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四十二 線索

一百四十二 線索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方嬸兒,玉娘是你的女兒,在這個家裡,不論別人怎麼待她,至少你和三郎待她是真心的。」

方氏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我……好像聽到了和離。」

所以蘇玉娘是為了和離的事兒與娘家人吵起來了,老蘇家的態度不難猜,定是不同意的。

在老蘇家眼裡,名聲第一,其餘都得靠邊兒站。

然後沒吵出個結果,蘇玉娘便收拾包袱走人了?

蘇三郎那邊問不出更多信息了,只能確定他確實沒撒謊。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老蘇家一開始把蘇玉娘叫回去是為了什麼,還偷偷摸摸地從後面走。

「鄭蘭秀來過。會不會是老蘇家的人從鄭蘭秀嘴裡聽到了點兒風聲,嫌蘇玉娘丟人,所以偷摸著把蘇玉娘叫回去訓斥?」

蘇小小思索著,步行回往小蘇家。

村裡,鄉親們舉著火把四處找人。

周氏譏諷道:「還說關心玉娘呢,這不也沒去找嗎?就在村子里瞎溜達,不知道的,還當你在街上轉悠呢!」

蘇小小淡淡睨了周氏一眼。

涼薄的目光,令周氏心裡莫名咯噔一下,不敢再叨叨了。

一個鄉親道:「你們幾個在村子里,你們幾個,和我去山上看看!」

鄉親們競相奔走起來。

蘇小小不是不想去找,而是她覺得,蘇玉娘既不會藏在村裡的任何一戶人家,也不會無緣無故地跑到山上去。

蘇玉娘的失蹤就是個迷。

總感覺是出了什麼事。

三小隻在門口巴巴兒地張望,見到她回來,奶聲奶氣地問道:「娘,姨姨呢?」

蘇小小輕聲道:「姨姨出去了,娘一會兒把她找回來。」

她大多數時候是自稱我,安撫三小隻的時候才會自稱娘,這一點,倒是與衛廷的做派不謀而合。

兩歲半的小孩子還不大懂血緣關係是什麼,他們只知道家裡住了娘、爹、爺爺、舅舅和蘇姨姨以及她的小寶寶。

住在家裡,就是家人。

蘇老爹與蘇二狗、劉平、小吳氏回來了。

蘇老爹哼道:「一個蘇燦,一個蘇二郎,也敢在老子面前叫板,揍不死他丫的!」

真實情況是沒開揍,蘇燦父子就嚇跑了。

蘇老爹又道:「你錢大娘說,孩子放她家,叫咱們別擔心,不會讓人搶走的。」

蘇小小點頭:「也好。」

「玉娘咋回事兒?」蘇老爹納悶。

很顯然,通過這段日子的相處,蘇老爹也摸清了蘇玉娘的性子,絕不是無緣無故玩失蹤的人。

「爹,你和二狗去一趟鄭蘭秀家,問問她白日里是不是和老蘇家說了什麼。」

「行!」

蘇老爹帶著蘇二狗去了。

蘇小小也打算出去找找。

剛一抬腳,後院傳來了驢子的叫聲。

村子里的老人說驢子喜歡叫,可他們家的驢子從買回來至今,就沒聽它叫過,他們一度以為買了一頭啞驢。

「大丫。」

是衛廷的聲音。

蘇小小折了回去。

就見後院,衛廷手裡拎著一個包袱,包袱上殘留著一些亂七八糟的草屑與木屑。

「哪裡來的?」她問。

衛廷看了眼慢悠悠吃草的驢,道:「它拱出來的,就藏在豬圈裡。」

豬圈,如今是驢窩了。

這頭驢子愛乾淨,每日都必須給它打掃,另外它比一般的驢子食量大,不給吃飽就暴躁拆家,是以,驢窩裡常期備著厚厚的草料。

包袱是驢子從草料里叼出來的。

這包袱看著很眼生,不像是家裡的東西。

蘇小小伸出手,

要去接過包袱打開。

「我來。」衛廷說。

他警惕地拆開,發現裡頭只是一堆衣物與身外之物。

蘇小小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剛剛的樣子是擔心這裡頭有暗器嗎?怕暗器傷了我?」

衛廷一臉冷漠:「你話真多。」

「不說就不說。」蘇小小將包袱拿了過來,仔仔細細翻了一遍,「是玉娘的貼身衣物,和……五十兩銀子,五十兩銀票。」

加起來記是一百兩。

這在鄉下可是一比巨款,要知道,許多家裡一年的收入也不到五兩的。

倘若是蘇玉娘的,那就不奇怪了。

那個女人是個小富婆。

等等!

奇怪的!

「三郎說,玉娘和家裡吵完架就抱著一個包袱匆匆離開了,他叫都沒叫住。我記得玉娘和我說過,她的錢都藏在老蘇家了,等出月子了,她要找機會把錢拿回來。」

衛廷道:「你認為,這就是她拿回來的銀子?藏在豬圈?」

「你也覺得不對勁是不是?首先,玉娘不可能把東西藏在……不是豬圈!是驢窩!」蘇小小嚴肅糾正。

衛廷無奈搖頭:「行,是驢窩。」

蘇小小接著道:「其次,如果玉娘真是回家取自己的私房錢了,那……絕不止這麼一點。」

她曾向蘇玉娘炫耀自己在府城掙了五百兩,蘇玉娘當時嗤了一聲,呵呵道:「五百兩就把你樂成這樣,出息!」

她反問蘇玉娘:「我至少,你有嗎?」

蘇玉娘哼道:「比你多多了!」

當然,也可以認為蘇玉娘是在講大話,可就蘇小小對蘇玉娘的觀察與了解,這個小富婆的私房錢絕不止一百兩!

她既有機會回老蘇家,又怎麼可能只拿了一百兩回來?

難不成她還指望回去第二次?

電光石火間,蘇小小茅塞頓開。

「三郎看見的那個人不是蘇玉娘!是有人穿著蘇玉娘的衣裳,從老蘇家的後門出來,故意讓三郎看見!三郎應該沒看見正臉,三郎叫她,她不敢應,是因為聲音不像!」

這一點是可以去向蘇三郎求證的。

不過蘇小小覺得沒這個必要了。

因為她大概已經猜到是怎麼一回事了。

蘇玉娘的失蹤,看似是針對蘇玉娘,實際是寵著小蘇家來的。

一旦「贓物」被翻出來,他們會說——蘇玉娘是被小蘇家害死的,因為小蘇家見錢眼開,所以就謀財害命了。

雖然小蘇家的每個人都不具備作案時機,但有些殺人的手法,是不需要面對面的。

對方既然能製造贓物,必定也一併想好了作案的手法。

蘇小小眉心一蹙:「不好!玉娘危險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