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六十二 談判

一百六十二 談判

作者:

蘇二狗覺得,給皇帝用一定是長平在吹牛逼,但項公子身份貴重,長平作為他的小跟班,拿出手的必定是好東西。

蘇二狗這邏輯是沒毛病的。

然而衛廷卻一眼認出這種傷葯,確實為宮廷用藥。

「誰給你的?」他問。

「我不能說。」蘇二狗眨了眨眼,「但我可以比劃!」

他天馬行空地比劃了一番。

「看懂了嗎?姐夫。」

衛廷:「……」

後院,蘇小小叫道:「二狗!過來幫個忙!」

「來啦,姐!」蘇二狗麻溜地去了。

衛廷拿着傷葯回了東屋。

某黑衣人鬼魅一般閃身而入。

他一副被人揍了十七八遍的頹廢樣子。

衛廷皺眉:「你又怎麼了?」

他摸上屁股。

衛廷:「你屁股……又不純潔了?」

尉遲修神色木木地說:「不,這回不是我的屁股,是我的胸。別問,我不想說。」

衛廷:我也沒想問。

衛廷道:「那你摸屁股做什麼?」

尉遲修委屈道:「屁股上火了,好痛。」

衛廷一言難盡地看了他一眼,你確定是上火才痛的么……

尉遲修看見了衛廷手中的藥瓶:「大人,你手裏拿的是啥?」

衛廷把藥瓶拋給他。

他接住一瞧:「喲,宮裏的白玉膏,大人你用嗎?不用我拿去擦屁股啦。」

屁股真的好痛呀!

都怪那個女人!

她實在是……實在是很過分!

尉遲修氣得拔掉了瓶塞!

就像拔掉那個女人的腦袋一樣!

等等。

氣味不對。

「大人!」他聞了聞白玉膏,「你哪兒來的呀?」

衛廷道:「二狗給的。」

尉遲修倒抽一口涼氣:「他竟然給大人下毒!不對,他一個毛小子二愣子小鱉子,哪兒懂投毒?」

衛廷眼神涼颼颼,你給人起外號的本事見長啊。

尉遲修神色一肅:「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個丫頭!她想殺了大人!」

衛廷冷冷地說道:「腦子不用的話,我給你砍掉?」

尉遲修後退一步,扶住自己的腦袋:「大人,太兇殘了不好。」

衛廷哼了一聲。

尉遲修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裏惹大人生氣了,大人最近的脾氣真是越來越難以琢磨。

衛廷看着桌上的白玉膏,神色一點點冷下來。

「姐,和你說個事兒。」蘇二狗道。

「啥事兒?」蘇小小繼續劈柴。

蘇二狗一邊捆他姐霹好的柴火,一邊道:「那什麼,長平說項公子夜裏有點兒,問我有沒有止咳的小點心?」

蘇小小咔的劈斷了一塊木頭:「咳嗽了吃藥不就行了?」

蘇二狗道:「長平說,項公子吃了那麼久的葯,現在聞到藥味兒就想吐。」

蘇小小道:「你答應了?」

蘇二狗嘟噥道:「我說我替他問問。」

蘇小小放下砍刀:「行叭,我去燉個琵琶雪梨膏。」

衛廷與尉遲修的耳力,自然將姐弟二人的談話聽得一清二楚。

尉遲修後知後覺地說道:「是蕭重華那個狡詐多端的!」

衛廷的指尖輕輕地敲了敲桌面。

他家大人做這個動作的時候,就是要算計人了。

尉遲修興奮得兩眼冒綠光:「大人!是不是要去刺殺蕭重華?!大人!我可以的!」

衛廷道:「除了殺,你就不能想點別的?」

尉遲修攤手:「可我是殺手啊。」

頓了頓,他眸子再次一亮。

「我知道了!給蕭重華投毒!就投那丫頭的雪梨膏里!給蕭重華來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

臨近傍晚,暮色西斜。

蘇淵從符郎中家中出來,遺憾地坐上了馬車。

車夫問道:「爺,符老夫人不同意嗎?」

蘇淵無奈地捏了捏疼痛的眉心:「算了,回吧。」

車夫道:「爺,您的臉色不太好,要不小的先給您找間客棧,您安頓一下,明早再回府城。」

「不了。」蘇淵道,「連夜回吧。」

「是。」車夫揮動馬鞭,將馬車緩緩駛出了春柳巷。

「張刀你個鱉孫子!你還有膽子回來!他娘的!老子堵了你家一個月!看你這回往哪兒跑!」

蘇淵好幾夜沒合眼了,加上車廂憋悶,他着實有些透不過氣,可剛一推車窗,便瞧見有人在巷子裏打鬥。

「你個鱉孫!老子打死你!」

蘇淵本打算上前制止,又聽得那個揍人的說道:「找人欺負老子閨女!老子看你是活膩了!你有種就沖着老子來!老子敬你是條漢子!把餿主意打到老子閨女頭上,你他娘的還是個男人嗎!」

「爺?」車夫詢問他。

「算了,走吧。」蘇淵放下了車窗,與暴揍張刀的蘇承擦肩而過。

--

老蘇家最近不大走運,先是出了陷害小蘇家的事,儘管蘇二郎將罪責攬下了,可到底名聲受了點影響。

加上蘇大郎又被人訛了五百兩,陷害蘇小小搭進去一百兩,老蘇家接連破財,血本無歸。

蘇燦說道:「爹,我和二郎上衙門打聽了,玉娘與鄭元博和離了,她的戶籍又回到咱們老蘇家了,她想自立門戶,就得把戶籍遷出去!沒咱們老蘇家的同意,她遷不了!」

言外之意,他們可趁機敲詐蘇玉娘一筆。

從前他們是不知蘇玉娘這麼有錢,每每蘇玉娘往娘家拿個十兩、二十兩,他們都覺得很不容易了。

眼下一想,蘇玉娘是打發叫花子呢!

「大姐會給嗎?」蘇二郎問。

蘇燦哼道:「她是老蘇家的人,她的就是老算計的!她給也得,不給也得給!」

「給什麼給?」

蘇玉娘慢悠悠地走了進來。

蘇燦一怔。

他看看蘇玉娘,又看看蘇玉娘身後,不見提着殺豬刀的蘇胖丫,底氣上來了:「呵,你還有臉回來!」

蘇玉娘譏諷一笑:「不是爹說的么?我是老蘇家的人,我當然可以回來。」

蘇燦沒料到自己方才的話被蘇玉娘給聽去了,這就尷尬了。

他輕咳一聲,色厲內荏地問道:「你不是在小蘇家待得很好么?又跑回來做什麼?」

蘇玉娘道:「跑回來拿戶籍呀,我想自立門戶,需得老蘇家簽字畫押,允許我轉走戶籍。」

她如此坦蕩地把弱點擺在明面兒上,反倒叫老蘇家有點兒措手不及。

蘇玉娘道:「明人不說暗話,大家骨肉至親一場,我也不想鬧得太難看了。你們要銀子,我可以給,別太過分就行,娘和三弟還在家裏,就算是為了他們,我也不會吝嗇那點身外之物。不過,我有個條件!」

蘇老爺子開口了:「你說。」

蘇玉娘正色道:「我想知道三十年前,我們老蘇家賣掉的那塊玉佩究竟是哪裏來的!」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