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二十八 霸氣小侯爺

一百二十八 霸氣小侯爺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等蘇二狗與孫掌柜回到庵堂時,蘇小小正站在門口數銀票。

小神情有點兒慵懶。

一張,兩張,三張,四張,五張。

府台出手真大方!

「姐!」

蘇二狗抱着一滿懷的果子小跑了過來。

一頭汗。

蘇小小拿出帕子來,習慣了照顧三小隻,擦汗的動作練就得很順手。

倒是蘇二狗愣了下。

他姐從前沒這麼對過他。

在說他也不是小孩子了。

「不擦?」蘇小小睨了他一眼,問。

「擦的擦的擦的!」蘇二狗將腦袋遞過去。

明天再當大人好了!

蘇二狗給蘇二狗擦了汗,將帕子扔給蘇二狗去洗。

蘇二狗找庵堂的小師父們借了個簍子:「姐,這種果子特別甜,你嘗一下!」

「哪兒摘的?人家同意了?」

「嗯!」蘇二狗點頭如搗蒜,「小師父們同意了我才去摘的,我答應分她們一點!」

幾個十歲出頭的小尼姑們趴在門后,悄咪咪地朝這邊打量,比起成熟穩重的師姐們,她們還很青澀,膽子又小又大。

這話聽上去矛盾,可這還真是她們的狀態。

她們不敢多和蘇二狗多說話,卻又膽大到偷偷地讓蘇二狗幫她們摘果子。

她們要瞞着師姐們藏零嘴。

蘇二狗將果子分了她們一半,她們抱着果子就跑沒影了。

「洗了再吃。」蘇小小說。

「哦。」蘇二狗進庵堂前院找了口水缸洗帕子和果子。

蘇小小淡道:「分開洗,不要用你的汗帕子擦果子!」

蘇二狗手一抖,果子掉水缸里了。

他扭頭看了看他姐,心道我姐的後腦勺是長了眼睛嗎?連我這小動作也知道了?

蘇小小又當着孫掌柜的面兒數了一遍銀票。

很慢,一張一張,漫不經心,透著一股子囂張老爺們兒的氣息。

「看清楚了?」她勾唇,「多少張?」

「五、五張。」孫掌柜咽了咽口水,因為銀子太多了,他就不去計較小丫頭突如其來的囂張了。

「哪裏來的?」他問。

蘇小小拽拽地說道:「哦,就,你們不在那會兒,簡簡單單做了筆生意。」

孫掌柜:「……」

卻說李府台下山後,管事親自拿了凳子將他扶上馬車。

他的臉色很難看,比在王家那會兒更難看。

管事是目睹了全過程的,他也氣得夠嗆。

「那丫頭太過分了!先是打傷了公子,如今又來訛您的銀子……戚大人不是說把她抓回縣衙了嗎?難道是騙人的?」

李府台坐在馬車裏,面色鐵青。

管事比了個一記手刀:「大人!要不一會兒……找人收拾她!」

李府台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收拾!沒見她方才是從哪裏出來的?」

從……從慧覺師太的禪房。

管事眉心一跳!

管事錯愕道:「大人!她一個鎮上來的丫頭,為何會認識慧覺師太呀?」

李府台沒好氣地說道:「你問我,我問誰?」

今日真是倒了血霉了,在王家丟了那麼大的臉,來了庵堂又沒能見到慧覺師太的面。

見不著是正常的,畢竟他來了許多回了,就沒一次成功的。

可這次不一樣。

有別人進去了!

這意味着,慧覺師太是見香客的!

「給本官去查那丫頭!」

「是!大人!」

……

蘇小小一行人回到客棧時天色已經很晚了,所幸府城的鋪子關門比鎮上的晚,這會兒鋪子仍大開着,

街上行人不少。

「姐。」

蘇二狗巴巴兒地看着蘇小小。

蘇小小道:「東西放好,樓下等你。」

「好嘞!」

蘇二狗興奮到飛起,與小伍、孫掌柜一道將他們從庵堂帶回來的一袋袋東西搬上了樓。

孫掌柜不放心兩個孩子單獨去大街上轉悠。

……那丫頭不能算孩子,可蘇二狗一個能頂三個熊孩子,他得看緊了。

蘇小小在吃上一貫是不吝嗇的,蘇二狗想吃什麼,她全都給買,蘇二狗逛了一路也吃了一路,肚子飽到不行。

「回客棧。」蘇小小說。

蘇二狗打了個飽嗝:「姐,還早。」

蘇小小看着他圓滾滾的肚子:「最後一條街。」

要給憨憨弟弟消消食。

孫掌柜是走不動了,在小伍的攙扶下回了客棧。

姐弟倆又溜達了一圈,蘇二狗樂不思蜀,蘇小小拿出了自己的血脈威壓:「不聽姐姐的話了是吧?」

「哦,聽的。」蘇二狗耷拉着腦袋,戀戀不捨地跟在她姐身後回了客棧。

蘇小小的房間並不街道一面,而是對着一個寂靜的小衚衕,這個衚衕被客棧租下,生意太火爆的時候用來放放客人們的馬車。

眼下並非旺季,衚衕里空着。

蘇小小洗洗準備就寢,衚衕里卻傳來了一陣拳腳相加的動靜。

有人打架?

蘇小小想了想,今天太累了,沒興趣。

但那拳拳到肉的聲音着實有些勾人,她最終還是起身推開了窗子。

兩個男人,皆是一身暗色衣裳,若非今晚月光挺亮,他們幾乎要與夜色融為一體。

蘇小小探出半截身子,饒有興緻地欣賞著。

身材真好。

功夫真漂亮。

動作真帥!

那招,她也要學!

等等,為何她感覺其中一道身影有點兒眼熟?

景弈?!

蘇小小定了定神,目光死死鎖定手持九節鞭的玄衣少年。

對方用的是劍。

他一鞭子打過去,捲住了對方持劍的手腕。

景弈渾身散發着冰冷強大的氣息,他的武功是極高的,可他的年齡與經驗是劣勢。

對面的黑衣人儼然是老殺手了,被纏了也不怕,直接就著景弈的鞭子將自己拉到景弈面前,手腕一動,划傷了景弈的胳膊!

寒刃見血,非命不歸!

黑衣人的殺氣陡然暴漲!

這是要奪景弈的命了!

蘇小小唰的抄起手邊的花瓶,朝對方的腦袋狠狠砸了過去!

寒刃上反射出蘇小小明目張膽偷襲的模樣,他舉劍一霹,碎了蘇小小扔下來的花瓶。

花瓶只是煙霧彈而已,蘇小小單手撐住窗枱,以帥裂蒼穹的姿勢,一躍而下!

我去!

卡住了!

蘇小小吧唧一聲,倒吊在了窗戶上。

黑衣人:「……」

景弈:「……」

窗欞子承受不住蘇小小的重量,咔咔兩聲,自牆體脫落。

蘇小小捂住臉摔了下來。

不能摔破臉。

她要美。

景弈飛身而起,凌空抱住了自由落體的蘇小小。

他整個後背暴露無遺,為了不誤傷蘇小小,他把手中的長劍也扔了。

這是對景弈下手的最佳時機!

黑衣人的確出手了,然而不知怎麼回事,他的劍氣似乎是斬偏了,並未沒傷到景弈,反倒是好巧不巧地將困住蘇小小的窗欞子霹碎了。

景弈與蘇小小倒在了地上。

虧得窗欞子提前碎了,否則在地上壓碎,非得倒插進蘇小小的肉里不可。

「你沒事吧?」景弈忙問。

「我沒事。」

景弈接住她了,她摔得不痛。

黑衣人還沒走。

蘇小小唰的抽出腰間彈弓,指尖一轉,一枚石子上了彈弓。

她對準黑衣人咻的彈射出去!

黑衣人掄起長劍抵擋。

他以為是一顆石子,誰料射出來竟有三顆!

他猛剁腳尖,飛身而起,凌空一轉。

啪!啪!

餘下兩顆石子打在了牆壁上,竟生生打出了兩個小窟窿來!

這力道——

啪!

又是一聲!

黑衣人都傻了,怎麼還有一顆?

這顆石子兒沒打在牆壁上,而是打在了黑衣人的……屁股上。

石子反彈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蘇小小:「喲,小屁股挺有彈性。」

黑衣人:「……」

蘇小小又抓了些「彈藥」,石子有,花生也有,抓到哪個是哪個。

黑衣人黑著臉躲來躲去,然而就是不對蘇小小發動攻擊。

「小侯爺!」

白澤等人趕到。

黑衣人凌空一躍,飛檐走壁地離開了。

白澤冷聲道:「我去追!你們保護小侯爺!」

「我也去!」紅鸞跟上了白澤。

二人朝着黑衣人離去的方向,全速追了過去。

餘下的二人正是曾經在林子裏要搜蘇小小身的侍衛。

國字臉的叫烏木,另一個叫青玄。

蘇小小出入了梧桐書院數次,熟不熟的不知,名字反正是知道了。

二人對於蘇小小會出現在這裏,感到十分意外。

蘇小小沒管他倆,她看向景弈的胳膊,說道:「傷口有點深,需要處理,我房中有葯。」

說着,她往前走了幾步,發現景奕沒動,她回過頭。

「愣著幹什麼,去上藥呀!」

幾人唰的看向景奕!

小侯爺才不會去,小侯爺他最討厭看大夫了——

景奕乖乖地跟着她上了樓。

所有人:「……!!」

還我霸氣小侯爺!

--

蘇小小攜帶急救包是以防不時之需,誰曾想捯真派上了用場。

她打開急救包。

景弈不懂醫術,與大夫打的交道也不多,因此就算是看見了奇奇怪怪的葯,也只認為是自己這方面見識少。

蘇小小拿出了生理鹽水與碘伏:「你的衣裳……能脫嗎?要把胳膊露出來。」

景弈的睫羽微微一顫,有些不自在地望了望他處。

蘇小小道:「想什麼呢?我是大夫。你要是不方便脫,我就只能把你的袖子剪了。」

景奕想了想:「你剪。」

蘇小小:……這麼保守的嗎?

蘇小小果真剪了。

人家不心疼自己的衣裳,她心疼什麼。

景奕:「你剪完要給我縫上去。」

蘇小小一剪子險些戳進他肉里!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