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三十七 獎勵

一百三十七 獎勵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小虎作為家中唯一長了齲齒的寶寶,受到了蘇小小的特殊管理待遇——全家監督,短時間內,不許再吃餅餅。

生活不易,小虎嘆氣!

齲齒是要治療的,越快越好。

蘇小小這一次進入藥房十分順利,沒回過神來,人就已經在藥房的休息室了。

是休息室,不是某病區。

就她前幾次進入藥房的經驗來看,如果是緊急用藥的情況,一般會直接進入某病區。

譬如給衛廷拿葯,就是外科區,給項公子拿葯是內科區,給符大娘拿葯則是心內科病區。

而直接進入休息室只有兩次,一次是讓她藏了令牌,另一次是獎勵了她一瓶複合維生素。

蘇小小的目光落在休息室的桌上,果不其然,那裏除了衛廷的令牌之外,又多了兩瓶葯。

一瓶膠原蛋白肽粉劑,另一瓶……呃,怎麼什麼也沒寫?

蘇小小擰開瓶蓋瞧了瞧,黃色的小藥片,看起來有些像牛黃解毒丸,聞着也有一丟丟相似,可為啥不寫名字?搞得像是三無產品。

蘇小小摸了摸自己的小雙下巴:「又是給我的嗎?」

自從除夕夜秤完體重,發現自己瘦了二十斤后,她減肥信心大增,除了每日必要的鍛煉外,飲食上也控制得更嚴格了。

對大體重而言,減得太快,很容易導致皮膚的鬆弛,膠原蛋白能很好地增強皮膚彈性。

市面上的膠原肽究竟是真有效果還是智商稅,她不敢說。

畢竟沒吃過。

可基地藥房的葯,絕對是有功效的。

只是這牛黃解毒丸是不是太雞肋了?她感覺自己完全用不上。

普通的下火清熱,魚腥草就夠了,真要中了大毒,牛黃解毒丸也沒轍。

「算了,先收下吧。」

蘇小小把兩瓶葯揣上了。

這一次,蘇小小很本分,沒有薅藥房的黑科技羊毛,只拿了些給小虎治療齲齒的藥物與材料,一點點的麻醉劑,外加衛廷的令牌。

從藥房出來后,蘇小小連忙檢查了自己的荷包。

衛廷的令牌還在。

-

蘇小小去堂屋找小虎。

「噫?小虎呢?」

小虎躲起來了。

他不想被拔牙牙,於是抱着自己的小枕頭去了蘇老爹的屋。

「爺爺。」

蘇承看着突然進屋的小虎,問道:「咋了這是?」

小虎抱着小枕頭,萌萌噠地看着他:「和爺爺睡。」

蘇老爹道:「就你一個嗎?」

三小隻通常是集體行動的。

小虎點頭點頭。

這幾日蘇二狗把屋子騰出來讓給了蘇玉娘,父子倆晚上擠一擠,他的床不算小,擠三個是擠不下,但如果只小虎一個,勉強湊活。

「行吧,上來。」蘇老爹拉開被子。

這會兒天還沒黑呢,蘇老爹是早起做生意了,得補個覺。

小虎蹬掉鞋子,呲溜呲溜地爬上了床。

當蘇小小找到蘇承的屋時,小虎已經鑽進蘇老爹被窩了。

只不過,他的腦袋和身子鑽進去了,小屁股還在外頭高高翹著。

蘇小小看着這隻小鴕鳥,整一個給逗笑了。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被蘇小小給撈出來了。

「爺爺救命——」

小虎沖蘇老爹使出賣慘絕技。

「要不——」蘇老爹看向大胖閨女,想說不就是牙齒痛嗎?等長大了換新的就好了,不必真給拔牙吧?

然而一對上蘇小小嚴肅的小眼神,蘇老爹便十分沒骨氣地敗下陣來了。

「哎呀,爺爺睡著了。」蘇承兩眼一閉,挺屍不醒!

小虎:現在的大人,

太不靠譜啦!

小虎被抓去東屋的一路上,分別向蘇玉娘、小吳氏、蘇二狗發出了強烈的求救信號。

可誰敢惹蘇大丫呀?

一瞬間集體眼瞎。

東屋,衛廷也在。

「爹——」小虎喊出了兩歲半以來最誠意滿滿的一聲爹。

衛廷走了過來:「給我吧。」

嗚嗚,爹爹是靠譜的!

「哦,好。」蘇小小把小虎給了衛廷。

小虎抱住臭爹爹脖子,一個勁兒地瞪小短腿兒!

快九!快九!

衛廷一屁股坐下,將小虎手腳扣了個嚴實:「這樣可以嗎?」

小虎:「……」

蘇小小戴上手套,取出鑷子:「唔,往右轉一點,光線好。」

小虎的牙齒並沒嚴重到需要拔牙的程度,是最輕微的狀態,蘇小小給他用了一點治療齲齒的敷料。

另外,蘇小小發現他的第二顆乳磨牙快長出來了。

難怪最近小傢伙口水特別多。

小虎坐在衛廷腿上,蘇小小要彎腰給他治療。

為了看得清楚些,她不得不湊得很近,離小虎近,也離衛廷近。

近到衛廷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睫羽。

衛廷想起了第一次端詳她的樣子。

老實說,變化很大。

但又似乎不大。

前者是皮囊,後者……是獨屬於她的那份認真與專註。

「好了。」蘇小小收回鑷子。

衛廷將小虎放了下來。

蘇承在門口瞅半天了,見小傢伙終於完事兒了,趕忙走了進來。

小虎委屈巴巴地撲進他懷裏:「嗚嗚,爺爺——」

蘇承把小傢伙抱進懷裏一陣安撫:「不哭不哭,爺爺帶你去放爆竹,打彈弓!」

蘇小小哭笑不得。

上藥的過程其實並不難受,小傢伙這麼難過是以為她把他的小牙牙拔了,他是心疼自己的小牙牙呢。

蘇小小開始收拾桌上的藥物與工具,想到什麼,她摘下了手套,從荷包里掏出一枚令牌遞給衛廷。

「咯,之前答應會還給你的。」

衛廷看着她當真將令牌原封不動地還了回來,竟然怔了一下。

蘇小小晃了晃令牌:「拿着呀,你不會不要了吧?」

衛廷頓了頓,緩緩將令牌接了過來。

蘇小小出去后,黑衣人尉遲修一閃而入。

他盯着衛廷手中的令牌,兩眼放精光:「大人!這小女子還算說話算數,真把令牌還給你了!太好了!我們終於可以啟程回京了!」

衛廷給了他一個涼颼颼的眼神。

大人好像不大高校?可自己也沒說錯啊。

尉遲修發揮了自己的強大腦部功能,望着自家大人的腿,恍然大悟。

「大人的腿傷尚未痊癒,是我疏忽了,等大人痊癒了,再動身回京!」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