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六十七 見到玉佩

一百六十七 見到玉佩

作者:

吃了上次的虧,老蘇家不會再採取鬧得人盡皆知的策略了,畢竟冤枉過小蘇家一回,他們若再去大張旗鼓地要東西,難免讓人認為他們是不是又哪裏弄錯了?

所以,老蘇家這次反著來。

若小蘇家忍無可忍,將事情宣揚出去,他們也不怕,畢竟,蘇老爺子這頭已經「告知」了里正,里正會出面替他們解釋明白——玉佩是老蘇家的。

蘇老爺子的威望與信譽還在,取得里正的信任並不困難。

何況,里正心裏偏袒的是小蘇家,不是蘇玉娘。

為了不激起里正心底下意識的那股子反對,蘇老爺子方才可一句小蘇家的不是也沒說。

二人來到了小蘇家。

見蘇燦與蘇二郎也在,里正眉頭就是一皺。

蘇老爺子將里正的神色盡收眼底,他面色冷了冷,對蘇燦父子道:「你們兩個不在家裏老實待着,跑這兒來做什麼?」

蘇燦回頭,對蘇老爺子道:「爹,玉娘她拿了玉佩,我找玉娘要回來!」

蘇老爺子厲聲道:「不是和你們說了不許張揚?」

蘇燦縮了縮脖子:「我們沒張揚,方才有鄉親過來,還讓我給轟走了呢。」

蘇老爺子冷聲道:「都給我滾回去!」

「爹——」

「爺爺——」

「我的話不管用了是吧?」

氣氛一度很是尷尬。

蘇小小好笑地說道:「老爺子何必呢?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擱這兒演給誰看呢?」

蘇老爺子道:「蘇大丫,這是我們老蘇家的家事,與你無關,上次誤會了你,是我們老蘇家的不是,你若仍有怨言,我任你罵兩句就是了。但今日的事,還請你們小蘇家迴避一二。」

一番話講得滴水不漏,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若不是蘇小小知道他們在玩什麼把戲,

只怕都信了。

「閨女,又有人上門鬧事了?」蘇承提着刀走了過來。

看見蘇承的殺豬刀,蘇燦的眼皮子就是一跳,下意識地想跑。

蘇承不耐地皺了皺眉:「怎麼又是你們?你們老蘇家是訛上我們了?」

里正打了個圓場:「誤會,全是誤會,蘇承啊,你先把刀放下,咱有話好好說。」

蘇承問蘇小小道:「閨女,要和他們說嗎?」

蘇小小想了想,說道:「爹,玉佩的事我一直沒告訴你,老蘇家當年當掉的是你的玉佩。」

蘇承瞪大了眸子:「啥?」

蘇二郎呵斥:「蘇胖丫你別胡說!你有證據嗎?」

蘇二娘挺身而出:「我可以作證!是祖父親口承認的,玉佩是從蘇叔身上得來的。」

蘇老爺子的原話是——蘇承掉了,他們撿的。

蘇玉娘偏不這麼說。

蘇玉娘道:「里正,你別被他們騙了,玉佩是蘇叔的!他們賊喊捉賊!這一家子的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

這話可太大逆不道了,蘇胖丫能這麼罵,蘇承也能這麼罵,可蘇玉娘作為老蘇家的閨女,罵家裏的長輩是要遭雷劈的。

老蘇家的人氣得夠嗆。

知道蘇玉娘叛逆,卻不知她為了小蘇家如此豁得出去——

她就不怕他們不准她遷走戶籍嗎?

還是說,在她心裏,小蘇家的名聲比她自己的下半輩子更重要?

她蘇玉娘是多自私的人吶!

不然當初也不可能去搶小趙氏的穩婆了。

里正的關注點不在蘇玉娘的大不敬上,他納悶道:「玉佩究竟是誰的?」

「當然是我們老蘇家的!」蘇燦說道,「趕緊把另外一塊還回來!」

蘇小小冷冷地笑了:「你們老蘇家,真是有夠無恥的。」

蘇承皺眉道:「我自己的玉佩,怎麼變成你們的了?」

「爹,我來說。」

蘇小小站了出來,好笑地看了老蘇家一眼。

「我要是你們,我不會說玉佩是玉娘拿走的,我會說,『玉佩是一對對佩,共有兩塊。當年我們老蘇家賣掉了其中一塊玉佩,另一塊不幸遺失了。我們找了許久也沒找到,本以為這輩子都找不回來了,直到前不久,蘇大丫來我們家,不小心落下了一枚玉佩,我才發現那有可能是我們當年丟失的傳家寶。今日玉娘回來,商議遷戶籍的事,我告訴玉娘,遷戶籍可以,但你得先老老實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小蘇家的那塊玉佩是哪兒來的。玉娘說,是蘇承小時候撿的,我心裏便越發篤定自己沒弄錯,那塊玉佩正是我們老蘇家遺失的那一塊!』」

老蘇家祖孫三人齊齊愣住了,每個人都如同醍醐灌頂一般。

蘇二郎捏緊了拳頭。

可惡,他怎麼沒想到!

蘇燦小聲道:「爹,她這個法子好像是比咱的好啊……」

蘇老爺子狠狠瞪了蘇燦一眼。

蘇玉娘噗嗤一聲笑了。

蘇燦虛張聲勢地喝道:「你笑什麼!」

蘇玉娘幸災樂禍地說道:「我笑你們幾個加起來,還不如大丫一個人的腦子好使,是出門害人忘了帶腦子嗎?」

「蘇、玉、娘!」蘇燦一個耳刮子呼過去。

啪!

是蘇承反手一個大耳刮子呼了過來。

蘇燦沒碰到蘇玉娘一根汗毛,反倒在地上摔掉了一顆門牙。

「爹!」蘇二郎忙將蘇燦扶了起來,「你們小蘇家別太過分了!」

蘇承將殺豬刀扛在肩上:「這就叫過分了?老子還沒上刀呢。」

蘇二郎咬牙道:「全村都知道玉佩是我們老蘇家的!你就算故事講得再精彩,也沒人信你們!」

蘇老爺子拽緊的拳頭一點點鬆開了。

二郎說的沒錯,不論事實真相如何,小蘇家都無法證明玉佩是他們的。

只要沒辦法證明,鄉親們就不會信!

蘇玉娘的眉頭一皺。

她沒立即將事情宣揚出去,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

這下完了,老蘇家先把事情鬧開,形勢對小蘇家不利了。

就在此時,一輛馬車停在了小蘇家的門口。

蘇淵把小神棍二虎抱了下來。

「以後不要再一個人跑出去了,知道嗎?」

「你真的,不摸摸嗎?」二虎小神棍鍥而不捨地推銷自己的轉運小石頭。

蘇淵讓他逗笑。

一大一小進屋。

屋子裏氣氛怪怪的。

二虎對於老蘇家的人已經非常熟悉了,這夥人每次來家裏都會污衊娘親,二虎在心裏早給他們貼上了壞人標籤!

「不許欺負我娘!」二虎跑過去,小小身子倔強地擋在蘇小小身前。

三小隻里,大虎膽子最大,小虎也是個兇悍的,二虎性情相對溫和,可當哥哥弟弟們不在時,他扛起了保護的重任!

蘇淵問道:「蘇姑娘,是出什麼事了?」

老蘇家祖孫三人的目光唰的落在了蘇淵身上。

蘇淵是京城諸侯之家的嫡子,他的衣着再普通,那也最上等的料子。

小蘇家發達之後,結交了不少富貴人家,着實令人眼紅!

不過,與小蘇家結交的,一般都是商賈,想到這裏,老蘇家的人就沒太將蘇淵放在心上了。

蘇小道:「哦,這夥人想搶我家的玉佩。」

蘇二郎冷聲道:「誰搶你家的?分明是你們搶了我們家的!你還不趕緊把玉佩還回來!」

「什麼玉佩?」蘇淵問。

蘇小小取下脖子上的玉佩:「咯,就是這個。」

蘇老爺子眸光一動。

蘇二郎看了蘇老爺子一眼,心領神會地說道:「我家的玉佩果真在你手裏!蘇玉娘!你真是好吃裏扒外啊!把我們老蘇家的傳家寶,當成禮物送給別人!你就這麼上趕着討好小蘇家!你太令人失望了!」

屎盆子說扣就扣,無恥到了極點。

蘇玉娘氣得差點兒去搶蘇承手裏的砍刀。

「你剛才說,這塊玉佩是你們家的?」

開口的是蘇淵。

被他問到的蘇二郎正色道:「是啊!這位老爺,雖不知你是哪裏來的,要與小蘇家談什麼合作,我都奉勸你一句,不要和這種心術不正的人做生意!否則最後血本無回,連後悔都來不及!」

蘇淵死死地盯着那塊玉佩,他的反應落在蘇二郎眼中,成了一種對小蘇家的震驚與失望。

蘇二郎趁熱打鐵:「你怕是不知道吧,這種玉佩原先是一對,三十年前,青州鬧災荒,我太爺爺為了不讓大傢伙兒餓死,賣掉了其中一塊玉佩,換了全村人的糧食回來——」

蘇玉娘爆粗口了:「放你娘的狗屁!蘇二郎你懂玉嗎?知道這塊玉佩有多值錢嗎?老蘇家祖上是出過將軍,還是出過宰相?能得這樣的傳家寶?」

蘇二郎指著蘇承道:「我們不能,他就能了?」

蘇玉娘一噎。

蘇淵張了張嘴:「能給我……看看嗎?」

蘇小小把玉佩給了他。

蘇淵接過玉佩的手有些顫抖。

蘇淵看向祖孫三人,神色冰冷:「你們賣掉的那塊玉佩是哪裏來的?」

蘇二郎道:「說了是家裏祖傳的!」

蘇淵沉聲道:「一派胡言!」

蘇二郎被蘇淵突然迸發而出的氣勢嚇了一大跳。

他定了定神,古怪地問道:「你誰呀?小蘇家請來的幫凶是吧?這裏輪不到你說話!趕緊把玉佩還給我們!不然把你送去見官!」

「大膽!」鄭廣走了進來,「敢對我家世子無禮,你們是活膩了!」

蘇燦一臉懵逼:「什麼柿子?」

鄭廣道:「聽好了,我家老爺是京城鎮北侯世子——蘇淵!」

京城來的諸侯?

蘇老爺子的臉色唰的變了!

------題外話------

看到好多讀者留言說,不會這麼快浮出水面吧,應該還有啥啥啥波折。。

我就。。

嗯。。

大家還沒習慣我的節奏么?

一直是高鐵呀。。。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