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以血止血 八

576以血止血 八

嘭嘭嘭!!

沉重的腳步聲飛速接近,張榮方抬眼一看,那十多米高的巨大木人,帶著巨大陰影,正飛速朝著他這邊衝來。

「力量比我都強,但速度呢?」

他腳下瞬間施展仙法縮地。

唰!

剎那間,張榮方人已出現在百米外的另一處。

「毫無意義。」

忽地一聲悶響從張榮方身後突兀響起。

嘭!!!

他反手抬高,正好架住一條從背後襲來的木人手臂。

巨大力量伴隨著木屑的碎裂,將張榮方硬生生打出數十米,在地上拉出兩條深深溝壑。

不等張榮方反應,很快,木人速度驟然大增,身體弓起們匐,宛如真的雪豹般,在周圍樹海中神出鬼沒,不斷閃爍,很快便再一次出現在他身後。

澎!!!

又是一聲交擊。

張榮方弓身被打出上百米,後背撞斷大片林地。

但這些被撞斷的林地又很快自然恢復,長出。

他依靠禦敵先機,依舊沒有受傷,但……剛才的速度…

「那是末桑神在藉助環境的配合,加快自己速度!」白鱗出聲道,

「這就是太虛內的戰鬥你需要面對的,不只是增強了的神,還有周圍大量的隱秘危險。這些危險防不勝防,務必小心!」

「大概清楚了。」張榮方看著再一次沖向他的巨大木人,深吸一口氣。

那木人便是末桑神的本體,現在基本已經能肯定了。

「你有什麼好辦法么?現在你血蓮已開,終式也開了,這已經是你最強的形態,但依舊不敵對面的末桑神。再這樣下去你會被它活活耗死。」白鱗擔心道。

「白鱗…」張榮方忽地閃開木人靠近的全力一拳。出聲問。

「你說過,心力,來源於精,精則來源於飲食進食。那麼……你覺得,我心力,到底有多少?」

「……我不知道。」

白鱗回想起人仙觀的根源,這傢伙的再生力已經到了一個極端恐怖的程度。如果沒有誇張的精力支持,根本不可能有這麼恐怖的再生力。

「不如,我們來試試?」張榮方微微一笑,眉心陡然凝聚出一枚血色晶體。

抬手,一擋。

嘭!!!

木人的巨大手掌,同樣被他擋在身前。

但這一次,和之前完全不同。

張榮方身上的血袍越發趨於黑色,他露出的手臂皮膚,也隱隱多出了一抹堅硬的金屬色澤。

恐怖如海潮的力量,再一次將張榮方打飛出去,退後上百米。

但同樣的,木人出手的右拳,也從拳頭到小臂,全部嘩啦炸

這一拳,它打中了,但自己的傷反而更大!

末桑神有些懵,但很快便是更加狂暴的憤怒。

他藉助環境,迅速出現在張榮方身後,又是重重一拳砸向對方腦袋。

轟!!

這一拳被張榮方的第三條手臂反向正對。

一瞬間,木人整個右臂,連同半個肩膀,全部炸裂粉碎。無數銀色靈線和木屑混雜一起,到處飛灑。

「除了力量,它還會什麼?」

張榮方微微嘆息,身影一閃,化為血影,剎那間圍繞木人連續出招。

沒有什麼能阻擋他的雙臂,鋼鐵皮膚能力和他自身苦練的強大肉身結合,再經過終式和血蓮的強化。

此時硬度已經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強度。

超快的速度,結合恐怖硬度的肉身,帶來的便是宛如戰斧般的切割式重擊。

嘭!

末桑神腰部多出一個巨大豁口。

不等它迅速恢復。

嘭!

又是一聲巨響,它左肩連同左臂才剛剛恢復,又被再次撞爛。

嘭!!

這次是右腿。

然後是左腿。

胸膛!

以及最後的……

頭顱!!

轟!!!

木人頭部徹底被打爆,但不同於其他地方。

頭部核心炸出的,不是銀色靈線。

而是紅色!

嗤!!

漫天的紅色靈線四處飛射,其中幾道擦在張榮方體表上,輕易帶出一道道血痕。

但很快,靈線上的紅色,被傷口湧出的鮮血腐蝕,幾下轉為銀色,又從銀色,變成黑色,最後化灰消散。

看著如同一團煙花般爆炸的木人頭顱,張榮方全速後退,但很快便背部抵住一層無形薄膜。

這代表走到太虛邊界了。

「這個算是死了么?」張榮方緊盯著源源不斷還在爆炸的末桑神。

「..…外部保護被打破了,但核心靈線還在,你必須想辦法消滅那些紅色靈線。否則過不了多久,它還會復甦。」白鱗此時才回過神。

「對了,你剛才……怎麼突然一下變得那麼硬?連末桑神也沒法打破皮膚血肉防護?!」

「核心靈線么?」張榮方回想起剛剛紅色靈線傷到自己的情況。沒有回答白鱗的問題。

「那就這樣吧。」

他凝視那團末桑神靈線,抬腳,一步步朝著那邊走去。

隨著他的前行,其身下急速湧出大片濃稠暗紅血液。

血液飛速蠕動,擴大,宛如影子般,朝著周圍一切蔓延擴張。

似乎是察覺到了威脅的靠近。

末桑神的紅色靈線團,此時忽地一頓,陡然從之前的胡亂揮舞,改換成全數朝著張榮方方向撲來。

一道道紅色靈線不斷飛射靠近,但剛進入張榮方腳下的血***域,所有紅靈線便被血液升騰而起,盡數包住。

血***域此時已經擴散到了三十米範圍。

靈線前仆後繼,密密麻麻撲向血河中間的張榮方。

大量紅色靈線被血液包裹,化為銀色,又變成黑色,徹底飛灰。

但此時此刻,無論是張榮方還是末桑神,都已經到了絕不能後退的境地。

「渺小的凡人,你以為能依靠這等招數消耗吾?」

末桑神的腦袋此時已經被紅色靈線再生編織出了一半,被靈線懸浮在半空中,居高臨下注視著張榮方。

「無論你如何強大,也終究只是一個人!但吾卻不同…」

末桑神的聲音剛落。

頓時整個太虛微微顫動起來。

一道道新的銀色靈線,開始各處的從地下泥土中,飛速鑽出。

密密麻麻的海量靈線,從四面八方撲向張榮方所

在的血河。

靈線和鮮血碰撞,不斷化為黑灰和白煙飛散。

「它開始拚命了…」白鱗語氣複雜的看著這一幕。「這是它在調動餘下所有信徒的生命力。」

張榮方此時也有些皺眉起來。

大量的鮮血損耗,加上這地方根本沒什麼可以吸食補充的東西,讓他純粹是在依靠自己的龐大生命力支撐。

但就算是他的龐大生命數值,在這樣的恐怖消耗下,也肯定會出現後繼乏力的跡象。

所以。

他抬起頭,目光落在末桑神最中心的那一片紅色靈線上。

「白鱗,是只要解決掉那些紅色靈線,就算徹底殺掉它了么?

「是。」白鱗似乎預感到他要做什麼。一時間心神也高高懸起,緊繃起來。

「那麼…」

張榮方腳下猛然爆開巨大凹坑。

他身體離地而起,憑空如火箭般沖向末桑神。

道道靈線雨點般從他身旁擦身而過,卻沒有一根能精準刺中他。

彷彿未卜先知般,張榮方雙掌不斷在銀色靈線上拍打借力,騰挪避開更多靈線。

此時的銀色靈線,已經只能將他的手掌皮膚切出一條淺淺裂口。

鋼鐵皮膚的能力,在疊加血蓮和終式后,已經達到了遠超以前的全新防禦強度。

轉瞬間來到末桑神上空。

張榮方張開雙臂,俯瞰下方那團碩大的紅色靈線。

「結束吧。」

嘭!!!!

轟然一聲悶響炸裂。

張榮方除開頭部和骨骼的所有血肉,在這一瞬間,完全爆炸,化為一片血肉碎末組成的暗紅風暴,全數籠罩住紅色靈線團。

嘶!!

無數濃煙滾滾蒸騰而起。

末桑神的慘嚎夾雜在其中,越來越弱,越來越細。

整個太虛也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地面出現無數龜裂,天空光線迅速黯淡,一條條灰色裂紋,突兀的出現在四周阻擋的透明力場上。

「快走!!快出去!」白鱗尖聲大叫。

張榮方此時身體才再生一小半,大量鮮血將他基礎的內臟和肌***補完全。

還不等他回神,便感覺後背處一股柔和力量托住自己,將自己往天空中的一道裂縫帶動飛去。

「這是!?」他身處高空,低頭看去。

整個這片太虛大地,正到處開始塌陷,碎裂。

大地一塊塊如拼圖般,掉落下去,露出下方一片漆黑的深邃黑淵。

樹林也好,泥土也好,石塊,建築,甚至之前殘留的末桑教教徒屍體。此時都開始微微閃爍扭曲起來。

就像是信號不好的電視屏幕般,明暗不定,形體細節也開始漸漸模糊。

「走!!」

隨著白鱗的一聲大喝。

張榮方配合她往上看去沖入天空裂縫。

噗!

他宛如一下穿過一層水面,眼前一花,自己已經又回到了間隙。

也就是那處神秘通道內。

周圍一片安靜死寂,只有張榮方面前的大門,表面代表著末桑教的三尾雪豹圖紋,慢慢淡化,消失。

門扉上呈現出一片銀白空白的光滑鏡面感。

張榮方喘了幾口粗氣。低頭看了看自己,剛剛為了徹底滅神,他自爆了身體內幾乎所有的鮮血,只留下一點點血髓用於再生。

可以說此時的他這具身體,看起來還是原樣外形,但實際上重量只有幾十斤。

全部是空架子。

因為鮮血重塑沒有需要的足夠營養,只能暫時這麼將就了。

「白鱗?」

沒有回應。

「??」張榮方眉頭蹙起。往日一直積極的白鱗,此時居然沒動靜了?

他盤膝坐地,等待自動離開間隙。

此時身體的虛弱狀態,讓他不願做任何消耗過多的動作。

但一分鐘…

兩分鐘……

直到十多分鐘后…張榮方依舊沒有被傳回現實。

他睜開眼,感覺有些不對了。

兩側空曠高大的陰暗通道內,就只有他一個人盤膝坐在原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上一章下一章

576以血止血 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