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三十一 收穫

一百三十一 收穫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蘇小小的府城一行,掙回五百兩,這是板上釘釘的實事。

英雄不問出處,銀子不分來路!

反正,她拿到了,就是她的!

蘇小小拍了拍自家老爹的肩膀:「爹,你淡定。女兒我這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應該感到高興。」

是啊,你把府台給訛了,我好高興啊!

你爹我這麼多年也只混了個村霸,你是上了一趟府城,就直接給整成府城小惡霸的節奏啊!

蘇老爹要哭了。

屋子裏唯一鎮定的是衛廷。

這傢伙,少有表情管理失控的時候,蘇小小也不知他是真淡定還是對她的事漠不關心。

「對了,我不在的這幾天,生意怎麼樣?」

這是蘇小小目前最關心的事。

「你小吳姐做的不錯。」蘇老爹說道。

這稱呼是沒拿小吳氏當外人了。

其實小吳氏做的何止不錯?是相當給蘇記長臉。

蘇小小一開始只讓做三樣點心,滷肉的生意順帶着,不必太多。

哪知小吳氏第二日就把二狗餅給做出來了,產量也提上去了。

按最初蘇小小的計劃,每日一百個餅子,書院五十個,滷肉不超過三十斤。

小吳氏直接翻了倍,代價就是非常的辛苦,肉眼可見的憔悴了。

蘇小小道:「我不是說了,不用這麼拼嗎?」

小吳氏低垂著腦袋,小聲道:「不、不想給你丟臉。」

從小到大,沒人信賴過她,娘家人雖待她不薄,但也不並認為一個女娃能有什麼用?

只有大丫信她、敢把這麼重的擔子交給她。

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大丫說的價值。

她……感到了自己的價值。

不僅是作為一個妻子、一個母親、一個兒媳活着,她也可以像男人那樣做事。

她像是開啟了一段新的人生。

她不想辜負大丫的信任。

蘇小小誠摯地說道:「小吳姐,你做得很好,比我想像的還要好。」

小吳氏的眼神亮堂堂的。

劉平心裏又酸了,媳婦兒,大婚你都沒這麼開心過。

產量上去了,銷量也是個問題。

甚至就這幾日來說,銷量是個更大的問題。

好歹小吳氏是培訓上崗的,蘇老爹……可沒真刀實槍地賣過。

他只是去當了幾日保鏢而已。

而蘇小小之所以仍然堅持讓蘇老爹去賣,是因為熟客認識他,看見他,就知道確實是蘇記的攤位。

「賣完了!一個不剩!」蘇老爹得意地說。

「每天都賣完了嗎?」蘇小小問。

「是啊!」蘇老爹挑眉。

蘇小小驚訝:「爹你厲害啊!」

衛廷不咸不淡地喝了一口茶。

劉平笑道:「衛小郎君也去了!」

蘇小小嚴肅臉:「爹,他腿不好,你還拉他去鎮上?」

蘇老爹輕咳兩聲:「咳咳!有驢車坐,不用他自己走。」

蘇小小腦補了一下帥炸蒼穹的衛廷,委屈著高大的身軀,搬著小板凳坐在小驢車上的畫面。

不忍直視——

蘇老爹是有點兒要面子的,讓他去吆喝賣餅,他有點放不開。

秉承著絕不獨自一人丟人的原則,他果斷將女婿薅上!

與種地不同,衛廷這回是真來對了。

他啥也不用干,就往那兒一座,那張俊美到令人窒息的臉,就創造了比蘇小小這個二百斤的小胖子更高的回頭率。

衛廷這顏值是老少通殺,嬸子大娘們洪水猛獸一般蜂擁而至,年輕的小姑娘也毫不示弱。

短短三日,衛廷就得了個炸街的稱號——酥餅男西施。

妥妥的黑歷史!

--

蘇小小從府城給大家帶了禮物。

給大小梅子的是一罐當地特色肉脯與兩套新的行頭,小吳氏的是一方綉了臘梅的絲綢帕子。

她記得小吳氏是有一方類似的帕子的,一直珍藏着,分家時被大吳氏給扣下了。

小吳氏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大丫是把人放在心上的,她只是嘴上從來不說。

蘇小小道:「劉大哥,這個是給你的。」

劉平一愣:「我也有?」

這幾日的功勞看似全算在了小吳氏與衛廷的身上,事實上,劉平也是功不可沒的。

誰說運輸不重要?要對接生意,要跑那麼多地方,中間不能出任何岔子。

劉平也不容易的。

劉平接了過來,鼻子一聞:「好香啊,是燒刀子!」

劉平沒別的嗜好,只偶爾愛喝點小酒,尤其是愛燒刀子,正巧府城有家老字號酒窖,燒刀子是他家招牌。

蘇承叮囑:「喝酒可以,不可貪杯。」

劉平拍著胸脯:「放心放心,我不會的!」

蘇小小又從包袱里拿出一對錦盒:「爹,你的茶葉!」

這可是慧覺師太送的茶葉,比一般鋪子裏賣的好多了!

三小隻喜提肉脯三盒、小鞋鞋三雙、新衣裳三套,外加三日份的親親抱抱舉高高!

開心!

全家只剩衛廷沒有。

衛廷的氣場有些低氣壓。

他淡淡起身:「我先回屋了。」

眾人看向看看衛廷,又看向蘇小小。

蘇老爹沖她使眼色。

「幹啥?」蘇小小明知故問。

蘇老爹道:「啥情況?」

蘇小小雙手抱懷:「他都不去村口接我!」

蘇老爹:「……」

--

咚咚咚!

房門被扣響了。

衛廷淡淡地將新寫的字帖扔去一旁,眼底有點冷,有點燥。

蘇小小等了半天也沒等來衛廷說進來。

呵,這是我自己的屋,我敲啥門呀!

蘇小小伸手推門。-

「進來。」

幾乎是同一時刻,衛廷開口。

蘇小小又唰的將門帶上了!

隨後才緩緩推開,泰然自若地走了進來。

她來到衛廷身邊,像只驕傲的小胖孔雀,兩眼望天,將一個錦盒放在桌上。

「給。」

衛廷語氣高冷地問:「給誰?」

蘇小小叉腰:「這屋子裏除了你我還有誰?」

衛廷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依舊是一臉的高冷,可周身的那股子煩躁勁兒去了。

他探出修長如玉的手指,彷彿是漫不經心地打開了錦盒。

是一個玉石發冠。

蘇小小淡道:「買東西送的,愛要不要。」

衛廷的眸光微微動了動。

蘇小小不經意地一轉頭,瞥見了桌上被他揉得皺巴巴的紙團。

「咦?那是什麼?」她伸手去拿。

「沒什麼!」衛廷搶先一步抓住紙團。

「我看一下!」蘇小小從他手裏拿過紙團,展開一看,赫然是幾副他親手書寫的字帖。

她與蘇二狗練字,就是臨摹他的字帖來着。

他這是……又給寫了新的讓他們臨摹嗎?

確切地說,是讓蘇二狗臨摹。

蘇小小自信自己的偷學小馬甲捂得好好兒的!

蘇小小就道:「寫得這麼好,你扔了做什麼?多可惜呀。」

她愛惜地將紙團展開,平鋪在桌上,一遍遍用手壓平。

看着她認真而小心地對待幾個被揉壞的紙團,衛廷眉心一蹙,眼神忽然又有點兒冷躁。

衛廷將紙團拿了過來:「裏頭有錯字,我再寫新的!」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