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五十一 京城蘇家

一百五十一 京城蘇家

作者:

一刻鐘后,一行人踏上了前往府城的行程。

多了一大三小,一輛馬車顯然是坐不下的。

劉平驢車將幾人送去鎮上。

三小隻喜歡坐驢車,畢竟是自家養的驢,感情不一樣,再就是驢車是敞篷的,坐着可拉風了!

他們要和娘親一起坐!

然後蘇小小也被拽上了驢車。

一家五口,齊齊整整,反倒是劉平被擠下來,坐上了馬車。

驢子蹄子一蹬,絕塵而去!

孫掌柜望着呼呼大跑的驢,有點兒懷疑自己眼花了:「不是,你們買的是驢嗎?」

咋比他的馬還跑得快呀?

去鎮上后,蘇小小找到車行又雇了一輛馬車。

衛廷看見只有馬車,沒有車夫,問道:「車夫呢?」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蘇小罷,遞給了衛廷一個馬鞭。

衛大人:「……」

蘇小小攤手:「雇車夫要錢的,還不便宜,一天八十個銅板呢,還得包吃包住,咱們能省就省點嘛!對叭,大虎二虎小虎?」

三小隻點頭點頭。

小虎握緊小拳頭道:「要省錢錢!」

蘇小小挑眉看了某人一眼:「我看你挺懂馬的,應該……不會連趕馬車都不會吧?」

瞧瞧,連激將法都用上了。

衛廷能說什麼?

早知道,不如去街上賣餅。

衛廷頂着一張帥得天怒人怨的俊臉,趕着馬車招搖過市。

這可比賣餅子的曝光率高多了。

於是,繼酥餅男西施后,杏花鎮又多了一位馬車男昭君。

馬車出了杏花鎮,駛入前往府城的官道,道路兩旁是一望無際的稻田。

距離早稻的種植時間還有半個月,眼下稻田裏光禿禿的,一片大漠般的荒蕪。

蘇小小自覺沒什麼好看的,三小隻卻挨個將小腦袋擠到車窗前。

「娘,那系咸摸?」

「野草。」

「那個!」

「白樺樹。」

「白樺樹。」

「旁邊這一棵就不是白樺樹了,是樟樹。」

小虎話最多,嘰里呱啦問了一路。

偶爾大虎、二虎也會問幾句,蘇小小十分有耐心。

衛廷輕哼一聲,繼續給一大三小當車夫。

小傢伙們上午出門時一個個像打了雞血,顛簸到下午就不行了,蔫噠噠的,小呵欠一個接一個。

「困了嗎?」蘇小小問。

三人搖頭:「不困。」

下一秒,東倒西歪地睡著了。

經過一日長途跋涉,日暮時分他們抵達府城。

這一次就不是住悅來客棧了。

孫掌柜挑開馬車的帘子,對并行的馬車上的蘇小小道:「祭祖的地方在半月山,咱們再往東走個七八里地,那兒有間客棧,就在半月山附近。」

蘇小小道:「那裏,離慧覺師太的庵堂似乎不遠?」

孫掌柜道:「對,比悅來客棧去庵堂近多了。你這次也要去拜訪慧覺師太嗎?」

「嗯。」蘇小小點頭,別說符大娘托她帶了東西,便是沒帶,上一次她也答應了慧覺師太,若是再來府城,就去庵堂陪她坐坐的。

「今晚去嗎?」孫掌柜問。

蘇小小望了望暗沉的天色:「不了,今日太晚了,改天吧,等我們做完生意。」

孫掌柜道:「也好。」

先心無旁騖地做生意,忙完了再去走訪遊玩。

既然帶了三個小傢伙出來,總得在府城好生逛上一逛不是。

小孩子出來見識一番也不容易。

他們入住的客棧就叫半月山客棧,

比起悅來客棧,條件差了點,這回倒不是孫掌柜要省銀子,而是這附近只有這麼一間客棧。

並且因為有大家族要祭祖的緣故,房間已經滿了。

「一、一間都沒了嗎?」孫掌柜問。

客棧的掌柜抬頭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一旁的蘇小小,上下打量了一番,問道:「你是蘇姑娘?」

「我是。」蘇小,「你認識我?」

客棧掌柜露出了客氣的笑容:「慧覺師太和我提過你,你……挺好辨認的。」

你直接說我胖唄!

客棧掌柜和顏悅色地說道:「師太讓我給你留了房間,一共四間,你看夠不夠?」

蘇小小咦了一聲:「慧覺師太知道我要過來?」

她還沒去拜訪她呀!

想到了什麼,蘇小小轉頭看向孫掌柜:「你的生意在哪裏談的?」

孫掌柜道:「有人找上門的,我在王家的宴會上……和那些客人說了我住哪兒,也留了名帖。」

蘇小小算是整明白了,什麼孫掌柜自己談成的,這樁生意十有八九是慧覺師太介紹的。

她就說呢,她都得罪李府台了,怎麼還會有人敢捧她的場?

本以為人家是外地來的,不知情,眼下一想,能和慧覺師太搭上關係的,壓根兒也不怕李府台這號人物吧。

回頭她得找機會,好生答謝慧覺師太。

四間房,蘇小小與三小隻一間,衛廷一間,蘇二狗與小伍一間,孫掌柜一間。

對於小倆口居然不住一個房,孫掌柜表示很驚訝。

可又一想,客棧的床不大,中間橫著三個孩子,確實有些睡不下。

蘇小小對待工作一貫是極度嚴謹認真的,不論是不是大客戶,也不論是不是慧覺師太介紹的,她都會全力應對。

「孫掌柜,是我。」

她叩響了孫掌柜的房門。

「東家,怎麼了?」孫掌柜給她開了門。

蘇小小道:「有個問題想問你,那戶人家有沒有說祭品上有哪些禁忌?譬如葷腥、豬油之類的?」

孫掌柜就道:「我問過了,他們說沒有,你就做自己拿手的就行。」

祭品是祭祀給祖宗的,但是祭祀完后,祭品會被分發下去,這些祭品通常被認為沾了老祖宗的福氣,吃了之後是能受老祖宗庇佑的。

蘇小小心裏大概有數了。

孫掌柜忽然開口:「說來也巧,請咱們去做點心的那戶人家也姓蘇。」

……

蘇小小回了自己屋。

三小隻睜大眼,精神抖擻地坐在床上。

蘇小小眉心一跳。

睡了一下午……你們這是……睡飽了?

大虎道:「娘,肚肚餓。」

二虎道:「吃雞腿。」

小虎道:「吃餅餅!」

蘇小小無情拒絕:「你不能吃餅。」

小虎委屈,小虎不說。

三人白日裏睡了一路,這個時辰醒來,不到後半夜是不會再睡了。

一里之外有個小集市,方才路過時,那裏十分熱鬧。

蘇小小想了想,去隔壁叫了蘇二狗與小伍,也叫了衛廷,一起去集市上逛逛。

孫掌柜就不去了,他這把老骨頭,跟不上年輕人的體力。

小伍趕車。

三小隻不想坐馬車,他們要九路!

大虎、二虎迅速霸佔了蘇小小的左右手,小虎氣到跺!

「不想走路。」小虎對衛廷說。

衛廷果斷把小虎提溜起來,扔給了蘇二狗。

這兒的集市比不上府城的,但也有不少攤位。

三小隻對着賣炸韭菜盒子的攤位直流口水。

蘇小小要了六份韭菜盒子,又讓蘇二狗去隔壁攤位買了蛋酒小湯圓。

她減肥,就不吃這些糖油混合物了。

坐下來時,小虎成功搶到了娘身邊的位置,開心得晃了晃小腦袋!

衛廷突然起身,們不做聲地走了。

蘇小小以為他是去找茅廁了,不料他回來時手裏多了個烤紅薯。

「順手買的。」他淡淡地說。

蘇小小挑眉:「那幹嘛給我?」

衛廷將紅薯拿回來:「不吃就算了。」

「吃!」蘇小小唰的將紅薯搶了過來,掰開烤得酥脆的外皮,外皮有些焦糊了,貼著焦糊的地方啃下去有一股淡淡的甜酸味。

比起中間純甜的部分,蘇小小其實更愛啃這裏。

她的小圓臉肉唧唧的,一口下去,小腮幫子鼓鼓的,像只覓食的小胖松鼠。

「姐夫你怎麼不吃啊?你是不是不餓?」蘇二狗問。

衛廷將目光從蘇小小的臉上移開,抓起盤子裏的韭菜盒子道:「吃的。」

蘇二狗咂咂嘴,還以為你不吃,我就替你吃呢!

韭菜盒子與蛋酒吃了個六七分飽,蘇小小卻不許他們再多吃了:「太晚了,吃多了難消化。明天再來吃。」

一聽明天還能來,蘇二狗愉快地接受了。

一行人回了客棧。

三小隻興奮得不想睡,在床上滾過來滾過去。

衛廷道:「我看着他們,你先睡。」

蘇小小明日要早起,就沒與衛廷客氣了,將被子一卷,睡著了。

她一覺醒來時,衛廷已不在屋裏了,三小隻四仰八叉,呼呼大睡,床頭一個,床腳一個,邊上橫著一個。

蘇小小把小傢伙們擺好,蓋上被子,隨後開始穿衣洗漱。

孫掌柜睡得早,起得也早,他先把小伍叫起來,去馬棚餵了馬,又吩咐廚房準備早飯。

等蘇小小到大堂時,熱氣騰騰的小籠包已經出爐了。

「東家,昨晚睡得可好?」孫掌柜問。

「還行。」蘇小小在他身邊坐下。

孫掌柜道:「小伍去叫二狗了,一會兒就能下來,這籠包子是給你做的,廚房還有新的。」

蘇小小嘗了一口小籠包:「味道不錯。」

食材很新鮮,用了胡椒粉與姜沫去除肉腥味兒,一口下去,微微爆汁,是介於小籠包與湯包的口感。

「你也吃。」蘇小小對他說。

孫掌柜笑了笑:「你先吃,我等二狗過來。」

蘇小小骨子裏是沒尊卑觀念的,可孫掌柜並不會因為這個就忘記自己的身份,東家給臉,是東家大度,他不能蹬鼻子上臉。

該有的分寸還是要有的。

蘇小小沒再說什麼,又吃了兩個。

孫掌柜:「東家,我今早又去打聽了一下。」

「打聽什麼?」蘇小小問。

孫掌柜小聲道:「就是,請咱們做點心的人家呀。我原本以為是自己談的生意,就沒往細了想。可我夜裏一琢磨,這生意八成是慧覺師太給牽線的,那必定不是普通人家,我就打聽了一下。」

你這不是打聽了一下,是挖了底吧?

大堂陸陸續續有客人下來了。

孫掌柜壓低了音量,說道:「那戶姓蘇的人家是從京城來的,據說在京城做着大官兒呢!難怪不怕咱們得罪過李府台呢!」

「哦。」蘇小小繼續吃小籠包。

不是,你反應咋這麼淡定呢?

咱們接到京城貴人的生意了哇!這是多大的噱頭!日後傳出去,錦記給咱們提鞋都不配啦!

孫掌柜反正是激動了許久,甚至已經在腦海里策劃了一百種吹牛逼、造勢、搞死錦記的法子。

孫掌柜接着道:「他們祖籍是青州平城的,每隔幾年都會回鄉祭一次祖,不過聽說,這些年回來的少了。你知道為啥不?」

蘇小小誠實道:「不知道啊。」

孫掌柜:你真的是一個很差的捧眼啊!

孫掌柜是花了銀子才打聽來的小道消息,不吐不快:「據說多年前,蘇家人回鄉祭祖,遭遇了劫匪,蘇家的一位夫人與她孩子被劫匪殘忍殺害!自那之後,蘇家人回來的就少了!這次據說是要遷墳!」

「姐!」

蘇二狗下樓了,「好香呀!」

孫掌柜對小伍道:「你去廚房,讓們把剩下的三籠包子端出來。」

小伍應下:「好的。」

蘇二狗正要動筷子,蘇小小道:「給你姐夫送一籠上去。」

「姐夫還沒醒呢。」蘇二狗說,「我都沒聽到他房裏有動靜。」

蘇小小道:「讓你去你就去。」

「哦。」蘇二狗乖乖地端起一籠包子,叩響了姐夫的房門。

------題外話------

這是一個肥肥章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