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一十二 天命貴女

二百一十二 天命貴女

作者:

蘇陌接着道:「姑祖父是家中唯一嫡子,老夫人是不會允許他娶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遠房表妹的。」

「所以老夫人就棒打鴛鴦,拆散了他們?」蘇小小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秦徹與秦滄闌長得有幾分像,難道……當年那個表妹與秦滄闌珠胎暗結過,秦徹是她的兒子?」

……

狼藉一片的書房內,秦徹一身狼狽地趴在地上。

秦滄闌則是如遭雷劈地立在一旁。

「不、不可能……你不是我兒子……我沒你這個兒子!」

秦徹抹了嘴角的血跡。

他的父親……下手可真狠吶……

不是蘇華音的孩子,在他眼裏就沒有一絲疼愛的價值……

「父親大人……」秦徹笑出了無盡的譏諷,「你難道忘了當年……你是如何與我娘花前月下的?」

秦滄闌咬牙:「你胡說!我幾時和你娘——你娘是誰?」

秦徹笑得直掉淚:「父親大人是連自己的表妹都不記得了嗎?」

「阮……香蓮?你是阮香蓮的孩子?」秦滄闌從早已淡忘的記憶里搜索出了這麼一號人物。

隨後他沉默了。

秦徹將他的反應盡收眼底,嘴角揚起一抹快意的冷笑:「父親終於記起來了么?」

「我……她……怎麼會……」秦滄闌眉頭皺得更緊,「不可能……這不可能!」

秦徹的冷笑更深:「父親是忘了和我娘那一晚的夫妻之情嗎?」

秦滄闌厲喝:「你住口!」

秦徹嘲諷地說道:「只許父親做,不許我這個當兒子的說?父親以為當年我娘是為何被送去莊子上養病的?我娘是懷了父親的骨肉!祖母怕敗壞了父親的名聲,就將我娘送去了莊子,一關就是一整年!後來,我娘帶着還在襁褓中的我逃了出去……」

「父親娶了高高在上的侯府千金,

我和我娘卻東躲西藏過日子,唯恐被祖母的人抓了回去,一輩子囚禁起來!」

「那些年我們過的是什麼日子,父親你又明白嗎?」

「你和蘇華音夫妻情深,有考慮過我娘多可憐嗎?!」

這是秦徹第一次直呼嫡母的名字,喊起來竟也沒有那麼艱難。

「是,我是冒充蘇華音兒子的身份回到了秦家,可這原本就是他們母子欠我的!如果不是蘇華音,你娶的就是我娘!我才是你的長子嫡子!是國公府當仁不讓的繼承人!」

秦滄闌皺眉:「你娘是這麼和你說的?她現在身在何處?你把她找出來,我要當面與她對峙明白!」

秦徹低垂著眉眼,喃喃道:「我娘已經去世了……想見我娘,不如爹去地底下找她呀……」

「你……」秦滄闌讓秦徹氣了個倒仰。

事情發生這樣的變數,是秦滄闌沒預料到的。

秦徹再一次舉眸朝自己的父親往望來:「得到那塊玉佩是機緣巧合,我娘花了全部的家當,甚至賣掉開了幾年的鋪子,才堪堪買下它。我娘說,她什麼都沒了,我告訴我娘,我會給她掙來的。只可惜,沒等到享福的那一日,她便撒手人寰了。父親,你說,她是不是很可憐?」

秦滄闌怒火中燒:「你給我住口!我不知道你娘究竟和你亂七八糟的說了些什麼,總之我與她不是你想的那樣!即使沒有華音,我也不會娶她!」

秦徹失望地看着他,眼底湧上無盡的委屈:「所以父親,如果我不用這種法子,你會認我嗎?你以為我願意頂着別人的身份嗎?可是如果不這麼做,我連叫你一聲父親的資格都沒有!」

他說着說着,咆哮了起來,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淚水奪眶而出。

「這對我公平嗎?對我公平嗎?我也是你的兒子啊——」

……

屋頂上,聽了一耳朵牆角的蘇陌與蘇小小神色凝重。

搞了半天,沒料到會是如此轉折。

秦徹居然是秦滄闌的兒子?

真的假的?

從他們的角度看不見秦滄闌的神色,秦徹的倒是一覽無遺。

秦徹的情緒很激動。

蘇小小的小眼神嗖嗖的:秦徹會不會殺秦滄闌滅口?

蘇陌嘴角一抽:你以為姑祖父是誰都能殺的?

先不提秦徹有沒有這份殺心,縱然有,姑祖父早已從昨日那種巨大衝擊的狀態中抽離,想在他手裏討到便宜,除非秦徹有十顆腦袋。

蘇小小:哦。

蘇陌:你在關心姑祖父嗎?

蘇小小:我是怕他沒來得及立遺囑。

蘇陌:「……」

秦滄闌離開書房后,蘇陌施展輕功,帶着蘇小小出了國公府。

蘇陌道:「去見我祖父吧,當年的事,他或許比我們清楚。」

老侯爺恢復得不錯,毒素徹底清除了,心疾也得到了有效控制。

飲食上較為清淡。

下人本以為讓老侯爺吃草比登天還難,誰料老侯爺吃得津津有味。

下人們於是都知道了,老侯爺最聽那位小胖丫頭的話。

蘇陌把在護國公府探聽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說了。

老侯爺也很意外。

蘇陌問道:「祖父,姑祖父當真有過一個叫阮香蓮的表妹嗎?」

老侯爺回憶道:「有是有的,姓阮,是不是叫香蓮我就不清楚了,沒仔細打聽過。至於她與秦滄闌的關係……我去過秦家幾次,看得出來,她的確十分仰慕秦滄闌。不過,秦滄闌對她沒什麼心思。」

一個女人是不是故意接近一個男人,以及一個男人究竟中不中意一個女人,但凡不是傻子,其實是看得出端倪的。

阮氏接近得並不高明。

秦滄闌沒看上她。

秦滄闌的母親也不同意她與秦滄闌的親事。

「一次秦滄闌的生辰宴,軍營的弟兄去了,一群糙老爺們兒拿酒當水喝,把秦滄闌灌趴下了,我也喝了不少,是讓人抬回去的。」

「我的令牌落在秦家了,第二日上門去拿,就撞見一輛馬車從秦家出來,裏頭有個女人抽抽噎噎的,後來才知道是阮氏。」

「阮氏,是被秦滄闌的母親送走的。那之後,我再也沒在秦家見過阮氏。」

蘇陌問道:「祖父,姑祖父當真與阮氏並無私情嗎?」

老侯爺淡淡一笑:「有私情的話,他早把人留在房中了,那會兒他還不認識華音,談不上說為了華音守身如玉。」

蘇陌道:「這麼看來,的確像是阮氏一廂情願。」

蘇小小結合秦徹與老侯爺給出的信息,大致推斷了一下當年的經過。

秦滄闌被灌醉了,他雖對阮香蓮無意,可阮香蓮卻一直存了接近他的心,阮香蓮明白以自己的身份,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與他在一起,於是斗膽賭了一把,趁著秦滄闌醉酒,將生米煮成熟飯。

阮香蓮本以為這樣就能萬無一失,誰料秦滄闌的母親壓根兒不顧親戚之情,毅然將她攆去了莊子。

秦母一定是極寵兒子的,是以,對這個膽敢爬自己兒子床的女人恨透了。

別說做妾了,阮香蓮這輩子都別想踏進秦家的大門。

對阮香蓮腹中的孽種,秦母也沒有絲毫喜愛,沒除掉母子二人已經是秦母看在遠親的份兒上,網開一面了。

……

從護國公府出來,二人坐上了蘇陌的馬車。

車夫是蘇陌的心腹,他跟了蘇陌七年,深知蘇陌表面待人和善,讓人挑不出錯兒,內心實則是個極為冷漠的人。

他所作的一切全是這個身份應該去做的事——

在侯府長輩面前是孝子賢孫,在弟弟面前是嚴肅兄長,在軍營是鐵面無私的年輕戰將,到了朝堂是忠心不二的臣子。

可最近今日,車夫似乎有些感覺到蘇陌的變化了。

譬如大公子居然會親手給人剝核桃,家裏的四個弟弟可從來沒這待遇。

原先的秦嫣然姐弟也沒有。

蘇小小抱起核桃罐子:「唔,誰剝的核桃?剝的真好。」

「不知道。」蘇陌喝了口茶。

「今天的事,你怎麼看?」蘇陌問。

蘇小小抱着核桃罐子:「你說秦滄闌還是說秦徹?」

對於她不叫祖父,直呼其名的行為,蘇陌竟然並沒感到太驚訝。

「都有。」他說道,「你覺得,秦徹所言非虛嗎?」

蘇小小啃完一顆核桃,又挑了一顆:「你是指秦徹是秦滄闌親兒子這件事?不知道,不過他倆確實長得有些像。」

這也正是蘇陌沒有當場反駁的地方。

他很想說秦徹撒謊,可如果秦徹不是姑祖父的親骨肉,又為何容貌上有那麼幾分相似?

若非如此,當年秦徹也不可能認親成功。

就算過了十年、二十年,一個人的容貌可以改變,卻不會一點兒舊日的影子也沒有。

蘇陌喃喃道:「姑祖母與叔父當年遭遇的追殺……會否也是阮香蓮暗中謀划的?」

蘇小小道:「是不是她乾的,既得利益者都是秦徹。」

秦徹搶了他爹的身份。

若秦徹不知情倒也罷了,在知情的情況下,搶走了原本屬於蘇老爹的一切,還厚顏無恥地說只是為了認爹。

騙鬼呢?

蘇陌想說你別着急,看了這丫頭一眼,就發現她是半點兒不着急。

也對,這丫頭從一開始就沒想過高攀任何世家,出身對她而言似乎從來不重要。

並且,撇開這些不談,如今該着急的其實是秦徹才對。

正兒八經的嫡系回來了,秦徹要如坐針氈了。

蘇小小回了梨花巷。

「娘。」

「娘。」

小虎與二虎爭相奔了出來。

大虎不在。

他又去串門子了。

最近這傢伙總是撇下弟弟單獨行動。

蘇小小牽了兩個小傢伙的手:「玩什麼呢,滿頭大汗的?」

二虎道:「木馬!」

蘇老爹在給三小隻做木馬,他倆對着騎,地上都快騎出兩個大坑了。

「大虎呢?」蘇小小問。

二虎道:「凌叔叔家。」

小虎點頭點頭。

那個會彈琴的男人……姓凌?

廂房內,男子席地而坐。

大虎歪頭看看他,又看看桌上的點心:「你沒吃呀?」

男子頓了頓,說道:「我不愛吃東西。」

怎麼會有人不愛吃東西?

大虎不理解。

他抓抓小腦袋,萌萌噠地往前蹦了一步:「我娘做的點心,特別特別好吃,你嘗一口就知道了。」

男子瘦可見骨的指尖輕輕撥弄琴弦。

大虎一臉認真地說:「騙你是小狗。」

男子一臉拒絕,儼然並不想吃。

大虎的小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要多吃,才可以像我這樣,白白胖胖。」

男子看着小傢伙純真無邪的臉,神色有了一分鬆動。

「我就吃一口。」

「嗯!」

大虎點頭。

男子猶豫着打開紙包,看着一塊黃橙橙的酥點,奔赴刑場一般,閉眼咬了一口,艱難咽下。

他已經做好嘔吐的準備了。

誰料,並沒有任何不適。

他錯愕地看着手裏的點心,試探著咬了第二口。

……

另一邊,秦徹失魂落魄地回了自己院子。

一路上,下人瞧見他這般模樣,不明白髮生了何事。

「像是從老太爺院子出來的。」

花園裏,兩個灑掃僕婦小聲八卦。

「和老太爺吵架了嗎?」

「吵啥架吵成了這樣?老太爺不是很疼國公爺的嗎?」

「你們在說什麼?」

秦嫣然帶着丫鬟出現在二人身後。

二人心口一跳,忙轉過身低頭行禮:「大小姐!」

秦嫣然冷眸掃過戰戰兢兢的二人:「國公府是做事的地方,不是嚼舌根子的地方。」

其中一個僕婦道:「是是!奴婢們明白!奴婢們再也不敢了!」

秦嫣然蹙了蹙眉,沒再與兩個下人計較,徑自去了秦徹的院子。

秦徹一個人獃獃愣愣地坐在房中,不許小廝進屋伺候。

小廝像見到了救星,長鬆一口氣:「大小姐,您可算來了,您再不來,小的就打算去叫您了。」

秦嫣然就道:「我爹出什麼事了?」

小廝道:「小的也不清楚,方才老太爺把國公爺叫過去一趟,回來……國公爺就不大對了。」

秦嫣然神色凝重:「你下去吧。」

「是。」小廝退下。

秦嫣然進了屋。

她看着坐在椅子上發獃的秦徹,不明所以地問道:「父親,您怎麼了?」

秦徹疲倦地說道:「嫣然來了啊。」

秦嫣然讓丫鬟在門口守着,自己則來到秦徹面前,仔細端詳他的脖子和臉:「父親,您受傷了?」

秦徹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她手中捧著的錦盒:「你手裏拿的是什麼?」

秦嫣然說道:「三殿下回京了,給我帶了禮物。」

「三殿下……是啊……三殿下……」秦徹怔怔地說完,眸子發亮地笑了起來。

他雙手扶住女兒的肩膀,「那位大師給你算過卦象,您天生凰命,將來是要母儀天下的……哈哈……哈哈哈……」

秦嫣然被父親笑得心裏一陣發麻:「父親……您究竟是怎麼了?您不要嚇女兒……」

秦徹再次振作了起來:「父親沒事……父親不會認輸的……父親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父親絕不會將到手的一切拱手讓出去!」

「我是長子……先立長……后立嫡……我本就有資格繼承……國公府是我的……」

秦嫣然越發毛骨悚然:「父親……女兒聽不明白……」

秦徹笑着摸了摸女兒的鬢角:「沒關係,你不用明白,你只用記住,你是未來的三皇子妃,三皇子會繼承大統,你會做皇后,父親一定為你掃除一切障礙,讓你順利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命之女!」

……

父親的話,每個字她都明白,可連在一起就讓秦嫣然茫然不解了。

什麼長子嫡子?祖父只有父親一個兒子啊。

父親的確該繼承國公府呀,然而聽父親的口氣,像是祖父還有另一個兒子要與父親爭奪家產似的——

不可能。

祖父只和自己的祖母蘇華音有過骨肉。

「小姐,三殿下給您送的步搖真好看!」小丫鬟捧著錦盒笑嘻嘻地說。

秦嫣然一抬眼,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回了自己院子。

她沒心情欣賞步搖。

不知怎的,她心底湧上了一層不安。

------題外話------

兩章合在一起發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