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四十七 自立門戶

一百四十七 自立門戶

作者:

蘇二郎捏了捏拳頭,說道:「栽贓嫁禍的事,是我和爹的主意,爺爺不知情!」

蘇燦一懵。

蘇二郎垂眸,咬牙道:「爺爺只是……和大哥把玉娘送走了,我心中懷恨不已,於是和爹想了一出法子,想替老蘇家出口惡氣。」

他說罷,轉身對着蘇老爺子撲通跪下。

「爺爺,主意是我出的,你罰我吧!」

蘇燦見兒子跪下,也反應過來了,一併跪在兒子身邊,對蘇老爺子道:「不不不,爹,是我的主意!你罰我!二郎自幼身子骨弱,幾次差點兒沒了,可經不起咱家的家法呀!」

父子倆一唱一和的,把蘇老爺子是摘得乾乾淨淨。

蘇老爺子是老蘇家的當家人,也是十里八鄉最受人敬仰的泰斗。

他不被拉下水,老蘇家的名聲就還有救。

眾人對老蘇家的濾鏡太深厚了,當年救濟村民時,蘇老爺子也在,他和他爹一車車地把糧食運回來,挨家挨戶地發,自個兒啃糠咽菜,也不讓鄉親們餓肚子。

經歷過那場災荒的人,無不對老蘇家的恩情刻骨銘心。

只要蘇老爺子自己不承認,他們就不願意,也不敢去質疑。

「回家跪着去。」蘇老爺子沉聲道。

「是,爺爺。」蘇二郎拉了拉蘇燦的袖子。

父子二人攙扶著站起身來。

蘇老爺子對里正道:「我教養無方,險些冤枉了小蘇家,是我的不是。」

「啊,這……」里正撓撓頭。

蘇老爺子又看向蘇小小:「大丫,等你爹回來了,我會親自登門賠禮道歉。但是玉娘——」

蘇玉娘往蘇小小身邊靠了靠。

她邁出了勇敢的一步,可骨子裏對蘇老爺子的敬畏依舊是存在的。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她能徹底拋開。

眼下卻仍受了點影響。

蘇小小輕輕扶住她肩膀,對蘇老爺子淡淡說道:「玉娘已與夫家和離,按大周律法,和離女子若得娘家接納,可回到娘家;亦可自立門戶!」

一句自立門戶,讓蘇老爺子唰的變了臉。

蘇小小才不給他面子:「蘇老頭兒,你是想留在這裏,繼續算我們之間的賬呢,還是把玉娘留在這裏,你自己帶着你的兒子孫子趁早滾回去?」

今日出的丑已經夠多了,多說多錯,蘇老爺子絕不能再多待了。

否則露出新的破綻,就真的沒法兒補救了。

他冷冷地看了蘇玉娘一眼,甩袖離開!

人平安回來了,熱鬧也看完了,鄉親們也該回去消化消化今日吃下的大瓜了。

不過,鄉親們到底是好心找了蘇玉娘一夜,蘇玉娘心中是感激的,豪橫地買下了蘇小小今日的全部點心,一會兒出鍋了就給大傢伙兒送過去。

恰巧此時,小吳氏把點心蒸上了。

一股子濃郁的酥香與肉香自灶屋傳了出來,鄉親們饞得口水橫流。

蘇玉娘的感激不是假的,懂得籠絡人心也是真的。

「唉,玉娘你這麼好的姑娘,是他們鄭家沒福氣,你別想太多了,好好過你的日子。」

「庵堂那種地方,能不去就別去,還有個閨女呢。」

「小閨女出月子了吧,天氣好了抱出來轉轉。」

「唉,你爺爺這事兒做得過分了些……話說你是怎麼回來的?」

「是大丫救了我。」蘇玉娘說。

「這回又多虧大丫了。」

「唉,大丫,對不住啊,叔今兒也是着急了些,不該不相信你們的。再有下回……沒下回了!叔保證!」

其餘鄉親也向蘇小小道了歉。

瞧,也不是沒收穫的,至少日後老蘇家再想栽贓小蘇家,怕是不會太容易了。

送走了鄉親們,蘇玉娘才疲倦地跌坐在灶屋的門檻上。

「誰把你帶回來的?」蘇小小問。

她原本在找人呢,突然聽見後門咚了一聲,拉開一瞧,就看見蘇玉娘暈乎乎地坐在門口。

「一個男人。」蘇玉娘說。

蘇小小想了想:「我爹?」

蘇玉娘淡淡地說:「不是一個老男人。」

剛從外頭尋人回來的蘇承:「……」

剛過完三十七歲生辰的蘇承:「……」

其實在蘇玉娘的認知里,若真老了,就是老頭兒,能叫男人的說明是風華正茂的。

蘇玉娘蹙眉:「我其實也沒看清他的樣子……」

「哦。」蘇小小的目光落在蘇玉娘的斗篷上。

蘇玉娘被下了兩次蒙汗藥,藥效的後勁兒還在,腦子裏像裹了漿糊,沒法兒去思考太多。

「我先回屋了,囡囡她……」

蘇小小道:「她在李家,小趙姐幫着喂著。」

蘇玉娘沒再說什麼,扶著酸痛不已的側腰回了房。

她正要寬衣歇下,一抬手,觸感不對。

她低頭看了看,臉色微微一變。

她居然披着一件男子的斗篷!

她唰的解下斗篷,扔在地上!

哪個臭男人的東西!

--

蘇小小回了小東屋。

衛廷一副剛起來的樣子,坐在椅子上,整理衣衫,頭上戴着蘇小小送給他的玉石發冠。

玉石並不是真正的玉,不過就算是石頭,戴在這個男人的頭上,也宛若真正的美玉一樣。

都說人靠衣裝,到他這兒怎麼反過來了?

大清早的顏值暴擊,誰看誰知道。

蘇小小大大方方地看了個夠,走進屋,淡淡說道:「出了這麼大的事,你睡得挺好呀。」

衛廷呵呵道:「不是你讓我在家看孩子?」

蘇小小莞爾一笑:「人是你派去的吧?」

「什麼?」衛廷裝作聽不懂的樣子。

蘇小小眸子亮晶晶的:「救玉娘的人呀,你是不是有那種……藏在暗處的護衛?就和——」

「和什麼?」衛廷道。

和景弈的四個顏色手下一樣,神出鬼沒的,隨叫隨到。

蘇小小想了想,還是不揭景弈的底了,好歹景弈也救了她,景弈是她名副其實的朋友,這傢伙只是她有名無實的相公!

「聽不懂。」衛廷一臉高冷地說。

蘇小小鼻子一哼:「不承認就算了!」

有些事情不需要證據,蘇小小又不傻,十有八九就是他!

蘇小小忽然彎下身,在他臉頰上飛速親了一下。

「獎勵你的!」

衛廷指節一捏:「你——」

他冷著臉,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回過頭:「蘇——」

「呼~呼~」

累了一整宿的蘇小小趴在床鋪上,沉沉地睡著了。

衛廷神色冰冷地站起身,殺氣十足地看着某個三番四次冒犯自己的小胖孔雀,修長如玉的手輕輕一拽,拉過被子給她蓋上了!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