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零九 叫爹

二百零九 叫爹

作者:

蘇小小收了聽診器與血壓計,遞了一碗剛熬好的湯藥給他。

秦滄闌討厭喝葯。

可這是孫女兒遞過來的,八成還是孫女兒親手熬的。

想到這裏,他咬咬牙,視死如歸地把葯灌進了肚子。

蘇小小接過空碗,又叮囑道:「你頭部的傷勢需要觀察一晚。」

秦滄闌眸子一亮:「你的意思是我今晚可以睡在這裏?」

蘇小小嗯了一聲。

腦震蕩可不是小事,必須留觀。

蘇小小是拿秦滄闌當了病人,是以,自始至終,她的內心十分平靜。

秦滄闌是沒法兒平靜的。

突然得知自己養了多年的兒子竟然不是親生的,說是晴天霹靂都輕了,根本就是五雷轟頂。

他這會兒腦子還嗡嗡的,是用了極大的剋制力才維持着面上的冷靜。

「那個……」

他張了張嘴,有點兒不知如何開口。

殺人不眨眼的沙場老將軍,在一個小丫頭面前竟變得手足無措起來。

蘇小小收拾完東西打算出去了,秦滄闌把心一橫,叫住了她:「大、大丫?」

是叫這個吧,他問過老猴子,姐姐叫蘇大丫,弟弟叫蘇二狗,也是巧了,居然與秦嫣然姐弟同歲。

想到秦嫣然與秦雲,秦滄闌的眸子裏多了一絲冷意。

如果蘇承才是真正的秦徹,那麼府上的那個是怎麼一回事?

只要一想到這些年的付出全是一場算計,他養著陌生人的孩子,自己的骨肉卻流落民間,挨餓受凍,過着乞兒一般的日子。

他心裏就深深地恨!

恨算計了他的人,也恨他自己!

「有事?」蘇小小問。

秦滄闌緊張地看着蘇小小:「那個……那……那什麼……我……我……我……」

他結巴了!

蘇小小歪了歪頭:「哪裏不舒服?」

「不是!」他鄭重地繃緊了身子,想坐起來,又被頭痛與眩暈的感覺打敗。

他帶着三分急切、三分忐忑,躊躇不安地對蘇小小道:「我是你祖父,你父親,蘇承……是我親兒子!」

總算是說出來了!

然後他的臉就紅了。

上一次如此慌張,還是與蘇華音大婚。

一轉眼,大半輩子過去了。

他怕他再不說,就來不及了。

「哦,我知道。」蘇小。

秦滄闌一愣。

小丫頭……啥意思?

她、她早知道了?

老猴子沒說呀!

秦滄闌心裏把蘇朔問候了七八十遍,緊接着他的目光再次落在蘇小小的臉上:「你能不能……」

能不能叫他一聲祖父?

算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尚且沒消化完真相,何況是一個小丫頭?

該多給她一點時間。

「你爹……和二狗……」

蘇小小明白他想問什麼:「他們不知道,我爹不記得六歲前的事了,記起來就會發病,很痛苦的那種,醒來又忘了。在我找到合適的治療辦法前,你最好先不要去刺激他。」

「我……我知道了。」

秦滄闌艱難應下。

他的心底湧上一股極強的自責。

一個六歲的孩子,一夕之間失去一切,從國公府的小公子變成了鄉下的放牛娃。

他是怎麼承受過來的?

秦滄闌的心口凌遲一般的疼痛。

他喉頭腫脹:「這些年……苦了你們了……」

蘇小小沒再多言,拎着小藥箱準備出去了。

「對了。」秦滄闌自懷中摸出一塊小石頭,「這個,是二虎的,他忘在我身上了。」

蘇小小接過小石頭出了屋子。

蘇二狗去蘇老爹屋子裏睡了,三小隻在她房中,衛廷也在。

三小隻白天睡多了,這會兒不困,在床上翻跟頭翻得颼颼的!

「二虎,你的石頭。」蘇小小把小石頭遞給他。

二虎說道:「我送個大個子太爺爺啦。」

蘇小小道:「他讓我還給你。」

二虎想了想:「好叭。」

他開心地把小石頭收下了!

他決定下次有機會,再給大個子太爺爺送個大的!

三小隻叫太爺爺,並不是知曉了秦滄闌的身份,蘇承這個爺爺當得早,在鄉下碰上比他輩分高的,小傢伙們都是叫太爺爺。

老李頭是李太爺爺,里正是郭太爺爺。

秦滄闌憑藉獨特的外形條件,成功擁有了最長稱呼——大個子太爺爺。

「該睡了。」衛廷對三個小崽子說。

三人不睡。

蘇小小對衛廷:「你出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二人來到門外,虛掩著房門。

雨停了。

空氣里瀰漫着一股雨水與泥土植被雜糅的氣息。

蘇小小的小胖手抓了抓頭:「那個……我爹是誰,你應當知道了。」

「蘇陌說過。」衛廷的神色很淡定,就好似蘇陌提過的那些,在他眼裏不值一提。

蘇小小又道:「然後,二狗房裏躺了個人,是秦滄闌。」

衛廷:「……」

衛廷的眼底閃過殺氣。

蘇小小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這麼大的殺氣,梁子結得很大呀。

「你生氣啦?」蘇小小問。

「沒有……」衛廷下意識地反駁,頓了頓,又道,「沒生你的氣。老一輩的恩怨了,與你沒關係。」

小丫頭從出生到現在,沒吃過鎮北侯府與護國公府一粒米,兩家的恩怨與她有何干係?

蘇小小哦了一聲,她原本也沒覺得和自己有太大關係。

她來自異世的一縷孤魂,她接納蘇老爹與蘇二狗,是因為他們是相依為命的人。

秦家、蘇家若是好,錦上添花;若是不好,她不認也罷。

不論怎樣,她會撐起這個家的。

夜色下,蘇小小靜靜地看着他:「我能問問,衛家和秦蘇兩家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嗎?」

衛廷猶豫了一下,低聲說了:「先帝在世時,未立太子,諸位皇子為了那把龍椅明爭暗鬥,衛家效忠的是先帝長子南陽王,蘇家效忠的是汝陽王,秦家起先並未站任何一個陣營,與蘇家聯姻后,也成為了汝陽王的擁躉者。」

蘇小道:「聽起來……像是各事其主、各謀其政。」

蘇小小的談吐絕不像個鄉下小村姑,這是不論衛廷與她相處多久,都會時不時發出的感嘆。

他雖教過她一些字,卻沒教那些所謂的文章與大道理。

「後來誰做了皇帝?」蘇小小問。

「汝陽王。」衛廷說。

蘇小小道:「衛家這是站錯隊了呀?」

「算是。」衛廷道,「汝陽王登基后,一直想收回衛家的兵權。」

蘇小小道:「收回了嗎?」

衛廷望了望無邊的天色,眼底閃過暗涌:「收回了一些。」

畢竟是南陽王的舊部,皇帝對衛家心存芥蒂不足為奇。

蘇小小又道:「分給秦家和蘇家了?」

「還有冷家。」衛廷說道,「冷家與衛家同一陣營,勉強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蘇小小皺了皺眉:「如果僅僅是政見不合……」

「不止。」衛廷說。

可具體還有什麼化不開的恩怨,他又不說了。

蘇小小沒逼他。

她看得出他情緒不高,能忍受秦滄闌在一個屋檐下已經是他最大的讓步。

「對了。」

衛廷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方才打探到的情況說了,「護國公府的護衛來過,不像是秦滄闌的手下。」

如果是秦滄闌的手下,這會兒一定是守在秦滄闌附近的。

衛廷道:「還有一件事,或許你也有必要知道。」

蘇小小愣愣道:「什麼?」

「秦滄闌今日原本要去城外的莊子上小住的,是秦徹讓他去的,不知為何半路折來了梨花巷。」

衛廷在看見那個陌生的護衛之後,讓暗衛偷偷跟蹤他,去護國公府查探了一番,就查到了一點秦滄闌的行動軌跡。

蘇小小沉思片刻:「他……應該是來還二虎的小石頭的。」

許多解釋不通的事,這會兒全明朗了。

原來是二虎陰差陽錯把人引過來的。

衛廷睨了她一眼,告誡道:「你當心一點,或許秦徹已經知道爹的存在了。」

蘇小小意味深長地看着他:「你叫爹叫得挺順口嘛。」

衛廷一臉高冷:「說正事。」

「哦,」蘇小小挑眉:「你就是叫得順口!」

衛廷:「……」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