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五十四 讓你吐血

二百五十四 讓你吐血

作者:

景弈眼神危險。

太監腦門兒一涼。

眾人紛紛給蕭重華行禮,只有蘇小小意味深長地看着他。

景弈是小侯爺,作為他的表哥,項公子的出身不會太差,只是她也沒料到他就是那位傳聞中的三殿下。

「你這丫頭——」太監還要呵斥兩句,被蕭重華一記冰冷的眼神制止了。

太監脖子一縮,躬身低下頭去。

蕭重華溫聲道:「抱歉,之前在青州微服私巡,隱瞞了身份,不過,重華的確是我的名字。」

太監懷疑自己聽錯了。

三殿下……居然在向一個小丫頭道歉?

惠安公主一時間顧不上告狀,狐疑地問道:「三哥……你們認識啊?」

蕭重華笑了笑,說道:「我在青州生了一場大病,多虧蘇玉娘醫術高明。」

惠安公主恍然大悟:「啊,你就是那個……治好了我三哥的民間大夫呀?」

蕭重華接着道:「蘇姑娘也治療過景弈的傷,方才是我讓景弈去攔蘇姑娘的馬的,你不要生景弈的氣了。」

這話表面是在讓惠安公主別生景弈的氣,實則是在讓她別生蘇小小的氣。

景弈是惠安公主的表哥,就算惠安公主惱了他又如何?又不能真把景弈怎麼着。

蘇小小就不同了。

礙了惠安公主的眼,往後在宮學的日子會比較難過。

今日的事因惠安公主與靈犀郡主較勁賽馬而起,但沒提前到場的夫子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夫子是誰?」蕭重華問。

負責馬兒的太監道:「回三殿下的話,是中郎將。那邊,中郎將來了。」

中郎將姍姍來遲,見蕭重華與景弈也在,嚇得臉色一變,趕忙行禮致歉。

「明日不用來了。」蕭重華一句話,革了中郎將的職。

「你們兩個……」蕭重華又看向惠安公主與靈犀郡主。

她倆為何斗,所有人心知肚明。

一個想讓衛廷做駙馬,一個想讓衛廷做郡馬。

諷刺的是,衛廷寧可出家。

蕭重華嚴肅地問道:「知不知道方才有多危險?差點傷到人?」

惠安公主嘟噥道:「不是沒事嘛?」

靈犀郡主小聲附和:「就是。」

惠安公主忽覺不對勁,轉頭瞪她道:「就是什麼就是!我腳都崴了!」

靈犀郡主嘲諷道:「你崴了別人又沒崴!」

惠安公主俏臉一黑:「那還不是你害的!」

靈犀郡主不以為然道:「我怎麼害你了?」

「不是你追我,我的馬會發狂嗎?」

「誰讓你那麼騎術那麼爛,一下子就被我追上了!」

「你說誰騎術爛?」

「誰應就是誰!」

倆人又掐上了。

一個是皇帝的女兒,一個有太皇太后撐腰,誰也不怵誰。

蕭重華一陣頭疼。

「靜寧公主呢?」他問馬場的太監。

太監道:「小的們去坤寧宮問了,靜寧公主似是偶感不適,在寢殿歇息。」

蕭重華道:「我去看看她。」

出了這麼大的事,馬兒受了驚嚇,不敢再讓公主與千金們騎乘,騎射課臨時改成了江夫子的課。

江夫子拿着一本詩經過來時,蘇小小正抱着什麼往外走。

「要上課了,你去哪裏?」江夫子問。

蘇小小道:「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江夫子皺了皺眉。

蘇小小出了麒麟殿。

景弈還在。

「等很久了吧?」蘇小小走上前。

景弈搖頭:「沒有,你這麼快就下課了嗎?」

蘇小小怔怔道:「你以為我是讓你在這兒一直等到我下課?」

景弈點頭。

這是什麼天然呆的小正太?

不是場合不對,蘇小小真想rua他腦袋。

蘇小小把懷裏的金瘡葯遞給他:「我要去上課了,你自己塗一下,今天多謝你了。」

景弈把金瘡葯接了過來。

「不是表哥吩咐的。」

他突然開口。

「嗯?」蘇小小愣了愣,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微微一笑,「我知道。」

--

課室內,江夫子先發了字帖讓大家練字,他被另一個夫子叫了出去,約莫是在談論明日的授課事宜。

秦嫣然坐在第二排。

千金們見夫子出去了,紛紛圍到秦嫣然身邊。

林小姐問道:「秦小姐,剛剛三殿下和那個小胖子說了什麼,你聽見了嗎?」

蕭重華過來馬場時,眾人給他行禮,秦嫣然在最前面,距離蕭重華最近。

秦嫣然一邊研墨,一邊垂下眸子說道:「沒聽見。」

林小姐失望:「你那麼近也沒聽見呀?我見三殿下與她說話的樣子,是不是和她認識呀?」

秦嫣然的眸光動了動。

另一個千金道:「她一個土包子,怎麼可能與三殿下認識?」

林小姐一想也對,不再糾結此話題,放心地去練字了。

秦嫣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她方才聽見了。

她在青州便早與三殿下、景小侯爺相識。

她還治了三殿下的病與景小侯爺的傷。

三殿下言語間……充滿對她的維護。

而自己就站在三殿下的面前,三殿下卻彷彿沒看見自己。

秦嫣然捏緊了手中的墨塊。

「秦小姐,秦小姐,秦小姐!」

身旁的林小姐扯了扯她袖子。

秦嫣然回神,這才發現自己的墨灑出來了,流了滿桌,把她剛練的字帖全染黑了。

--

惠安公主受了傷,下午就不上課了。

她回了啟祥宮。

嫻妃見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兒摔得額頭髮青,不由地問道:「出什麼事了?你……你不會是又和靜寧掐架了吧?」

兩個公主小時候一言不合就干架,長大后彼此收斂了許多,碰面了只唇槍舌戰幾句。

「不是靜寧……」惠安公主委屈巴巴地將靈犀郡主騎馬追她的事兒說了。

嫻妃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她究竟生了個什麼大冤種女兒?

不是和靜寧掐,就是和郭靈犀掐。

惠安公主哼道:「怪我幹嘛?她追我的!」

嫻妃道:「你不理她不就完了嗎?」

惠安公主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是公主,我怎麼能輸給她?」

嫻妃譏諷道:「呵,念四書五經的時候,怎麼沒想過不能輸給人家?」

惠安公主噎了噎:「……到底誰才是你女兒?你幹嘛老幫着別人說話?」

嫻妃按了按太陽穴:「郭靈犀是太皇太後跟前的紅人,你少惹她!」

惠安公主不樂意了:「靜寧我惹不得,一個小小的郡主我也惹不得,我這個公主做得還有什麼意思!不如別讓我做了!」

「別讓你做什麼?」

一道帶着幾分笑意的男子聲音自門口傳來。

嫻妃心口一震,慌忙行禮:「陛下!」

「父皇——」惠安公主見到最疼自己的景宣帝,心底翻滾起無盡的委屈。

她眼眶一紅,撲進景宣帝的懷中,嗚嗚咽咽道,「他們全都欺負我……」

別的公主可不敢在景宣帝面前如此沒規矩,但也正是惠安的率性,才更讓景宣帝覺得自己在她面前先是一個父親,之後才是一國之君。

景宣帝看着懷中的女兒,問道:「誰欺負朕的惠安了?」

惠安公主毫不客氣地告狀:「郭靈犀!三哥!景弈!」

嫻妃太陽穴一跳。

逆女!

怎麼連你親哥和表哥也捎上了?!

「他們怎麼欺負你了?」景宣帝好笑地問。

惠安公主淚汪汪地說道:「郭靈犀騎馬追我,害我的馬發狂,三哥和景弈來了,不救我,跑去救一個外人……結果我就摔了……」

嫻妃快氣懵了。

這個故事原來還有後半段的嗎?

你方才幹嘛不一次性說完啊?

說完了老娘這會兒已經把你關起來了!還輪得到你在你父皇面前抹黑你親哥嗎?!

景宣帝問道:「摔得嚴重嗎?讓朕瞧瞧。」

「嚴重!疼死了!」惠安公主拿開捂住額頭的手,越想越委屈,「我討厭三哥!討厭死他了!父皇你也不要喜歡他!他這人就是虛偽!為了好名聲,連自己的親妹妹也不顧!」

嫻妃要吐血了——

去他的衛家!

去他的冷家!

她兒子奪嫡路上最大的絆腳石,是這個死丫頭啊!

------題外話------

還有一更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