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二十一 奪回身份

二百二十一 奪回身份

作者:

卻說秦滄闌將一切對景宣帝和盤托出后,景宣帝也是一宿沒睡踏實。

所幸是今日不必早朝。

福公公聽到龍榻上的動靜,前來伺候景宣帝更衣洗漱。

「陛下,您有心事?」福公公為景宣帝穿上龍袍。

景宣帝嘆氣:「你說秦滄闌……怎麼就真敢說的?他就不猶豫兩下?」

從秦滄闌交代的時間軸來看,分明是剛落實秦徹的身份,便立刻入宮覲見了。

這可不是一樁喜事,恰恰相反,是護國公府的秘辛與醜聞。

俗話說的好,家醜不可外揚。

要懲罰秦徹多的是法子,不一定非得鬧到御前。

福公公笑了笑:「老護國公是武將,直來直去的性子。」

景宣帝搖頭道:「他這不是直來直去,是完全不顧護國公府的顏面啊。也是,實打實掙來的軍功,哪裡還需要那起子虛名?」

秦滄闌是當真不在意名聲嗎?

未必。

只不過,比起護國公府的名聲,他更在意的是幾個孩子會否受委屈。

他必須從一開始就表明自己的立場,不給任何人絲毫可以商量的餘地。

就算景宣帝想勸他三思也不行。

福公公笑著道:「那也是因為碰上了陛下這樣的明君,才敢對陛下毫無保留、推心置腹。」

景宣帝被他逗笑了:「你這張嘴。秦滄闌不是信任朕,他是狠,真狠。養了二十年的『兒子』,說不要就不要了……秦徹不僅是冒認了身份這麼簡單,朕冊封他為護國公,是以秦滄闌嫡子的身份,他犯下了欺君之罪。朕可以賜死他的。」

福公公道:「陛下不會這麼做。」

景宣帝嘆氣:「是啊,他秦滄闌可以翻臉不認人,朕不能。秦峰父子當年追隨先帝南征北伐,秦滄闌還年輕,陪伴在先帝身側的大多是秦峰。

秦峰與先帝出生入死,先帝臨終前還記掛著他,為兩家定下了親事。秦峰的小兒子,朕不能殺。」

福公公輕聲道:「陛下仁慈。」

景宣帝自嘲道:「朕就是太仁慈了,朕當年若是也能如秦滄闌這般狠絕……」

後面的話,景宣帝沒說了。

福公公心裡明白得緊。

若陛下當年也如秦滄闌這般狠絕,登基后立刻除掉南陽王,焉能有後來的南陽王密謀造反一事?

洗漱完,景宣帝坐下準備用早膳了。

全公公也是陛下身邊的紅人兒,他將菜式一一擺在桌上,開始為景宣帝夾菜。

這些菜自然都是有小太監試吃過才敢呈上來的。

景宣帝胃口不佳,吃了點銀耳蓮子羹便差不多飽了。

景宣帝開口道:「朕記得,秦滄闌說他兒子改名叫蘇承了?」

福公公忙道:「是。」

景宣帝納悶道:「不改回來了?」

福公公笑了笑:「那是流落民間用的名字,認祖歸宗后應當是要改回來的。」

景宣帝點了點頭,又道:「蘇承有個女兒?」

福公公道:「有的,與秦嫣然同歲,還有個兒子,也和秦雲差不多大,說來也是巧了。」

景宣帝的眼底閃過耐人尋味的波光。

福公公的眼神動了動,一秒心領神會。

如果那個假秦徹不是真正的護國公,那麼他女兒秦嫣然的身份自然也要往下降一降了。

景宣帝下旨讓三皇子迎娶的是護國公府的嫡出大小姐,秦嫣然已經不是了,這門親事按理說就該落在蘇承女兒的頭上。

福公公提醒道:「陛下,那位蘇家千金……在鄉下成親了。」

景宣帝聞言的眼底閃過失望。

全公公一邊為皇帝布菜,一邊笑著說道:「陛下,奴才記得,聖祖皇帝的妻子也是在民間嫁過人,還與人育有一女。可她入宮后,一路扶持聖祖皇帝開拓疆土,攘外安內……聖祖皇帝冊封了她為德仁皇后,也是咱們大周的一段佳話呢。」

聖祖皇帝是大周的開國皇帝,此人一生傳奇無數,娶個嫁過人的女子做皇后反倒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件事了。

景宣帝的神色出現了一絲鬆動。

全公公見自己的話講到了皇帝心坎兒上,甭提多高興:「聖祖皇帝還將德仁皇后在民間的女兒接入宮,封她做了公主。」

「呵。」福公公淡淡一笑,「是啊,那位來自民間的蘇家千金保不齊也能扶持三殿下繼承大統呢,屆時,三殿下也把她的孩子接進宮來,封上三個異姓王!」

是啊,那丫頭三個兒子。

將來真當上異姓王。

是嫌秦家的江山太穩固了么?!

景宣帝皺了皺眉,沒再說話。

福公公也不敢吭聲了。

他適才太衝動,居然講了三皇子繼承大統這種渾話,雖說是譏諷全公公的反話,可也犯了大忌諱。

萬幸景宣帝這會兒心思不在這上頭。

福公公僥倖躲過一劫。

--

護國公府。

秦徹失魂落魄地度過了有史以來最難捱的一晚。

連翻的打擊來得太快,令人措手不及。

明明幾日前他還是風光無限的國公爺,轉眼他就從高台跌落,一絲緩衝的機會都不給他。

「岑管事,您怎麼過來了?」

屋外,傳來了小廝諂媚討好的聲音。

從那日秦滄闌與秦徹在書房激烈爭吵過後,府上便有了一些不大中聽的傳言。

可府上的下人只當父子倆因什麼事發生了爭執,並未猜到二人早已不是父子。

岑管事的反應很冷淡:「你家老爺在嗎?」

這個稱呼讓小廝愣了下:「在……在的。」

岑管事不再搭理他,徑自來到秦徹屋門口。

下人們紛紛伸長了脖子,偷偷朝這邊張望。

岑管事是府上的老管事,聽命於老護國公,大傢伙兒都想知道他幹嘛一大早一副討債的樣子。

岑管事淡淡說道:「您起了吧?老太爺說了,讓您把護國公的金印與令牌交出來,另外,這間院子是給護國公住的,也勞煩您趕緊搬出來。」

下人們一個個像是見了鬼。

岑管事幾個意思呀?

給護國公住的,老爺他不就是護國公嗎?

還讓把金印與令牌交出去,又勒令他從院子里搬出去……

是發生啥他們不知道的事了嗎?

就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之際,一個洒掃的園丁小聲道:「我……昨晚好像聽到一個消息……」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