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四十一 姐控

二百四十一 姐控

作者:

,!

衛廷被罰閉門思過一個月。

有太監在府上住下監管。

晚上,衛廷就沒回梨花巷了。

人雖不回,東西卻是要帶到的。

月黑風高。

蘇小小剛把三小隻哄睡,自己也打算歇下。

忽然,一道暗影凌空掠來,如鬼魅一般來到蘇小小的窗前,扣了扣窗欞子。

蘇小小古怪地打開窗子,人影早已消失不見,窗台上留着一封信。

她拆開一瞧。

是厚厚的三千里銀票,外加一張惜字如金的紙條:家用,外出一月,勿念。

蘇小小笑了。

她望着寂靜無風的院子,猶豫片刻,說道:「是小黑嗎?」

「不是。」

一道男子的聲音回應。

「哦。」蘇小小挑眉,「玉娘寫了一封信,是給一個叫小黑的,既然你不是,那算了。」

黑衣人唰的閃到了窗前。

--

秦家。

秦嫣然回到了護國公府的西院。

她這一日過得無比憋悶。

先是被那位民間來的大小姐冷嘲熱諷了一頓,再是莫名其妙多了三個小師叔,師叔還是那個女人的兒子——

三個小傢伙在院子裏打打鬧鬧,吵得她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練琴,彈錯了好幾個。

張琴師對她的不滿幾乎寫在了臉上。

可這能怪她嗎?

幾個孩子吵成那樣,換誰能不被干擾?

可話又說回來,張琴師今年三十了,那位叫凌雲的男子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齣頭,他怎麼會是張琴師的師父?

張琴師是京城最富盛名的琴師,沒人知道他師承何處,只知當年他在畫舫上,一曲《鳳求凰》,

名動京城。

自此,慕名前來的人如過江之鯽,幾乎踏破張琴師的門檻。

有向他求曲的,也有拜師學藝的。

張琴師不輕易收徒,算上自己在內,不超過五個,而自己是唯一的女弟子。

如此優秀的琴藝大家,他的師父又是何方神聖?

「叫凌雲,可我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啊……」

秦嫣然想不通。

秦嫣然去秦江的院子晨昏定省,這是這麼多年她一直堅持的習慣。

在院子門口,她碰到了氣急敗壞的秦雲。

秦雲顯然也是往秦江院子來的,卻不是來請安,更像是要告狀。

「阿雲。」秦嫣然叫住他。

秦雲悶悶地喚了聲姐。

秦嫣然問道:「你的臉色很難看,發生什麼事了嗎?」

秦雲抱怨道:「你還說!都怪你,非得讓我去國子監!」

秦嫣然微微尷尬:「我……對不起,我忙忘了,沒去接你。」

秦雲不是為了這個,他也早忘了秦嫣然要來接他的事兒了。

他生氣是因為從前的那些狐朋狗友,突然不來巴結他了,然後他還看見了那個叫蘇二狗的傢伙,居然在他隔壁班!

可惡啊!

秦嫣然語重心長地勸道:「父親近日可能會很忙,你不要拿這些小事去打攪他。」

秦雲冷哼道:「我的事怎麼就成小事了?難道只有你的事才是大事嗎?」

秦嫣然蹙眉道:「我沒這麼說。」

「可你就是這個意思!」

「阿雲!」

秦雲不想理她,悶頭往裏沖,卻被徐慶給攔下了。

「老爺歇息了,少爺與小姐明日再來吧。」

秦雲厲聲道:「我要見父親,你給我閃開!」

徐慶不動。

秦雲譏諷道:「你不過是條看門狗!敢違抗本小爺的命令!還不快給我滾開!我要見父親!」

徐慶眼底掠過一絲冷光。

「阿雲!」秦嫣然拽了秦雲一把,「你別再胡鬧了!」

秦雲反手掙開她的手,巨大的力道讓秦嫣然狠狠地朝後踉蹌了一下。

徐慶順手抓住她胳膊,這才不至於讓她狼狽地跌在地上。

待到她穩住身形,徐慶面無表情地抽回手。

秦嫣然摸了摸自己胳膊,神色複雜地看向秦雲,嚴厲地說道:「你給我回去!」

秦雲看看動了真怒的姐姐,又看看一臉冰冷的徐慶,咬咬牙,轉身走掉了!

秦嫣然頭疼得嘆了口氣,轉身望向徐慶,擔憂地問道:「我父親傷勢如何了?」

徐慶看了秦嫣然一眼。

他的眼神與普通的護衛不一樣,不經意間透著無盡的殺氣。

秦嫣然只覺心口一震,卻倔強地沒有避開他殺氣四溢的目光。

徐慶移開了視線,淡淡說道:「太醫看過了,讓老爺靜養。」

到底是沒講出在御書房被衛廷氣到吐血的事。

「陛下可處置衛大人了?」

「處置了,閉門思過一個月。」

秦嫣然不可置信。

衛廷把她父親傷成這樣,竟然只是閉門思過嗎?

徐慶道:「明日入宮甄選公主伴讀,小姐知道的吧?」

秦嫣然點點頭:「宮裏的人來過了。」

徐慶淡道:「小姐應該明白,這是你嫁給三殿下的唯一機會了吧?」

秦嫣然一怔:「你的意思是……給公主伴讀是假,為三殿下選妃是真?」

徐慶沒正面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說道:「我聽說,那位民間來的大小姐也拿到了入宮的名額。」

秦嫣然錯愕道:「她……她不是已經在鄉下成過親了嗎?」

徐慶道:「本朝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先例。聽聞小姐出生后不久,曾有得道高人為護國公府批了一命,護國公府的大小姐天生凰命,是要母儀天下的。那位高人口中的大小姐究竟是小姐,還是真正的大房千金呢?」

秦嫣然瞳仁一縮!

……

天蒙蒙亮。

蘇小小起來做點心。

蘇承昨日沒有回來,練騎射練得太累,直接在馬場的庭院裏睡著了。

秦滄闌派侍衛給蘇小小遞了口信,叫她不必擔心。

衛廷不在,蘇老爹不在,蘇二狗要上學,得讓他睡飽。

這回是真沒人打下手了。

不過一百來個點心也不多,大概一個時辰便全部出鍋了。

她把蘇二狗與三小隻叫了起來。

蘇二狗揉揉眼,望着窗外透亮的天光,聞着灶屋飄出的酥香,嘀咕道:「姐,你點心都做完了呀?怎麼不叫我?」

蘇小小就道:「那才幾個點心?」

蘇二狗皺眉道:「不行的!你下次一定得叫我,不然我不接生意了!」

怎麼能讓他姐一個人忙前忙后呀?他還是不是家裏的男子漢了?

蘇小小看着十四歲的弟弟,笑了笑,說道:「行,下次叫你。」

蘇二狗不放心,愣是把水缸的水打滿了,柴劈完了,小馬駒也餵了,才上桌吃早飯。

------題外話------

快2000票了,咱今兒破個千,可好呀?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