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二十三 約會

二百二十三 約會

作者:

可要說最厲害的……

蘇陌的目光望向國子監的狀元樓:「當屬衛家幼子。」

狀元樓原先並不叫狀元樓,只是一樁普通的書閣而已,只因衛家幼子時常在裡頭看書,他高中狀元后,這座樓便被更名為了狀元樓。

那條他臨考前曾入住過一段時日的街道也成了狀元街。

十七歲的狀元郎啊,何等風光?

十歲入宮伴讀,天資聰穎,驚才艷艷,將一眾皇子龍孫襯得黯然失色,縱然衛家曾是南陽王部下,景宣帝對衛家心存芥蒂,對衛廷卻是真心愛惜過的。

在景宣帝看來,衛廷與衛家那些一根筋的虎將不同,他身上有著文人的清高與才氣,不好戰,一心只讀聖賢書,是自己可以悉心培養的好苗子。

只是沒料到衛家橫生變故,衛廷為救父兄祖父,毅然披甲上陣。

也正是那一刻,景宣帝才驚覺自己那些年都看走了眼。

衛家哪兒有什麼文弱書生?

幼子衛廷才是最深藏不露的那個。

自此,景宣帝連衛廷也忌憚上了。

蘇陌語重心長地說道:「衛家樹敵太多,你與他扯上關係,未必是件好事。」

「他家人救回來了嗎?」蘇小小關心的卻是這個。

蘇陌搖搖頭:「得到消息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晚了,衛家滿門戰死,衛老將軍身首異處,頭顱被懸挂在城樓之上,足足月余。一直到衛廷踏破碎雪關,兵臨城下,奪回城池,才將衛老將軍早已冰封的頭顱拿了下來。」

「聽說,是衛廷親手將衛老將軍的頭顱縫上去的。」

大雪紛飛,剛過十八歲生辰的少年郎,孑然一身跪在雪地中,一針一線,把祖父的屍首縫上。

沒人知道,那一刻,少年的內心究竟經歷了多大的仇恨與痛楚。

「他父兄的屍體,有的損毀嚴重,有的……根本連找都找不著了……」

那之後,

衛家幼子就像是變了個人。

世人見多了他囂張跋扈、頑劣不羈的樣子,漸漸就忘了他曾是那個意氣風發、打馬遊街、一笑傾天下的狀元郎。

蘇小小沉默。

半晌,她輕聲問道:「他……有消沉過嗎?」

「沒有。」蘇陌這一生佩服的人不多,衛家幼子算一個。

這個人,可以死得壯烈,可以傷得慘烈,但絕不意志消沉。

哪怕只剩最後一口氣,他也要堂堂正正,站得高、站得遠,在萬人之上,仰起頭來呼吸。

他曾明目張胆地說過——他難過,就讓所有人都不好過。

蘇陌嘆道:「我和你說這些,不是要與你分享衛廷的過往,是希望你慎重考慮與衛廷的關係。反正你們是假夫妻,一切都還有挽回的餘地。」

蘇小小唰的警惕起來:「你聽誰說的?」

蘇陌猶豫了一下,到底是如實招了:「蘇玉娘來信了。」

蘇小小杏眼圓瞪:「玉娘給你寫信了?」

這是什麼神進展?

蘇陌拉開桌子下的暗格,取出幾封信函:「這幾封是給你的,最下面的一封是寫給我的,你也可以看。」

什麼叫我也可以看?

重點是這個嗎?

蘇小小雙手抱懷,一臉嚴肅:「你倆何時勾搭上的,老實交代!」

蘇陌嗆了下。

這是何等虎狼之詞——

蘇陌臨走前,悄悄帶走了蘇老爺子與蘇大郎,同時,他也找到蘇玉娘,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

若是蘇玉娘想起或者得到任何與當年有關的線索,請務必寫信告知他。

同時,如果她想與自家表妹聯繫,也可以寫到家裡。

僅此而已。

蘇玉娘主要是給蘇小小寫的,給蘇陌是順便,她擔心蘇小小來京城受欺負,信里告知蘇陌,小倆口是假夫妻,萬一衛廷對蘇大丫不好了,記得給蘇大丫找個更帥的。

那丫頭是花痴,只喜歡好看的男人。

信里有幾個錯別字,不過對於蘇玉娘而言,已經算極大進步了。

蘇玉娘給蘇小小的信就呱噪多了。

叭叭叭地寫了一大堆,也不嫌自己字丑,從村裡講到鎮上,從老蘇家講到錦記。

蘇小小看了看蘇陌:「原來蘇老爺子被你帶來京城了。」

老蘇家成了過街老鼠,村裡的人一日罵上三遍,原先分給他們的地,也全被郭里正收回來了。

「你上次留的圖紙,劉平找了幾個工匠一起做出來了,用它犁地可快了。」

「囡囡兩個月了,有一天我聽見她叫娘了。」

蘇小小笑了,兩個月的娃哪裡能叫娘?蘇玉娘就可勁兒吹吧。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錦記做不下去了,我趁火打劫,把錦記收購了。」

嗯,蘇玉娘成語學的不錯。

「給你寫信的時候,你家大黑一直在旁邊叫喚,我懷疑它在罵你,我決定晚上獎勵它兩根胡蘿蔔。」

「大黑是那頭驢。」

還給驢取名字了。

蘇玉娘的信上沒有文縐縐的書面語,全是白話,蘇小小不難想象某個小富婆一臉嘚瑟的模樣。

「小吳姐和劉平讓我向你問好,小趙姐和小勇向你問好,孫掌柜向你問好……名字太多我懶得寫了,自己想,不用給他們回信。」

那就是必須給你回信唄。

小吳氏當上主廚了,做了許多女人一輩子都不敢做的事,她還收了三個徒弟。

徒弟們沒她聰明。

她想寫信告訴蘇小小這些。

蘇玉娘十分大方地說道:「不必了,我幫你寫,你要說啥,我全給寫在信裡頭,兩封信費銀子。」

小吳氏一想也對,她於是說了,前前後後講了小半個時辰呢。

她絕對想不到,蘇玉娘寫過來就倆字:問好。

……

國子監不愧是京城最大的學府,佔地面積極廣,建築古色古香,亭台樓閣,雕樑畫棟,處處都透著一股皇城貴氣。

但從環境來說,蘇小小是滿意的。

距離也不算遠,坐馬車的話。

「下月初一?」蘇小小再一次與蘇陌確定。

「初一。」蘇陌說,「馬車我會備好。」

蘇小小想了想,沒有拒絕。

……

今日難得放晴,秦滄闌帶著蘇承一行人在馬場騎馬,騎著騎著就忘了時辰,反倒是衛廷先到家。

他先去了灶屋。

這個時辰,蘇小小大多在做飯。

然而今日,灶屋沒人。

他眸光動了動,剛一轉身,看到蘇小小推開房門,從屋子裡出來。

她梳著簡單的髮髻,紮上蘇承送她的珍珠髮帶。

髮帶很廉價,她的氣質不廉價,戴在她頭上意外的精緻美艷。

她五官精緻,配上一張可愛的小圓臉,因此儘管眉目清冷,在衛廷眼中卻總有一種奶凶的感覺。

就像……一隻驕傲的小胖孔雀。

「今晚不做飯,出去吃。」

某小胖孔雀說。

「好。」衛廷沒意見,四下看了看,問道,「爹和二狗他們呢?」

蘇小小道:「出去玩了,這個時辰了還沒回來,應該也在外頭吃了。」

跟秦滄闌出去,肯定不會餓肚子就是了。

蘇小小看了眼他眉間的倦色,問道:「你……一宿沒睡嗎?要不要歇會兒?我剛吃過,不太餓。」

咕嚕~

不爭氣的肚子一秒出賣了自己的小胖主人!

真是個叛徒!

衛廷唇角勾了下。

……

二人來到狀元街上。

得知這條街是因身邊這個男人而命名,蘇小小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你低頭在找什麼?」衛廷問。

「沒,我就看看。」蘇小,「你想吃什麼?」

本以為衛廷會說都行,畢竟,一般男人都會這麼回答。

哪知衛廷竟然如數家珍地說道:「冰糖肘子紅燒肉,糖醋魚柳辣子雞,再來一碗核桃桂花藕粉。」

蘇小小口水橫流。

不是吧,怎麼全是她愛吃的菜呀?

到底讓不讓她減肥了?

蘇小小前日剛稱了體重,一百四十五斤。

頭兩個月減得最快,一個月二十斤,第三個月開始她稍稍放滿了速度,不然一直那麼猛地減下去,身體容易出問題。

科學減肥,合理飲食。

「逗你的。」衛廷高冷地說道,「帶你去個地方。」

「哪兒啊?」蘇小小問。

「去了你就知道了。」

衛廷帶著蘇小小來到了京城的一條湖岸邊。

碧波蕩漾,岸邊停靠著一艘艘美輪美奐的畫舫。

衛廷挑了一艘叫珍珠閣的小畫舫。

從外觀上看,珍珠閣不算太出眾,只有一層,左右兩邊的玲瓏閣與翡翠閣都比它巍峨高大。

另外,別的畫舫都多少帶了點兒吹拉彈唱,琵琶、古琴、笛音……不絕於耳。

只有珍珠閣冷冷清清的,像是個在夾縫中求生存的小作坊。

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大叔,兒子給她幫廚,妻子待人接物,沒有下人。

老闆儼然認識衛廷,見到他的第一眼立刻喜笑顏開:「為公子,你來啦?」

衛廷微微頷首,一步踏上了船頭,隨後他轉身,沖蘇小小伸出了手。

蘇小小哪裡料到他一反常態,-如此紳士體貼,她一隻腳已經威武霸氣地踏出去了。

衛廷的手頓在半空,她的腳也僵在了半空。

氣氛有點兒尷尬。

她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

「哎呀~」她收回腳,小胖身子往衛廷的手臂上一靠,「人家有點暈船。」

衛廷:「……」

畫舫老闆:「……」

------題外話------

還有月票嗎?

高速文字手打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章節列表https://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