我田九歌連敗鑌州三大派三位陣法大師,道友即便得了些陣道傳承,難道還能勝我不成。

不過道友既然有言,在下自然不會食言,鑌州眾位同道皆可見證!」

田九歌聞言輕笑一聲,卻是豪氣干雲。

「嗯,如此甚好,剛才鑌州三派的道友斗陣之時,都拿出了賭資,我金某人自然也不會例外。

不過我金家新立,卻是無甚寶物靈珍,如此若是道友勝了,在下願將金家半數家資奉上,如何?」

「哈哈,道友好魄力,如此一言為定!」

田九歌剛才與人斗陣可不是白白與人比拼,其以自身為本,與之斗棋之人自然要拿出對應的賭資,可謂賺了盆滿缽滿。

只見一張小小的棋盤被田九歌從手中祭起,只見他張口朝着棋盤一吹,這張陣棋盤便化作三丈見方的一座大棋盤落在了擂台之上。

正是其提升到靈階中品的陣棋,想鑌州三派傳承數千年,底蘊深厚,到得如今也不過是傳承了一件靈階下品的陣棋。

而田九歌一介散修,竟然能得到靈階中品的陣棋,不得不說其氣運不俗。

其能連敗點金門三派的陣法大師,此方靈階棋盤可以說是功不可沒。

緊跟着田九歌手中又多出了兩隻玉缽,裏面各盛放着滿滿的一缽黑白兩色的棋子。

這些棋子都是以靈晶精心磨製,每一枚的價值都不下於三塊晶幣,這兩缽共計四百餘枚棋子的價值便在千枚晶幣以上,聽着便令人咂舌。

不過對楊弘遠來說卻是不過爾爾,不說其得了蒼玄老祖的道階陣棋,就是從落霞真人處得的棋盤如今也是寶階下品,當然楊弘遠這是典型的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了。

陣棋乃是陣法師鑽研陣法奧妙,推演陣法演變的最重要工具,幾乎每一位陣法師都渴望自己手中能夠有一張棋盤,用來鑽研和推演陣法。

然而想要得到一套陣棋卻是極為難得,且不說陣棋極難煉製,單單煉製陣棋的過程當中所用到的靈材都能夠令九成的陣法師望而卻步。

就拿簡單的下品法器來說,即使是最好的也只不過需要十二種靈材。

可對於法階下品的棋盤,為了能夠在陣棋當中承載儘可能多的法陣,就至少需要四十九種下品靈材。

而且這四十九種靈材往往都具體一定的特殊性,想要找齊都極為不易,就更不要說在煉製的過程當中還需要將這些屬性各異的靈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因此能夠煉製一套最低級的下品法器級別的陣棋,往往也得是頂尖的煉器名師出手才行。

如此更別說靈階、寶階的陣棋,而不論是楊弘遠還是裘霖怡、田九歌手中的陣棋說來都是從前人處繼承而來。

就說以陣法傳家的炎州鄧家,其家族傳承數百年,也不過是有一方法階上品的陣棋罷了。

此後得了中行家的積累,再有百年來搜集的靈材,由一寶這位煉器大師出手,才堪堪將其提升到了靈階下品。

陣棋在修鍊界大約可以分為三個等級,最低等級的陣棋自然就是法器級別的,而法器之中等級最低的下品法器陣棋只能夠推演四十九道法陣。

中品法器陣棋則能夠推演六十四種,而上品法器陣棋則能夠推演八十一種陣棋。

根據上中下法器級別的陣棋分別能夠推演多少道法陣,依次能夠演變出七、八、九種靈陣出來。

在法器級別的陣棋之上的靈器級別的陣棋同樣如此,靈器級別的陣法自然用來推演靈陣級別的陣法。

與法器級別的陣法一般,上中下三品靈器陣棋能夠推演出來的靈陣數量也不同,依次能夠演變出七、八、九種寶陣出來。

同樣道理,在靈器陣棋上還有寶器陣棋,在用來推演不同數量的寶陣的同時,還能夠推演出傳說當中的道陣。

不過這也就只是理想狀態罷了,陣法師以靈階陣棋能夠推演出一道寶階陣法就已是不凡了。

要知道這裏的推演可是相當於自創一道陣法傳承,以落霞真人之能,也不過是在三才五行兩道各自推演了一道寶陣罷了。

「我作為守擂之人,如此就請道友先行!」

「九歌道友,請!」

楊弘遠見此也不推辭,一道靈光打出從玉缽之中攝起一顆陣棋放在了棋盤正中,穩居天元。

這陣棋說白了,與圍棋也頗有相同之處,雖不是圍殺,卻也要兩人在行棋過程當中相互遏制的同時,還要趁機布下各自的陣勢。

陣勢一成自然可以實行陣殺,棋陣一成便可根據陣勢的威力撤下對方在陣勢籠罩範圍內的棋子。

而棋陣最後的勝負通常有兩種表現方式,其一便是最後根據個人所佈下的同階棋陣威力大小以及生克之法取勝。

其二,便是誰能率先布下更高品階的陣法,自然取勝,不過想要在雙方的爭奪廝殺當中布下靈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絕大多數陣棋的勝負都要通過低階陣法的多寡以及威力的強弱來決定勝負,當然,這其中也有和棋,不過卻是如同一舉布下靈陣一般難得。

田九歌之前對陣金光、重玄兩派都是以靈階陣法直接擊潰對方,兩派的陣法師陣法造詣不過是堪堪達到了寶階,如此自然不是田九歌的對手。

而點金門的陣法大師卻是更勝一籌,與田九歌兩人可謂殺的難解難分,最後田九歌直接佈下了寶陣,才將其擊敗。

兩人開始之間行棋極快,楊君山雖然執白先行,但田九歌顯然氣勢更甚,很快便在棋盤上佔據了主動。

楊弘遠剛才觀棋良久已是看出九歌真人乃是修得陣法之中的九宮一脈,這可是傳承相當稀少的一脈,同時也是公認前期修行最難的一脈。

正如一元陣道佔了一個簡,九宮陣道卻是佔了一個繁,如此可見九歌真人陣法天賦確實不俗,最起碼楊弘遠走遍這修鍊界八州四極還未見過九宮一脈的陣道傳承。

九宮一脈雖是修鍊艱難,可威力卻是甚大,因為其包羅萬象,陣法九脈可以說都在其中。

如東南西北合四象,四象兩合化兩儀,四象想分成八卦。

這也是為何田九歌對自己如此自信,同樣也是其為何能連敗三位陣法大師,因為對方所布,皆可從容化解。

不過楊弘遠卻是有信心戰勝九歌真人,因為一元陣道正是九宮陣道的對頭。

兩人行棋,楊弘遠也不管九歌真人如何變化,只是謹守天元之位,以不變應萬變,以簡對繁,任你千變萬化,我自巋然不動。

楊弘遠的陣道傳承一出,卻是引得在場陣法師議論紛紛,田九歌身負九宮傳承本已是罕見。

哪料到如今又現世了同樣稀少的一元陣道,這可真是天生的對頭。

而兩人棋盤的路數卻不似之前斗陣紛繁複雜,讓人眼花繚亂,此時局勢卻是十分明細。

白棋穩居天元,黑棋布佔四方,一內一外,一繁一簡。

此時的局勢在外人看來是黑棋氣勢洶洶,圍住白棋一陣廝殺,不過只有田九歌以及鑌州三派的陣法大師卻知此時黑棋的窘境。

楊弘遠上來的先手佔據天元,此後以此為基,穩固地方,九歌真人失了這中宮之位,如何還能勢成九宮。

開始之時田九歌還不在意,只是在八方佈局,可隨着棋局的變化,已是看出了楊弘遠一元陣道的來歷。

當下就要奪取中宮,可卻如何能來的及。

而這九歌真人確實厲害,眼見得中宮奪不回來,索性外衍八卦圍困天元,其卻是在棋盤一角另布九宮。

楊弘遠深知若是如此擊敗了九歌真人,想來其也是不服,當下也不阻攔,任其成勢。

待得其九宮一成,楊弘遠棋勢就是一邊,反手圍攻,徑直破開八卦圍困,直搗中宮。

「我。。我敗了!」

田九歌雙目無神,喃喃自語,隨即露出苦笑。

「田某願意攻閣下驅使,道友陣法高妙,九歌甘拜下風!」

這田九歌雖是狂傲,可卻是個直爽之人,當下願賭服輸。

「哈哈,九歌道友言重了,我在台下觀戰已是對道友傳承了解,而道友對我卻是全然不知,說來也是取巧,勝之不武!

驅使之說休要再提,若是道友不棄,來我金家做個客卿長老,我金家定然掃榻相迎!「

楊弘遠見此卻是趕緊扶起下拜的九歌真人,畢竟這可是此界為數不多身負九宮一脈的傳承之人。

「九歌之前有言,此時自然不會食言,就依道友便是!」

田九歌倒是沒有想過反悔,這等狷狂清孤之人,卻是不屑於此,要不然修鍊界中也不會有陣法師最為清貴之言。

不過見得楊弘遠如此,田九歌也是放下心來,畢竟其堂堂陣法大師也不願任人驅使。

不過一來之前有言,二來楊弘遠雖是佔了先機,此後卻是沒有乘勝追擊,讓其布下九宮陣一展所學,又堂堂正正的將其擊敗,如此自然無需多言。

而田九歌也知,以楊弘遠的陣法造詣,怕是不佔天元也能將其擊敗。

至於一元克九宮之言,田九歌更是不會在意,正如木行修士與火行修士鬥法,輸了還能怪屬性相剋不成,只是自己技不如人罷了!

當日鑌州鏡郡新晉名門金家家主金鋒真人,以高超的陣法造詣擊敗陣法大師田九歌真人,成為鑌州第一陣道大師,名傳鑌州。

同時鑌州第二陣道大師田九歌,願賭服輸,加入金家擔任客卿長老。

不久之後便傳出娶了金家一位嫡女,入贅金家,使得金家聲勢更上一層樓,隱隱已是有鏡郡第一勢力的苗頭。

而有兩位玄罡境陣法大師坐鎮的金家,怕是太罡真人出手也是不一定能拿下,一時間金家聲名鵲起。



7017k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