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二十九 兵權

二百二十九 兵權

作者:

,!

蘇承對於秦滄闌動手揍了自己的寶貝女婿的行為,十分不滿,當即黑了臉,表示昨日建立起來的交情煙消雲散。

秦滄闌捏緊拳頭:我是你親爹!

岑管事來梨花巷接秦滄闌時,秦滄闌已經氣到自閉了,一個人悶悶地坐在台階上,像是被人遺棄的孤寡老人。

「太爺?」岑管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秦滄闌道:「我沒瞎。」

岑管事放下手:「得嘞,您上馬車?」

秦滄闌沉著臉上了馬車。

岑管事在他身後做上馬車,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您這是——」

秦滄闌將見到衛廷的事兒說了:「……衛家的那個混小子!」

岑管事愕然:「您是說……大小姐在鄉下的相公是衛家幼子?大小姐是去年臘月成的親,那會兒衛家幼子不是在護國龍寺帶髮修行么?」

秦滄闌冷冷一哼:「呵,修行是個幌子,人跑去青州了!」

秦滄闌已經從蘇二狗嘴裡了解到孫女兒成親的經過了,衛廷受傷,被蘇承抓回去做了上門女婿。

一家人至今不知衛廷的真實身份。

岑管事喃喃道:「這一家子……心真大呀,撿回來的女婿能來京城,他們就沒懷疑過衛廷或許有什麼了不得的身份?大小姐也不知情么?」

「我沒問她。」

蘇小小病了,秦滄闌不忍心盤問,就先出來了。

秦滄闌握拳:「我是絕對不會同意這門親事的!」

岑管事輕咳一聲:「那什麼,我覺得……您先把人認回來再說吧。在大爺心裡,似乎女婿比您重要一點兒。」

秦滄闌:「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

-

另一邊,景宣帝為護國公府的事頭疼了整整兩日。

怎麼說也是未來的皇親國戚,非得把事情鬧這麼大?

可既然秦滄闌的態度如此堅決,景宣帝也不好揣著明白裝糊塗。

景宣帝賜了秦徹一個新的名字——秦江。

秦徹這個名字算是收回來了,只等哪日蘇承入宮,景宣帝便將秦徹的身份,與護國公的金印、令牌一併授予他。

當然,有一些細節上的東西,譬如對於秦江的懲罰,也不能草草了事了。

畢竟是欺君之罪。

就算顧念先帝與秦峰的君臣之情。

可死罪能免,活罪難逃。

是革職還是降職,景宣帝得仔細斟酌一二。

--

護國公府。

秦徹……如今該叫秦江了。

自打被攆出主院后,秦江遷入了距離秦滄闌的院子十分遙遠的清風閣。

那裡曾是秦峰用來習武的院子。

不能說很破舊,但也著實有些年久失修。

他的身世在府上傳開了,從前那些巴結他的下人,如今躲得遠遠兒的。

人走茶涼。

「你為何不走?」

他坐在陰暗的屋子裡,看著面前拎著一個食盒的徐慶。

徐慶道:「我說過,我這條命是國公爺給的,我一輩子效忠國公爺。」

秦江笑了笑:「我已經不是國公爺了。」

徐慶道:「那也是我的主人。」

「放桌上吧。」秦江說。

徐慶將從外面買來的雞湯擱在了桌上。

秦江譏諷道:「經過這件事,我也算是看清了不少東西,我是護國公,是整座府邸的主人,可為何只要秦滄闌一句話,就能輕而易舉地廢了我?」

「為何?」徐慶問。

秦江冷笑:「因為,我手上沒有實權,確切地說,是兵權。老爺子陰險得吶,表面上將護國公的位置傳給我,實際仍將兵權牢牢地抓在手裡,我只是一個他推出來的靶子,讓所有人將仇恨的目標轉移過來的靶子。」

徐慶道:「我覺得,老太爺並沒有這麼想。」

秦江陰鷙地說道:「呵,可是他這麼做了!」

徐慶不再接話。

秦江打開食盒:「無妨,早點兒看清了也好。讓你去打探的消息,打探到了么?」

徐慶道:「打探到了。」

徐慶一五一十地稟報完,秦江沉吟了許久,隨後仰天大笑:「原來如此……秦滄闌……沒想到吧……天不亡我——天不忘我——」

啟祥宮。

嫻妃坐在窗前看詩集。

她看得頭腦發昏。

想在後宮站穩腳跟,僅有容貌與出身並不夠,得懂得經營自己的形象。

嫻妃的形象就是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才女。

「困死了。」

嫻妃嫌棄地將詩集往桌上一扔。

俄頃,劉三德邁著小碎步,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小聲在嫻妃耳邊說了幾句。

嫻妃臉色一變:「當真?」

劉三德將紙條遞給她:「娘娘請過目。」

嫻妃看完,面上的神色陰晴不定,她將紙條揉成一團,神色凝重地說道:「你出宮一趟,見一見這個徐慶!」

劉三德應下:「是!」

嫻妃叮囑:「當心別叫人發現了。」

劉三德道:「奴才會小心的。」

徐慶就在宮外候著。

劉三德的馬車剛出皇宮,徐慶便閃身而入,快到劉三德只看見一道殘影。

「繼續駕車。」徐慶隔著車簾,對劉三德說。

劉三德不動聲色地望了望迎面走來的巡邏禁軍,暗暗捏了把冷汗。

「可是……秦大人的人?」

徐慶太快了,劉三德實在是沒看清他的容貌。

徐慶單刀直入:「我家主子讓我帶幾句話給嫻妃娘娘,那位民間來的大小姐,在民間成了親,相公是衛廷。若是嫻妃娘娘不想秦、蘇兩家的兵權旁落衛家之手,我家大人願助嫻妃娘娘一臂之力!」

劉三德汗毛倒豎!

天啦天啦!

他聽到了什麼驚天秘聞?

秦家的真千金居然與衛家幼子攪和在了一起?

衛家幼子不是出家了么?

怎麼跑去青州……把秦家的大小姐給拐了?

「那個……」劉三德回了回頭,想再多問徐慶幾句,卻車廂里早已沒了人影!

乖乖!

秦江的身邊竟有如此高手!

劉三德不敢耽擱,在附近的集市上隨意買了一盒點心便回了宮。

他轉述了徐慶的話。

嫻妃也不鎮定了,她騰的站起身,捏緊了帕子,美眸中閃過一絲慍怒。

該死的衛廷!

放著她金尊玉貴的公主女兒不要,卻跑去娶了個鄉下的胖丫頭!

他是想得到秦、蘇兩家的兵權?

做夢!

「來人!為本宮更衣,本宮要見陛下!」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