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調整 一

461調整 一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正文卷461調整一靈廷,集賢院。

位於靈廷宮殿群右側的集賢院,是很多人以為修建得麗異常的宗教管轄部門。

但實際上,這裡只有一條簡單的長條形小平房。

一共十幾間小屋連成一條線,高不過五米,寬不過六米,便成了整個大靈最高的宗教裁決機構。

此時天氣慢慢陰寒,雪花紛飛落地,也在集賢院上方墊了一層厚厚白色。

集賢院內沒有燒暖氣,但光憑在場的幾人身上散發熱量,也能讓這裡溫暖如春。

此時整個集賢院內,只有三人在。

和以前數十人的規模完全不同。

「所以我就說,以前那些窩囊廢留在這裡作甚?也沒大用,只會擠佔地方。這裡本來就小。」

岳德文坐在代表道門的座椅上,手摸著光潔的紅木桌面。

「現在看看舒服多了。」

「事到如今你的算盤大家都能看到,也能猜出。但光靠我們五家,不夠。」一旁的清易道人雙眼垂下,眼眸半開半閉,一副快要睡著的樣。

「黑十和天鎖可不願陪你一起瘋,如今他們不過是被迫加入。」元師扭了扭圓滾滾的身材,陰陽怪氣道。

「你不會以為靠打就能把人打服吧?」

「我自然沒這麼打算過,不過時機到了,正好有些捨不得白白放過,便試一試」岳德文笑眯眯道。

冬冬冬。

忽地一個侍衛輕輕在外敲門。

「有大道教所屬信函。請岳掌教過目。」

「送進來吧。」岳德文懶洋洋道。

很快,門上多出一條縫隙,有人將一封紅色信函,從縫隙塞進來。

岳德文揮手虛搖,頓時帶出一股氣流,將信件準的吹起,飄落到他手中。

撕開信函,他迅速掃視一遍。

馬上,他臉色微微一變,剛才的笑容也慢慢消失。

「看來,有些人還是不信邪。」他一把捏碎信紙。

「是你那寶貝徒弟的事?不是我說你,你那徒弟還是太能惹事了。這不?連所謂克制拜神的隱秘都能搞出來。」元師眼珠亂轉,繼續陰陽怪氣道。

「我這邊也收到消息。那宗遺留的大隱秘,現在看,很可能是真的。」清易道人一唱一和,在一邊應和道。

「就算是真的,也不可能是我徒弟手裡掌握!」岳德文斬釘截鐵道。

他抬頭看向兩人。

「兩位,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怎麼?你還想和我動手不成?」元師尖銳的笑起來。「我佛慈悲,佛爺我只是暫時不想和你鬧!真要打起來,嘿嘿」

「你們兩個,看看,一點也沒有一教之尊的樣子。」清易道人面色平澹道。瀏*覽*器*搜*

他目光落在岳德文身上。

「若是真是你徒弟,你該如何?」

掌握克制拜神的秘密,這事可大可小。

以前也有過先例,但論嚴重性,還是不如這次。

這次接連發現的拜神身死現象,不是之前那種徒勞的反覆殺方法,而是特殊的新方法。

岳德文默然了下。

「無論是不是最後的結果,都只能是不是

清易道人挑了挑眉,沒再說話。

反倒是一旁的元師再度尖銳的發出笑聲。「老岳,你也算是機關算盡太聰明,結果沒把握住自己徒弟那邊。安排宗師做保鏢,大宗師安排著隨時護持,結果還是經不住你徒弟的折騰。」

「若是我,這樣的徒弟怕是早就想弄死了。惹是生非,事太多。」他尖聲道。

在場三人,其實都是經歷過那個殘酷時代的,所以對什麼『克制拜神的秘密』之類,早已不感冒。

這樣的消息,在他們漫長的上百年歲月里,早就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

就連他們自己,以前也曾利用這種手段栽贓過對手。

對於這類套路,不要太熟悉。

岳德文看了看兩個老對手一眼。

他的目的,從一開始,便是踏上國教之位。

但這個位置一直都是暗中由反靈飛教把持。

靈飛教,飛靈教,很多人對其稱呼不同,但只要有靈和飛兩個字的,都必然是指尊靈飛天為神祇的唯一神教。

也是如今整個靈廷的背後龐大支撐力量。

神將,大貴族們的核心武力,背後的支撐,都是靈飛教。

軍隊中很多拜神大將,也都是拜的靈飛天。

本質上,這條路很難,非常難。

但岳德文如今大勢已成,糾集了一切對靈飛教不滿的所有勢力。

諸多教派為何在被征討后,還願意和他一併加入聯盟。

便是因為靈飛教對他們的壓迫更多,更久。「這事,應該是之前那些不願加入我們的雜教搞出來。不過,他們願意永遠做低伏小,本就逆了大勢。」岳德文輕鬆道。

「密教重錄,逼得他們鋌而走險,最後瘋狂一把了。結果還被人利用了。」他一切都看得很清楚。

大道教的這條路,當年東宗也想走,結果失敗了。但那是因為帝師勢力太弱,只有他自己算強,就算當年陛下暗中配合,也沒用,可惜

但現在不同了

「借義盟之手,我們也暗中替換解決了不少靈飛教的底子。現在,是該輪到最大的幾個貴族了。」

大貴族中,最大的是誰?

自然是六王。

真定王解決了。

接下來的五王,便是大貴族中的代表。

所以

「所以,你便暗中派人策劃配合義盟逆時會,到處搞事?好手段。」清易道人呵呵笑了幾聲。

岳德文回以微笑。

「我這不是一舉幾得么?既削弱了義盟的力量,穩固了朝廷的統治。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還有利於清繳暗中隱藏的殘神密教勢力。」

清易道人正要開口,忽地他面色一變,迅速從腰上取下一塊令牌。

那令牌上有著十多道不同色澤的彩色線條。

此時其中一條線條,正緩緩失去所有色彩。「特使隊出事了!」他正色道。

如今太極宮閉門不出,留存的高手並不多。可謂是死一個少一個。

結果現在居然還能出這等子事!

「特使隊有周琰帶隊,還能出事?難不成是玉虛宮?」元師詫異道。

他雖然派了個元瞠過去,但真佛寺內各大派別你爭我奪,內鬥激烈,就算出事也有的是人替補,並不在意。

這和吸收武力的制度有關。

反倒是岳德文,眉頭緊蹙起來。

特使隊是為了調查張影的真正情況,所聚集的一隊頂尖強者。

由周琰這個大宗師帶頭前往,如今特使隊出事,周琰怕是

如此一來,那張影那邊到底什麼情況??

想到這裡,他立馬坐不住了。瀏*覽*器*搜*

當即他站起身,腳尖一點,人已開門快速出了集賢院。

原本現在是三人交流交換意見時間。

但他已經顧不得其他。

如果說大道教的未來發展,是他對以後的野望。

那麼張影的存在,便是他對未來的托底。

他往上突破的同時,因為有張影的存在,才能徹底無所顧慮。

而現在,特使隊出事,讓他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

張榮方盤膝坐在靜室內。

自從殺死周琰,到現在,已經過去三天了。三天時間,消息該傳開的必定已經傳開了,大都那邊岳師那邊恐怕也已經知道。

原本他沒打算曝光。

但可惜武道的提升,要達到宗師,就必然要積累必勝之心,自強之心。

帝江用行動告訴了他,武道的極致到底有多強大。

所以,他決心補上短板。

突破宗師!

如今他已經將逆教那邊的所有人化整為零,下一步便是放棄沉香府的固定據點,換成其餘的分散隱蔽點。

他自己現在也搬到了遠離城池的山林中隱居。

官職什麼的,到他這個層次,已經沒多大意義了。

不拜神,便不會被神佛影響控制,便不會在乎什麼傳教軍隊之類的民眾基礎。

他從頭到尾,追求的目

的都只有一個。

那便是內心的安寧。

而現在。

「不行」睜開眼,張榮方微微嘆息。

「岳師待我不薄,不能回應,我心不寧。」這幾天積攢的屬性點,又有了十一點。

但加在武道上,還是總感覺差一點。

「你的神意志,強度已經足夠了,但還缺少一點凝聚。」

坐在靜室對面的,還有一人。

其人身著白裙,嬌小玲瓏,胸前曲線傲然,明明是可愛類型的俏臉,卻透著讓人詫異的清冷。

正是天女潼章。

在離開晴川府的當晚,帝江便帶他來到了這裡,這處深山莊園。

也見到了一直住在這裡的天女潼章。

除此之外,這裡還有另一人,也跟著來到這裡。

「氣神中條件都滿足了。但神散了點,這和不同人追求的凝聚一點有關。」

靜室門口,冉欣悅緩緩走近,長發及腰,身上隱隱有些濕意和香氣,顯然才沐浴結束。

她一身綠裙,雖然平胸,但臀腿曲線凸顯,裙下雙腿裹著的白絲和裙色相映襯,更顯肌膚嫩白。

走進靜室,她緩緩跪坐在張榮方和潼章一側。昂首挺胸。

「佛門說,此乃俗世塵緣未盡。」

「道門說,這是心猿意馬未斬。」

「你既然追求的凝聚一點,是心中安寧。

那麼只有徹底將所有煩心之事,都處理好,才能真正凝聚心神。」冉欣悅回答。

「能問問你當時是怎麼做的么?」張榮方問。

「我不一樣我當年設立擂台,立下規矩:必須要和我年齡相似,性別一樣,不用武器,的高手,才能上台。最後連戰百日,成功凝聚自強之心,踏入宗師。」冉欣悅微微傲然道。

她當然不會提,自己當時設立擂台的地方是在一個小地方。

而且根本沒宣傳,就是在檯子便立下一塊牌子。

一百天的時間,讓她真正認清了,自己和小鎮上的武者們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上一章下一章

461調整 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