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鎮守天幕的劍仙
  4. 第140章 傷員

第140章 傷員

作者:

兩個北仙門的女修靜靜地站在涼亭之下,胡洛兒微笑著對自己師妹說道:「明日你先回去吧!我想留下來看看……這太華宗,有點意思。」

小師妹儘管不解,卻不敢多說什麼。胡洛兒抱起旁邊的劍匣、轉身走回自己的臨時住處去了。

所有觀戰的峰主和長老還有幾名六七境的武夫供奉全都望著那個搖搖欲墜的少年。

面色難看至極的靖波峰長老急匆匆的走到雲岳身邊查看了一番、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

雲岳整個臉孔都已經變形了,半口牙齒混雜著血肉被擊飛……鼻樑塌陷血肉模糊。

長老狠狠地瞪了呂不煩一眼,抬手往雲岳的嘴裡塞了一顆丹藥然後裹挾著雲岳迅速御風離去。

晴暝仙師飛上雲台一把揪住呂不煩的后脖領,低聲說道:「臭小子,有你的!怎麼樣?還能走路嗎?」

呂不煩一口氣泄掉,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怕是夠嗆了,峰主……我的療傷丹藥沒有了,能不能借兩顆止止疼?」

晴暝瞥了呂不煩已經骨折的右臂一眼:「喏,別說我沒提點你,那邊那個漂亮阿姨……看到沒有?就是傻乎乎瞪著你的那個……你上次打敗的那個女修就是她以前的徒弟!」

呂不煩略帶心虛的對那個美婦峰主笑了笑。

美婦人立刻回過神來,白了晴暝仙師一眼飛身上了雲台:「臭小子,跟你家峰主晴暝一樣會扮豬吃老虎啊!怎麼,受不住疼了?」

晴暝仙師趕緊討好的說道:「妹子,誰不知道你秋霞峰的丹藥乃是一絕!這臭小子傷得不算重但透支的厲害……能不能借妹子的小回春丹一用啊?」

美婦冷哼一聲,卻還是在腰間取出一隻紫色瓷瓶,隨手丟給晴暝仙師。

晴暝仙師一見眼睛就是一亮:「呦呵,紫色凈瓶二品丹藥!臭小子,還不謝過龍兒峰主?」

呂不煩勉強拱手施禮:「呂不煩謝過龍兒姐姐,日後定當相報!」

晴暝仙師點了點頭:「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哈哈哈。」

美婦龍兒一跺腳:「晴暝你這個破落戶死瘋狗!以後當心我讓我的弟子把你那些廢物揍得一個個跟死豬一樣……哼!」

美婦轉身飄然飛走,晴暝仙師呵呵大笑。

呂不煩忍著劇痛走下雲台,突然前面走過來一個身姿挺拔頭髮花白的中年武夫……

「朝、朝供奉!」

呂不煩點頭致意,原來此人正是原來坐鎮瓏城峰地字型檔的老供奉、朝賀遠。

略顯老態的朝賀遠仔細的看著面前傷痕纍纍狼狽不堪的少年,點了點頭。然後蹲下身來拉過呂不煩變形骨折的右臂。

「嘶嘶……」呂不煩痛得渾身一抖一個勁兒的吸涼氣。

「知道痛了?怎麼如此莽撞!」

朝賀遠手指突然用力,呂不煩哆嗦一下……錯位的骨骼就被朝賀遠供奉給複位回去了。

「多謝朝前輩。」

朝賀遠神色略帶落

(本章未完,請翻頁)

寞的看著呂不煩:「真有你的、飛黃騰達的我見得多了,可憑藉一己之力就把我輩武夫供奉在太華宗的地位抬了起來……厲害!」

晴暝仙師趕緊把一粒回春丹塞進呂不煩的嘴巴里,再吩咐朝賀遠老供奉小心翼翼的幫呂不煩固定受傷的手臂,最後在幾名宗堂弟子複雜的目光下回瓏城峰去了。

朝賀遠又憑藉豐富的經驗幫呂不煩包紮了一下傷口,然後低著頭轉身離去了。

晴暝看著朝賀遠供奉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上,回頭低聲對呂不煩說道::「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當年朝供奉也曾經是個渴望著修道成仙的年輕人,只可惜了、當年的宗門沒有今日的規矩……朝供奉空有一身半步七境的修為,卻做了一輩子默默無聞的山上供奉。」

呂不煩聞言點點頭:「做供奉其實也挺好的。」

晴暝仙師啞然失笑。

武夫罡氣本就有滋養肉身強健骨骼的功效,堪稱淬鍊肉身直至精血枯敗之日。

回春丹確實是好東西,只半日、呂不煩枯敗的丹田靈台就變得有些靈氣蠢蠢欲動了。

只是經脈受損的右臂遇到了麻煩,呂不煩躺在床上修養了一夜。骨骼倒是無礙,可經脈阻塞的厲害,靈力罡氣一動就痛得鑽心一般……

瓏城峰的小院子依舊狹窄,但卻不再安靜。

一個個瓏城峰的三代弟子甚至是二代弟子都聚攏在院子外面,直到畫峰長老冷著臉趕走了大部分人,剩下金山金山金廣幾個平日里親近的才囑咐幾句、讓他們仔細照顧好呂供奉。

吱呀一聲,木門被推開。呂不煩面色蒼白的站在門后、右臂依然動彈不得,卻還是對著眾人露齒一笑。

金山心疼的跑過去扶著呂不煩的手臂:「你瘋了?為什麼爬起來?趕緊回去躺著休息……」

呂不煩搖搖頭:「我是武夫出身,閑下來就渾身難受。」

畫峰長老皺了皺眉:「你也是四境修士了……怎麼,宗堂那邊沒有幫你解決武夫散功的事情嗎?」

呂不煩搖搖頭:「散功?」

畫峰長老皺眉說道:「若是不散去武夫罡氣,以後你再破境的時候就和過鬼門關沒什麼區別了……同時道武合修本來就是極難做到的事情,你其實是個難得的人才!但取捨之間有大學問……該捨棄的,有時候就得當機立斷捨棄掉!」

呂不煩仔細想了想,抬頭問道:「畫峰長老,峰主大人在不在?」

「峰主大人去了宇宮道人那裡赴宴……」

呂不煩思索了一番,突然抬頭問道:「靖波峰的峰主?雲岳的師尊宇宮道人?」

畫峰長老點點頭,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問道:「你可是覺得有些難過?」

呂不煩搖搖頭:「沒有沒有,只是我和那雲岳的一場廝殺而已,峰主肯定也有自己的考慮……不知那雲岳修士傷得如何了?」

一旁的金山撇了撇嘴:「他的傷反倒是比你這個贏家輕的許多……」

「放心吧,該給你要的好

(本章未完,請翻頁)

處,不會少了你的!好好修養,宗門前往北仙門的行程又更改了……一個月之後就出發。你可要儘快把身體調養好,明白了嗎?」

一個宗堂女修突然走到小院前面的地方,然後低頭致意……「敢問可是宗堂供奉呂先生當面?」

金山一咧嘴:「好嘛,打翻一個雲榜天才雲岳……這都開始稱呼呂先生了?這要是把雲榜魁首天宇也打翻在地……還不得被人稱作呂爺爺了?」

呂不煩只當做他胡說八道,依舊起身走到院門處開口問道:「敢問有何吩咐?」

女修眯起眼睛搖了搖頭:「託付我的是北仙門做客知客山的胡洛兒仙子,她在瓏城峰門外想求見呂供奉。」

呂不煩聞言吃了一驚:「北仙門的仙子?我不認識她啊……請問有什麼事啊?……」

宗堂女修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大可以自己出去好好和洛兒仙子談談……」

呂不煩看了看一旁面無表情的畫峰長老,然後拱手說道:「實在是抱歉了,我身份低微,不敢冒犯仙子……面談還是算了吧。」

一個軟糯動聽的女子聲音突然在院子前面的台階下面響起。

「呂供奉,一個月的時間、你的傷怕是會影響你觀鏡台悟道的機緣,還是早一天好轉最重要。」

北仙門的胡洛兒對著面無表情的瓏城峰長老畫峰修士福身一禮:「覆水島胡洛兒見過這位長老大人。」

畫峰長老點了點頭,最後還是發出了一聲嘆息。

胡洛兒取出一隻粉色小瓷瓶:「呂先生,這是我天心湖覆水島最得意的療傷丹藥,還請呂先生萬萬不要動怒。」

金山修士接過小瓷瓶一溜煙跑到呂不煩身旁,呂不煩收起藥瓶躬身施禮:「太華宗供奉呂不煩謝過道友的好意。」

「呂先生為何不直接拜入太華宗門下?這樣的話先生道武衝突一事還有希望解決。」

呂不煩聞言微笑了一下,輕聲說道:「多謝胡仙子記掛此事,可我還沒遇到道武衝突的事情……此事也還來得及。」

十一鎮守城浩陽城。一大早就顯得比其他的城市熱鬧非凡。

一隊隊最低也是二境的武夫親軍開出浩陽城直奔西南方向而去。

還有各色浮空舟載著鎮守城的大武夫和修士眼神堅毅、一個看似普通的少年袖手站在鎮守府的圍牆之上看著這一切。

一個軍機堂的謀士走過來對著少年躬身施禮:「大人,大軍已然出發,敢問鎮守大人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全力以赴攻打蠻族就行了,後勤輜重由西南三郡郡守一力承擔!如果少了支援和糧草器械……軍機堂可以拿他們的腦袋是問!」

「這……我明白了。」

謀士躬身施禮然後悄然退去,少年袖著手偷偷的瞥了身後遠處的高塔一眼……嘟嘟囔囔的說道:「又不露面,又不出門……整天躲在塔里做什麼呢?跟我都不說,定然不是什麼好事……肯定有問題,有大問題。」

(本章完)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