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七十三 老侯爺

一百七十三 老侯爺

作者:

因着有些細節上的事情要商議,孫掌柜便與蘇小小一道回了村。

他是走不來遠路的,小伍趕車。

蘇小小看着雇來的馬車,尋思著如今不比年初那會兒,這個鋪子租的便宜,節省下來的銀子正巧能買輛馬車。

改明兒與劉平去集市轉轉。

「我方才說的那些,你有沒有什麼不同的意見?」孫掌柜問。

「廚房多建一個,另外,後院不要挖小魚塘,犯不着這些花里胡哨的東西。」蘇小道。

孫掌柜訥訥道:「你方才不是在走神嗎?」

蘇小小道:「一心二用,很難嗎?」

孫掌柜:「……」

你時常讓我懷疑自己不夠聰明。

說話間,馬車進了村子。

「你們村兒……是出什麼大事了嗎?好像很熱鬧的樣子。」

孫掌柜來村子好幾回了,從沒見過如此多的鄉親。

蘇小小掃了一眼,本村的佔了大半,另一小半是從隔壁幾個村子趕來的,約莫是聽說了老蘇家的事兒,特地前來湊熱鬧的。

蘇小小淡定地哦了一聲:「算吧。」

孫掌柜正想說,什麼叫算吧,就看見老蘇家的門口,不知誰提着糞桶子,嘩啦啦地潑在了老蘇家緊閉的大門上。

孫掌柜驚呆了。

「那不是你們村兒里最德高望重的一戶人家嗎?這是犯啥眾怒了?」

蘇小小道:「說來話長,總結起來七個字——多行不義必自斃。」

老蘇家的臉皮是一日之間被扯下來的嗎?並不。

有些人假戲做久了,真把自己當盤菜了,以為自己的地位不論如何也不可撼動,殊不知,從他們將蘇承的玉佩佔為己有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今日的下場。

讓他們逍遙了三十年,已經夠便宜他們了。

只不過,凡事都是一柄雙刃劍,鄉親們被騙了三十年,心底的怒火可想而知。

老蘇家的大門口,潑糞的潑糞,砸門的砸門,還有鄉親叫囂著讓老蘇家把村子裏的地還回來,把這些年收的租子也全部退回來。

老蘇家一夜塌房。

孫掌柜嘖嘖搖頭:「天啦,不可置信。」

小蘇家。

蘇玉娘正在給小吳氏包紮傷口。

「這是怎麼了?」蘇小小問。

小吳氏眼眶紅紅的。

蘇玉娘一邊給她纏紗布,一邊說道:「劉家的祖屋塌了,幸虧跑得快,否則人得埋在裏頭。」

小吳氏被一塊房梁砸中,胳膊上被劃了幾道口子,流了點血,所幸不算太嚴重。

梅子姐妹在小蘇家玩,劉平在鎮上沒回來,父女三人躲過一劫。

只是一時半會兒,他們沒地方住了。

小吳氏與娘家的關係不算差,可惜娘家本就屋少人多,自己尚住不下,更別說收留他們一家四口了。

小蘇家也不行,每間屋子滿滿當當,根本騰不出來地方。

小吳氏愁壞了,沒忍住掉了幾滴眼淚。

「我當多大的事兒呢。」蘇小小將一沓文書擱在桌上。

小吳氏聞言,怔怔地抬起頭來。

蘇玉娘拿起文書一瞧:「喲,你租到鋪子了?」

這丫頭辦事可以呀!

男人都比不上她雷厲風行!

「鋪子裏有現成的廂房,你們今晚就可以住過去,就是灶屋的食材不夠齊全,暫時還得在這邊兒做點心。」

但這也並不是什麼問題,由於蘇老爹賴床,他們出攤的時辰已經比原先推遲了整整一個時辰。

小倆口完全可以等孩子醒了一起坐驢車過來。

小吳氏沒料到愁哭她的難題如此輕易地解決了,似乎世上就沒有大丫解決不了的事,這輩子能遇上大丫,真是太好了。

--

另一邊,蘇陌送往京城的飛鴿傳書也有了回信。

飛鴿傳書是具備一定風險的,畢竟誰也不能保證鴿子飛到一半不被人射死、或是不被大型飛禽獵食,只能說,他們運氣不錯。

蘇陌拿着從信鴿上揭下來的紙條去了蘇淵的書房:「父親!祖父回消息了!」

「快看看你祖父說了什麼!」蘇淵說道。

他對兒子是絕對信任的,可蘇陌從不會因為父親的信任忘了規矩。

「是。」

得了父親的首肯,蘇陌摘掉細繩,打開紙條,每個字細細讀完,對蘇淵道:「祖父說,把人帶回京城。」

「還有呢?」

「沒了。」

「就、就沒了?」

蘇陌點頭。

「唉。」蘇淵無奈地嘆了口氣。

對於他這個爹呀,他敬重是真敬重,可有時候也是真無奈。

不知是不是武將的緣故,他爹惜字如金,能一個字說完,絕不多蹦兩個字。

蘇陌接過紙條瞅了瞅。

果然,六個字裏,有三字是蘇陌自己加上的,原話——帶回京。

蘇淵喃喃道:「你祖父……何意?」

蘇陌苦笑:「父親,您是祖父親兒子,您都不清楚,我又上哪兒去揣度祖父的心思?您可比我早認識祖父二十年。」

蘇淵:「……」

蘇淵一籌莫展:「這也不知真假,就帶回去,豈不是要出事兒?」

蘇陌道:「或許祖父的意思,就是帶回去讓他老人家來辨別真假?」

蘇淵:方才是誰說猜不準老爺子心思的?

可是,帶幾個?是都帶,還是只帶蘇承?

祖父還真是——

蘇陌收好紙條,對蘇淵道:「父親,這件事交給兒子去辦吧。」

蘇淵蹙眉:「你打算去一趟杏花鎮?」

蘇陌笑了笑:「父親不是已經答應了,讓我自己去查一查嗎?上回忙着二弟的及冠禮,沒機會見到他們,這次,我怎麼也得親眼見見。」

「表哥!表哥!」

是秦雲。

父子倆適時終止了談話。

秦雲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大表哥!咦?伯父也在?」

秦雲今日一身勁裝打扮,手上挽著一張大弓,看樣子是要出行打獵。

秦雲是護國公府與鎮北侯府的血脈,含着金湯匙出生,錦衣玉食長大,他身上隨便扒下一件衣裳,或嘴裏隨便省下一口糧食,都夠鄉下人一家子吃上一整年的了。

想到在鄉下吃盡苦頭的蘇承父子三人,蘇淵的心裏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伯父,你臉色不大好。」秦雲說。

蘇陌看了父親一眼。

蘇淵自知失態,真相尚未查明,蘇承未必就是姑姑的兒子——

可是為何,他心裏總想着蘇承與那兩個孩子?

------題外話------

還有一更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