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八十六 父愛如山

一百八十六 父愛如山

作者:

「髮帶怎麼賣?」蘇承問。

「二兩。」小販說。

「這麼貴?」蘇承道,「你不會是宰我的吧?」

在鄉下,一條髮帶才三、四個銅板呢!

小販解釋道:「這上頭是真正的珍珠,一顆就得百來個銅板了!」

蘇承沒用過超過一百個銅板的衣裳行頭。

他掏出錢袋,數了數稀稀拉拉的幾粒碎銀子,咬牙買下了。

……

鎮北侯府。

蘇小小結束了今日的治療。

符郎中出了一身汗,不是累的,是嚇的。

當他看着蘇小小把一個不知是啥的玩意兒插進老侯爺的鼻子裏,他整一個給嚇住了。

後面她又唰唰唰地給老侯爺扎針,那些穴位,危險到他平日裏壓根兒不敢去碰的。

和這丫頭出診吶,得有一顆強大的心臟才行。

蘇小小拉開房門:「可以進來了。」

蘇陌長呼一口氣,一邊進屋,一邊壓下緊張問道:「我祖父的情況如何了?」

蘇小小道:「毒差不多解了,但並未完全脫離生命危險。」

蘇陌神色凝重:「究竟是什麼毒……」

「不清楚。」蘇小小如實說。

蘇陌:不清楚你怎麼解的?

他看了眼床鋪上的祖父。

他不是大夫,也看得出來祖父的面色沒那麼難看了,呼吸也平順了許多,似是沒那麼痛苦了,緊皺的眉頭都有了一絲舒展。

「你給我祖父鼻子裏弄的什麼東西?」

「鼻飼管,

喂葯的。」

蘇陌一臉狐疑。

他又掃了眼桌上的小藥箱,裏頭不是大夫常裝的瓶瓶罐罐,而是一些他壓根兒叫不出名字的……東西。

蘇小小不動聲色地合上小藥箱。

蘇陌收回目光:「既然毒解了,我祖父為何仍未蘇醒?」

蘇小小道:「毒是解了,可患者還有病。」

你才有——

蘇陌深呼吸,算了,他祖父確實有病……

不對,這話怎麼聽着這麼不對勁?

「你祖父患有心疾。」蘇小小盡量用了蘇陌能聽懂的措辭。

蘇陌微微困惑:「不是風寒與脾胃失調么?」

之前祖父噁心嘔吐時,太醫是這般診斷的。

蘇小小點頭:「病人早期的癥狀確實容易被誤診為風寒與脾胃失調。」

蘇陌又道:「可是吃藥後確實有所好轉——」

蘇小小不疾不徐地問道:「吃藥那幾日,飲食格外清淡吧?」

蘇陌看向門口的小廝。

小廝進了屋,說道:「是。」

「這就對了」蘇小道,「吃中藥需要忌口,患者的病與飲食也有一定關係,口味清淡了,身體的負擔少了,自然會好受些。但是,患者只是有了些微好轉,並未徹底根治吧?」

小廝訥訥道:「啊,對。」

蘇陌深深地看了蘇小小一眼,若不是她與侯府並無任何來往,他幾乎要懷疑她是不是提前了解了祖父的病情。

「你跟符大夫學得不錯。」

說得頭頭是道,一點兒也不像個沒出師的徒弟。

符郎中嗆咳了一聲。

蘇小小面不改色:「哦,湊活。記住屋子裏空氣要多流通,不要再把門窗捂那麼嚴實,對患者的病情沒好處。」

蘇陌下意識地皺了皺眉,她一口一個患者,與侯府撇得門兒清。

若說他原先還有些懷疑,那麼這一刻,他是當真覺得,小丫頭來京城與認親沒有半點兒關係。

老侯爺並未脫離生命危險,符郎中留下照顧他,蘇小小先回去。

蘇陌對此沒意見。

倘若是蘇小小這個徒弟留下,他怕是才要擔心呢。

……

從侯府出來,蘇小小乘坐侯府的馬車回了梨花巷。

三小隻早早地在門口等著了,蘇小小一下馬車,三人便撲棱著小胳膊撲進了蘇小小懷裏。

這一路天天膩在一塊兒,他們已經不習慣和蘇小小分開了。

三人委屈壞了,小臉埋在她懷裏不肯起來。

蘇小小好笑地挼了挼三人的小腦袋:「有這麼委屈嗎?」

三人點頭點頭。

其實他們這麼委屈,不僅是起床看不見娘親的緣故——

小虎擺小手告狀:「爺爺買糖福(葫)蘆,不好吃!」

他不記得自己被人推倒在地上的事,就只記糖葫蘆不好吃了。

二虎也道:「酸掉牙啦。」

大虎沒吭聲,他偷偷藏了糖,和糖一起吃的,不酸。

蘇老爹走了過來:「這不也是為了你們好?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

二虎控訴:「那也不能買山楂。」

蘇老爹清了清嗓子:「咳,你還認識山楂?」

「杜婆婆有。」二虎在杜神婆那兒見過。

山楂是便宜的,兩文錢能買好幾個,貴的是糖。

摳搜行為被戳穿,蘇老爹依舊理直氣壯:「小孩子就是不能吃糖!」

蘇小小沒拆自家老爹的台,對三小隻道:「爺爺說的對,你們確實該少吃糖,不然大虎二虎也要和小虎一樣,有壞牙牙了。」

一聽要有壞牙牙,三人齊齊捂住了小嘴。

蘇老爹去附近的集市把食材買回來了,別看蘇老爹一副成天不著調的樣子,買的東西質量好還便宜。

蘇小小嚴重懷疑是他長得帥——

其間鐘山來過一次,運了木炭與柴火過來。

他原本還要去收拾院子的,卻發現院子被收拾得十分整潔乾淨。

鐘山愣了一會兒,也不知是在想事,還是在看誰。

等蘇小小做完一鍋煎餅出來時,他已經默默地走了。

晚飯是蔥花餅與疙瘩湯,並一碗蒸蛋、一盤清炒大白菜。

京城物價太高,蘇老爹沒買肉。

三個無肉不歡的小傢伙,也很懂事,沒吵著要吃肉。

蘇小小道:「爹,不用這麼省的。」

蘇承若無其事道:「嗐,你不是減肥嗎?我們一屋子人吃肉,你干看着,多難受?再說了,一頓不吃也沒啥。」

吃過飯,蘇小小去灶屋刷碗。

蘇承拽著個東西走了進來。

「給。」他把手裏的東西往蘇小小面前一遞。

「什麼?」蘇小小問。

帕子是蘇承自己包的,地攤上的東西沒這講究。

蘇小小擦乾手,把東西接了過來,打開帕子后發現是一根紅色的珠串髮帶,珠子是白色的,與髮帶的紅交相呼應,色澤很是明艷。

「不便宜吧?」

這可是真正的珍珠。

「不貴,就二兩。」蘇老爹說。

二兩還不貴?你可是連五個銅板都要剩下的人。

蘇小小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捨不得吃肉,卻捨得花二兩銀子給她買一根髮帶。

這個爹爹,一直對她很好、很好。

------題外話------

還有一更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