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七十 醉酒

一百七十 醉酒

作者:

衛廷是差不多天黑時分從地里回來的,此時距離蘇淵離開已過去半個時辰,有關老蘇家偷拿蘇承玉佩的事兒也發酵了出去。

鄉親們三三兩兩地或聚在村口,或聚在自家門口,氣氛無比激烈,不知道的,還當村裡出了什麼大事兒。

事實上,也的確算得上一樁大事。

一個鬍子白花花的大爺感慨:「唉,天道好輪迴呀,難怪他總來訛咱們,咱們可不就是欠了他的?」

是啊,當年那些糧食是用蘇承的玉佩換的,村裡人欠下的是蘇承的人情。

蘇承這些年真的訛了很多嗎?並沒有。

他才訛了幾個銅板,當年他們吃了多少糧食?

提到糧食,又一件令人氣憤的事情來了。

「我方才問過玉娘了,老蘇家當年賣了一千兩!給咱們買糧食花了不足百兩!他們手裡大把的銀子,卻成天當著鄉親們的面啃糠咽菜,一副快揭不開鍋的樣子!做給誰看呢!」

「就是!」

「不這麼騙,村裡怎麼能把地划給他們嗎?」

「人前一套,背後一套!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沒看出是一群這麼不要臉的東西!」

「話說回來,蘇承怎麼會有那麼值錢的玉佩的?」

「他是流落到楊柳村的……會不會他其實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孩子啊?」

「得了吧,吳嬸兒,大戶人家的孩子誰不嬌生慣養的?蘇承可是個放牛娃,他也就是運氣好,估摸著是從哪兒撿來的!」

「撿來的也是他的!老蘇家偷了他的玉佩就是不對!」

衛廷一路走來,差不多聽了個七七八八。

他的神色依舊很冷漠,眉心蹙了蹙,似比平日里多了幾分冷燥。

他進屋時,三小隻正坐在門檻上,雙手抓著奶瓶咕嘰咕嘰喝奶。

三人背後,

是亮著幾盞油燈的堂屋。

蘇二狗擺桌椅,準備開飯。

視線穿過堂屋,是蘇承在後院劈柴捆柴的身影。

再往後,蘇小小在灶屋裡忙活。

他腦海里閃過四個字:人間煙火。

村子里,鄉親們一個個罵得唾沫橫飛,而事件的原主小蘇一家卻壓根兒沒人提及此事。

每個人埋頭乾飯,絕不辜負蘇小小的勞動成果。

天大地大,乾飯最大!

蘇小小今晚做了戰斧五花肉,每一根肋排都肉質飽滿,肥瘦相間,裹滿紅燒的醬汁,一口下去,咸甜鮮香的醬汁混合著鮮嫩的肉汁在嘴裡爆開,簡直是上天了。

三小隻也分到了三塊小小戰斧,抓著啃得小嘴兒油乎乎。

衛廷口味清淡,一貫不吃太油膩的東西。

蘇小小給他留了一塊最瘦的。

他把上面薄薄的一層肥肉剃了下來。

隨後,他將只剩下瘦肉的肋排放回了蘇小小的碗里。

蘇小小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衛廷表情冷淡地吃著碗里的肥肉。

蘇小小想了想,站起身夾了一塊純純的大肥肉給他。

衛廷:「……」

吃過飯,蘇小小去收稅灶屋,順便準備一下明早做點心需要用到的食材。

蘇玉娘拎著一壺酒走了進來:「你還真是閑不下來呀。」

蘇小小吸了吸鼻子:「酒?」

蘇玉娘晃了晃手裡的酒壺:「咯。」

蘇小小嚴肅臉:「蘇玉娘,你不喂孩子了?」

蘇玉娘嫵媚一笑,找了個板凳坐下:「和小趙姐說好了,她幫忙喂幾天。」

蘇玉娘是真能耐,當初憑著搶穩婆的事兒,讓李家把整個老蘇家恨上了,如今她倒好,拿了金子疏通了與李家的關係,徒留老蘇家被李家恨得半死。

蘇小小道:「你可真是甩手掌柜。」

蘇玉娘哼道:「比不上你,自從有了小吳氏,我看你是越來越清閑了。」

蘇小小呵呵:「剛剛是誰說我閑不下來的?」

蘇玉娘:麻蛋,喝多了,腦子漿糊!

蘇玉娘又咕嚕咕嚕喝了幾口:「大丫,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蘇小小看了她一眼:「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蘇玉娘道:「隨便問問。」

蘇小小認真思考了一下:「掙錢,讓我爹和我弟過上好日子,把蘇記發揚光大,讓二狗可以天天開開心心賣餅子。」

還有三個孩子,讓他們再也不必過東躲西藏的日子。

如果可以,她還想四處走走,看看大周的錦繡河山。

前世她除了學習就是工作,幾乎是在學校與部隊過完了自己短暫的一生,沒機會出去看看外面精彩紛呈的世界。

這輩子,她想換個活法。

「你呢?你有什麼打算?」她問蘇玉娘。

她前世沒什麼朋友,一是她不習慣與人相處,二是……她也是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前世的性子可能有些問題。

但或許是死過一次,也或許融合了這副身體的心臟記憶與本能,她的性情較前世發生了一些變化。

顯而易見的結果是,她有朋友了。

「我啊。」蘇玉娘喝了一口酒,微微帶了些許醉意,「我想帶著囡囡離開這裡,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

「有想好去哪裡嗎?」蘇小小問。

蘇玉娘搖頭。

她看了蘇小小一眼:「你真的瘦了很多啊……要不要來一口?怎麼?不敢喝啊?堂堂杏花村小惡霸,居然連口酒都不敢喝?浪得虛名!」

這小富婆,還把激將法給用上了?

不就是一口酒?

至於么?

她前世酒量很好的,在部隊沒人喝得過她,私底下她有個稱號——千杯不醉、萬杯不倒!

然而蘇小小忽略了這副身體的弱雞本能。

一口下肚,兩口下肚——

duang!

她倒了!

蘇玉娘:「???」

蘇玉娘酒都被嚇醒了一半!

這丫頭……別是嘎嘣一下摔去了吧……

蘇玉娘忙蹲下身去探她鼻息:「大丫!大丫!」

蘇小小含糊不清道:「玉娘,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和衛廷……是假夫妻……」

她話音剛落,衛廷邁著修長的腿走了過來。

他彎身將某個醉成蝦米的小胖孔雀抱起來,動作自然而嫻熟。

蘇小小也順勢抱住了他的脖子,小腦袋埋進他胸口,尋了個舒服的姿勢。

大概喝酒太難受,她煩躁地皺了皺眉頭。

衛廷低下頭,精緻的下巴輕輕貼了貼她微微發熱的額頭。

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透出無聲的安撫。

蘇小小果真安靜了下來,-不設防地在他懷中睡了過去。

蘇玉娘:這也叫假夫妻?我信你個鬼!

「我先帶大丫回屋。」

衛廷與蘇玉娘打完招呼,把某個醉得不省人事的小丫頭抱回了東屋。

蘇玉娘望著二人離去的背影,眼底劃過一絲羨慕。

她這輩子怕是都碰不上一個真心對自己的男人了。

「女人。」

尉遲修鬼魅一般出現在她身後,陰惻惻地說,「褲衩子還給我。」

------題外話------

稍後還有一更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