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三十六 小虎

一百三十六 小虎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蘇小小風輕雲淡地折了折袖口:「小事一樁而已,不必太感動。」

嚴格說來,這事兒還真得多謝蘇錦娘。

不是蘇錦娘把馮拐子引上山,害馮拐子受了傷,馮拐子的命也不至於落在她手裏。

運氣和機遇是給有實力的人準備的,而她恰巧懂醫術,只能說,一切剛剛好。

蘇小小道:「你簽上自己的名字,畫個押,再拿去衙門蓋個章就能生效了。」

小吳氏倒是沒那麼驚訝。

大丫就是這樣,她真的會為了身邊的人兩肋插刀的。

她細心又勇敢,是小吳氏見過的最特別的姑娘。

蘇玉娘不否認蘇小小的能耐與仗義,她只是……想不通蘇小小是怎麼辦到的。

那可是鄭家呀!

就算鄭秀蘭出馬,也不能說服鄭家給她放妻書的!

蘇小小淡道:「那個叫阿香的……似乎發揮了點兒作用。」

蘇小小是個將效率的人,她說今天必須拿到放妻書,那就必須拿到,否則夜長夢多。

鄭蘭秀被逼得沒辦法,又不能打蘇玉娘銀子的主意,急中生智之下,只得找上了阿香。

她先是與阿香上演了一場妯娌大戰的戲碼,拿着刀子要把阿香攆出去,阿香萬般無奈,「道」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阿香說自己原是大戶人家的孩子,為了逃婚才從家裏逃出來,她與鄭元博一見鍾情,怕鄭家人把她送回去與別人未婚夫完婚,才一直不肯言明自己的身份。

為了證實自己說的全是真的,阿香還拿出了一盒金首飾與一塊錢莊的對牌。

「我比蘇玉娘有錢多了,你們若是想要錢,我可以給你們!但我有個條件,這個家,有我阿香,就沒她蘇玉娘!」

「別怪我沒提醒你們,蘇玉娘生孩子傷了身子,以後怕是都無法生養了!你們鄭家的香火願意斷在她手裏,就斷吧!」

蘇玉娘不能帶着孩子遠走高飛,是因為她是鄭元博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們是有婚書的!

可阿香無名無分的,鄭家管不着她。

她若是帶着肚子裏的骨肉離開,鄭家還真沒轍,總不能把人綁起來……

又比蘇玉娘能生,又比蘇玉娘有錢,鄭家人動心了,再加上鄭蘭秀從旁煽風點火,鄭家人就給同意了。

鄭蘭秀又道:「玉娘沒犯七出,咱們鄭家休不了她,只能給放妻書,還得要玉娘自己也同意。」

鄭老爺子問道:「她萬一不同意呢?」

鄭蘭秀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我去說說看。」

「說」的結果就是蘇玉娘要孩子,屬於她名下的衣裳首飾她也要帶走。

了解完事件的全過程,蘇玉娘都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她喃喃道:「你是把鄭蘭秀逼得多急呀,讓她連這個損招都想出來了?她也不怕阿香露餡了。」

蘇小小呵呵道:「露餡了,不正好可以把阿香趕出去嗎?」

蘇玉娘先是一怔,隨即恍然大悟。

鄭蘭秀是一石二鳥啊,既利用阿香拿到了鄭家寫的放妻書,又捏住了阿香的一個把柄,日後阿香若是起了什麼歪心思,她大可倒打一耙,說阿香不是大戶人家的女兒,當初是阿香拿肚子裏的孩子威脅她,逼得她替阿香作假。

蘇玉娘感慨一笑:「從前我小瞧這個姑姐了。」

那是因為你自己的道行也不淺好么?

事實證明,天底下精明的女人還是不少的。

「哎呀呀,還是小吳姐可愛。」蘇小小眉眼彎彎地看着小吳氏。

小吳氏臉一紅,害羞地低下頭去。

蘇玉娘黑了臉。

你說誰可愛?

再說一次!

--

下午,蘇老爹與衛廷以及蘇二狗做完生意回來了。

「今天怎麼這麼晚?」蘇小小問。

「問女婿咯!」蘇老爹不情不願地說。

蘇二狗幽怨道:「好多人啊,把巷子堵啦,出都出不去,以後不要帶姐夫去擺攤了,全是來看他的!」

蘇小小認認真真地打量了衛廷一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嗯。」

這麼好看的相公,確實該藏在家裏。

藏一輩子的那種。

衛廷皺了皺眉:他怎麼感覺這丫頭看他的眼神不太對?

「娘。」

小虎抓着小腦袋從大門口走了過來。

蘇小小握住他的小手:「怎麼了?腦袋癢嗎?」

小虎搖頭。

他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衛廷眉心一蹙,幾乎是以為他又「犯病」了。

蘇小小把小傢伙抱起來放在椅子上,輕聲問道:「哥哥們呢?」

「牛蛋家。」他奶聲奶氣地說。

所以小傢伙是一個人回來了?這種情況很少見,一般三人都是集體出動的。

蘇小小蹲下身來看着他:「哪裏不舒服,和娘說。」

「嗯……嗯……」小虎抓頭,難受地嗯嗯了幾聲。

蘇小小將他的小丸子頭拆開,細細檢查他的頭皮:「是癢嗎?還是痛?」

「痛。」小虎委屈地說。

蘇小小問道:「哪裏痛?」

小虎道:「牙牙痛。」

牙痛你抓頭作甚?

聽到這裏,衛廷心下稍松,不是「犯病」了就好,似乎除了上次她遲遲不歸,他們發作了一次,其餘時間他們幾乎是正常孩子。

一念至此,衛廷看向蘇小小的目光更複雜了。

她說會把令牌還給他。

若真到了那一日……

蘇小小不知衛廷心中所想,她忙着給小虎看牙齒呢。

她把小虎抱去門口光線充足的地方,對小虎道:「張嘴,讓我看看。」

小虎仰頭,乖乖張大小嘴:「啊——」

像是有齲齒了。

蘇小小嚴肅地問道:「你是不是又偷吃糖糖了?」

她做的點心並不齁甜,尤其給他們單獨做的,全是減了糖,而且會叮囑他們漱口,除非,這隻小腦斧偷吃了。

小虎一本正經地搖頭:「沒有偷吃糖糖。」

是偷吃的餅餅。

小孩子的乳牙長到一定年齡會更換,但並不是說乳牙的齲齒就不需要治療,如果嚴重到了一定程度,疼痛不說,還可能影響恆牙的萌發。

一想到這麼可愛漂亮的小孩子,一笑起來一口小壞牙,太美強慘了!

蘇小小拿來棉簽與清水,給小虎仔細清理了小牙牙:「先觀察看看,要是明天還疼,就得拔牙牙了。」

小虎大驚失色:「小斧,不要拔牙牙!」

蘇小小道:「偷吃就得拔牙牙!」

小虎抬起小手往隔壁一指,特別嚴肅地說道:「大斧也吃了!拔大斧牙牙!」

哈!這小傢伙,賣起大虎來真是毫不猶豫啊!

不過這也提醒了蘇小小。

蘇小小把大虎二虎撈了回來,挨個檢查了牙齒,大虎二虎都沒事,就小虎長了齲齒。

小虎晴天霹靂!

雙膝撲通跪在地上,小拳拳憤錘小胸口!

親兄弟,有糊(福)同享,有難同當!

為咸(什)摸(么),壞牙牙不一起獎(長)?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