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四十五 告知身世

二百四十五 告知身世

作者:

從皇宮出來時,已是暮色西斜。

晚風帶着一絲透心的涼意。

蘇陌一襲銀色披風,靜靜地立在宮門口的馬車旁。

千金們陸陸續續地走出來,忍不住朝他投去打量的目光。

蘇大公子,文武雙全,風華如玉,又出身尊貴,深得景宣帝器重,如今郎君,天下哪個姑娘不想嫁?

千金們臉紅得不行。

蘇小小慢悠悠地走在眾人身後。

忽然,一個千金落後幾步,主動與她搭訕:「秦小姐,你今天考得怎麼樣?」

「我姓蘇。」蘇小小說。

「啊。」那位千金怔了下。

蘇小小沒有與人攀交情的打算,一臉淡定地走過去了。

不多時,又一位千金湊過來:「蘇小姐,你是第一次入宮吧?你今天的棋下得不錯,聽說你差一點兒就贏了呢。」

你好像全程在圍觀秦嫣然的棋局吧?

蘇小小睨了她一眼,發現了她微紅的臉頰,和微微閃動的小眼神。

蘇小小又往蘇陌那邊瞅了瞅,心下瞭然。

敢情自己是被她們當了工具人?

七八位千金湊過來,熱情地與蘇小小攀談,不知道的,還當蘇小小是個什麼新晉團寵呢。

蘇小小來到蘇陌面前。

諸位千金含羞帶怯地與蘇陌見了禮:「蘇公子。」

蘇陌客氣回禮,並不冷淡,也不過分熱忱,保留着一個世家子弟應有的涵養。

「上車吧。」蘇陌對蘇小小說。

他轉身,挑開帘子,伸出手來,將蘇小小扶上馬車。

不遠處,

秦嫣然看着蘇陌毫不避嫌,與蘇小小關係親密,不由地捏緊了手中的帕子。

她是蘇陌的表妹時,蘇陌從不逾越半分。

嚴格說來,這也算不得逾越,兩家本就是親戚,蘇陌對蘇小小是兄妹之間的照顧,並未摻雜任何其它。

可越是如此,越是讓秦嫣然感受到巨大的落差。

原來蘇陌可以這樣對一個人好。

可以不顧規矩,不顧身份,無懼閑言碎語。

「小姐,上車了。」

身後傳來徐慶的聲音。

秦嫣然望着蘇家的馬車喃喃道:「蘇大公子一直在宮外等著,不曾離開嗎?」

「是的。」徐慶說。

秦嫣然有些委屈:「她就有那麼好嗎?」

徐慶沒有接話。

馬車上,蘇陌遞給蘇小小一個水囊。

水囊確實渴了。

「謝了。」她接過來,咕嚕咕嚕喝了幾大口。

蘇陌看着她想吃就吃,想喝就喝,從不擔心自毀形象的樣子,忍俊不禁道:「宮裏沒水喝嗎?」

蘇小小嘆道:「有,可那是給人喝的嗎?是看的吧。」

一次只端來一小杯,別的千金們只抿上一小口,潤潤嗓子便給放了回去。

她倒是全喝了,但也不夠解渴呀。

蘇陌笑了:「慢慢喝,還有的。」

蘇小小應下:「嗯。」

蘇陌問道:「考了什麼?」

蘇小小想了想:「琴棋書畫……下棋。」

蘇陌將一罐子核桃打開:「考得怎麼樣?」

蘇小小抓起一顆核桃仁:「挺好。」

蘇陌:你嘴裏就沒真話。

……

蘇陌將蘇小小送回梨花巷后,才去處理白日裏耽擱的公務。

蘇小小嘴上沒說什麼,心裏是明白的。

蘇陌並非當真無事可做,他是擔心自己第一次入宮,會出什麼意外,如此他也能第一時間趕到。

蘇小小把三小隻接了回來。

三小隻度過了十分愉快的一天,上午學琴(折騰師父),下午去果園(折騰師父)。

為了表達對師父的喜歡,他們從果園回來后,去家裏將小馬駒牽了過來。

和小馬駒一起,繼續折騰師父。

「師父再見!」

「師父再見!」

「師乎再見!」

院子裏的三小隻沖凌雲揮揮小手。

凌雲連摔門的力氣都沒了。

他餓……

他只想乾飯……

--

蘇二狗也從國子監回來了,蘇承被秦滄闌與老侯爺抓去封閉強訓,今晚依舊不回。

蘇小小嚴重懷疑二人是搶著給蘇承當爹去了。

蘇小小燉了芋頭紅燒肉,蒸了蝦仁丸子,煎了韭菜雞蛋,又炒了兩盤青菜。

芋頭滑滑嫩嫩的,三小隻很愛吃。

小虎捧著碗筷,將腦袋抬起頭,奶唧唧地說道:「明天還想吃!」

蘇小小好笑地問道:「想吃什麼?」

小虎認真道:「芋頭!右(肉)!」

「大虎二虎呢?」蘇小小問。

大虎基本不挑食,除了苦的,啥都吃。

「糖葫蘆。」二虎說。

小虎忙道:「小斧也要糖符蘆!要好多好多,一百個糖符蘆!」

大虎點頭點頭,他也要一百個。

蘇小小:我是想問飯菜的……都不許給我歪樓!

吃過飯,三小隻去院子裏玩耍,蘇小小上灶屋刷碗。

蘇二狗走了進來,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

「姐。」

他悶悶道。

「怎麼了?」蘇小小抬眸看他,問道,「啊,是接到新訂單了嗎?多少個,我明天來做。」

「不是……」蘇二狗道,「啊,有訂單,我是……」

「想說什麼?」蘇小小輕聲問。

蘇二狗小聲道:「就……今天在國子監,有人叫我小公爺。」

該來的還是來了。

決定送蘇二狗去上學的那一刻起,就註定身世是要曝光的。

蘇小小問道:「你想做小公爺嗎?」

蘇二狗問道:「我做了還是你弟弟嗎?是爹的兒子嗎?不是的話,我不做了。」

蘇小小逗他道:「有吃不完的點心,花不完的銀子,也不做嗎?」

蘇二狗撥浪鼓似的搖頭:「和爹和姐在一起,我可以餓肚子。」

蘇小小笑了:「我說過,不會再讓你餓肚子了。」

蘇二狗悶悶地說道:「姐,我以後少吃一點,你不要把我給別人。」

這個小憨憨,是以為自己要把他過繼到別人家去做兒子嗎?

蘇小小哭笑不得,終於理解他為何從一進門就一副垂頭喪氣的表情了。

「二狗,有些事,是時候說給你聽了。」

「什麼啊?」

「爹的身世,-之前不告訴你,是我還有一些考慮。但我發現,我可能錯了,這個決定不該由我一個人來做。我不該把你當成小孩子,你有選擇家人的資格。」

蘇二狗聽話聽一半,到後面直接嚇哭了:「姐,我……我不會真不是咱家的孩子吧?我是撿來的?」

他的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

他不要做有錢人家的小公爺,他只要他姐、只要他爹——

------題外話------

自從前陣子檢查出不能吃大米、小麥、黑麥、蕎麥、蔥、蒜、牛肉、雞肉、魚、蝦……后,我的快樂沒了。

每天打開冰箱,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吃什麼。

人家是在檢查單上找哪幾項不能吃,我在找哪幾項可以吃。

過敏星人的悲哀o(╥﹏╥)o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