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六十一 謀划

一百六十一 謀划

作者:

姐弟二人一道去了梧桐書院。

別看蘇二狗十四了,好像過了粘人的年紀,事實上內心還是個寶寶,他就喜歡和他姐在一塊兒。

「姐,今天剩的三個餅子!」

他沒捨得吃,想留給他姐,雖然他姐不缺吃的。

「你吃。」蘇小。

蘇二狗咬了一口餅子:「還減肥呢?姐我覺得你不胖了。」

比起兩個月前,如今的蘇小小算得上是瘦了一大圈,但依舊是個小胖子呀。

蘇二狗是自帶了親弟濾鏡。

這個弟弟倒是沒白疼。

說話間,二人來到了書院後門。

蘇二狗像是突然受了啥刺激似的,將最後兩個餅子,呼哧呼哧地塞進了自己嘴裡。

隨後,他餅沫橫飛地說:「沒餅了!」

打劫了個寂寞的老頭兒:「……」

今日天氣不錯,沈院長帶著周興在院子里曬書。

周興先瞅見門口的身影,忙對沈院長道:「老爺,蘇姑娘和蘇小兄弟來了。」

沈院長將手裡的書遞給周興,讓他接著曬。

姐弟二人上前與沈院長打了招呼,沈院長與蘇小小上屋裡說話,蘇二狗好奇周興在幹啥,蹲下來和他一起曬。

人家是曬書,他是曬自己。

書房內,沈院長讓下人給蘇小小奉了茶,客客氣氣地說道:「聽說你來找過我了,我不在,去別的書院講學了。」

蘇小小道:「我前幾日上府城,本想問問院長可有什麼東西帶給沈川。」

想到兒子,沈院長的眼底浮現起一絲淡淡的思念之色,不管他對沈沅多嚴苛,始終是自己骨肉,所做一切皆是為了沈沅的將來做打算。

「蘇姑娘有心了,

他……在府城可好?」

蘇小小想了想:「老實說,第一次見到他,感覺狀態不是很好。」

沈院長的心一揪。

蘇小小又道:「不過這次再見他,明顯看得出他的狀態大不一樣了。沈院長,你有個很厲害的兒子,你送他去府城書院的決定是正確的。」

讓沈川在陌生的環境中歷練出更加強大的自己,這或許才是沈院長送他去府城的真正目的。

「這小子……」沈院長難得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

蘇小小拿出一封信函:「這是沈川讓我帶給您的家書。」

沈院長看似平靜、實則激動地接過了信函。

蘇小小起身道:「沈院長你慢慢看,我先走了。」

沈院長真心挽留:「蘇姑娘,吃頓便飯再走吧。」

蘇小小婉言謝絕:「不了,家裡孩子還在等,回去晚了,他們會鬧的。」

沈院長聽兒子提過,蘇姑娘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了,不可思議啊,明明還這麼小——

蘇小小從書房出來時,看見蘇二狗正與長平說話。

不知蘇二狗講了啥,長平被逗得哈哈大笑。

笑到一半,他瞧見了蘇小小。

他一秒收了笑:「我先走了,下次聊。」

說罷,冷冷一哼,鼻孔朝天地走了。

長平在,項公子與景奕應當也回書院了——

正想著,一個下人推著輪椅過來了。

輪椅上坐著國字臉的烏木。

就是這個國字臉,抓到她在雪地里挖東西,還想搜她身找令牌。

蘇小小突然幸災樂禍地笑了:「這不是烏木大人嗎?哎呀,你的腿怎麼瘸啦?」

烏木氣得嗖嗖的,不是跟蹤這個小胖丫頭,他能被彈弓打中,摔斷一條腿嗎?

事後他去打聽了,當時在門口玩彈弓的是書院的一個小廝與一個看門的老頭兒,手無縛雞之力的那種,能打中他純屬偶然。

雖說是自己倒霉,可烏木也忍不住把賬算在小丫頭的頭上。

你等著,等我痊癒了,一定把你查個底朝天!

他是習武之人,他痊癒很快的!

吧唧!

輪椅翻了,朝前翻的那種,烏木面朝下,被輪椅狠狠地壓進了泥里。

「對對對、對不住!」周興回頭才發現自己一屁股把烏木大人的輪椅給懟翻了。

烏木的另一條腿,脫臼了……

半刻鐘后,蘇小小心情不錯地出了書院。

她掂了掂手裡還熱乎著的銀元寶。

給烏木把脫臼的腿接回去,五兩。

蘇小小問道:「對了,你方才和長平在說啥?」

蘇二狗眨了眨眼:「沒啥。」

廂房。

項公子在窗前作畫。

長平躬身入內,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公子,事情辦妥了。」

項公子提筆,在畫紙上勾勒了一條蜿蜒山脈:「怎麼說的?」

長平道:「小的就告訴他,上次小的看見他和蘇姑娘了,卻沒及時稟報給您,若是稟報了,您一定會派人照看著,也不至於讓小公爺給欺負了。您生著我的氣呢,下次他見了您呀,可千萬記得替小的在您面前美言兩句。然後,小的就把那盒京城太醫院的白玉膏給他了。小的讓他替小的保密,連他姐都不許告訴。」

項公子問道:「他沒懷疑?」

長平笑道:「小的得罪他姐不是一次兩次了,讓他姐知道小的賄賂他,一定會阻止的!這個理由很充分,他不會懷疑的!」

項公子道:「你做的很好,接下來就看,他會不會把這瓶膏藥用出去了。」

長平道:「他一定會的!他們家只有那個人受了傷,並且小的聽說已經傷了一個多月,這種葯,千金難求,便是那一位,也忍不住要用的吧。」

……

「姐夫!」

蘇二狗到家后,第一件事便是找衛廷。

「吵吵啥?」蘇老爹被他吵醒,不滿地屋子裡走出來。

「爹,姐夫呢?」蘇二狗問。

「喂馬的吧。」蘇老爹記得自己睡覺前看見女婿在後院喂小馬。

蘇二狗去了後院:「沒有啊。」

姐夫和小馬駒都不在,三小隻也不在。

「你找我?」

衛廷從東屋出來。

「姐夫!原來你在屋裡呀!」蘇二狗眼睛亮堂堂地走上前,四下看了看,神神秘秘地說道,「走,咱們進屋裡說話!」

二人進了屋。

「怎麼了?」衛廷問。

蘇二狗從荷包里鬼鬼祟祟地摸出一瓶藥膏,耍寶似的說道:「姐夫你看!上等的傷藥膏!京城來的!據說是給皇帝用的!效果特別好!」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