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
  4. 第411章 成神之機

第411章 成神之機

作者:

遠洋孤島,熱帶雨林,幾座草屋。

這是一片被隱藏的地方,原本只是藉助法陣,讓衛星看不見、雷達掃不見、迷路的遠洋輪船也進不來,現在藉助天人鏡的能力,它在更玄妙的地方也隱藏了起來,徹底從這個世上失去了痕迹。

一個蒲團,一個茶几,一杯粗茶。

曹辭穿著寬鬆,盤膝坐著。

面前還有一道長發人影。

「這次真是雷霆之勢啊,才幾天時間,我們辛辛苦苦數十年的基業就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塌。」蓄著長發的男子舉起一杯粗茶,眉目間卻並沒有憂愁,淡淡的說,「他們是打定主意不想讓您登上神座了。」

「一直如此。」

曹辭的聲音也很淡然。

細看的話,他的面容比之前幾年,明顯要蒼老了許多。

壽元將盡,靈衰將至。

但他仍是當世最強九階。

也是最難殺的九階。

這個世上,除了神靈,沒有誰能真正將他滅殺,有了天人鏡后,各大國更是連找到他都困難。

摧毀不了他,就摧毀夢月教,摧毀他獲得世界意志和本源認可的根基。

不得不說,這是一步好棋。

而現在所進行的戰鬥,

事實上是以秘宗為首,天人為輔,佛道打下手,和他手中的天人鏡的對抗。毫無疑問四大體系在這場戰鬥中取得了絕對的上風。

「可惜啊……」

長發男子搖了搖頭:「在這個網路時代,滅神容易,造神也容易。」

曹辭小口飲茶,沒說什麼。

「不過這樣一來,本源碎片的收集就變得困難了。」長發男子頓了一下,「而且本源收集完成之後,您想要順利融合本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

「南洲怎麼樣了?」

「在準備中。」

「加快進度吧。」

「好!」

曹辭餘光瞥了一眼南方。

那是南洲的方向。

也是他的應對措施——

南洲封印著異世界神靈犧牲自己化成的力量,是那個世界最後的輝煌一擊,最初有著侵蝕神靈的效果。

這股力量雖然大不如前,但也沒有被徹底消滅,現在仍然在南洲沉眠,仍然是本世界的一個刺。

一根刺不拔出來,遲早會引發炎症。

所以曹辭斷定它遲早會復甦。

這又和他的另一個猜測相吻合——

葦神本源破碎之後,重新凝聚雖然困難重重,但也不是無法凝聚,可眾神卻任由它散落世界……也許有一部分原因是這幾百年來世間沒有誕生他們認為可以成神的人,也許有一部分原因是異世界毀滅,戰爭平息,眾神不再如以前那樣迫切的需要戰友,但也許還有另一部分原因。

這散落世間的本源,是為南洲準備的。

神靈們在遙遠的地方回不來,若本源重聚,誕生新神,這新神是去和他們一同鎮守,還是留在世間呢?

若新神也去了,便也難以回歸,若新神不去,便是世間唯一的神靈,又可能引發世界局勢的不平衡。所以他們乾脆任由這本源散落世間,南洲遺毒復甦之時,便是本源重聚之際。

曹辭去南洲探查過,封印早已鬆動。

這證實了他的猜測。

同時應劫菩薩在這時成佛,顯然也是神靈或秘宗為南洲之劫準備的應對措施,前後兩手,保萬無一失。

可這本源原本又是為誰準備的呢?原本他們計劃讓誰在此時成神、並與那和尚一起鎮壓南洲呢?

曹辭暫時想不出合適的人選。

天人鏡也給不出答案。

「無所謂了……」

現在他的壽元已經不允許他再多想。

曹辭心裡嘆息一聲。

如今各國對他逼得越來越緊,他也不得不最後一搏——反正南洲之劫遲早會起,不如讓它早點來,自己正好藉此走上神位,再親手將它按下去。

光靠那個和尚,恐怕還差點意思。

曹辭又想起了那個和尚……

年紀大了,就愛回憶青春。

「呵……」

曹辭搖搖頭,他也是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很老了。

……

雲來,領海上。

陳舒一人獨斗兩個七階,打得有來有回,海面不時在爆炸下騰起巨大的水花,像航空炸彈密集投落,不遠處的無人沙灘上也全是炸出的巨大沙坑,可仔細看就會發現,陳舒來來回回只有一招曳光術。

實戰數據收集中……

不遠處的月夜女俠也在以六階修為獨斗七階,打得慘兮兮的。

陳舒一心多用,一邊戰鬥,一邊記錄法術的表現,一邊還留意著吳誒蔚,如果她快要被打死了,或者她的對手準備抽身逃跑時,他就要分出一些力氣,去幫她一把。

「呼叫四隊,呼叫四隊。」

「四隊收到。」

「戰鬥結束了嗎?」

「還沒有。」

「需要支援嗎?」

「不需要。」

「儘快結束。」

「再說再說……」

「呼!」

幾道黑煙朝陳舒夾擊而來。

陳舒也一揮手,曳光陸續飛出,對其進行精準攔截。

這人好像是雲來當地的靈修,和益國的靈修常用的法術不太一樣,不過這一場打下來,陳舒很快發現,曳光術對於靈修的靈力攻擊攔截效率非常高。

這時那兩人對視一眼,見事不可為,各自打出最強攻擊,果斷分頭逃跑。

「倏倏倏……」

上百道曳光拖著尾巴飛上前去。

先與一柄法器碰撞,將之打落海中,剩下那名雲來靈修打出的是一道紫光,沒有實體,攔截不了,陳舒只好催動同風起讓身體橫移,避開紫光。

同時運足靈力,伸手一點。

「篷!」

靈修身上綻開血霧,跌落海中。

「唉……」

陳舒連連搖頭,作為一個靈修,怎麼能在戰鬥中將後背留給別人呢?

靈修就該永遠正面向敵,哪怕跑也得退著跑,邊退邊打,保持對敵人的火力轟炸才是靈修的信仰啊。

如是想著時,他又飛身追向另一名修行者。

這名修行者類似益國以前出現過的器宗,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法器,打架全靠丟法器,手段很多樣,也為陳舒的曳光術提供了珍貴的實驗數據。

「篷!」

又是一指點出。

修行者一個轉身,一掌推出,一個小圓盤瞬間變大,擋住了這一擊。

「嘭!」

震耳欲聾的聲音。

不過這一擊擋是擋住了,圓盤上卻已滿是裂紋,當第二擊來臨時,圓盤便轟然破碎。隨後成百上千道曳光從各個方向朝他湧來,宛如無數導彈,每一發都有毀滅性的力量,直接將他淹沒。

一時間集中爆炸發出的強光像是一個小太陽。

光芒散去,又一人跌落海中。

提上兩名重傷的修行者,陳舒折回原地,救下快被打死的吳誒蔚,並隨手幫她解決了她的對手。

「咳咳!」

吳誒蔚強撐起重傷之軀,落在沙灘上,看著陳舒:「你再來晚點,我就死了……」

「這不是你要的生死之戰嗎?怪我咯?」

「咳咳咳……」

「你現在怎麼樣?」

「咳咳咳咳……」

「哦喲!小心!別把肺咳出來了!」陳舒摸出葯遞給她,同時低頭瞄著她身上傷勢,只見這位女俠整個上身被對方捶出了好幾個凹陷,估計骨頭斷完了,內臟也碎得差不多了,不由搖頭,「嘖嘖,看著就疼……還好我是個走靈修體系的天才,你們這個體系,我肯定堅持不下去。」

「yue咳咳咳……」

「怎麼還yue起來了呢?」陳舒慌亂起來了,「你不會真要把肺咳出來吧?別啊,忍住!我跟你講,小時候我最討厭吃肺了,看著就煩,豬肝都還好些……」

「噗……」

「忍住!吞下去!吐出來可惜了!」

「咕咚!」

「你還真吞啊??」

「噗……」

「誒誒你怎麼又吐了?這風一吹,都吹到我身上了!」

「你……閉嘴!」

「好的。」

陳舒閉上了嘴,等待支援機。

隊友在旁邊默默吐血……

陳舒乾脆掏出手機,眼不見心不煩。

這好像是最後一單了。

短短几天時間,雲來的信奉者就被清理得七七八八了。

清理出來的人數遠超陳舒想象。

說不定比夢月教在雲來的核心成員還多。

究其原因,是因為「曹辭的信奉者」和「夢月教核心成員」是完全不同的,判定標準也不一樣。甚至有一些人從來沒和夢月教內層有過接觸,夢月教內層也看不上他,但他就是莫名其妙的信奉著曹辭,踐行著「人生如夢為所欲為」的理念,並希望曹辭能成為神靈,給他帶來他想象中的生活。

這種人也是要被抓的。

當然最後怎麼判,取決於他的所作所為。

不過陳舒等人只需要負責那些格外棘手的,尋常的小嘍啰不需要他們出馬。

這個過程也沒什麼好說的,真正比拼智慧的地方在指揮中心,他們不過是棋子,無情的捉人機器罷了,指揮所讓他們去哪他們就去哪,讓他們捉誰他們就捉誰。

你別說,還挺省心的。

陳舒和吳誒蔚也算老戰友了,在殺伐禁地里就有過合作,配合起來倒也默契。

支援機緩緩降落。

機上有醫護人員,吳誒蔚身上的傷勢終於得到了控制。

兩人回到指揮所。

庄白茶依然持劍站在門口,一臉冷漠,等著出任務回來的七階修行者們向他恭敬問好。

這幾天以來,都是如此。

陳舒照例向他打著招呼,神情一如往常的恭敬:「庄前輩,今天還是沒有出去么?」

同時抬眼悄悄瞄著他的神色。

只見庄白茶淡淡點頭:

「沒有。」

也許這人心裡在偷笑吧?

陳舒如是想著,繼續說道:「雲來的事好像了了,庄前輩之後又去哪裡?」

「無所謂。」

「庄前輩實力強大,自然去哪裡都無所謂。」

「嗯……」

這一句誇得庄白茶心花怒放,於是決定給這個懂事的小輩一點特殊待遇,但必要的高冷還是要保持的,至於心裡淡淡的危機感,則被他無視掉了:「你呢?是回國還是去其他國家?」

「我也沒想好。」陳舒頓了一下,「之前張酸奶叫我去西孝,但我嫌太遠了,而且這幾天也有點累。」

「?」

庄白茶愣了一下,心裡的危機感變重了些:「你認識張酸奶?」

「是啊,我和她是好友。」

「什……什麼好友?」

「認識四年多了,現在是鄰居,經常一起吃飯,昨晚還在聊天呢,怎麼了?」

「???」

「怎麼了庄前輩?」

「她和你說什麼了?」

「什麼說什麼了?」

「就是……她知不知道你在雲來?」

「知道啊!」

陳舒眨巴著眼睛看著他:「聽說我和庄前輩都在雲來,-可能是怕我和庄前輩相處不好,她還給我說了些庄前輩的以往事迹呢,挺有意思的……」

庄白茶表情頓時僵住。

陳舒則滿意的走了——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幾天每天固定一兩次的耕耘,終於在此刻開出了花。

------題外話------

馬上要出成績了,好緊張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樂文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