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一十五 親子鑒定

二百一十五 親子鑒定

作者:

秦徹險些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你委屈啥?

你害怕啥?

你又難過啥?

你們姐弟倆哪次不是把秦雲摁在地上摩擦?

你們特么的吃虧了嗎?!

還有,你小小年紀,究竟是打哪兒學的,這麼能瞎編亂造的?

秦徹窮盡畢生智慧,也找不出能形容眼前這小胖丫頭的詞兒來。

總之……總之就是無恥!

他明明已經快要穩住父親了,這小胖子跳出來橫插一腳,害他前功盡棄!

真是可惡!

秦徹氣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捏緊拳頭,額角青筋直跳。

蘇小小指了指他,委屈巴巴地說道:「嗚嗚……祖父你看……他好像是要吃了我……我再也不敢來了……」

秦滄闌正色道:「胡說,這裏是你家,你是國公府的大小姐,誰也不能欺負你!」

秦徹茫然怔在原地。

這小胖丫頭是國公府的大小姐,那嫣然算什麼?

蘇小小歪頭抱住秦滄闌胳膊,一副小……胖鳥依人的架勢:「祖父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秦滄闌拍拍她的小圓肩膀:「你只管放心,從前祖父沒能照顧好你們,今後不會了,護國公府是你們的家,你們才是府邸真正的主人,祖父不會再讓你們受委屈了。」

秦徹的一顆心,被秦滄闌一席毫不留情的話戳得千瘡百孔。

比起身體上的責罰,來自秦滄闌的冷淡與不信任才真的令秦徹受傷。

秦徹以為,二人相處了二十年,多少也有些感情了,就算哪日東窗事發,自己在他心裏也終歸是有一席之地的。

然而到了這一刻,秦徹才荒誕地意識到,秦滄闌疼愛的從來都不是自己。

不論自己多努力,也抵不過蘇華音兒子的這個身份。

對方是傻兒也好,痴兒也罷,甚至對他棍棒相加,他也滿不在乎。

而自己呢,只差把心給掏出來了。

他連瞧都不願意瞧上一眼!

真是諷刺啊!

蘇小小一秒小虎附體,搖搖頭,超嚴肅地說:「我不想看見他!」

秦滄闌對秦徹呵斥道:「還不給我滾回你的院子去!沒我的吩咐,不準踏出院子半步!」

秦徹怨毒地看了蘇小小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了。

他一走,蘇小小立刻變臉:「那什麼,我也走啦,家裏還有事。」

秦滄闌:「……」

蘇陌沖秦滄闌拱了拱手:「晚輩告退。」

二人相繼出了屋子,秦滄闌無奈一笑:「這丫頭。」

小花園裏,蘇陌對蘇小小道:「大門在那邊。」

「我知道。」蘇小小繼續往相反的方向走。

蘇陌問道:「你想去上哪兒?」

蘇小小把一根白頭髮用帕子包好,說道:「秦徹的院子!」

蘇陌狐疑地看着她手裏的白髮:「這是——」

蘇小小道:「秦滄闌的頭髮。」

得,這會兒又不叫祖父了。

真是用完就扔啊。

蘇陌搖搖頭,又道:「你要姑祖父的頭髮做什麼?」

蘇小小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說話間,二人跟蹤秦徹來到了他的院子。

秦徹剛坐下,兩道人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門口。

他眸光一涼:「你們來做什麼?」

身份沒曝光時,秦徹與蘇陌感情不錯,可誰料啊,蘇家竟然在背後捅了自己一刀。

秦徹如今看蘇陌,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蘇陌生性涼薄,對秦徹的恭謹孝順全是礙於身份,

因此秦徹如何看他,他是半點兒也不在意的。

蘇小小莞爾一笑:「來幸災樂禍,來落井下石呀。」

秦徹咬牙:「你別高興得太早!紙包不住火,總有一日,你會原形畢露的!」

蘇小小挑眉:「哦,你是指我今日冤枉你的事呀。嗐,你以為老國公爺沒看出來我在演戲嗎?他不還是把你攆出來了?」

秦徹眸光一顫。

蘇小小囂張地說道:「他就是偏心我,捨不得拆穿我,你能拿我怎麼樣?」

秦徹氣到渾身發抖!

殺人不過頭點地,可這丫頭……卻偏要誅他的心!

秦徹不開心,蘇小小就開心了。

蘇小小踱步來到秦徹面前,抬起小胖手,輕輕拍了拍他肩膀:「偷來的榮華富貴終究不長久,做好準備,還賬的日子開始了。」

秦徹反手朝蘇小小拍去。

蘇陌一直警惕着他,閃身上前,扣住了他的手腕!

蘇小小不著痕迹地將一根頭髮絲揣進衣袖,輕輕撣了撣自己的袖口,微微一笑道:「我先走了,也不知下次見你,還能不能叫你一聲……護國公。」

秦徹簡直氣炸了!

……

坐上蘇陌的馬車,蘇小小心情好得不得了。

她打開核桃罐子,唔,又有新核桃,又大又完整。

她丟了一個在嘴裏,一邊含着,一邊有節奏地哼小曲,腦袋晃呀晃呀,直讓蘇陌想到了院子裏的三個小豆丁。

果然是相處久了,小動作小表情都神同步了么?

不知道的,還當他們是你親生的。

想到三個孩子,蘇陌不由地記起了一件正事。

「表妹。」他開口,「護國公府與皇室是有一樁親事的,先帝在世時便定下了,是姑祖父沒生出女兒來,才順延到了下一代。」

如果表妹恢復身份的話,豈不是要去給三殿下做皇子妃了?

比起衛惜朝,三皇子的確更能讓兩家接受一點。

蘇陌不會承認,他至今沒敢告訴家裏,這丫頭綁來的相公竟然是衛家幼子。

他怕祖父受不住刺激暈過去。

話說回來,一旦表妹做了皇子妃,就意味着他們上了三殿下的這艘船,自此都將與三殿下共進退。

這不是他們要不要參與奪嫡,而是聯姻后,有些東西就撇不清了。

但是……以這丫頭的性子,當真會願意接受這門親事嗎?

她與衛廷感情很好的樣子。

蘇小小眨眨眼:「三皇子帥不帥?」

蘇陌:「……」

「公子!」

車夫突然開口。

蘇陌問道:「何事?」

車夫壓低音量道:「有情況。」

蘇陌將帘子掀開一條縫隙,往車夫示意的方向瞧了瞧。

秦徹?

如果自己記的沒錯,秦徹不是被姑祖父給禁足了嗎?

這麼快姑祖父就允許他自由出入了?

不對,秦徹穿的不是自己的衣裳。

秦徹確實是喬裝打扮過的。

若非他忘了在馬車裏戴斗笠,出來才戴上,車夫與蘇陌怕是發現不了他。

「怎麼了?」蘇小小問。

「是秦徹。」蘇陌對蘇小。

蘇小小淡淡一笑:「喲,這麼快就坐不住了。」

沒白瞎她的演技。

「下去瞧瞧!」蘇小小放下了核桃。

剛要跳下馬車,被蘇陌懶腰抱住。

蘇陌道:「當心點,秦徹身邊那個人叫徐慶,是江湖上很厲害的刀客。」

蘇小小趴在他手臂上,像一條等待曬乾的小胖鹹魚。

她指了指徐慶的腰間:「他佩的不是劍么?」

蘇陌抱着她閃入巷子:「隱藏身份的障眼法罷了。」

蘇小小挑眉:「你調查過啊,你和秦家是親戚,你居然調查秦家,你是早發現秦家有問題了?」

「沒有……」蘇陌剛說完,便欲言又止。

蘇小小秒懂:「我明白了,你是對誰都心懷戒心。」

這個蘇家大公子,城府深得很吶。

蘇陌沒與蘇小小繼續此話題。

他目光追着秦徹與徐慶二人,直到他們進了一間賭坊,他才也拿了兩個斗笠給自己和蘇小小戴上。

秦徹與徐慶從賭坊大門進,打賭坊後門出。

蘇陌不近不遠地跟着,不忘小聲與蘇小小解釋他們的多此一舉:「他們是怕被人跟蹤,藉助賭坊甩開跟蹤的人。徐慶很謹慎。」

蘇小小眨眨眼:「唔,又進青樓了。」

青樓也是幌子,他們繞了一圈,便打後門拐出去了。

徐慶固然足夠警惕,可誰讓他面對的是蘇陌?

青樓人多。

一堆鶯鶯燕燕涌了上來,蘇陌下意識地拉住了蘇小小的手腕。

他意識到了什麼,打算鬆開,姑娘們卻巧笑倩兮地撞了過來。

他眸光一凝,直接拉着蘇小小出了青樓。

「在那邊!」

他看見了一片轉入巷子的衣角。

就在二人追到巷子時,與一個抱頭逃竄的老爺子撞了個正著。

「你別跑!願賭服輸!銀子交出來!」

幾個打手拎着棍子追上來。

他一邊逃,一邊嚷嚷:「我我我……我說了下次還給你們!」

「你站住!」

眼看着那些人要追上來,老爺子與蘇陌撞了個滿懷。

幾個打手的棍子猛地朝他的後背砸下來,蘇陌抬手,輕輕一扣,抽掉了其中一人的棍子。

他反手一揮,輕鬆將其餘幾人的棍子打落。

幾人見他如此不好惹,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轉身跑掉了。

老爺子長呼一口氣。

蘇陌看着他,摘下斗笠,打了聲招呼:「二太爺。」

蘇小小歪了歪頭,也認出他來了,正是上回在大街上碰到過的秦家二太爺,秦滄闌的親弟弟——秦海。

當時蘇小小坐在馬車上,不確定秦海有沒有看見她,反正她是看見秦海了。

秦海訕訕一笑:「是你啊,咦?這位是——」

蘇小小戴着斗笠,遮了容貌。

蘇陌就道:「一個表妹。」

「啊……」秦海上上下下打量了蘇小小一番,沒細細追問。

他撓了撓頭,尷尬地說道:「我今兒是手氣不好,銀子全輸光了,不過你放心,他們不知道我是誰,我沒自報身份……你可千萬別傳出去啊,讓我大哥知道我去賭坊,又得罵我了。」

「好。」蘇陌應下。

秦海拍拍他肩膀道:「就這麼說定了啊,你一定一定替我保密。我先走了,回去晚了,家裏的婆娘又該叨叨了……」

蘇小小歪歪頭,若有所思地看着秦海離去的背影。

蘇陌又往前追了幾步,可惜了,跟丟了。

他回頭,見蘇小小沒跟上來,不由地問道:「你怎麼了?」

蘇小小回憶道:「我第一次去護國公府查探消息,護國公府就加強了戒備。」

蘇陌點點頭:「沒錯。」

關於這一點,蘇陌也發現了。

馮侍衛帶着騎兵追擊的架勢,不像是臨時集結的人。

蘇小小道:「我一直在想,護國公府為何突然加強了戒備。難道是白天那個小販的死打草驚蛇了?」

她指的是那個叫祥子的小販。

祥子通過粽葉給老侯爺下毒,蘇陌的人查到了他頭上,審訊過程中被他逮住機會服毒自盡了。

蘇小小淡淡說道:「可是那日,我們還見到了一個人,就在你送我回梨花巷的路上,也恰恰是在我動身去護國公府之前。」

一個名字呼之欲出——秦海。

蘇陌倒抽一口涼氣:「你該不會是懷疑……可他又沒看見你,看見了也不認識你……更不知你會去查探消息……」

蘇小小不疾不徐地說道:「這些是你個人的主管判斷與揣測,他究竟看沒看見我,又認不認識我,知不知道我可能想去國公府查探消息,只有他自己心裏清楚。」

蘇陌被徹底驚到了。

他皺眉道:「秦海此人……就是個浪蕩子,不學無術,不務正業,整日遊手好閒……」

蘇小小又道:「剛剛也很巧,我們明明快追上秦徹了,他的出現,打亂了我們的計劃。」

蘇陌沉默。

蘇小小低下頭,開始在地上尋找什麼。

「你……」蘇陌不明所以地看着蘇小小。

「找到了。」蘇小小捏起地上的一根斷髮,取出乾淨的帕子包住。

蘇陌終於忍不住了:「你怎麼一整天都在撿人頭髮?」

別以為他沒看見,她從秦徹的身上也薅走了一根頭髮。

這丫頭是有什麼特殊霹好嗎?

回到梨花巷后,蘇小小關上房門。

藥房難得沒拿喬,讓她順利進了。

基地藥房擁有最高端的醫療設備,結果出來得很快。

秦徹與秦滄闌親緣關係成立,不支持親子關係。

蘇小小對此並不意外。

她目光又落在了秦徹與秦海的對比結果上。

「原來如此啊。」

------題外話------

套路:玩不過開掛的女主o(╥﹏╥)o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