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鎮守天幕的劍仙
  4. 第138章 劍丸

第138章 劍丸

作者:

這三日,瓏城峰的弟子們一個個扣門、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送上門來。

兵器自然沒有,所有人都知道呂不煩自己的那柄凶兵重劍極其古怪。送來的全都是護身法寶和戰甲。

甚至兩位長老都悄悄地託付兩個二代弟子送了一套極品法器戰甲過來。

畢竟,開宗立派這麼多年。煉器師一直都有,可殺入宗門雲榜前三的煉器師可是一個也無。

雖說呂不煩只是個供奉身份,可畢竟算是瓏城峰的人不是?

第三天晚上,瓏城峰的小院子裏面燒着一堆篝火,金山金山兩個舉著兩把烤肉的鐵簽正在火上翻動……

帶着一層油脂的山豬肉在火苗之上滋滋作響,火堆旁邊還架著兩條抹了鹽巴的肥美湖魚。

呂不煩則正從芥子物里往外掏著酒水……

「做修士就是這點好,芥子物里裝東西真方便……」

身影一閃,晴暝仙師從天而降落在院子裏……「嘖嘖嘖……好香啊!」

三個人趕緊躬身施禮。

晴暝仙師一擺手坐在火堆旁邊:「人家剩下的雲榜精英都在最後修心養性準備明天的廝殺,你倒好……有酒有肉的,不怕輸了?」

呂不煩遞過一壺酒水,笑着答道:「輸就輸了唄!」

晴暝仙師接過酒水斜眼笑道:「不見得吧?我看你對宗堂的天字型檔很感興趣!」

呂不煩點點頭:「我是窮人,能撈到件寶貝怎捨得錯過?不過,若是打不過也沒什麼好辦法。」

晴暝仙師點點頭,突然說道:「很多人都在探聽你的跟腳,這幾日我是煩不勝煩……」

呂不煩聞言沉默不語。

金山金水兩個殷勤的遞上幾串烤肉,晴暝仙師喝酒吃肉好不快活。

「不煩,和你對上的果然是那靖波峰的雲岳。」

「那更好,上次在雲夢大澤他居然對我動了殺意……」

「一境壓制,你不怕?」

「他是劍修嗎?」

「不是……不過,靖波峰的老傢伙對他期望甚高,怕是會給他一些底牌。」

一旁的金山聞言說道:「峰主大人,不煩可是還有養劍台呢!大不了,扔出去砸他個魂飛魄散……」

晴暝仙師搖搖頭:「胡說,宗主大人有令,不許呂不煩動用養劍台!違令必誅……」

呂不煩笑了笑不說話。

晴暝仙師嘆息一聲接着說道:「這件事我現在已經看不懂了……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得有些準備。不煩……不論怎樣,瓏城峰都希望你能好好的。」

呂不煩點點頭,晴暝仙師似乎察覺到自己和宗門之間那淡淡的敵意,還有宗堂曖昧不清的態度。

喝了一壺酒吃了幾串烤肉半條烤魚,晴暝仙師打趣了幾句金山烤肉的手藝太差,然後飄然而去了。

石墩之上留下了一枚銀光閃閃的劍丸。

金山驚呼一聲小心翼翼的拿起劍丸:「我的天,峰主大人這是出了血本了!」

金水湊過來兩眼放光:「確實確實,師兄……這就是那明月夜劍丸嗎?」

金水點點頭:「應該是!萬千劍光如月華灑落,據說相當於八境劍修的全力一擊……不過,沒有特殊的催發法決、怕是沒有那麼大的威力了,但卻可以反覆使用三次!」

兩個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臉艷羨的把劍丸交到呂不煩的手裏,金水低聲說道:「不煩哥,峰主大人對你真好……這劍丸,山下顯貴人物怕是肯出黃金萬兩都求之不得,一年宗門也就從峰主手裏收去十餘枚!乃是峰主大人的成名之作……」

當初晴暝仙師一劍蕩平一座外門小門派山頭的時候,用得就是這明月夜劍丸。

呂不煩把玩著劍丸,卻見這劍丸如同一枚鴿卵大小、明亮異常,一股犀利的劍氣在其中孕養繚繞絲絲縷縷不絕。

劍之一道博大精深,除了各式各樣的如相劍器,又有上古大能將劍器煉化入無形無相之境。

飛劍更是可大可小,形制各異。

還有諸多變化之物承載劍意劍氣,變化隨心的劍索,收斂形意的劍丸……乃至於可承載劍氣的劍符。

劍丸一物較為罕見,非煉器師悟性極高者不可出。算是非常冷門卻又很容易出其不意反敗為勝的劍器。

作為一個劍修,呂不煩只要踏入中三境就可隨心操縱劍丸、只可惜……晴暝仙師並未留下催發劍丸威力的劍訣。

呂不煩也不想去強求,自己畢竟還只是個山上供奉的身份,晴暝仙師也不好做得太過。

鄭重其事的收好劍丸,金山羨慕的看着呂不煩開口說道:「不煩哥哥,你可知道這劍丸最佳的藏劍法子?」

呂不煩搖了搖頭。

金山略帶興奮的說道:「嘴巴里!」

呂不煩一驚:「什麼?嘴巴里!」

「那可不……劍修長劍飛舞斬妖除魔,突然口吐劍氣殺得妖魔屍橫遍野!可人哪能口吐劍氣?用劍訣劍指催發就很了不起了……所謂的口吐劍氣其實就是劍丸!」

呂不煩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金山愣了一下:「你不會想用這招對付那個雲岳吧?」

呂不煩搖搖頭:「我估計他肯定防着我這手呢……」

三個人吃着烤肉喝酒聊天就這樣混了半宿,少年的心思總是很簡單、尤其是打小就在瓏城峰上長大的兩個小傢伙……

終於到了大比之日,卯時一刻……宗堂自是莫長老帶着三位資歷較老的長老高座雲台之上,三座最大的雲台四周則擺了上百數十隻蒲團,大半在宗門坐鎮的峰主和長老都趕了過來。

唯一與往常有所不同的是,台下居然多了幾位氣息渾厚血氣旺盛的供奉武夫!

宗堂宗主大人一道敕令發下,自今年起、所有被太華宗各峰拜為山上供奉的武夫或者大修士……只要年齡合適居然也可以參與仙門太華宗的各種大比和選拔!

這可是開天闢地頭一回……所有人都在說此事和突然在宗堂嶄露頭角的少年供奉有莫大的關係。

仙門的仙師大多數都只是略帶不屑的瞥了幾個武夫一眼,只有晴暝幾個峰主不但不以為意、還自然而然的和幾個實力強大的武夫供奉說說笑笑。

輪次確定,宗堂弟子云榜魁首天宇對戰紫衣女修、黃崖修士對戰金奇修士,剩下兩個正是靖波峰的雲岳和宗堂供奉呂不煩……

兩個人站在雲台之上對着長老坐鎮的高台躬身施禮,然後又對着台下的諸位長老和峰主加上幾個德高望重的大供奉拱手施禮。

氣氛瞬間有些凝滯起來。

由於只是分出三個名額即可,所以三場直接開戰……勝者即奪下前往北仙門遊歷參

(本章未完,請翻頁)

悟觀鏡台的資格!

彼此施禮,實在是沒什麼可客套的……第一個動手的居然是那個紫衣女修!

雲榜魁首為對手,紫衣女修似乎有些憤怒和不甘、一件寶瓶法寶祭出,層層疊疊的水靈力化作細雨一般如利箭飛射攢刺。

天宇修士袍袖揮舞身形瀟灑如風一般在百丈雲台之上閃轉騰挪、偶爾揮袖彈指擊飛擊散躲之不及的水箭!

紫衣女子面色一寒,乾脆直接動用了自己苦苦修鍊出來的殺手鐧……

寶瓶法器發出的水箭瞬間變成幽藍色,居然多出了一個寒冰成箭的新手段!

天宇修士神色一變,嘴裏誇讚道:「不錯……短短三年就有如此威力,如月師妹進步神速讓人敬佩!」

一道枯黃色的光影閃爍,天宇修士終於祭出了手腕上纏繞着的劍索……這居然是整個大比以來第一個逼得天宇修士正式出劍的對手!

另外一邊,金奇修士卻已經收回長劍。對面的矮壯修士黃崖苦笑一聲,看了看自己腋下的孔洞……

「金奇師兄的劍術又有精進了……恭喜師兄奪下武道觀鏡台的資格。」

金奇修士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恰巧我的劍道克制你的竹影清風心法……可惜了,要是沒有那個供奉攪合、其實你應該得到觀鏡台悟道的機會……」

黃崖修士搖頭嘆息一聲,並未接話。

天宇修士的秋殺劍道已經籠罩了大半座雲台,知落劍化作的枯黃色劍光正式擊散了漫天的冰箭、然後如靈蛇一般殺透了如月女修的防禦居然鑽進了那隻寶瓶法器的瓶口……

知落劍一瞬間就回到了天宇修士的手腕之上,天宇修士似乎沒有覺得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有什麼不妥、只是拱手說了一句:「承讓了。」

如月女修滿臉通紅收回寶瓶法器跺了跺腳轉身氣咻咻的離去了,把個心思看起來很簡單的天宇修士弄得皺眉不已……好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呂不煩此時才剛剛從地上爬了起來。

一境壓制,似乎沒有呂不煩預想的那麼恐怖……原本呂不煩在和劍奴誅殺大武夫錢孟湖的時候,就跨境和幾個老武夫交過手。

現在武夫換成了青年修士,看似氣勢洶洶……實則根本沒有那幾位四五境老武夫的殺氣逼人。

台下眾人皺着眉看着這最後一場爭鬥,似乎沒人看好四境修士呂不煩。

晴暝仙師冷笑一聲:「這一屆的雲榜弟子,似乎都選擇在這幾個月里破境……看來兩界山的資源都便宜了他們了。」

一個老修士微微嘆息一聲:「你是在說這算是拔苗助長吧?不錯……宗門大比和北仙門悟道趕在了一起,他們……唉……」

晴暝仙師點點頭:「誰也未曾想到荒靈地的魔頭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讓出了兩界山大半的地盤!聽說丹徒峰那邊的煉丹爐都要燒化了……如此依賴靈藥靈丹破境,真的能吃出一條通天大路不成?」

老修士聞言不語,卻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個和晴暝仙師不對付的美婦女修掃了晴暝仙師一眼:「你是說,這雲岳短時間內連破兩境……依然不行嗎?」

晴暝仙師一揮袖:「上面的弟子,除了我瓏城峰的呂供奉……哪個不是吃了不少昂貴靈丹強行破境的?宗門應該好好理順一下這些年靠丹藥破境的壞習氣!」

(本章完)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