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一十四 呵護

一百一十四 呵護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蘇小小躺在冷冰冰的草叢裡,任由鵝毛般的大雪洋洋洒洒地落在她臉上、身上。

她察覺不到疼痛與冰冷,已經分不清究竟是毒藤的作用,還是她被凍僵了。

是錯覺嗎?

她怎麼聽見有人在叫她。

可她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了。

好不容易重生了一次,就這麼交代在這裡了嗎?

眼皮子越來越沉了,這個時候睡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了吧?

可是真的……堅持不住了。

迷迷糊糊之際,她隱約看見一道高大的身影朝她走來。

她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徹底昏迷了過去。

衛廷蹲下身來,摸了摸她的額頭,又拿起她受傷的小胖手。

平日里一點划痕就哭成那樣,而今這寸長的口子,也不知要掉多少淚了。

「大人!」

黑衣人檢查完周圍情況,稟報道,「一個受傷的男人,一隻死掉的大蟲,男人是被大蟲咬傷的,大蟲……是被刺喉而死。剪子不快,至少刺了兩次。」

衛廷皺了皺眉。

黑衣人看看馮拐子,又看看蘇小小:「大人,他倆誰刺的呀?」

那一剪子的手法太狠了,很難相信是一個普通人做到的。

然而現場除了他二人,並無第三人現身的痕迹。

衛廷沒說話,神色冰冷地看著蘇小小手上的傷口。

黑衣人也過來瞧了一眼,指尖蘸了一點她手背上乾涸的血跡,放在鼻尖聞了聞。

「大人,她是被毒藤割傷了。」

「嚴重嗎?」衛廷問。

黑衣人想了想:「換別的女子可能會很嚴重。」

衛廷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黑衣人嘟噥道:「傷口不深,她這麼胖,這點劑量毒不死她,躺兩天就沒事了!」

他說了她沒事啊,可為什麼他還是覺得大人的眼底有殺氣呀?

衛廷脫下棉襖蓋在了蘇小小凍得僵硬的小胖身軀上。

「大人!」

黑衣人臉色一變!

他家大人怎能為一個女子脫衣?

衛廷把蘇小小扶坐起來,轉身將她背在自己背上。

黑衣人的臉色更不好了:「大人!屬下來吧!」

這個女人這麼胖!會把他家大人壓壞的!

何況他家大人的腿還受了傷!

衛廷一個眼神拒絕了,他背著蘇小小站起身來。

衛廷不是第一次背蘇小小了,除夕那晚,她睡著了,也是他把她背回去的。

才過了二十天而已,他明顯感覺到背上的重量輕了些。

「拐杖拿好。」衛廷道。

黑衣人幽怨地拾起地上的拐杖。

您還記得自己有拐杖呢?腿剛好點兒心裡沒點數嗎?還想不想回京城啦?

「還有野菜。」衛廷吩咐。

黑衣人嘴角一抽,您可是衛家嫡子啊,啥時候惦記上幾顆野菜啦?

「大人,那個人怎麼辦?」黑衣人悶悶地問。

「扛下山。」衛廷淡淡說道。

「哦。」

黑衣人不情不願地走向馮拐子,就這瘦排骨還用得著扛?

「我說的是虎。」衛廷道。

「幹啥要把虎扛下山?」

衛廷淡定地說:「賣錢。」

黑衣人:「……」

黑衣人道:「大人,您瘸著一條路呢,您覺得您有可能把一條大蟲和一個胖丫頭一起扛回去嗎?村裡人會懷疑的!」

衛廷瞥了他一眼道:「所以是你去賣。」

黑衣人再次:「……!!」

黑衣人黑著臉,認命地把老虎屍體扛在了肩上。

繼砍柴的樵夫之後,他又成了賣老虎的獵戶。

大人你變了!

「那這個人呢?」

黑衣人拿腳踢了踢昏死不醒的馮拐子。

衛廷想了想:「帶上。」

「哦。」黑衣人一隻手拽住馮拐子的領子。

大人只說帶上,又沒說怎麼帶。

他像拖麻袋一樣,吭哧吭哧地將馮拐子拖下了山。

馮拐子撞得七葷八素,屁股蛋子磨了一路,幾番被疼醒,又特么被撞暈了過去。

黑衣人將馮拐子扔到山腳就走了。

馮拐子是被一個出來解手的鄉親發現的。

一身血糊糊的,鄉親差點兒以為見了鬼。

半晌才認出是老蘇家的親戚,趕忙上老蘇家去報信了。

老蘇家自然是一陣雞飛狗跳,馮拐子出門時還好好兒的,怎麼一會兒不見的功夫,給弄成了這樣?

「哎呀——」鄭蘭秀撲在自家男人身上,嚎哭了起來,「天殺的——誰幹的呀——」

蘇錦娘也來了。

只有她知道馮拐子是去後山了,可她也萬萬沒料到馮拐子是豎著去,橫著回的。

馮拐子是得逞還是沒得逞?

為何傷成了這樣?

「衛大哥!胖丫姐!」

十歲的蘇三郎指了指前面的村道。

衛廷是走另一條路下山的,刻意與馮拐子避開了。

他並不清楚山上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可鄉下多閑話,為蘇小小避嫌他還是懂的。

蘇小小身上蓋著他的棉衣,被保護得小心翼翼。

「廷哥兒,上哪兒去了?」是里正。

衛廷客氣地說道:「我陪大丫去山上摘了點野菜,她累了,睡著了。」

蘇錦娘心念一動。

蘇胖丫明明是一個人上山的!

她看得清清楚楚,衛廷沒有陪她去!

難道說……馮拐子得逞了?

衛廷找到山上,撞破了蘇胖丫失去清白的一幕?惱羞成怒之下將馮拐子打成了重傷?

蘇胖丫被別的男人玷污了,他看見了……他看見了……

蘇錦娘的心砰砰砰砰地跳了起來。

……

衛廷到家時,蘇老爹與蘇二狗剛從屋裡出來。

他倆去山上找了一圈沒找著,尋思著會不會是閨女(姐姐)已經回來了,於是先回家瞧瞧。

家裡沒有,他倆打算再去找一趟的。

「女婿?閨女!」

「咦?姐夫!你怎麼和我姐在一塊兒?我姐怎麼啦?」

父子二人迎上來。

「在山上碰到她的,可能是遭遇了大蟲。」對著自家人,衛廷就沒什麼可隱瞞的了,最重要的是,也隱瞞不了,她身上有血呢。

衛廷又道,「還有個鄉親也受了傷。大丫傷得不重,爹你別擔心。」

父子二人這會兒都沒顧上馮拐子,畢竟馮拐子是老蘇家的親戚,與他們小蘇家沒任何干係。

父子二人沒往那方面想,他倆擔心蘇小小,跟著衛廷一道進了屋。

蘇老爹拉開被子,衛廷把人放在了柔軟的床鋪上。

她身上看著血跡斑斑,實則不是自己的,至於她手背上的傷口,誠如黑衣人所言,沒大礙,連發黑髮烏的顏色都淡去了。

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為體內還殘留了一點毒素。

饒是衛廷一再保證蘇小小不會有事,可蘇老爹依舊心疼壞了:「下次不能讓你姐一個人上山了,你得跟著去,知道嗎?」

「知道了!」蘇二狗鄭重應下。

蘇老爹又道:「算了,我跟著去!」

他說完,又看向一旁的衛廷,抓著衛廷的手道:「女婿啊,這次多虧你了!」

衛廷道:「一家人,應該的。」

上山前,衛廷將三個孩子託付給了小吳氏。

衛廷的腿又腫了,蘇二狗去將三人接了回來。

三人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找蘇小小。

三人開始往床上爬!

他們要和娘親一起睡!

可是爬著爬著,三人停了下來。

娘親白天都是不睡覺的——

三人忐忑不安地望向了衛廷。

三個小傢伙比尋常孩子敏感,這麼快就察覺出不對勁了。

衛廷面不改色地說道:「你們娘親只是睡著了……白天累壞了……就先睡了,沒騙你們,不信你們等娘親醒了,自己問她。」

為了增強接受度,他故意將平日里從來不用的稱呼「你們娘親」,用上了。

三人很受用,信了自家爹爹的話。

他們懂事地停止了往床上爬的動作,輕輕地來到枕邊,踮起小腳尖,挨個在蘇小小的臉上親了一口。

很輕很輕,不想吵醒娘親。

也很小心翼翼,像呵護著生命里最寶貴的東西。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