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九十 團聚

一百九十 團聚

作者:

臨近午時,蘇淵與蘇祁、蘇鈺一行人也回到了京城。

蘇祁、蘇鈺第一件事便是爭相去探望祖父。

「我先!」

「我先!」

兄弟二人你拽我、我拽你,誰也不讓誰。

最終,蘇鈺以微弱的優勢領先二哥半步,擠進了老侯爺的屋子。

在外吵個不停的兄弟倆,一進老侯爺的屋,立刻安靜下來。

看着他們出發前還能在院子裏打拳的祖父,這會兒只能虛弱地躺在病床上,二人的眼眶紅了。

「祖父這是怎麼了?」蘇鈺更咽。

信上說了祖父身子不大好,可他們沒料到是如此糟糕。

蘇祁自責地說道:「都怪我,早知道……就不去辦什麼及冠禮了……」

「不怪你的,二哥。」蘇鈺難得沒拆老二的台,「你在府上也幫不了什麼忙。」

蘇祁吸了吸鼻子:「起碼我能陪陪祖父……」

蘇鈺:「二哥,別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蘇祁:「……」

蘇淵也過來看了老侯爺,隨後他帶着沉痛的心情地去了隔壁書房。

「符大夫怎麼說?」蘇淵問。

蘇陌對父親沒有任何隱瞞:「中毒,心疾。」

蘇淵大驚,抓緊了椅子的扶手:「什麼?你祖父怎麼會中毒?」

心疾也讓人意外,可中毒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蘇陌道:「兒子正在暗中調查,只是目前,仍毫無頭緒。我問過祖父的日常飲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可以排除是不小心中毒。」

所謂不小心中毒,是指食物相剋,此種情況不多見,卻也不是沒有。

老侯爺的毒顯然不屬於此類情況。

蘇陌接着道:「我懷疑……是有人給祖父下毒,可是怎麼下的,從何處着手的,我還沒有查出來。」

蘇淵點點頭,認同兒子的揣測:「什麼人會給你祖父下毒?」

蘇陌正色道:「祖父戎馬一生,剛正不阿,樹敵無數,從動機上,怕是很難鎖定兇手。從受益方來看,第一受益人其實是父親。」

蘇淵欲言又止。

蘇陌道:「祖父去了,父親就能順利世襲鎮北侯。我知道,父親不會陷害祖父,可朝堂上的百官,京城的百姓,全都知道幾個月前,祖父曾與父親大吵一架,祖父甚至揚言,要廢了父親的世子之位,把侯府的爵位還給朝廷。」

蘇淵苦笑:「所以,為了保住爵位,我極有可能對你祖父下手。」

蘇陌眼神堅定:「父親不會,但,流言會惹是非。」

蘇淵自是不會迫害自己父親,他明白兒子也是信任他的,兒子是就事論事,把所有線索掰開揉碎了,客觀公正地分析。

他為有這樣的兒子感到驕傲。

蘇陌見父親沒有反感,放下心來繼續往下說:「祖父手握兵權,他若是故去了,受益的武將世家不少,衛家、慕容家、秦家,冷家。」

蘇淵搖搖頭:「秦蘇兩家唇亡齒寒,失去你祖父,秦家在朝廷的勢力也會被削弱,秦家不會陷害你祖父。至於衛家與冷家……」

蘇淵不說話了。

衛、蘇兩家的糾葛,不是三言兩語講得清的。

蘇陌又道:「對了,父親,還有一件事。」

蘇淵道:「你說。」

蘇陌蹙了蹙眉:「祖父……是調查過蘇姑娘嗎?」

蘇淵不解道:「何出此言?」

蘇陌說道:「蘇姑娘在鄉下有個小名,叫胖丫,我不記得自己和祖父提過,可蘇姑娘說,祖父醒來時,對着她喊『胖丫』。」

蘇淵的神色忽然變得激動起來。

蘇陌古怪地看向他:「父親?」

蘇淵平復了一下情緒:「姑姑小時候是個小胖子,胖父親就總叫她胖丫……」

蘇陌望著書房掛着的好幾副姑祖母的畫像,畫像上的少女身姿曼妙,婀娜窈窕,與胖完全不沾邊吶!

蘇淵輕咳一聲:「姑姑給了畫師二百兩銀子,讓畫師把她畫瘦一點。」

人可以胖,畫像不能胖!

出閣前,姑姑的畫像不知怎的流落到了民間,全京城都知道蘇家出了一位天仙般美人,無數兒郎為姑姑痴,為姑姑狂,為姑姑哐哐撞大牆!

蘇陌的神色一言難盡。

這是畫瘦了一點嗎?

這是直接摳掉了半個姑祖母吧!

……

天光大亮,一輛馬車停在寂靜的梨花巷。

暗衛頂着碩大無比的黑眼圈道:「少爺,咱們等了一晚上了,您確定不去敲個門嗎?您到底在糾結啥呀?說出來,我替您擺平了行不?」

衛廷冷冷一哼。

在鄉下不是起得挺早么?

三更天就開始做點心了。

怎麼?

到了京城就變懶了?

衛廷的馬車就懟在門口,懟了大半個晚上,如果自家少爺的怒火能殺人,暗衛覺得整條梨花巷將無人生還。

終於,院子裏有動靜了。

衛廷耳朵一豎,立刻撣了撣長長的寬袖。

他恢復了身份,自然不再是一身農夫的打扮。

白衣寬袍,玄色暗紋紗衣罩杉,精壯有力的腰身束了一條紋路精緻的玉帶,遠看是縹緲如謫仙,近觀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馬車內,蕩漾著夜明珠的清輝,落在他如玉的面龐上,更顯出幾分清潤不凡的俊朗。

這副傾世好皮囊,便是最美的女子也要自嘆不如的。

「車窗。」他冷漠吩咐。

暗衛走下馬車,將車窗拉高。

衛廷:「太高了。」

暗衛:不是,你還挑角度?

嘎吱,院門開了。

衛廷帥氣又冷漠地坐着。

可惜,出來的是符郎中。

符郎中又不認識衛廷,瞄了眼停在對面的馬車,走了。

嘎吱,院門又開了。

衛廷繼續正襟危坐。

出來的是蘇二狗。

他也沒認出煥然一新的姐夫……主要是他也沒看,把小馬駒牽出去拉了個粑粑,又回院子了。

衛廷:「……」

第三個出來的是蘇老爹。

他壓根兒沒睡醒,是聽到馬兒打響鼻,以為是閨女回來了,迷迷糊糊地瞅了一眼。

「啊……不是閨女。」

又回屋睏覺去了。

衛廷再次:「……」

我還是不是你最疼的女婿?!!

暗衛突然有點可憐自家少爺了。

等了一晚上,被人接二連三當空氣,這都啥事兒啊?

衛廷道:「馬車裏有點悶。」

暗衛道:「呃……那您要下來走走嗎?」

衛廷:「既然你堅持,那聽你一次好了。」

暗衛一臉懵逼:不是,我堅持什麼了?

衛廷瀟灑地下了馬車,來到虛掩著的院門前。

恰在此刻,三小隻也起了。

他們想看看娘親回來了沒有,嘿咻嘿咻地將對他們來說有些沉重的木門拉開。

隨後他們就看見了一道巍峨如山的高大身影。

衛廷:「呵。」

三小隻獃獃愣愣地看着他,原地懵圈了三秒!

下一秒,三小隻合力,嘭的一聲將門關上!

不好啦!

臭爹爹來搶他們啦!

「舅舅!」

三小隻抱住蘇二狗的大腿。

蘇二狗:「幹嘛?」

大虎道:「你不要出去。」

蘇二狗道:「我得去買包子啊,你們不餓?」

餓……

三小隻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轉。

小虎的小手一指:「後門九!」

二虎去灶屋拿買菜的籃子。

大虎踮腳把後門的門閂拿下來。

蘇二狗第一次享受此三小隻的星級服務,撓撓頭:「唔,好叭。」

前門。

衛廷氣笑了。

小崽子,一個月不見,不要他這個爹了是吧?

瞧那個女人,把他的兒子帶成什麼樣了?

暗衛道:「少爺,剛剛那三個孩子是小公子嗎?」

暗衛是衛廷上京途中趕過來的,只是從尉遲修口中了解了這一路發生的事,卻並未見過小蘇家的人與幾位小公子。

「都是讓她慣的!」衛廷冷冷地哼道,「一會兒見了她,看我怎麼收拾她!」

話音剛落,蘇家的馬車到了。

「蘇姑娘,到了。」車夫說。

衛廷冷冷地走過來,唰的掀開帘子。

車夫驚道:「哎——你誰呀——」

暗衛的長劍抵住了車夫的脖子。

衛廷的怒火憋了一路,他想了一百種教訓某人的方式,可還沒來得及發作,他就看見一張滿是倦容的臉。

蘇小小守了一夜,在馬車裏累到睡著了。

衛廷冷冷地探出手,將她從馬車上抱了下來。

車夫目瞪口呆。

暗衛也好不到哪兒去。

說好的教訓呢?

衛廷抱着某個軟乎乎的小胖子,能感覺到她又輕了一些。

衛廷眉頭一皺,沉着臉進了屋。

暗衛張了張嘴:「少爺……」

衛廷淡道:「去買點肉。」

暗衛:「???」

……

卻說三小隻跟着蘇二狗去買包子,買完了死活不肯回去。

蘇二狗只當他們是在家裏憋壞了,倒也沒太懷疑,就是……走了挺久了,他累倒是不累,可是他渴。

「先回去喝口水再出來玩吧。」

他對三小隻說。

三小隻搖頭搖頭。

「米酒。」小虎說。

這是他發音最標準的一次了。

附近確實有家賣米酒與各類包子饅頭的鋪子,蘇二狗咽了咽口水:「行、行吧。」

好歹也是掙過六十兩銀子的人,幾碗米酒還是請得起的。

他帶着三個小外甥進去吃米酒。

冤家路窄的是,他居然碰上了秦雲。

確切地說,是秦雲發現了他。

秦雲昨日在蘇小小那裏吃了癟,回去想找祖父與父親控訴,誰料二人忙到半夜才回,他已經睡著了。

等今早他起來,二人又去上朝了。

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愁無處發泄,可巧,讓他瞧見了蘇二狗!

蘇二狗那一鞭子抽得太狠,乃至於他看見蘇二狗,臉頰便隱隱作痛。

他在二樓,蘇二狗與三個孩子在大堂。

京城的店鋪更迭頻繁,但也有些特色老字號屹立不倒,譬如那日的麵館,又譬如今日的這家酒樓。

「居然和這種人在一個地方吃飯,晦氣!」

「小公爺這是怎麼了?」

坐在對面的張家公子張巡說,「得知小公爺回京,咱們可是逃課出來給小公爺接風的,咱這還不夠周到?」

「不是你們。」秦雲沒好氣地說道,「一個不知死活的狗奴才。」

另一個姓李的公子道:「哦?什麼奴才竟然敢衝撞咱們小公爺?」

秦雲是誰呀?

秦徹獨子,護國公府未來的繼承人,嫡親姐姐又即將嫁作皇妃,放眼全京城,該招惹這位小公爺的怕是沒幾個了。

秦雲冷聲道:「就我信上和你們提過的那小子!」

「他?他來京城了?」第三個公子,姓孫名況,站起身,開始往大堂打量。

幾人皆是紈絝子弟,秦雲的狐朋狗友,平日裏就巴結秦雲,而今自然不會放過此機會。

「帶着三個孩子的那個?」孫況問。

李公子與張巡也湊過來瞧。

李公子道:「喲,三胞胎,稀罕,長得還挺——」

「咳!」張公子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李公子趕忙改口:「憨頭憨腦的,一看就是鄉下來的土包子。話說……他們怎麼來了京城?」

秦雲哼道:「招搖撞騙唄!我大表哥被他們騙慘了!」

李公子愕然道:「連蘇大公子也被騙?不能把……蘇大公子很聰明的……」

秦雲氣悶道:「你懂什麼?這叫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們假裝大夫,混進鎮北侯府給我舅祖父治病,我昨日去探望舅祖父,他老人家看着都快不行了……!」

李公子一拳頭捶在住上,義憤填膺地說道:「豈有此理!這是謀財害命啊!」

「我提醒我大表哥了呀,可他不聽我的勸!遲早害死我舅祖父!」

「咳咳。」張巡道,「蘇侯爺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這小子,一口一個不行了,一口一個害死了,能不能盼著點兒老侯爺好了?

李公子正色道:「不能再讓他們繼續禍害老侯爺了!」

秦雲問道:「你有法子?」

李公子笑道:「這有何難?幾個鄉下來的土包子罷了,攆出京城便是!這事兒包在我們幾個身上!」

「能行嗎?」秦雲嘀咕。

蘇家很信任那對姐弟,他在他們手裏都沒討到便宜。

李公子捋了捋袖子,一臉倨傲地說道:「你未免太小瞧我們了,這可是京城,咱們自己的底盤!若是連幾個土包子都攆不走,哥兒個日後也甭在京城露臉了!」

孫況道:「咦?那幾個孩子不見了。」

------題外話------

昨天我說兩章都是大章,你們說要更大章。

行,更大章它來了。

.看到有留言說蘇陌洞察力弱、反應慢,蘇玉娘都能查到消息,蘇陌卻查不到下毒的真相。

首先從任務難度來說就不一樣,蘇玉娘的對手是誰?老蘇家?老蘇家那點智商,都不夠蘇玉娘啃的。

而且蘇玉娘只是查賬,沒有查到玉佩最終被轉手流通去了哪裏,捅破天了算是完成了一個c級任務。

侯府這邊是s級任務,蘇陌的對手可不是老蘇家那種半吊子,人家是真正的陰謀家、政治家、啥啥啥家,歷史上有多少大智慧的偉人,誰敢說一生從未出過差錯?

當然了,我不是寫歷史,不用那麼嚴謹,該開金手指就開金手指。

但我也不能強行給配角降智。

不然大家當時是爽了,一回味,寡淡如水,作者寫了個鳥。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