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五十二 姑姑

一百五十二 姑姑

作者:

衛廷很快給他開了門。

蘇二狗撓撓頭:「姐夫你真起了呀?」

衛廷問道:「剛起,怎麼了?」

蘇二狗把蒸籠往他面前一遞:「哦,姐讓我給你送一籠包子上來,你要不要下去和我們一起吃?」

衛廷道:「不了,我在屋裏吃。」

蘇小小几人要做生意,吃得快,他下去坐不了一會兒就只剩他一人了,另外,他也得看着隔壁的三個小傢伙。

衛廷道:「放去你姐屋。」

蘇二狗應下:「誒,好嘞!」

蘇小小在大堂吃得差不多了,她坐的地方是有選擇的,恰巧能看見自己與衛廷的兩間廂房,另外兩間得拐個彎兒,是她的視線盲區。

她看了眼走道上的衛廷。

衛廷神色如常地進了她與三小隻的廂房。

三人半夜才睡着,今兒怕是會晚起。

她才不信衛廷是為了三個小傢伙才跟着她來府城的,衛廷這傢伙城府太深,他一定有自己的目的。

蘇二狗也吃飽了。

一行人出發前往半月山。

大戶人家的墓地位於一片風水寶地,頂部兩側高高聳起,中間部分向內凹陷,是香爐山的格局。

尋常人家有個墳頭就不錯了,這戶人家卻有一整片墓地。

不僅如此,他們還建造了單獨的家廟。

蘇小小在來的路上,找衛廷詢問了不少關於祭祀的事。

大周的祠堂又叫家廟,平民百姓是沒資格建家廟的。

天子七廟,諸侯五廟,大夫三廟,士一廟。

簡言之,要建家廟,至少得是官身。

她也是今早才從客棧掌柜的嘴裏得知,他們今日去做點心的大戶人家足足建了五廟。

也就是說是個諸侯。

京城來的諸侯,來頭太大了。

李府台在他們面前算個啥?什麼?提鞋都不配?

不,這句話本身就已經是越級碰瓷了。

而且,孫掌柜昨日打聽到的小道消息也有誤,大戶人家不是來遷墳的,是來祭祖,外加為一位嫡系子孫行冠禮的。

在大周,男子二十及冠,是為成年,若提早婚配,則於大婚前日行冠禮。

地點都是在家廟。

鄉下人填飽肚子尚且艱難,自然沒這麼多講究,大概隨便束個發,連發冠也是買不起的,就算是成年了。

也只有這些錦衣玉食的諸侯士大夫,才講得起這些繁文縟節。

蘇小小覺得,這次回去,她得給蘇老爹也買一頂發冠,不要玉石的,要真玉的。

蘇老爹在災荒之年流落到楊柳村,放牛娃一做就是十年,吃百家飯長大,沒長輩,自然也沒行冠禮,就那麼稀里糊塗當了丈夫、當了爹。

「山腳的紅瓦小屋……沒錯,就是這兒!」孫掌柜挑開車簾,「小伍,停車。」

孫掌柜指著前方一座座巍峨的建築道:「瞧見沒,那兒就是蘇家的家廟,真氣派呀!可惜咱們進不去,一會兒就在這裏的廚房做點心,自會有人來取。」

「嗯。」

蘇小小平靜地下了馬車。

蘇二狗在車上補了個回籠覺,精神不錯。

來與他們接洽的是一個姓於的管事。

約莫是知道他們是慧覺師太介紹的,於管事的態度很客氣,把人帶去后廚后,又問了還有別的需要沒。

蘇小小道:「食材我們自己帶了,勞煩問一下吃的水在哪裏?」

於管事笑了笑,說道:「後院有一口乾凈的井水,若是不想用井水,往東走半里地有一處天然的山泉,

味道比井水甘甜。」

蘇小小決定去嘗嘗山泉水。

蘇二狗用扁擔挑了兩個桶子跟上。

半里地很快就到了,蘇小小看着蜿蜒的清泉自一處天然行程的石壁洞口流下,伸出小胖手,捧著喝了一口。

真甜!

「姐,好喝嗎?」蘇二狗問。

蘇小小不做猶豫地嗯了一聲:「好喝,比咱們山上的水甜。」

「我也來!」蘇二狗放下扁擔與桶子,他沒用手捧,而是直接歪著腦袋拿嘴去接。

「好冰呀!」

他領子濕了。

不過他也嘗出來了,這兒的泉水確實清甜。

「姐,回去的時候,咱們能給爹帶兩桶嗎?」

「咦?姐,你咋啦?你怎麼不說話?」

「姐!」

蘇小小輕聲道:「我聽見了,一會兒問問於管事,泉水多少錢,買些帶回去。」

——姐弟倆真是一個敢帶,一個敢寵。

蘇小小微微蹙了蹙眉。

她方才……似乎看見景弈了。

被一群衣着華貴的人簇擁著,進了大戶人家的家廟。

太遠了,看不太真切,興許是自己看錯了。

不過下一秒,她就不這麼認為了。

因為,長平過來了。

長平也是來打山泉水的,不同的是,他拿的是兩個小竹筒。

「蘇蘇蘇……蘇姑娘?」

長平不可置信地看向姐弟倆,「你們怎麼會在這兒啊?」

哪兒哪兒都能碰到你們,真是陰魂不散吶!

長平是項公子的貼身長隨,他在,就說明項公子也來了,那景弈多半也是在的。

難怪她去書院找人時,他倆都不在,原來是上府城了。

……

景弈一行人抵達了家廟的大門口。

一名年僅四十的中年男子早已攜了家眷在此恭候,他先是沖景弈拱了拱手:「景小侯爺,多日不見,別來無恙。」

景弈微微頷首,往旁側讓了讓。

男子定睛一瞧,臉色大變,掀了下擺屈膝跪下:「下官見過三——」

項公子伸出手,阻止了他的大禮:「出門在外,叫我一聲項公子即可。」

男子心下瞭然:「是!項公子,屋裏請!」

項公子與景弈隨男子進了家廟旁的一座庭院,這裏主要以作看守家廟之用。

幾人坐下后,下人奉了茶。

項公子問道:「自京城一別,已有半載,不知侯爺身子可好?」

男子嘆氣:「原是好了些,臨近姑姑忌日,父親又有些夜不能寐了。」

項公子也喟嘆一聲,道:「侯爺還沒放下嗎?」

男子無奈搖頭:「父親始終對當年的事耿耿於懷,愧疚自己沒能保護好姑姑。父親常說,若是當初沒帶姑姑回鄉祭祖就好了,那樣也不會害姑姑慘死,害姑姑的骨肉流落民間多年。」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