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五十七 當年真相

二百五十七 當年真相

作者:

蘇小小一臉淡定:「好嘛,你是正常的,我不給你看了。」

衛廷:……你能不能別再說話!

他尷尬,她就不尷尬了。

蘇小小坐起身來,眨巴眨巴地看著他:「衛廷,你是有一點點喜歡我的吧?你是不是在吃蕭重華的醋呀?」

衛廷面上已恢復平靜,冷冰冰地說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希望你記住自己的身份!當初是你們小蘇家先招惹我的,何時中止關係,我說了算!」

蘇小小:「哦。」

她淡定躺下。

衛廷起身離開。

人已經出去了,又大步折了回來。

他站在床前,猶如一尊暗夜的神祇,深不可測地看著她:「閉眼!」

蘇小小撇嘴兒,閉上眼睡覺。

衛廷俯下身來,單手扶住她臉頰,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蘇小小睜開眼。

衛廷高冷地解釋道:「夫妻間該做的事。」

蘇小小噗嗤一聲笑了:「衛廷,我也是這麼親大虎、二虎和小虎的,你真要親的話……」

衛廷冷聲道:「你別得寸進尺!」

「哦。」蘇小小挑眉,翻了個身,面向裡頭的三個小豆丁。

「……下次。」

衛廷說罷,一臉高冷地走了。

蘇小小摸了摸被親過的額頭,又摸上自己柔軟的唇瓣。

「下次……就能親這裡了嗎?」

「那下下次……是不是直接上三壘?」

「娘。」

小虎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

「怎麼了?」蘇小小問小傢伙。

「尿尿。」小虎說。

蘇小小抱著小虎去後院尿尿。

「娘你笑咸摸?」小虎窩在蘇小小懷裡問。

「大豬蹄子……好吃。」

「小斧也要吃。」

這一晚,睡夢中的小虎抱著大虎的小腳丫子,啃了一宿的豬蹄子。

-

卻說坤寧宮內,靜寧公主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醒來就被眼前的景象弄懵了。

發生了何事?

她寢殿為何如此多的人?

還全跪在地上?

貼身小宮女桃枝一直留意著靜寧公主的動靜,見她醒了,喜極而泣:「公主,您終於醒了!」

靜寧公主茫然地看著一屋子宮女太監:「這是怎麼了?」

桃枝膝行上前,到了床邊才站起身來,將靜寧公主扶坐起來:「公主,您昏迷那麼久,嚇死奴婢了!」

「我……昏迷?」

靜寧公主很意外。

她沒覺得自己昏迷呀,她不就是睡了一覺么?

「什麼時辰了?」她問。

「辰時。」桃枝更咽地說。

「辰……」靜寧公主一驚,「早上了?」

她明明記得是在午休……

桃枝抽抽噎噎道:「您昏迷了一天一夜,怎麼叫都叫不醒,娘娘宣了太醫過來,太醫給您針灸,您也仍是昏迷不醒……」

「咳!」

拒絕承認自己睡得像頭豬的靜寧清了清嗓子,表情嚴肅地說道:「我現在醒了,沒事了,都起來吧。」

眾人如釋重負地起身。

桃枝道:「奴婢去給娘娘報個平安,娘娘擔心了一宿……另外……三殿下與陛下也來過。」

半刻鐘后,皇後身邊的梅姑姑過來了,她身後跟著一名太醫。

太醫給靜寧公主把了脈:「殿下已無礙。」

梅姑姑讓宮人送太醫出去。

靜寧公主道:「窗子都打開吧,太暗了。」

宮人將屏風撤了,把軒窗支開。

桃枝打了熱水過來,梅姑姑親自擰了帕子為靜寧公主擦臉。

帕子尚未落下,梅姑姑驚訝地咦了一聲。

「殿下,你的臉……」

「我的臉怎麼了?」靜寧公主心頭一緊,莫不是越發嚴重了?

「桃枝!拿鏡子來!」

她吩咐。

桃枝拿了小桃木鏡來。

靜寧公主對著鏡子一瞧,也咦了一聲:「我的臉……」

昨日還滿臉痘痘,有幾個甚至化了膿,今日竟然消了不少。

這張臉一點也不可怕了。

「可是擦了胡太醫的葯?」梅姑姑問。

桃枝連連點頭:「是的,梅姑姑!」

梅姑姑會心一笑:「胡太醫的醫術從不讓人失望啊。」

靜寧公主道:「不是胡太醫。」

她記得很清楚,擦完胡太醫的葯,只是清涼了一小會兒,便再次痛癢交加了起來。

倒是用了同窗給她的葯后,她舒適了許多。

也正因為太舒適,才會結結實實地睡了個好覺。

由蘇小小的葯,靜寧公主想到了蘇小小送給自己的點心。

她看向桌上不翼而飛的點心盒子,問道:「我的點心呢?」

桃枝道:「您是說原先桌上那一盒嗎?陛下吃掉了。」

景宣帝原本是來探望靜寧的,坐著坐著,就看見了上次坤寧宮送來的點心,隨後他一不留神,全乾掉了。

一個也沒給靜寧留。

靜寧公主黑下臉來。

-

梨花巷。

蘇小小也起了。

她又將昨晚的事回味了一遍,心情有點不錯。

然而看著一旁呼呼大睡的三小隻,她一巴掌拍上腦門。

「讓這傢伙撩的,忘記問他,三個孩子是不是當真是他哥哥的骨肉了?果然,美色誤人啊。」

蘇陌昨日說了自己的揣測后,她拜託蘇陌暫時先不要告訴秦滄闌與老侯爺。

蘇陌答應了。

但也只有三天,因為三天後,探子回來,一定會向老侯爺稟報。

「三天內,我應該能見到衛廷吧?」

蘇小小去把蘇二狗叫了起來,姐弟倆做完點心,三小隻也差不多醒了。

早飯是羊肉包子與雜糧粥。

羊肉肥瘦相宜,用香料去了膻味兒,再搭配一點羊肉湯熬過的胡蘿蔔丁,肉香四溢,油潤咸鮮,微帶了一絲甜。

雜糧粥里切了紅薯塊兒,紅薯的甜味被徹底熬制出來,粥體濃稠,清甜軟糯。

剛出鍋,蹭飯的來了。

蘇祁、蘇鈺露出一口小白牙,只差沒端個缽缽來化緣了。

三小隻刷完小牙牙,一家子上桌吃飯。

蘇祁、蘇鈺沒料到小表妹點心做的好,飯菜燒的好,就連包子也比府上的廚子蒸的香。

與他們以往吃的老麵包子不一樣,一口咬下去,麵糰子軟乎乎的,有極鮮的湯汁爆出來,並且一點兒膻味也沒有。

這可是羊肉啊羊肉。

他倆從來不吃羊肉的!

倆兄弟埋頭干包子,吃得停不下來。

蘇二狗啃完一個包子,一伸手,摸了個空。

他怔怔抬頭,望著已經空掉的大蒸籠。

呃……包子呢?!

蘇祁、蘇鈺吃得意猶未盡。

要不是三小隻的包子是獨特造型的豬豬包,他們不好意思搶,可能連三小隻的盤子也空了。

國子監有早課,蘇二狗三人吃過飯便出發了。

三小隻磨磨唧唧地吃完,蘇小小給他們把兜衣取下,洗了小手,漱了口,才送往凌雲家。

靜寧公主雖是無礙,可她「昏睡」一天一夜也著實令人擔憂,皇后讓人去宮學給她請了一天假。

今日又是江夫子的課。

江夫子早已將蘇小小視作朽木,不去雕琢。

因此蘇小小這一日過得還算風平浪靜。

放學后,蘇陌來接她。

蘇小小上了馬車:「我想和二狗去看看我爹。」

蘇陌沒有反對:「好。」

傍晚,蘇陌的馬車抵達了秦家的馬場。

說是馬場,卻並不僅僅是養馬、馴馬的地方,它有兵器庫、箭靶、操練場,可謂練武的絕佳之地。

蘇承剛拉完弓,一雙胳膊好似不是自己的了,正鬱悶著呢,蘇二狗撒開腳丫子奔過來了。

「爹!」

蘇承回頭,眸子一亮。

「閨女!」

他自蘇二狗身邊呼嘯而過。

被當了空氣的蘇二狗:「……」

蘇承抓住蘇小小的胳膊,委屈得不要不要的:「閨女……你終於來看爹了……爹想死你了……那兩個老傢伙把我困在這裡,天天逼我習武,不讓我回去……我又打不過他們……」

提到這個他就來氣。

打不過那個大個子也就罷了,那個坐輪椅的看著好欺負,結果一招就把自己撂趴下了。

他撩起袖子:「閨女你看。」

蘇小小捏了捏他手腕:「爹,你壯了。」

蘇承:「……我是讓你看我的傷。」

蘇承被秦滄闌與老侯爺急訓了幾日,人都晒黑了,肌膚呈現出淺淺的小麥色,但也誠如蘇小小所言,他變得更加壯碩了,精氣神也好多了。

蘇小小仔細檢查了他的右手。

手腕上的確是有一塊淤青,那是被老侯爺摔的。

老侯爺心疼得要死,面上不敢表露,依舊狠狠訓他。

除了那塊淤青,他的手腕沒有出現任何不適。

「這麼高強度的訓練也不疼了嗎?」蘇小小問。

「不疼啦。」蘇承說。

給女兒看淤青,那是顯擺一下,並沒有真讓女兒擔心的意思。

蘇承往草場望了望:「咦?女婿和大虎二虎小虎呢?沒和你們一起過來?」

蘇小小道:「沒有,衛廷帶他們去上課了。」

蘇小小原本也是打算帶三個小傢伙過來的,剛到凌雲家門口,碰到了尉遲修。

衛老太君思念小傢伙了,尉遲修來把三個孩子帶過去讓衛老太君瞧瞧。

蘇小小自然沒意見。

只不過,若說是接回衛廷家了,蘇老爹一定會問,女婿有家人嗎?那趕緊見一下?

如今兩家這水火不容的關係,還是別讓她爹去衛家送死了。

「我下次帶他們過來。」蘇小小岔開話題,「爹,之前的葯吃完了吧?」

蘇承道:「來馬場之前剛吃完。」

蘇小小取出小背簍里的小藥瓶:「我這裡還有一瓶,你記得吃。」

蘇承擺擺手:「我已經不疼了,這葯怪貴的,你留著。」

蘇小小堅持道:「就是給爹的。」

她覺得,藥房的黑科技壯骨顆粒不僅僅是有療傷的功效,也能在極大程度上強健體魄,她爹能承受如此急高強度的訓練,想必也有一定的關係。

蘇承拗不過女兒,把葯收下了。

「小川。」

他招招手。

一個小廝小跑著上前。

蘇承猶豫了一下:「算了,我自己拿著。」

閨女送的葯,他得抱好。

蘇承發現閨女又瘦了,兒子又長高了。

他又問了女婿與三個小外孫的情況,得知大家一切安好,他稍稍放下心來。

「二狗,你先和爹說說話,我出去一下。」

她要去找秦滄闌。

秦滄闌正在草坪上刷馬。

他雖是老護國公,可有些事他喜歡親力親為。

見到蘇小小,他很開心。

可當蘇小小道明來意,他的笑容又一點點淡了下去。

「你為何突然問起這個?」

蘇小小道:「不是突然,想很早就想問了,一直沒機會。」

秦滄闌吃味兒地問道:「衛家小子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

蘇小小道:「與他無關,是我自己想知道。如果,你不方便說,當我沒來過。」

見都見著了,怎麼能當你沒來過呢?

小丫頭扭頭就走的樣子,像極了曾經的蘇華音。

蘇華音總是用這一招,屢試不爽。

他知道,可他就是心甘情願往裡跳。

「你站住!」

他對華音毫無辦法,對這個小丫頭也沒轍。

他問道:「當年的事,你聽說了多少?」

蘇小小轉過身來,再次看向他道:「也沒多少,就是,武安君被北燕大軍圍困,派人喬裝打扮混出去,找你增援,你拒絕了。」

秦滄闌點了點頭:「沒錯,確有此事。」

蘇小小有些意外:「為什麼拒絕出兵?」

「為什麼?」秦滄闌停下了刷馬的動作,冷冷一笑,「姓衛的謀反,他與北燕沆瀣一氣,使了一出苦肉計,我若是去了,就是自投羅網!」

蘇小小聞言皺了皺眉:「竟有此事?」

秦滄闌正色道:「你是我親孫女,我難不成會騙你?雖說我厭惡衛廷那小子,但也不至於用此法去抹黑一個已死之人。」

蘇小小:「哦。」

秦滄闌:「你不信我?」

蘇小小:「我和你又不熟。」

秦滄闌:扎心了……

蘇小小又道:「武安君既然勾結了北燕,為何最後又被北燕給殺了?」

秦滄闌冷冷一哼:「他對我動了殺心,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斃,就從後面突襲北燕大軍,並放出消息要與他裡應外合,讓北燕認為,他投敵是假,實則是想與我一同端了北燕。」

蘇小小沉思道:「所以北燕一怒之下,將武安君殺了?」

她曾懷疑過是景宣帝見不得衛家好過,可從秦滄闌透露的實情來看,景宣帝與衛家的慘案沒有直接關係。

她沒懷疑秦滄闌在撒謊,因為沒這個必要。

秦滄闌哼道:「若非他與北燕勾結,對北燕毫無防備,又怎會讓北燕輕而易舉地滅了他滿門?」

這算是變相承認了武安君的厲害。

天底下,能與他打成平手的,只有已逝的武安君。

蘇小小糾正道:「不是滿門,衛廷還在。」

秦滄闌滿不在乎道:「他很快就不在了。」

蘇小小問道:「你要殺他?」

秦滄闌沒說話。

蘇小小轉身就走。

又來!又來!這丫頭又來!

簡直和蘇華音的臭脾氣一模一樣!

「我不殺他就沒人殺他了嗎?」秦滄闌眼珠子一轉,抬手一指,「老猴子要殺他!」

剛推著輪椅過來的老侯爺虎軀一震!

作什麼要甩鍋給我?!

姓秦的,我看你是又想干架了!

------題外話------

肥肥章,兩更的字數。

【溫馨提示】:別忘了投票哦,再不投要過期啦。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