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意外 上

363意外 上

兩日後。

彎曲的官道山路上,一輛輛牛車,不快不慢的朝著晴川府方向挪動行駛。

左韓身披黑斗篷,遠遠眺望前方。

他身旁站了其餘千石門之人,還有一同過來的孫朝月等人。

「左先生,情況怎麼樣了?」逆教的張雲啟咳嗽幾聲,上前低聲問。他傷還沒好完,傷到了肺經。

「沒有問題。接連數次的襲擊,他們的人損失也很大,應該是知難而退了。」左韓搖頭回答。

他們這一隊人,先在前往大都的路上,遭遇襲擊。

接著從大都得到岳德文身死的消息后,眾人震動之餘,又匆匆趕往晴川府。

半路上,這一次居然不止一撥人襲擊。

「先兩撥人,和後面兩撥人,應該不是一起的。看來大人的麻煩不少。」左韓沉聲道。

「若是沒事,要我等何用?」張雲啟笑了笑。

「說得也是。」左韓贊同拍拍他肩膀,「你很不錯。好好跟著大人干,以後有機會,說不定能多活幾十年。」

他說的意思隱晦,但張雲啟對這些方面極其熟悉,自然秒懂。

明白左韓說的是拜神。

他安然道謝,但心中卻是明白,自己絕對不可能去做什麼拜神。

這世道....拜神看似風光,其實內里里....

車隊慢慢翻過前面一個山頭。天色快暗之時。

終於,前面山下,漸漸浮現出一片寬闊繁華的城池。

整個城池宛如一大塊白斑,覆蓋住周邊暗綠的大地。

更遠處一側,則是碧海藍天,海鳥飛舞。

「終於到了!!」

左韓縱身一躍,輕輕落在一顆大樹樹杈上,朝前眺望全景。

「晴川府....這一次....和以前不同了....」

他以前帶領千石門,過的是類似游牧民族的生活,只不過游牧民族是靠畜牧和掠奪。

而他們,則是靠純粹的掠奪。

掠奪一些不聽話的惡劣豪商,官員。

沒錢了就去搶,想要什麼就去拿。

若是遇到人反抗,那就殺。

所以以前千石門人數不多,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掠奪時折損率不小。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依靠這等模式支撐不了多少成員。

而現在...

左韓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笑容。

「大人,好久不見,左某帶所有人,回來了!」

他忽地朗聲道。

聲音遠遠傳遞出去,盪起絲絲迴音。

「左叔。」

此時一身材魁梧高大男子,帶了一隊人馬,順著官道迅速靠近。

正是帶人前來迎接的張榮方。

他面帶真心笑容,仰頭望向車隊這邊。

「路途遙遠,諸位辛苦了!住處宴席已備好,大家先好好吃喝,修整幾天。」

「大人哪裡的話!」

「為大人做事,我等願意!」

「誓死追隨大人!」

「我等皆是大人家臣,不必如此,大人有事吩咐便是!」

一票人紛紛回應。

不論是逆教還是千石門,享受了大量資源金錢的投入,早就將張榮方當成是自己唯一的老大。

雖然他們之前一直在趕路,但每天消耗的錢財資源,可是沒停過。

一群人每天嗑藥,眼看著自己的實力那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這等待遇,換成其他勢力,養他們這幾百人的費用消耗,怕是都能養上千人。

也就是張影道子這般大氣之人,才能如此大方豪爽。

「也罷,都是我沉香宮的一份子,今日,我等不醉不休!」張榮方滿面笑容,張開雙臂。

他久等這麼些天,終於,終於有足夠的自己人手運用了。

在晴川府這些時日,除了他依靠威嚇收了一些人外,其餘人完全不聽他的,陽奉陰違。

而他也不好直接下手,因為這些人背後基本都是十二宗府的關係網。

稍有麻煩,就是各種關係找上門來。

其中就連寧紅璃宗師也曾給子侄輩帶過話。

搞得他煩不勝煩。

但現在....

張榮方和左韓眼神對上,第一時間,左韓便明白了,有重要之事要他一起商量。

半個時辰后。

安排一切妥當,所有人都在張榮方的府邸內大吃大喝,休息調整狀態。

府邸單獨的一個小院內。

張榮方負手而立,看著院子中小池荷花,沉默不語。

他在等人。

左韓緩緩從院門處進來,抱拳拱手。

「世子。」

「左叔,等你有些時日了。」張榮方轉過身。「晴川府此地,局勢複雜,乃我大道教根本所在。周邊十二宗府,實力強橫無比,所以做任何事需得格外小心。」

「這個左某知曉一些。我聖門當年便是被大道教趁虛而入,因此崩潰。」左韓正色點頭。

作為經歷過當年那場大戰的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大道教真實實力有多強。

「原本以為,當初的玉虛宮已經被靈廷遏制,銷聲匿跡,沒想到,居然在這裡暗中發展!」左韓心情有些沉重。

「老左,這裡宗師眾多,但最近,玉虛宮正在做一件大事,據我所知,已經分派出了不少力量,而留在這裡鎮守的,不多。」張榮方沒有在意左韓的回憶感性,直接道。

「世子是要做什麼?」左韓心中一動,明白張榮方叫他單獨過來的意思。

「如今玉虛宮留守高手中,唯有大宗師上官飛鶴,以規矩治人,所以我們最好以規矩辦事。只要不暴露身份,一切無礙。

但我在這裡,還因岳師的緣故,得罪了一人....」

張榮方緩緩將商丁燁的事講出。

隨著事情的講述,左韓眼神越發眯起。

「那麼善後呢?世子的意思是....」

「栽給義盟。」張榮方回道。「只要沒有證據,義盟背後有什麼力量,也沒人知道。他們被殺這麼多人,終歸是要報復。所以,報復之下,死一兩個宗師,也是應有之意。只是....」

他嘆息。

「只是,我們必須要注意,絕不能讓此人逃脫。這次可能要動真格了,左叔。」

「玉虛宮的拜神宗師啊....確實不好對付。」左韓鄭重點頭,「不過.....若是這麼操作....」

他眼珠轉動,一向厚重誠實之人,此時居然迅速設了一個簡單計謀。

他的一番話,聽得張榮方眼前一亮。

「只是....如此,太讓左叔你擔風險了。」張榮方誠懇道。

「為世子辦事,這點不算什麼。」左韓搖頭。「如此定下,對世子安全才是最大保證。」

張榮方長嘆一口氣,微微點頭。

「好,那就照左叔的法子來!」

「那麼,世子想要什麼時候動手?」左韓問。

*

*

*

返程的隊伍抵達晴川府沒多久。

此時府城內最大的酒樓——江松樓。

最上等的雲煙居包間內。

商丁燁慢條斯理的拿著筷子,一點點的吃著午飯。

在他面前的大圓桌上,擺放了足足上百道菜,雞鴨魚鵝,牛羊猴鹿,各種珍惜山貨海貨,應有盡有。

「商宗師。」包間門外,一個極其恭敬的女聲清晰傳來。

「什麼事?」商丁燁慢慢咽下嘴裡的牛肉,拿起絲絹輕輕擦了下嘴部。

「張影道子剛剛去了城外,接了一大批他在刺桐的班底回來。看樣子情緒很高。」女子沉聲道。

「進來說。」商丁燁拍拍手。

「是。」

房門緩緩開啟,一名身著綠裙的漂亮女子,快步進門,低頭恭敬站在商丁燁一側。

她是商家在晴川的主管之一。

整個這座酒樓,其實都是隸屬於商家。

她自然也是。

「繼續。」商丁燁看也不看她一眼。

美色對於他而言,是早已玩膩了的東西,他如今只對各式各樣的吃感興趣。

平日里沒事,他更喜歡鑽研菜譜,學習如何做好吃的菜肴。

「是。」這女子點頭,「另外,還有一事,宗師您吩咐要找的那幾人。具備特徵的,我們找到了十三組。其中是之前清理行動的倖存者的,有兩組。

他們的地址已經確定,不過是臨時地址,隨時可能會改換,需要馬上將人抓起來么?」

「哦?找到了?」商丁燁對這個來了興趣。

很多年了,他還是第一回對幾個螻蟻這麼上心,若非那該死的張影搞事,他以前壓根不會在乎幾個隨手能碾死的廢物。

「是的宗師,如果要馬上抓人,我們必須儘快。」女子出聲道。

「那兩組人,都是一老者一漂亮女子的組合。第一組的兩人,一個叫趙雲飛,女子叫齊香。

第二組的兩人,一個叫張軒,女子叫蕭青瓔。」

「趙雲飛?張軒?」商丁燁再結合之前,他似乎聽到那老人喊了一句榮方....

明明是張影,他卻喊榮方....

看來其中隱藏有秘密啊....張影,張榮方,這兩個名字之間....

咔嚓。

忽地右側牆外發出一絲極其細微的響動。

「誰!?」商丁燁猛地眼神一厲,看向那邊。

外面守備之人中,有高手化為黑影,沖入隔壁房間。

嘭!

不到兩秒,人怎麼進去便怎麼倒飛出來。

屍體半空噴血,還沒落地,便斷成兩節。

酒樓內頓時引起一片尖叫聲。

「好膽!」

商丁燁耳朵微動,聽到隔壁一聲悶響,居然破窗而出,跳下三樓。

剛剛他手下衝進去的高手,已經是九品層次,但居然被瞬間秒殺。

可見隔壁此人實力。

「在我面前還想逃!?」

毫不猶豫,商丁燁同樣起身飛躍,撞在側面窗戶上。

噗。

木質窗戶被破開,他人一樣從三樓飛身落地。

沉悶撞擊聲后,商丁燁落地第一時間,便朝著那人衝去。

但那人身法極快,居然只比他慢上一點。

兩人一追一逃,很快便衝出鬧市區,朝著郊外趕去。

『在故意引我?』商丁燁何等老辣,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

但他絲毫不懼,在外人面前,他表現出來的實力,也只是他自身的小部分。

實際上,沒人知道,他隱藏的實力,比起外表強出很多很多。

宗師三大層次雖然不能決定強弱,但他當初拜神前,早已進入了最高的滿月。

殘月,弦月,滿月,只有滿月,才能始終保持最巔峰狀態。

所以...

若是有人以為自己能直接偷襲陰他,那就大錯特錯了!

因為....

他利用這一招,已經反設計殺死了好幾個對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上一章下一章

363意外 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