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一十三 驚艷眾人

二百一十三 驚艷眾人

作者:

小丫鬟勸道:「小姐,吃點蜜瓜吧,雲州剛進貢過來的,嫻妃娘娘就給咱們府上送了。嫻妃娘娘是當真滿意小姐這個兒媳!」

嫻妃對秦嫣然是滿意的。

秦嫣然不僅擁有傾國傾城之貌,才情亦是了得,加上又是護國公府的掌上明珠,一直被稱作京城第一千金。

嫻妃能不滿意這個兒媳?

而除去秦嫣然本身,她背後龐大的勢力才是最令嫻妃在意的。

秦、蘇兩家的兵權啊,得到了它們,還愁自己兒子當不了太子?

秦嫣然來到琴台前,跽坐而下。

「我彈會兒琴,你們出去吧。」

她心煩意亂的時候,會通過彈琴來紓解自己的焦躁情緒。

她彈了一曲最近新學的《長相思》。

她樂感好,天賦出眾,張樂師也誇讚她彈得不錯,是所有弟子裏學的最厲害的一個。

可她的腦子裏不自覺地浮現起了在梨花巷聽到的琴音。

那位大師兄也彈過《長相思》。

與他的琴聲一比,自己的似乎永遠缺了點什麼東西。

如果她是最厲害的,那位大師兄又怎麼說?

秦嫣然彈了一會兒,實在靜不下心來,讓丫鬟把琴收了,又拿了一本詩集躺在貴妃榻上細讀。

讀著讀著,睡了過去。

不知是不是父親今日的反應嚇到她了,她竟然做了個噩夢。

她夢見父親的話應驗了,當真從外面來了個男人,說是祖父的兒子,讓父親把國公府的一切還給他。

然後,也來了一個女子,搶走了她第一千金的身份,還搶走了她與三殿下的親事——

那個女子說自己才是真正的天命貴女、母儀天下的皇后。

秦嫣然一個激靈嚇醒了。

……

蘇小小帶上一盒新出鍋的點心,去東頭的宅子接大虎。

為她開門的是一個小廝。

小廝愣愣地看着她,聞着盒子裏散發的酥油香氣,一陣口水橫流:「你是……」

蘇小小客氣說道:「我是大虎的娘。」

小廝忙比了個手勢:「是大虎的娘啊,快請進。」

蘇小小跨過門檻。

小廝領着她進了一間乾淨簡潔的廂房,廂房裏並無多餘陳設,只有一把古琴、一架古箏,以及一大一小兩個墊子。

小廝對蘇小小道:「夫人您先坐會兒,我家公子帶着大虎去後頭摘果子了。」

怕蘇小小擔心他家公子帶着孩子亂跑,小廝趕緊補充道,「是我們自家的果園,不遠的。」

蘇小小頷首:「無妨,你去忙,我自己等就好。」

張琴師外出歸來,剛進院子便聽見一道悠揚的琴聲。

是箏。

他……彈箏了?

還作了新曲?

這首曲子與以往聽過的曲風截然不同,有着極強的韻律與節奏,帶着一絲睥睨天下的殺伐之氣,如仙樂臨降,蕩氣迴腸。

他彷彿看見城樓之下,一人一劍,無懼千軍萬馬!

太震撼了……

張琴師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

蘇小小進了家門。

蘇老爹坐在小馬紮上做木馬,抬眸看了她一眼:「一個人回來的?大虎呢?」

蘇小小道:「哦,和那座宅子裏的主人去果園摘果子了,鍋里還燉著肉,我就先回來了。」

蘇老爹知道那個果園,射門口路過了幾次,裏頭的果子又大又漂亮。

真香。

饞得很。

想到什麼,蘇承忽然開口:「閨女,你最近要不要出診?」

蘇小小道:「要,不多,怎麼了,爹?」

蘇承道:「那什麼,你不是這兩日都做了點心嗎?我見反正也吃不完,就和你弟拿去集市賣了。然後,咳,順便接了單小生意。」

「哦。」蘇小小有些意外,難怪蘇二狗半夢半醒問是不是要賣餅,原來已經賣上了呀。

「是要什麼點心?」她聞到。

蘇老爹道:「就……老婆餅,啥餡兒都行。」

蘇小小道:「多少個?送去哪裏?」

「二百個。」蘇承輕咳一聲,「春風樓。」

春風樓,狀元街以東最大的青樓。

蘇小小嘴角一抽:爹,你這是又讓青樓的姑娘們看上了嗎?

我爹賣餅后,人人等著給我做后媽——

蘇小小笑着問道:「多少錢?」

蘇承伸出兩根手指。

蘇小小道:「二兩?」

在鎮上,姑娘們為了爭奪蘇承的餅,就曾將價錢哄抬到一百文一個。

蘇承搖搖頭。

總不會是二百文,京城沒這物價。

蘇小小於是往上猜:「二十兩?」

蘇承:「二百兩。」

蘇小小:「!!!」

鐘山今日也帶來了一筆訂單。

蘇小小送給他的點心,他嘗過之後拿了一些給從前的同伴。

大家很喜歡吃,問鐘山從哪兒買的。

鐘山打手語:「要是沒時間做也沒關係。」

「有時間的。」蘇小小打手語,「明天早上可以做好。」

很快,大虎也回來了。

是那一家的小廝將他送回來的。

小廝見到蘇小小,燦燦地笑了笑:「夫人,我家公子很喜歡你做的點心,能不能勞煩夫人明日再做一盒?」

他一邊說,一邊掏出一個錢袋遞給蘇小小。

蘇小小:今兒是怎麼了?訂單一股腦兒地全來了?

這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

大虎走後,凌雲一個人坐在房中調箏。

奇怪,幾年沒用的箏了,每根琴弦的音居然都是準的。

張琴師端著一碗熱乎乎的小米粥走了過來。

「好歹吃幾口。」張琴師說。

「吃過了。」凌雲說。

張琴師笑了:「別騙我。」

「真的。」凌雲打開桌上的點心盒子,「吃完了。」

張琴師笑了笑:「是鄧安吃的吧?」

鄧安便是那個貼身伺候他的小廝。

「我吃的。」凌雲說。

張琴師就道:「你又來這套,為了不吃東西,故意騙我自己吃過了。」

凌雲想了想:「騙你是小狗。」

張琴師:「……」

哄他吃飯比登天還難,張琴師習慣了,話鋒一轉道:「今日作的新曲不錯。」

凌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作新曲了?」

張琴師道:「是你作新曲了。」

凌雲問道:「我有嗎?」

張琴師就道:「有啊,就是你用箏彈的那首曲子。」

凌雲撫摸著面前的箏,說道:「我沒彈。」

張琴師怔住。

------題外話------

差2票破1400,破了咱們更一個肥肥的大章。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