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五十六 吃醋

二百五十六 吃醋

作者:

衛家。

衛廷被景宣帝與衛老太君雙雙禁足在院子裏。

他慵懶地半倚在踏上,臉上蓋着一本書,了無生趣。

余公公被人抬去隔壁屋修養,白衣斗笠男在門口守着,這回是真不給他任何出走的機會了。

「完了完了你完了!」

尉遲修衝進了院子。

白衣斗笠男持劍擋住他。

尉遲修瞥了他一眼,說道:「進也不讓進嗎?還是你覺得我能在你眼皮子底下把人拐走啊?你是承認自己菜咯?」

白衣斗笠男收回了手。

尉遲修大步流星地入內,來到簡榻前,直勾勾盯着衛廷臉上的那本書,說道:「大人,你完了!」

「完什麼完?」衛廷漫不經心地問。

尉遲修道:「你頂上飄綠了!」

「什麼跟什麼?」衛廷不想理他。

尉遲修振振有詞道:「那丫頭和蕭重華見面了!他倆相認了!知道一個是自己的未婚夫,一個是自己的未婚妻,他倆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大秀恩愛!蕭重華還去接她放學!你完啦!你被蕭重華撬牆角啦!」

衛廷唰的拿開罩在自己臉上的書,一把坐起身來,眼底一片寒涼。

他神色冰冷地來到門口。

白衣斗笠男攔住他:「老太君有令,不能放少爺出去。」

尉遲修來到他身邊,小聲對他道:「他老婆都跟人家跑啦。」

白衣斗笠男同情地看了衛廷一眼,給衛廷放行了。

……

蘇小小從皇宮回來,先把三小隻與小馬駒從凌雲那邊接回來,又把晚飯做了出來。

蘇祁與蘇鈺將蘇二狗送到家,特地強調了明天他們也要點心,

和蘇二狗一樣多才行!

「哦。」蘇小小歪了歪頭,問道,「要……留下吃個便飯嗎?」

蘇鈺道:「我們吃不慣外面的飯菜……」

半個時辰后。

蘇鈺雙手抱着院子裏的大樹,雙腿被自家車夫強勢拖住往外拽。

「我不走——」

還沒吃夠!

三小隻在凌雲那邊耗空了全部精力,到家后乖到不行,洗完澡,倒頭就睡了。

蘇小小去了蘇二狗的屋。

蘇二狗正伏案練字,姿勢有些笨拙,但神情十分認真。

蘇小小把油燈擱在桌上。

眼前一亮,蘇二狗抬起頭:「姐?你怎麼來了?」

蘇小小道:「我見你在練字,就給你拿了一盞燈來。咱家不缺銀子了,不必省燈油錢。」

蘇二狗道:「我看得見。」

蘇小小就道:「光線太暗傷眼睛,治病會花更多錢。」

蘇二狗趕忙將燈芯調亮:「那還是留着吧!」

「二狗,你喜歡念書嗎?」

「喜歡呀!」

念書就可以有生意做,蘇二狗很珍惜,做作業也比在鄉下認真。

至於做的好不好、對不對……反正夫子沒罵過他。

夫子敢罵他才怪了,不怕秦滄闌與老侯爺提刀把自己剁了?

「姐,我有點想爹了。」

「明日你放學后,我們去看爹。」

正巧,她也有些事要向秦滄闌求證。

夜深人靜。

一家人歇下,蘇小小把睡得橫七豎八的三個小傢伙擺好,自己也蓋上棉被,沉沉地睡了。

半夢半醒間,她隱約感覺有兩道犀利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她猛地睜開眸子。

只見一道高大的身影坐在床沿上,雙手抱懷,陰惻惻地盯着她,也不知盯了多久了。

蘇小小本能地去將手伸到褥子下。

「呵,又想拿刀?」

某人腳尖一踢,將地上的砍刀踢到了床底下。

蘇小小徹底醒了,坐起身來古怪地看着他:「你怎麼總是半夜跑來?」

「說的像是白天你,你就在似的。」

「哦,所以你是來找我的?」

衛廷拒絕回答此問題。

他依舊保持着雙手抱懷的姿勢,警惕、戒備、冰冷、憤怒地瞪着她。

蘇小小簡直莫名其妙,這傢伙又怎麼了?

衛廷涼颼颼地問道:「聽說,你要嫁給蕭重華了?」

蘇小小古怪地問道:「誰說的?」

她要嫁給蕭重華,她怎麼不知道?

衛廷毫不猶豫道:「尉遲修。」

蘇小小一臉懵:「尉遲修是誰?」

衛廷想了想:「小黑。」

蘇小小恍然大悟。

繼被蘇小小賣了一次后,尉遲修又被自家主子賣了一次。

可以說是特別凄慘了。

蘇小小問道:「他從哪兒聽來的,我要嫁給蕭重華?」

衛廷冷聲道:「你今天在宮裏見到蕭重華了。」

蘇小小又道:「見到了就代表要嫁給他嗎?」

衛廷冷冷一哼:「不是最好。你別忘了,你如今是有夫之婦!」

蘇小小呵呵道:「又不是真的。」

衛廷眸光一沉,眼神危險:「你再給我說一遍!」

「我們兩個,哪一點像真正的夫妻?」

「哪一點不像?」

「你知道夫妻在一起都會做些什麼嗎?」

衛廷回憶了一下二人一起做過的事,覺得並不少。

可小丫頭似乎不滿足。

他沉默半晌,一眼難盡地看了蘇小小一眼,語重心長地說道:「如果你是指那種事,現在給不了。」

「你不行?」

「蘇大丫!」

「凶什麼凶?我是大夫,你要是有病,我有葯啊,可以治的!」

衛廷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我給你看看。」蘇小小伸手去給他把脈。

衛廷會錯了意,以為這丫頭又要來扒自己褲子,畢竟也不是頭一次。

他兩隻手扣住她的一雙手腕。

「你別鬧!」蘇小小皺眉。

她是認真的。

患者怎麼這麼不聽話呢?

一個要抓,一個掙扎,一來二去的,蘇小小重心不穩,朝後躺倒了。

衛廷被她一帶,也跟着一塊兒壓倒在床鋪上。

……確切地說,是壓倒在了她溫軟的身軀上。

蘇小小正要說什麼,忽然怔住了。

衛廷的身子也狠狠一僵。

夜色如墨。

遮了他倏然躥紅的耳朵。

他唰的放開蘇小小,觸電一般地坐直了身子。

又拉過被子,蓋住了自己腰腹。

最怕空氣突然凝固。

蘇小小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眸光掃過他蓋住的地方:「那什麼……我就隨口一說,你不用特地證明給我看的。」

衛廷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他是來找她茬兒的,結果自己先難堪上了。

他一時也說不清,究竟是被她誤會自己不行更糟糕,還是眼前的情況更慘烈?

------題外話------

廷哥:這要是都沒月票的話,過分了啊。

*

月票投給廷哥吧,他也不容易2333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