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三十五 大佬爭寵

二百三十五 大佬爭寵

作者:

三小隻蹲在院子里捉蟋蟀。

黑黢黢的,也不知他們是怎麼看見的。

小虎捉了個大的,過來和大虎、二虎炫耀。

哪知和大虎、二虎的一比——

弟弟還是弟弟。

小虎不開心,小腦袋一甩:「哼,我不捉啦!我去騎西幾!」

石獅子太高,他爬又爬不上去,手腳並用,急得滿頭大汗。

還是大虎與二虎過來,兄弟二人齊力拖著他的小屁屁,才將他給頂了上去。

小虎心滿意足地騎上了威武霸氣的石獅子,神氣地晃晃小腦袋。

「大虎,二虎,你們也向來!」

他有時叫哥哥,有時叫名字。

小祠堂地勢偏僻,四周並無閑雜人等,除了白衣斗笠男、暗衛、尉遲修,便只有一個伺候了衛老太君多年的老嬤嬤。

「小公子們真活潑。」

老嬤嬤說。

暗衛開口道:「從前不這樣的。」

老嬤嬤不明所以地朝他看來。

暗衛斟酌了一下,

覺得老嬤嬤是自己人,可以講,於是把從尉遲修那兒聽來的小公子們的遭遇說了:「一開始很慘的……特別慘……瘦得跟猴兒似的……見了人也不說話……」

三小隻玩累了,開始四處找蘇小小。

三人走進來,抓著衛廷的手:「要娘。」

衛廷沒做聲,默默地看向了衛老太君。

衛老太君慈祥地對三小隻道:「去太奶奶房裡睡,好不好?太奶奶房裡有很多好吃的,也有很多好玩的,你們想要什麼,太奶奶都給你們弄來。」

「要娘。」大虎說。

「娘。」二虎說。

小虎是已經快哭了。

別看他們白日里玩得瘋,和誰在一起都沒事,可一旦到了晚上,便只要蘇小小了。

今天晚上把他們帶出來,都是衛廷花了好大力氣的。

「娘——」

三人要蘇小小,聲音裡帶了微弱的哭腔,小腦袋在衛廷腿上焦慮地蹭呀蹭。

小虎開始抓腦袋。

看這三人難受又委屈的樣子,衛老太君的心裡一陣抽痛。

衛老太君最終還是讓衛廷帶著他們離開了。

望著消失在暗夜中的背影,衛老太君久久沒有收回視線。

李嬤嬤拿著一件披風來到衛老太君身邊:「夜裡寒著呢,當心著涼了。」

李嬤嬤將披風披在衛老太君的身上。

衛老太君眼底水光閃動:「幾個孩子長得真壯,像小牛似的。」

李嬤嬤說道:「聽說,少爺剛找到他們時,他們差點兒死了。」

衛老太君花白的眉毛一擰。

李嬤嬤道:「少爺大抵是不想您難過,是以沒和您說。少爺是在一個地窖找到他們的,乳母已經死了,三人就躺在屍體旁,也不知餓了多久,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衛老太君的心揪成一團。

李嬤嬤聲音低沉:「出來后,三個小公子獃獃愣愣的,像三隻受驚的鵪鶉,也不壯,皮包骨,行為……也和普通孩子不一樣。」

「少爺帶在身邊一段日子,有了些許好轉,不過真正正常起來,是在給他們找了個後娘之後。」

衛老太君眉頭緊皺:「你是指秦家的那個丫頭?」

李嬤嬤點點頭:「就是她。」

衛老太君冷冷一哼:「哼,是不是那小子故意讓人編排這些給你聽的?想借你的口,吹吹我的耳旁風!」

李嬤嬤就道:「老太君,扶蘇可是你的人。」

扶蘇,衛廷身邊趕車的暗衛。

衛老太君沉著臉道:「他早胳膊肘往外拐了,真向著我,會把那丫頭的身世瞞著不說?要不是三皇子偷偷放了消息給我,我還不知自己的孫兒竟然娶了仇人家的骨肉!」

李嬤嬤遲疑片刻,說道:「三皇子是別有居心。」

衛老太君不假思索道:「他當然沒好心。用不著他挑撥,殺夫之仇不共戴天,我是不會為了兵權,讓自己孫兒娶秦家的丫頭的!犧牲孫兒這種事,我這孤老婆子做不出來!」

李嬤嬤心道:也不叫犧牲吧,少爺他自個兒挺樂意呀……

李嬤嬤嘆了口氣:「那小公子們怎麼辦?真讓她帶著小公子嫁人,小公子被冠上別人家的姓,喊別人一聲爹?」

衛老太君一下子被點中死穴。

……

翌日一大早,景宣帝下朝後又把秦滄闌宣入了宮。

秦滄闌嘆氣:「臣從前竟是不知,陛下與臣的君臣關係如此親密。」

景宣帝:「……」

景宣帝叫秦滄闌過來是為了護國公府的事。

他先是問了一些有關蘇小小在鄉下的細節,尤其那位衛小郎君。

蘇陌早給秦滄闌送去了蘇老爺子的「口供」,秦滄闌自然不會答錯。

景宣帝又道:「既是成了親,為何入京沒將他帶上?難不成……你兒子是不想要這個女婿了?」

秦滄闌心道,若果真這樣就好了,他巴不得蘇承把衛家那小子給攆出家門呢。

然而事與願違,被攆出來的是他這個親爹。

秦滄闌一臉惋惜:「不是不想帶啊,是他生了病,不得舟車勞頓,在鄉下靜養。」

「如此嚴重?」景宣帝問。

秦滄闌嘆道:「是啊,興許那天就去了。」

他是真想捏死衛廷的。

眼見著話題越聊越沉重,景宣帝就此打住。

他話鋒一轉,道:「朕想見見你兒子。」

秦滄闌的情緒低落下來:「陛下,臣的兒子曾親眼目睹生母慘死,至今無法回憶那段往事,臣不想他受刺激,尚未與他相認。」

景宣帝若是個暴君,大可不管不顧地把蘇承宣入宮。

可他是明君,此情此景不好繼續強求。

景宣帝道:「那就等你們父子相認了,再把他帶進宮來讓朕見見也不遲。」

秦滄闌拱手道:「是,陛下。」

景宣帝看了他一眼:「你不會讓朕等太久吧?」

秦滄闌頓了頓,說道:「不會。」

「那就好。」景宣帝說道,「你的親兒子是護國公,這一道聖旨朕不會撤回,不過,蘇承自幼在民間長大,入朝為官怕是有些難以勝任,你覺得呢?」

秦滄闌的眸光動了動,拱手說道:「陛下所言極是。」

……

從皇宮出來,秦滄闌去了一趟鎮北侯府,向老侯爺說了御書房裡的談話。

景宣帝講得十分隱晦,可秦滄闌又不傻,武將只是不喜歡耍心眼,不代表他們沒心眼。

景宣帝的意思是,蘇承當個閑散的國公爺,一輩子衣食無憂;兵權繼續交給秦江。

兵權是秦家憑著一樁樁血淚軍功掙來的,與其交給別人,不如交給自己弟弟,怎麼說秦江也是秦家血脈。

另外,秦家也被當成繼承人培養了多年。

「你同意了?」老侯爺問。

秦滄闌正色道:「我當然沒有!就算承兒他在鄉下長大,沒學過兵法,可我不是還活著嗎?我可以教他!承兒若是不肯學,還有二狗!你是不知道二狗那孩子究竟有多虎!」

老侯爺只去過梨花巷一次,還沒怎麼與蘇二狗說上話,這會兒不免有些嫉妒起秦滄闌來。

等他痊癒了,一定把幾個孩子偷進府!

他也能教!

老侯爺問道:「陛下答應了?」

秦滄闌道:「陛下沒答應。」

不是,你講半天是講了個寂寞啊?

老侯爺給急了:「陛下到底是如何決斷的?」

秦滄闌嘆道:「陛下說,我這把年紀了,也不知能教承兒多少年,我說我不在了,還有你,你不在了還有蘇淵,終歸有人能教會承兒。陛下說,你們幾個的能耐,朕深信不疑,只是朕不確定蘇承是不是可教之才?」

老侯爺不樂意了:「怎麼就不是了?承兒小時候很聰明的!」

秦滄就道:「我也這麼和陛下說。最後,陛下答應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若一個月後,承兒能勝過秦江,就相信他是可造之材,同意他做個有實權的護國公。」

老侯爺皺眉:「一個月……承兒還沒恢復記憶,接不接受得了自己的身份尚且兩說,即使能接受,讓他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勝過秦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題外話------

今天兩更的字數也不少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