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一百九十七 大虎

一百九十七 大虎

作者:

此時的蘇小小還不知衛廷被捉回衛家了。

她又一次進入了藥房。

她揣測,是因為她治療了一位危重患者,藥房又來給她獎勵了。

這一次會是什麼葯,她十分期待。

然而令她納悶的是,休息室的桌上根本沒有任何葯,或者保健品,只有一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手套。

比棉布手套厚一點,比隔熱手套薄一點,五指分明。

蘇小小:「……」

白日裏睡多了,夜裏不大困,寅時剛過便起了。

蘇小小看着枕邊的手套,呵呵一笑:「這是給我做飯用的么?怕傷了我的手?」

不必做點心,早上就變得很清閑。

她先揉了面,蒸了一鍋白面饅頭與玉米面窩窩頭,又烤了兩個紅薯,煮了幾個雞蛋。

從鄉下帶來的花生醬與芝麻醬在路上就吃得差不多了,一會兒她得去集市上買點花生與芝麻。

……等衛廷回來了搗醬。

紅薯烤得差不多了,蘇小小把它用火鉗從灶膛里扒拉出來。

等著晾涼的功夫,她去收拾庭院。

鐘山又送來了柴火。

鐘山要幫着收拾院子,蘇小小看着他佝僂的脊背,用手語比了個「不必了,我自己來」。

鐘山微微一愣,儼然對蘇小小會手語感到十分驚詫。

他不僅是啞巴,也是個聾子,只不過,他懂唇語,一般人只要不從後面叫他,是察覺不出他耳聾的。

至於說手語,就更少有人會對他用了。

他也不會別人用,需要交流就寫字。

儘管都是表達,可手語與寫字的意義是不一樣的,尤其對聾啞人來說。

蘇小小繼續打手語:「昨天做了一鍋點心,給你留了兩盒。」

鐘山還沉浸在蘇小小居然用手語與他交流的震驚中,蘇小小已經進屋把點心拿出來了。

蘇小小把盒子遞到他手中,打手語:「一盒甜口的,一盒甜咸口的。」

當鐘山拿着點心從院子裏出來時,眼眶有些濕潤。

蘇小小坐在灶屋啃紅薯,啃著啃著,一顆圓溜溜的小腦袋探了進來。

「大虎?」蘇小小驚訝。

「娘。」大虎進了灶屋。

「這麼早?是想尿尿了嗎?」蘇小小放下紅薯,要帶他去茅廁。

他搖搖頭,把手裏的髮帶遞給蘇小小。

「不睡了?」蘇小小問。

「不睡了。」大虎奶聲奶氣地說。

蘇小小笑了,接過髮帶,讓他坐在自己腿上,手指繞過他柔軟的髮絲,一點點扎了起來。

「怎麼起得這麼早?」她問。

「溜小馬。」大虎說。

大虎是個有責任心的小孩子,每次溜小馬時,兩個弟弟都會划水,只有他認認真真地堅持。

兩個多月的小馬駒長得很健壯,一點兒也看不出曾經是個早產的小馬崽。

看見大虎過來,它開心地蹦了起來。

蘇小小陪大虎一起去溜小馬駒。

大虎一手牽着韁繩,一手抓着半塊紅薯,用糯米似的小乳牙,小口小口地啃著。

剛搬來沒幾日,蘇小小與巷子裏的街坊不熟,迎面走來的,敞開院門幹活兒的,她全不認識。

但是很奇怪,他們認識大虎!

「是大虎吧?又來溜馬呢。」

一個在院門口掃葉子的大嬸兒說。

大虎禮貌地打了招呼:「趙奶奶。」

「誒!」趙大嬸兒笑道,「真乖,咦?這是誰呀?」

她看向蘇小小。

大虎挺起小胸脯道:「我娘。」

趙大嬸兒目瞪口呆:「啊……這、這麼……年輕的娘啊……是、是個有福的。

直說她胖就完事兒了唄。

蘇小小客氣打招呼:「趙嬸兒。」

「誒,誒!」趙大嬸兒連連點頭。

之後,又碰上了好幾個鄰居,不出意外,大虎全認識,並且主動向他們介紹了自己娘親。

蘇小小迷了。

請問你是怎麼做到三天之內,把巷子裏的鄰居認個遍的?

這莫非就是傳聞中的社交牛逼症?

三個小傢伙里,說話說得最好的是二虎,她一直認為,如果真出個巷子裏的人氣王,非二虎莫屬。

大虎你深藏不露啊。

「這一家,是沒住人的。」

「這一家也是。」

大虎一邊走,一邊向蘇小小介紹街坊們的情況。

「你怎麼知道?」蘇小小問,「有可能人家只是出門走親戚,過幾日就回了呢?」

「趙奶奶說的。」大虎道。

蘇小小更懵了。

她腦子裏不禁浮現起大虎頂着一張奶唧唧的臉,端個標準的農民揣,蹲在地上,一本正經地與大嬸、大娘們嘮嗑的畫面——

蘇二狗,你到底怎麼看的孩子?

走到巷子盡頭,大虎指著東邊的宅子說:「有好聽的聲音。」

蘇小小:「唔?有嗎?」

大虎:「白天有。」

蘇小小一時沒想像出大虎口中的好聽的聲音是什麼聲音,不過不太好聽的聲音她倒是聽見了。

不遠處的大樹下,一個身着青色長衫的男子正扶住樹身乾嘔。

他的另一隻手裏抱着一個有些陳舊的琴盒。

「認識?」蘇小小問大虎。

大虎歪頭看了看:「沒見過。」

「在這裏等我。」蘇小罷,邁步朝對方走了過去。

他身上沒有酒氣,不是喝了酒,那就是身體出了毛病乾嘔的。

「你——」

蘇小小正要開口詢問,他的手一滑,琴盒掉了下來。

地上好幾塊稜角分明的亂石,琴盒砸下去,或許會砸個四分五裂。

他趕忙去撈琴盒,可惜晚了一步。

就在琴盒即將落地的一霎,一雙白白嫩嫩的小胖手及時托住了它。

「呼,接住了!」蘇小小呼了口氣,看向他道,「你哪裏不舒服?」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看了蘇小小一眼,連句道謝都沒有,抱過琴盒,跌跌撞撞地進了東邊的宅子。

蘇小小挑眉:「唔,大虎說的好聽的聲音是琴聲?」

--

清晨。

一輛奢華的馬車停在了梨花巷的東頭。

車夫挑開帘子。

秦嫣然抱着一架古琴走了下來。

她抬手,輕輕叩了叩院門。

她今日來早了些,擔心老師沒起,正想回到馬車上等會兒,卻發現院門沒插門栓,自己輕輕一叩就開了。

她進了院子。

在廊下看見了一個身着青衫的年輕男子。

男子坐在藤椅上,用乾淨的絲綢擦著一架古琴。

她欠了欠身,行了個初次見面的平禮。

對方看也沒看她一眼,抱着古琴進了廂房。

秦嫣然蹙了蹙眉。

這個男人是誰?之前從未見過。

難道——師父名下的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弟子?

如今算來,自己得叫他一聲師兄。

「嫣然。」

張琴師迴廊後走了過來。

張琴師今年三十,曾是宮廷御用琴師,連幾位公主們的琴藝也是他教的。

能拜在他名下,護國公府是託了不少關係的。

當然,若僅有關係,而資質與天賦不夠,他也是不會收徒的。

秦嫣然是除了公主之外,他唯一教過的女弟子。

秦嫣然的音律天賦,比幾位皇族公主更出眾。

「老師。」秦嫣然行了一禮。

張琴師道:「去琴室吧,我一會兒過來。」

「是。」

秦嫣然原本想問問大師兄的事,想想還是算了。

--

蘇小小和大虎溜完小馬駒后,去了一趟鎮北侯府。

符郎中在那邊待了兩日了,該把他換回來歇息了。

老侯爺約莫是白日裏受了刺激,夜裏發了一次高熱,符郎中給他用了點蘇小小留下的退燒藥。

老侯爺的脈象相較於第一日平順了不少,氣色肉眼可見的恢復了些。

只是不能再像昨天那樣下床了。

病了就得仔細養著,否則容易功虧一簣。

老侯爺昨日出門,不是因為他好轉到了能出門的程度,純粹是他自己意志力強大,愣是把病弱的身軀拖過去了。

換別的老頭兒老太太,早癱在床上,氣兒都難以喘過來。

符郎中困得不行,蘇陌給他安排了一間屋子,讓他住在老侯爺隔壁,不必兩頭奔波。

「可以。」蘇小。

小泉子古怪地看了蘇小小一眼。

這個徒弟,常常越俎代庖,替師父做決定。

蘇陌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直接吩咐道:「去把隔壁廂房收拾出來。」

「是。」小泉子抓頭應下,稀里糊塗去收拾廂房了。

符郎中困到眼皮子打架,哪兒睡都成,他不挑。

「去書房坐坐?」蘇陌說。

二人去了書房。

剛坐下,一個府上的侍衛神色匆匆地過來了。

他本要入內,一眼看見屋子裏的蘇小小,又頓了下。

「進來。」蘇陌說。

侍衛躬身入內,抱拳行了一禮:「大公子。」

蘇陌問道:「可是查到什麼消息了?」

侍衛見自家大公子並不避諱那位姑娘,把這幾日查到的線索說了。

------題外話------

新的一個月開始了,小可愛們,保底月票走一波~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