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九十六 祖孫

一百九十六 祖孫

作者:

衛廷終究還是被自家五嫂給「抓」回了府。

梧桐院的正房,衛老太君見到了闊別一年的衛廷。

蔣氏先出去了,屋子裡只留了個伺候茶水的小丫鬟。

衛廷給衛老太君行了一禮:「祖母。」

衛老太君道:「哼,你還認我這個祖母呢,不是你五嫂把你抓回來,我看你還在外頭逍遙快活。」

「祖母,五嫂打不過我。」

言外之意,他是自願回來的。

衛老太君可不吃他那一套:「你五嫂說你受傷了?假的吧?」

衛廷:……唉,您好歹給我一點兒發揮的餘地。

衛老太君不屑地說道:「我還不了解你?最狡猾的就是你了!」

衛廷作為家中幼子,自幼在長輩父兄的疼愛中長大,前面幾個哥哥一個比一個老實,卻不知怎的到了衛廷這裡,就成了一隻小狐狸。

——如今不能算小狐狸了。

畢竟二十一了。

「兵符呢?」衛老太君威嚴地問。

衛廷惆悵一嘆:「唉,您好歹先讓我問問您這一年過得怎樣,身子如何……」

「少說那些有的沒的!」衛老太君道行太深,衛廷的糖衣炮彈對她不管用。

衛廷一臉認命地拿出兵符。

經歷了喪夫、喪子、喪孫的衛老太君,心性早已非常人可比,然而在她見到兵符的一霎,身子仍是微微晃動了一下。

衛廷躬身,雙手將兵符舉過頭頂,鄭重地行了一禮:「孫兒幸不辱命。」

衛老太君伸出布滿皺紋的老手,顫顫巍巍地接過兵符。

她把拐杖遞給一旁的小丫鬟,撫摸著兵符上冰冷而又熟悉的紋路。

昏黃的燭燈落進她眼底,隱隱可見水光閃動。

衛廷看著衛老太君的淚光,沉默了許久,才低聲開口:「祖母,這個兵符當真是祖父留下的?」

「是,這是我們衛家最後一道保命符了,你一定要收好。」

衛老太君將兵符重新交到了衛廷手上。

衛廷沒猶豫什麼,將兵符收下。

兵符不僅是權利,也是他肩上不可推卸的責任。

衛老太君道:「我聽說,三殿下也去青州了。」

衛廷不作隱瞞:「他是來搶兵符的。」

衛老太君狐疑道:「他是如何知道衛家的這塊兵符的?」

衛廷頓了頓:「不清楚。」

「看來是走漏風聲了。」衛老太君又道,「除了他,可還有別人知曉?」

衛廷道:「景弈。」

衛老太君思忖道:「景小侯爺?倒是不奇怪,他們是表兄弟,三殿下一貫信任他。你們在青州遇上了?」

衛廷頓了頓:「算是。」

衛老太君沒細問怎麼個「算是」法,衛廷這麼大了,做事有自己的分寸。

她放手越多,他成長越快。

「他沒在青州除掉你,回了京城一定會去聖上面前告發你,你不在寺廟老實待著,跑進內城做什麼?」

護國龍寺也屬於京城,但並不在繁華的內城,而是在京城的西郊。

衛廷避過了談論自己的目的,答道:「祖母放心,他沒這麼早入京。」

蕭重華敢給他下毒,不論是試探也好,是真心想要他的命也罷,他這人心眼小,記仇,總是要把賬算回來的。

他也不怕讓蕭重華知道他與那丫頭的關係。

他不搞藏著掖著,冷落你、疏遠你是為了你好那一套。

他要護的人,就明明白白護著。

讓所有人知道,動她的代價。

「三殿下這會兒應該被困在水上了,

沒十天半個月回不來。」

他的人,會好好招呼蕭重華的。

衛老太君沒說你居然敢算計皇子、如此大逆不道云云之類的話,他們衛家曾經就是太老實忠厚,結果如何了?

要不是七郎留在京城考狀元,沒上戰場,怕是也會落個馬革裹屍的下場。

「三個孩子呢?」衛老太君問。

衛廷道:「大虎二虎小虎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過陣子再把他們接回來,如今,還是先不要引人注目。」

「大虎二虎小虎?」衛老太君眉頭一皺,「你給起的小名?」

衛廷神色不變:「……嗯。」

衛老太君想見三個孩子,可想到京城的局勢,又覺得再等等也無妨,反正也已經等了兩三年了,不差這幾日。

衛老太君又道:「聽你五嫂說,你把人家姑娘給糟蹋了?」

衛廷笑了笑:「沒有的事,五嫂誤會了。」

「是誤會最好,你別沒成親,就在外頭給我招惹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祖母,我像是那種人嗎?」

「你不像。」衛老太君道,「你是。」

衛廷:……祖傳的毒舌,真不怪自己。

衛老太君沒在這一話題上糾結太久:「你表妹家裡,又來提你們親事了,問你何時還俗。」

衛廷道:「陛下沒下旨……」

「你當真在乎那一道旨意?」衛老太君可太了解這個孫子了,聖上是一時被他噎了,下不了台,他真想還俗,有的法子。

「靈犀郡主已經求到了太皇太后的懿旨,你點個頭,太皇太后立馬免了你的修行。怎麼?不願意?」

衛廷斂起眉間的幾分隨性與不羈,正色道:「祖母,我不能娶她。」

衛老太君道:「指腹為婚的親事,是你不要就不要的?惠安公主看上了你,要你去給她做駙馬。你自然是不能尚公主的,別說你不願意,就是你願意,我也不會同意。」

在大周朝,駙馬是不能入朝為官的,這意味著衛廷卸去將軍之位,交出手裡的兵權。

「你是惠安公主看上的人,誰敢嫁你,就是和她搶駙馬,除了靈犀郡主,也找不到第二個敢得罪惠安公主的人了。」

衛廷淡淡說道:「當初與靈犀郡主指腹為婚的不是我。」

衛老太冷聲道:「對,是你六哥!可老六沒了!作為衛家唯一的男人,你,衛廷,就該擔負起這門親事!」

衛廷沉默。

良久,他望進衛老太君的眸子,十分不要臉地說:「祖母,我不舉。」

衛老太君:「???」

-

門外,蔣氏與藍氏、陳氏鬼鬼祟祟地趴在門口,不是將耳朵貼在門縫上,就是將眼珠子摁進門縫裡。

「你們幾個在做什麼?」

身後陡然傳來一道嚴厲的聲音,三人嚇了一大跳,齊刷刷地站起來,轉過身,尷尬地打了招呼。

「大嫂,二嫂。」

適才開口的是大嫂褚氏。

與她一道過來的是二嫂李氏。

褚氏不苟言笑,在家裡,除了衛老太君,屬她最威嚴。

她問道:「小七回來了?」

蔣氏小聲道:「在裡頭和祖母說話。」

褚氏的目光掃過三人明顯不對勁的神色:「你們怎麼了?一個個的臉色這麼奇怪。」

四嫂藍氏眼眶紅紅的:「大嫂,小七他……」

褚氏皺眉:「他怎麼了?」

藍氏更咽道:「他不舉……難怪這麼大了還不近女色——」

剛來開房門就被「不舉」的衛廷:「……」

幾個嫂嫂尷尬極了。

衛廷是一臉淡定,大大方方與幾位嫂嫂打了招呼,雲淡風輕地離開了。

藍氏更想哭了:「他還故作堅強——」

黑暗中,衛廷的步子踉蹌了下。

衛老太君將褚氏叫了進來,其餘幾個打發回去睡覺了。

「你怎麼看?」

衛老太君問褚氏。

祖孫二人的談話,衛老太君沒隱瞞褚氏。

兒媳性情淡泊,不染俗世,是褚氏這個長孫媳婦兒與她一起撐起后宅的。

褚氏道:「祖母是指小七?他當真——」

衛老太君氣悶道:「哼,這種混話,也就他講得出口!不要臉的小東西!」

褚氏笑了下,唇角弧度極淡,彷彿並未笑過似的。

她說道:「看來小七當真不願娶靈犀郡主,依我看,這樁親事就算了吧。」

衛老太君氣悶地說道:「不算能怎麼著?把他綁上花轎么?給他灌一碗迷藥,送入洞房,等迷藥醒了,信不信他能把靈犀郡主扔到河裡去?」

衛廷真幹得出來這種事。

別看他在鄉下一副正正經經、特別像個人的高嶺之花做派,那是沒有他發揮的餘地。

再者,在樸實無華的鄉親們面前,他也端著呢。

面對京城的世家子弟,衛廷向來是不留情面的。

少年本輕狂。

尤其是衛家發生變故后,衛廷的刀劍在沙場餵飽了血,回京時整個人多了幾分冷血戾氣。

這樣的衛廷,就更不好招惹了。

衛老太君花白的眉頭一擰:「不行,不能這麼慣著他,無法無天了都!他說不娶就不娶?多大的人了?是想打一輩子光棍嗎?他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行情,輪得到他挑三揀四?除了靈犀郡主,他還能娶誰?」

褚氏沒說話。

小七的行情……不是不好,恰恰相反,是太好。

京城多少女兒家為他芳心碎盡,可誰敢和公主搶男人?

衛老太君把跟著衛廷回京的暗衛叫了過來:「小七當真沒在外頭招惹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吧?」

暗衛道:「沒有,少爺很潔身自好的,從不許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靠近。」

衛老太君還算滿意。

暗衛道:「少爺只讓一個女人靠近。」

衛老太君一怔:「什麼?什麼女人?」

暗衛愣愣道:「少爺沒和您說嗎?他在青州遭遇追殺,受了重傷,被人捉回去做了倒插門女婿。」

褚氏一驚:「倒插門女婿?」

暗衛嗯啊了一聲,把從尉遲修那兒聽來的騷話說了:「少爺這個倒插門女婿,當得還挺歡的,吃軟飯吃得可香了,都不想回來了呢。」

褚氏倒抽一口涼氣!

衛老太君的拐杖重重地砸在地上:「衛、惜、朝!」

------題外話------

衛廷,字,惜朝(chao)。

想給厚顏無恥的廷哥求一張月票23333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