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零一 他夢到了

二百零一 他夢到了

作者:

秦嫣然上完課,抱著古琴出來。

她一眼看見了祖父的馬車。

車夫行了一禮:「小姐。」

秦嫣然問道:「祖父讓你來接我的嗎?」

車夫道:「老太爺親自過來的。」

秦嫣然眸子就是一亮。

祖父很疼他們姐弟,只是祖父不善表達,做不出這些讓人感覺溫暖的舉動。

秦嫣然很受用,正要上馬車給祖父行禮,就聽得車夫道:「老太爺剛剛救了個孩子,送那孩子回家去了。」

「哪裡的孩子?」

「好像……就是這條巷子里的,具體哪一戶人家,小的沒留意。」

他總不能盯著老國公爺的後背瞧,再者,老國公爺的步子太快,一眨眼,人就沒了。

既然是巷子里的,應該用不了多久。

秦嫣然坐上馬車等祖父。

哪知她左等右等,等到手腳都冰涼了,也不見祖父過來。

秦滄闌在蘇家的前院,和蘇二狗叨叨喂馬,完全不記得自己是來幹嘛的了。

都說十個武將,九個人狠話不多,那是沒遇上能嘮的人。

蘇二狗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紀,聽得如痴如醉,他做夢都希望有朝一日能騎在一匹高頭駿馬上。

「要說什麼馬最威風啊……來,我和你說說。」

秦滄闌這一說就是足足一個時辰。

從馬的餵養說到馬的品種,又從馬的品種說到馬的馴養,最後不知怎的,話題竟扯到了戰場上。

什麼馬適合衝鋒陷陣,什麼馬適合夜間突襲云云。

這些,秦滄闌也和秦雲也講過,奈何秦雲不愛聽。

蘇承看著他倆講馬,把自己當了空氣,他黑了黑臉,紅薯還吃不吃啦?

別只顧著講啊!

趕緊把烤黑的紅薯幹掉!

秦滄闌從蘇家出來已是一個時辰之後的事,蘇承感激他教了蘇二狗如何喂馬。

作為答謝,蘇承奉上謝禮——打包好的已經涼透的烤紅薯。

可算是送出去啦!

秦滄闌回到馬車上,才記起來自己把秦嫣然給遺忘得乾乾淨淨了。

他看著凍得嘴唇發紫的秦嫣然,尷尬地咳嗽了一聲:「下次不必等我,你自己先回去。」

回到府上。

秦徹也剛從外歸來。

祖孫三人在門口遇上。

秦徹身後跟著一名太醫。

秦滄闌問道:「請太醫什麼?」

秦徹眼神一閃,不敢交代秦雲被靜寧公主教訓的事兒,只訕訕說道:「雲兒染了風寒,我請太醫為他瞧瞧。」

秦滄闌濃眉一蹙。

這個孫子,身子骨太弱了,就不該如此嬌生慣養長大,看看梨花巷的那孩子,壯得像頭小牛,皮實的緊……

秦徹小時候也皮實,三天兩頭上房揭瓦,爬樹鳧水不在話下,大概是在民間吃了太多苦,回京城后,沒小時候那麼蠻了。

巷子里的那個年輕人,看上去就不錯。

奇怪。

他怎麼總想起梨花巷的那對父子?

秦滄闌轉身回了自己院子。

秦徹古怪地望了望父親遠去的背影,總覺得父親今日與往常有些不大一樣……

他又看向面色蒼白的秦嫣然,問道:「你怎麼了?」

「凍的。」秦嫣然委屈,把在馬車上等了祖父一個多時辰的事兒說了。

秦徹寬慰道:「你祖父既然去了那麼久,想必是有急事。」

秦嫣然嗯了一聲,她是晚輩,自然不敢言長輩一句不是。

「阿嚏!」

她重重地打了個噴嚏。

她好像凍出風寒了。

晚飯過後,秦滄闌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練了會兒劍,待到身上的汗水干透,又去沖了個涼水澡。

自從太醫叮囑他注意身子后,他好幾個月沒沖涼水澡了。

是今日心情莫名有些煩躁,他也不知自己具體在煩躁什麼。

他是大冬天也沖涼水澡的人,並不覺著寒冷,然而當他躺到床鋪上,手上的痛風果然開始發作了。

這就是不遵醫囑的後果。

秦滄闌看著痛到發抖的手,額角冷汗大顆大顆淌下。

在外人看來,他身體還很強健,能再征戰個七八年,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已經拿不穩刀劍了。

若非如此,他又怎會早早地把護國公之位傳給秦徹?

其實他們這些武將,哪個不是年輕時過度消耗身體,到了風燭殘年落得一身傷病?

太醫給他開了一瓶止痛的葯散,因為有一定的副作用與成癮性,是以,太醫叮囑,痛到無法忍受時方能服用一包。

他還沒服用過。

是葯三分毒,這道理他懂。

可今晚,他竟然有些熬不住,似乎有奇奇怪怪的痛苦,加註在他的手上。

他鬼使神差地把葯服下了。

藥效發作得很快,疼痛在減輕,隨之而來的是昏昏欲睡的困意。

他躺在硬邦邦的床鋪上,很快陷入沉睡。

他從不做夢。

可這一晚,他夢到了妻子,也夢到了梨花巷的那對父子。

--

衛家。

衛老太君將關進了祠堂,讓他地在祖宗們的牌位前老老實實罰跪懺悔。-

衛廷像是那麼老實的人嗎?

他轉頭就去翻牆了。

剛翻上牆頭,就看見蔣氏與陳氏皆是一襲勁裝,前者拿著九節鞭,後者握著紅纓槍,好整以暇地看著自己。

衛廷趴在牆頭,無奈嘆氣:「犯不著吧……」

蔣氏用鞭子拍了拍自己手心,呵呵道:「祖母就猜到你會不老實!想跑啊?來呀。」

衛廷又一次嘆氣:「五嫂,你知道我不會跟你和三嫂動手的。」

蔣氏冷哼道:「廢話少說!你是自己乖乖滾回去,還是我們兩個把你打下去!」

衛廷扶額:「三嫂,五嫂,你們不是來真的吧……」

陳氏壯壯的,性子也憨憨的。

她看向蔣氏:「咱們來真的嗎?」

蔣氏正色道:「當然來真的!祖母說了,今日要是放跑了他,三天不給你吃肉!」

陳氏唰的將紅纓槍插在了地上!

衛廷:「……」

「祖母!」

衛廷對著二人身後大喊一聲。

二人下意識地扭過頭,衛廷趁機單手撐住牆頭,身子一躍而起!

蔣氏雙耳一動,冷冷地朝他看來:「臭小子!學會耍詐了!哪裡跑?!」

她一鞭子打過去,衛廷足尖一踢,對上她的鞭子。

與此同時,衛廷凌空一個后翻,單膝跪地,穩穩地落在了草坪上。

陳氏拔槍而上,百來斤重的紅纓槍,在她手中迅敏如蛟龍。

------題外話------

還有一更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