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隱秘 下

442隱秘 下

「魔兵…」張榮方此時才明白,為何岳師老是給他說,別在意什麼硬功,只要拜神靈將,就能完全超越天下所有之下的武人.

現在看來……

當個所言不虛。

就連他開了血蓮,以能夠碾壓拜神宗師的龐大力量,居然也無法傷到靈將。

這還只是個已經半殘了的沉睡靈將。

人家站在原地讓他打,也打不傷。

「你的力量,其實早已超越普通人極限太多太多。但就算是你,也拿他沒法。這就是拜神帶來的恐怖變化。」帝江緩緩出聲。

「我們辛苦修行數十年,天賦運氣努力缺一不可,到頭來,卻連對方的皮也打不破……」

「你說這公平么」

張榮方沉默了下。

「不公平。」

「不,公平。」帝江回答。

他看向那沉睡的靈將。

「看看他現在,成為靈將又如何他能做什麼或許連思考也做不到吧這便是代價。」

他緩緩走近過去。

剎那間白光一閃,他手中魔刀情緣,驟然穿透對方肩膀。

但詭異的是,傷口周圍沒有血液流出,就像刺入一具金屬人偶。

「走吧。」他抽出魔兵,轉身離開。

「前輩去哪」張榮方搞半天,還是沒找到適合自己的辦法。

如何應付疑雲詭霧

難不成要他自己去搶一把魔兵

可他連魔兵在哪也不知道。

「去買菜。」帝江頭也不回,就要慢慢沒入濃霧。

張榮方趕緊跟上去。

「前輩,不知哪裡能找到魔兵」

不管如何,先拿來用起來再說。

「不知道。」

剎那間霧氣散開,兩人又回到破廟內,彷佛一開始就沒動過

依然站在正中。

而帝江,早已人影消失無蹤。

靈將^張榮方看向那斷裂的神像,心中終於第一次對何為靈將,有了清晰認知。

極境們對抗靈將的核心,便是魔兵和某種不同的特殊手段。

否則他們怕是連靈將的防禦也刺不穿,更不用說交手。

義盟能存在這麼多年,不被滅掉,看來背地裡果真不同尋常。

魔兵……看來在沒掌握打破靈將防禦的手段之前,先得找到一把魔兵使用。

如果實在不行,便乾脆自己重塑一把。

想到這裡,張榮方轉身走出破廟。

外面等著的冉欣悅,正神情平和,看著自己的眼神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好了,該回去了,大人。」她微笑道。

羊,該迴圈了。

「……你怎麼怪怪的」張榮方隱隱感覺這傢伙,好像在想什麼不禮貌的事。

「哪裡,我很正常,謝謝您關心。」冉欣悅回答。

「……」

張榮方暗自搖頭,難不成和神經病待在一起久了,這傢伙也受影響了

上都。

上都素有大靈第一繁華之稱的美譽。

這裡佛寺成群,佛像遍布各區。

甚至在民眾遊玩的公園,廣場,都能隨處可見各類姿態的羅漢,普薩凋像。

有些公園的石板小路地面還刻著佛門偈(ji)語。

除此之外,上都所有房屋建築,都塗抹了一層層澹金粉末。

遠望過去,整個城市都宛如一座金碧輝煌的龐大佛寺。

此時上都靈賢院內。

一處守備森嚴,地勢隱秘的密室內。

一神色平靜的中年長須男子,正輕輕拂動琴弦,悠然自得的隨著琴聲輕輕唱詞。」

「春來時香雪梨花會,夏來時雲錦荷花會,秋來時霜露黃花會,冬來時……小

「夫君為何不再休息一二」

一雙白皙如玉的手臂,輕輕身後將他身·體抱住。

琴聲停下,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你說,這之後嚴寒,還會不會有梅花」

「有或者沒有,有和區別?我們已然脫離大勢,靜待風雲便是。」

身後女子緩緩坐到男子身旁,露出一張戟著純金貼合面具的神秘面孔。

若是有任何感應門眾人在此,定能第一時間認出其身份一一月後

「聖天一呢既然要演戲,便要戲份備足。他不是應該被你重傷后狼狽逃離了么」

中年男子抬起頭,露出的面容,赫然正是應該早就被抓去雪虹閣了的嚴順王

「不清楚,不過他應該有自己的打算。這些時日里,我應付岳德文那傢伙也相當吃力,可沒空去理會他。」月後有些煩惱。

「他應該有自己的打算,不過無事……我們提前出局,看看他們相互爭鬥,保存實力便好。只是……」

「只是什麼」

「義盟那群人……似乎和奉天走得很近,他們好像在籌謀些什麼。」嚴順王輕聲道。

「讓他們籌謀好了,反正有岳德文支持的東平頂著,不論他們最後誰勝誰負,只要我等忍耐下去。」月後手放在嚴順王手背。

「這天下,終究會是我們的」

「希望如此。」嚴順王微微搖頭。

叮鈴鈴。

忽地密室內傳來一陣細微鈴響。

牆上自動滑開一個暗槽,裡面一個皮質圓球滾動下來,落進槽內。

月後上前,拿起圓球,輕輕按壓機關,將其分開。

裡面放置了一張澹董紙團。

她細細展開掃視,才看一眼,她原本溫和的眼神,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好大的手筆」

「怎麼了」嚴順王起身,走到她身側,接過信紙。

「這!??」他只是看了前半段,便瞳孔一縮,「木黎他瘋了么」

「他勝算最低,支持之力最少,看來是打算破釜沉舟,以奇致勝了……」

「既然沒教派支持他,乾脆直接掀桌子……好大的氣魄!」嚴順王嘆了一句,「只此一點,我不如他。」

「此事事關重大,還得想該如何應付才是。」月後出聲。

「我不便出面,由你以夫人身份暫管一切,這段時間可能要辛苦你了。」嚴順王伸手摟住月後。

「你我夫妻這麼多年,能從你嘴裡聽到感謝,也算難得。」月後笑道。

「娶妻娶賢,只是我很多時候說不出口罷了。」嚴順王嘆道

「如今也是想明白了。」

睛川府。

張榮方同樣看著手裡剛剛到手的竹片,默然不語。

叄大密藏其中的隱秘……消息居然全部泄露……還被標記在了這小小的一塊竹片上。

他很清楚,這則消息傳出后,會對諸多勢力產生什麼影響。

叄大密藏,能夠讓當時的東宗殘餘被那麼多勢力追殺,如今終於露出真正麻煩之處。

張雲啟在一旁,和張真海一起,有些擔憂的看著他。

「大人,如今此事,我們絕不能暴露自身身份,否則當年東宗之事恐怕會重演。」張雲啟出聲道。

「密藏內提到的叄把帝兵之一,就是那把天下刀么?」張榮方出聲問。

「應該是。」張雲啟點頭。「而且屬下已經從線人那裡拿到了其餘地方的流傳消息,~很多地方都在流傳關於各大教派存在有不死怪物的傳言。還說,無論普通人再怎麼努力修行習武,也不可能是他們對手。」

「我這邊,也接到消息。」一旁張真海沉聲道,她和父親負責的情報區域不同,所以得到的消息也不同。

「有大量人手在散布,關於您、徐清幽、尤世飛,叄人都是當初東宗人種的消息!還說叄大密藏合併起來,便能有著讓常人也能對抗拜神的秘密。」

「」張榮方雙目一眯。

厲害……我如今是大道教唯一道子,註定以後要繼承學教之位的身份。

「他這一招,如果真有這個秘密,這是要把我和岳師一把推到整個大靈教派的對立面啊……」

「而且背後黑手情報能力極其強大,很可能他們很早就學握了這一情報,只是選擇這個時候放出。」張雲啟分析道,「如今要和大道教針鋒相對的,敢出手公開作對的,其實也就那麼幾個力量。」

「五王」張榮方同樣也想到了這點。

「必定是其中之一,而且不懼怕岳掌教的,極有可能是被參大神將支持的其中一位。」張雲啟道。

「……那麼依張叔看法,我們如今該如何應對」張榮方沉聲問。

「大人想做什麼繼續,公開承認自己人種身份,公開密藏所在位置,然後和我等徹底撇開聯繫!此為上策!」張雲啟果斷說道。

「……」張榮方深深看了眼他。

他很清楚,一旦這麼做了,自己絕對沒事,頂多就是岳師麥罰幾下,壓力再大有岳師頂著,這天下沒人敢對他如何。

但張雲啟……包括所有逆教之人,一旦密藏重要性牽扯擴大

他們當年一直就在密藏附近設置總部,這點稍微一調查就能知道。

這樣一來,整個逆教都會被清繳。

他們……都會死!

面對全天下的宗教力量,不要說逆教,就是大道教,也頂不住。

「大人不必顧慮,我逆教當年所有人加入時,便早已有此番津備。只要大人還在,還安全,我等便希望仍在!」張雲啟平靜道。

在看過張榮方瞬殺拜神高手后,他便明白,自己等人未來的希望,仇恨的希望,或許就寄托在了張榮方身上了。

所以,所有人都能死,唯獨大人,絕對不能!不光不能死,大人未來還會變得更強……更強!!

他是親眼看著張榮方,從一開始的普通小地方高手,成長到如今,實力威壓一省之地。

這才過去幾年

「你們願意為我死,問過我的意見了么?」張榮方忽然道。

張雲啟和張真海微微一愣,抬頭看向他。

卻見張榮方此時眼神平靜,深沉,帶著一絲堅特。

「我張榮方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他緩緩吸氣,「你等不負我我,也必不負你們」

「所以……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他伸出手,摟住張雲啟的後背。「我們,會贏到最後!」

「我保證」

一旁的張真海捂住嘴,不知不覺眼中隱隱浮現水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上一章下一章

442隱秘 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