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23章 護妻

第23章 護妻

作者:

「蘇胖丫沒騙你,她真的成親了,我們全給了份子錢的!」

「是啊!給了三份兒呢!」

「人家還帶著仨拖油瓶呢!」

「就是一直沒見過,胖丫,不會是你相公丑得沒法兒見人吧?」

「哈哈哈……」

鄉親們再次鬨笑。

蘇小小算是明白了,這夥人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不幫黃氏也不偏袒她。

可她還真不能把衛廷叫出來,不是嫌他丑得不能見人,而是衛廷絕不會幫她應付黃氏與鄉親。

「出了什麼事?」

一道富有磁性的嗓音自後方傳來。

是衛廷的聲音。

蘇小小第一反應是,這傢伙能下床了?

第二反應是,完了,要是衛廷不配合,說他不是她相公,她就無法收場了。

這很像衛廷能做出來的事。

她捏緊拳頭,迅速在腦海里思索著應對之計,渾然沒察覺到黃氏與鄉親們的反應。

衛廷來到她身側,輕聲問道:「家裡怎麼這麼吵?」

習慣了衛廷的冷嘲熱諷,冷不丁他說話語氣如此溫柔,還不夾槍帶棒的,蘇小小不由地懵了一下。

她下意識地扭頭看向一旁的衛廷。

這下她更懵了。

衛廷的臉消了腫,露出了原原本本的容貌,面如冠玉,濃眉斜飛入鬢,鼻樑高挺,一雙深邃如泊的眼睛,此時正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他黑曜石一般的瞳仁里,映著她獃獃愣愣的小胖臉。

他躺著的時候就很顯長,站起來卻好像更高,身姿挺拔,如松如竹,粗布麻衣也擋不住一身清貴之氣。

蘇老爹沒騙她啊……這真的是個比何童生好看一百倍的男人!

蘇小小看呆了。

這是一個足以令所有女人臉紅心跳的男人,適才笑話他丑得見不得人的,這會子恨不能把自己舌頭咬了。

衛廷微微一笑,拿出手中的棉衣披在蘇小小的身上:「穿堂風大,當心著涼。」

蘇小小不是花痴,可這副身體是,不然當初也不至於看見何童生就走不動路了。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衛廷為何突然變得這麼溫柔體貼了?

衛廷的目光掃過黃氏與被驚得站起身的陳豐,轉頭問蘇二狗:「二狗,他們是——」

蘇二狗答道:「舅舅、舅母!」

衛廷客氣地說道:「原來是舅舅和舅母,快請坐。」

陳豐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

蘇二狗上前一步道:「我姐夫!」

好奇怪的感覺啊,明明他很怕舅舅、舅母的,可姐夫一出來,他頓時感覺自己有底氣了!

陳豐從進門到現在,第一次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黃氏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比天上下了刀子更令人震驚。

衛廷問道:「舅舅、舅母今日上門所為何事?」

蘇小小:呵,你在屋裡沒聽見嗎?

「我……」黃氏張了張嘴,啞巴了。

方才還口口聲聲罵這丫頭沒人要,轉頭就冒出個如此俊俏的相公,這可把她的臉打的。

「相公。」確定某人不是來拆自己台的,蘇小小的惡趣味上來了。

她眨巴著不見半滴眼淚的眸子,委屈巴巴地說,「舅舅、舅母是來拆散我們兩個的。」

黃氏一驚:「我幾時來拆散你們了?」

蘇小小繼續小臉委屈:「舅母方才不是還在給我說親嗎?說天底下除了二表哥,

沒有別的男人會真心對我好,我又胖又蠢沒人要。」

衛廷含笑看著她:「誰說的?你一點兒也不胖。」

蘇小小用比小鹿斑比更無辜的眼神看著他:「那我蠢嗎?」

衛廷深吸一口氣,笑容不變:「不蠢,很聰明。」

蘇小小握住他修長如玉的手,哽咽問道:「相公你會不要我嗎?」

你適可而止!

衛廷微笑:「我是你相公,當然不會不要你。」

蘇小小嚶嚶嚶撲進他懷裡:「相公你最好了!」

蘇二狗渾身一抖,我姐的作勁兒又上來了——

被強行塞了把狗糧的鄉親們:……麻蛋!飽了!

陳家兩口子的打臉打得啪啪的,想到自己大言不慚地講了那麼多,結果蘇家早有了上門女婿。

蘇小小抽出帕子,夾子音哭泣:「相公,舅母說大表哥是秀才,我配不上大表哥,改天你也去考個秀才回來!光耀我們蘇家的門楣!」

「人已經走了。」

衛廷一秒變回冰山男。

呃……

這麼快。

沒演夠呢。

蘇小小意猶未盡地推著他的胸膛,借力讓自己從他懷中起來,順帶摸了把他的胸肌。

衛廷:「……」

「全走啦?噫?二狗呢?」

「去灶屋倒水了。」

衛廷回了自己屋。

蘇小小邁著小胖腿兒跟上。

衛廷冷著臉在床邊坐下:「你又來做什麼?」

蘇小小的一雙小胖手背在背後,挑眉說道:「當然是給你檢查傷勢啦……相公!」

衛廷冷聲道:「別亂叫。」

還是溫柔起來的衛廷可愛,雖然是裝的。

蘇小小拍了拍手:「好啦,不逗你了,讓我看看你的傷。」

衛廷警惕地看著那雙朝自己伸過來的小胖手,沉聲道:「我自己來。」

蘇小小直起身子,比了個手勢:「你來。」

衛廷解了半天解不開。

他尷尬地放下手,撇過臉。

蘇小小好笑地走上前解了他衣衫,拆開腹部與左小腿的紗布。

她上次從基地藥房拿的全是最新研發的特效藥,不得不說,藥效是真的好,傷口已結痂,沒有絲毫紅腫。

只不過,他傷得肉可見骨,還是要多卧床修養才是。

「小腿腫了。」

他平日里偶爾也會下床,但都有蘇二狗扶著,並且他是用的右腿的力。

剛剛為了給她撐場面,他愣是像個沒事人一樣走出來的。

蘇小小沒了逗弄他的心思,正色道:「我給你上點葯,疼你就說。」

衛廷淡道:「這點小傷,不至於。」

是啊,他身上的舊傷痕老多了,不知道是與人拼過多少命。

處理完衛廷的傷勢,蘇小小去了後院。

三小隻呲溜呲溜地走進來,萌萌噠地看著他。

「滿意了?」衛廷懶得理三個小崽子。

三小隻伸出小拳拳。

爹爹辛苦了,給爹爹捶腿腿。

衛廷還算滿意地哼了一聲:「只此一次,下次我可不會再幫她了……噝——捶到傷口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