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二十五 救人

二百二十五 救人

作者:

,!

暮色四合,湖上風景獨好。

二人來到甲板上,欣賞京城的湖光山色。

蘇小小望著天際的夕陽餘暉,水波粼粼,青山綠水,只覺心曠神怡。

「原來京城的景色這麼美。」

來京城小半個月了,去過最遠的地方是護國公府,府邸的景緻雖也怡人,只是到底比不上天然的湖景。

她手肘撐在欄杆上,靜靜地享受這一瞬的靜謐。

衛廷面無表情地站在她身側。

蘇小小扒著欄杆往上踩了一步。

衛廷下意識地朝她靠近了一分。

蘇小小哇了一聲:「衛廷,你看,有魚!」

衛廷淡淡應了一聲:「嗯。」

蘇小小又道:「我們剛剛吃的魚就是從湖裡釣的嗎?」

衛廷道:「湖對岸釣的。」

這兒人多噪雜,魚兒早被嚇跑了,想要最肥嫩的魚,得去人少的地方捕撈。

衛廷看上去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可蘇小小的每句話,他都回應了,哪怕語氣十分高冷。

湖面吹來的風夾雜著絲絲涼意。

「阿嚏!」

蘇小小打了個噴嚏。

衛廷轉身進了廂房。

就在此時,不遠處忽然傳來撲通一聲巨響,緊接著是一陣驚慌的尖叫。

「啊——不好啦——有人落水啦——」

「快來人啦——」

「救命啊——」

殺魚殺到一半的畫舫老闆也聽到了動靜,忙提著菜刀跑了出來。

只見那個先前還嬌滴滴說「人家有點暈船」的小胖丫頭,撩起裙擺,一隻腳威武霸氣地踏上欄杆,朝前一躍,咚的砸……呃不,跳進了水裡!

落水的是個年輕小夥子。

她一把抓住對方,

扔麻袋似的把人扔回了那艘畫舫的甲板上。

「上來了!上來了!」

有人驚呼。

蘇小小前世的水性極好,這副身子的水性也不差,拖後腿的是身上厚重的衣裳,泡過水后重了好幾倍。

畫舫上,一個好心人指著在湖裡拚命往上游的蘇小小,大聲道:「快快快!給那位好漢遞根竿子!」

自認為是個軟妹的蘇小小:「……」

這倒也怪不得大家,實在是蘇小小動作太快了,眾人壓根兒沒看清是誰呢,就聽得一聲巨響,湖裡掀起一陣巨浪,拍得畫舫搖搖晃蕩。

要不是蘇小小把落水的小夥子扔上船,他們怕是以為又有啥……人……落水了。

蘇小小拒絕竹竿!

衛廷著實沒料到,自己去廂房拿了個披風的功夫,某人就落水了。

好在衛廷的力氣是沒摻水的,他足尖一點,如一隻沙鷗掠過水麵,將蘇小小撈了起來。

二人落在了隔壁畫舫的甲板上。

「哎呀——出人命啦——」

「有沒有大夫呀?」

「小夥子!你醒醒啊——」

畫舫上好心的客人圍著那個被救上來的年輕小夥子。

小夥子面色慘白,不省人事。

船家意識到了不對勁,趕忙差了個夥計去醫館請大夫。

只不過,最近的醫館也有二里地,這一去一來的,也不知趕不趕得及——

船家愁懷了。

他船上若鬧出一條人命,日後可還怎麼做生意呀?

東邊,另一艘畫舫緩緩駛來,與岸邊這些披著畫舫外衣,實則是幾間水上酒樓的畫舫不同,這是真真正正奢華大氣,能在整個湖面暢行無阻的大船。

共有兩層,像是在船上建了一座精緻的小閣樓。

二樓的某間廂房中,惠安公主注意到了對岸的動靜。

她極少有機會出宮,今日是求了哥哥許久,哥哥才答應帶她來船上坐坐。

「三哥!你看!那邊好像出事了!」

靜寧教訓了京城小紈絝的事已經傳回皇宮了,大家私底下都在誇讚靜寧剛正不阿,懲奸除惡,有大周第一公主的風範。

惠安公主十分不服氣。

「是不是有人被欺負啦?」

哼,她也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把靜寧比下去!

長平跑去外頭伸長脖子瞧了瞧:「好像是有人溺水了……在喊大夫……」

與他們隨行的恰恰就有胡太醫的孫子胡輝。

胡家世代行醫,到了胡輝這一輩,雖以科舉為主要目標,但醫術也沒落下,平日在國子監,誰有個頭疼腦熱,不必請大夫,找胡輝就能開到方子。

蕭重華看向胡輝:「你可懂治療溺水?」

胡輝拱了拱手:「跟著祖父治過幾例。」

惠安公主即刻道:「那你快去救人!記住,是本公主讓你去的!」

胡輝對著她行了一禮:「是。」

蕭重華對景弈道:「你帶胡公子過去。」

景弈抓住胡輝的肩膀,施展輕功把人帶到了那艘畫舫上。

只不過,二人晚了一步。

已經有人在搶救溺水者了。

蘇小小跪在他身旁,渾身濕噠噠的,眼睛里也進了水,十分的難受。

她顧不上眸子里疼出來的生理眼淚,雙手交疊,用力按壓著對方的胸口。

胡輝眉頭一皺,又見施救者是女子,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大步流星走過去:「你在做什麼!趕緊讓開!」

衛廷一記冰冷的眸光朝胡輝打了過來。

胡輝眉心一跳!

衛……衛大人?!

衛廷早年也曾是國子監的學生,真論起輩分來,胡輝該稱呼他一聲師兄。

只不過,衛廷早已入朝為官,胡輝見了他,得恭恭敬敬稱呼一聲衛大人,或衛將軍。

另一邊的景弈也很驚詫。

卻不是驚訝衛廷,畢竟,他早知衛廷回京了。

他是認出了正在搶救溺水者的蘇小小。

他怔在原地,滿眼的不可思議。

蘇小小全心全意搶救患者,沒留意到景弈過來了。

溺水不是最糟糕的情況,他的心臟停跳了。

她讓患者平躺在甲板上,拉開了患者的領口,解下了患者的腰帶,又雙膝跪地,騎在患者的身上。

這副姿勢……引來了周圍的一陣非議。

「我還當是個大老爺們兒,原來是個姑娘家。」

「一個姑娘家當眾扒了男人衣裳的褲子,還……還當眾做出如此不堪之舉,實在是有辱斯文!」

「是啊,太不像話了!」

他們似乎忘了,是蘇小小拼著命把人救上岸的。

在名節大於天、女子地位低下的古代,蘇小小的舉動可以說是挑戰了所有人的底線。

而之所以沒人上前將她扯開,丟進水裡浸豬籠,全是因為有衛廷這尊大殺神杵在邊兒上。

眾人的議論聲,讓胡輝回過了神。

他神色一肅,對衛廷道:「衛大人!趕緊阻止她!患者溺水了,她這樣會害死人的!」

------題外話------

稍後還有一更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