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五十八 貼心的大虎

二百五十八 貼心的大虎

作者:

蘇小小看看秦滄闌,又看看坐在輪椅上的老侯爺。

老侯爺被小外孫女的目光看得略有點兒不自在。

偏生這輪椅不大聽話,輪子卡在了草坑裡了。

他煩躁地站起身,將輪椅搬了過去。

蘇小小:「……」

屋內,蘇承正向兒子顯擺自己的兵器。

「喏,這是碎雲刀,比殺豬刀可厲害多了,這麼一刀下去,歘!」

蘇承比劃了一下。

蘇二狗兩眼放光:「爹我也要玩。」

蘇承忙道:「你不能玩,會受傷的。」

他又拿起一桿長矛:「刀不如劍,劍不如矛,知道長矛的威力在哪裡嗎?」

蘇二狗撥浪鼓似的搖頭。

「爹。」蘇小小走了進來,「有人要殺你女婿。」

蘇承唰的將長矛往地上一戳,凶神惡煞地問道:「誰?!」

蘇小小回頭,看了看跟過來的秦滄闌與老侯爺。

兩位大佬你看我,我看你,彼此福至心靈。

抬頭往對方一指:「他!」

蘇承沉下臉來:「你們要殺我女婿?」

二人一秒否認:「沒有沒有,誤會了,沒說要殺他!」

不是一個娘胎出來的二位大佬,打仗都這麼默契過。

秦滄闌:太可怕了,我兒子眼裡,我還不如一個綁來的女婿。

老侯爺:舅不如婿,莽漢嘆氣。

蘇小小很滿意。

果然,要點中二人的死穴,得捎上她爹。

有些事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蘇小小站在一個旁觀者的立場,會覺得事情或許沒那麼簡單。

譬如武安君為何要造反?

若南陽王還活著,勉強說得過去,然而就在景宣帝登基的第七年,南陽王密謀造反被發現,這是自己一母同胞的親弟弟,看在太后的份兒上,景宣帝沒將南陽王的罪行公布天下,但卻秘密賜死了南陽王全家,對外是宣稱不幸染了瘟疫。

武安君難不成是想為南陽王復仇?

看來當年的事,還得去找衛家問一問。

「爺爺!」

「爺爺爺爺!」

「爺爺!」

不遠處忽然傳來三個小豆丁奶唧唧的小聲音,站在門口的蘇承將兩位大佬無情往邊上一扒拉,長矛一扔,跑過去將三個小豆丁抱了起來。

小虎被夾在中間,狂吐舌頭:「要癟啦!要癟啦!」

蘇承把三個小傢伙放下來,蹲下身來摸他們腦袋:「有沒有想爺爺呀?」

「有!」大虎乖乖地說。

「二虎也有!」

小虎無比認真地拍拍小胸脯:「小斧最有!」

「哈哈!」

蘇承被三個小傢伙逗樂。

他四下看了看:「你們爹呢?」

小虎告狀:「睡懶覺,黑叔叔送來的。」

馬場外的尉遲修:我只是穿著黑衣服,不是黑叔叔!

對於三個小傢伙的到來,蘇小小也頗感意外。

她本以為,衛老太君今晚會留他們在家裡過夜的。

事實上,衛老太君的確留了,奈何三個小傢伙不買賬呀。

前邊兒還玩得好好兒的,天一黑便開始找蘇小小,衛廷也哄不住。

衛老太君無法,只得讓尉遲修和扶蘇把人送過來了。

多日不見,三小隻也是很想念蘇承的,三人依偎在蘇承懷裡,居然短暫地忘記了找娘親。

小虎推了大虎一把:「你讓開一點,擠到我了。」

大虎可不慣著他,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大虎不主動欺負小虎,可倘若小虎想欺負他,那也是門兒都沒有的。

小虎的力氣在大虎面前,就是個弟弟。

偏偏他干不贏,還總撩賤。

倆個小傢伙又開始掐架。

「好好好,爺爺都抱,都抱!」

蘇承及時制止了二人的武力衝突。

蘇承看向小虎,無奈地嘆道:「你說你打不贏,怎麼還總撩呢?」

小虎叉腰跺腳:「等我長大了,我就能打贏了!」

二虎說道:「你長大,大虎也長大呀,你還是打不過他。」

大虎點頭。

小虎氣呼呼,伸出小胳膊畫了個大大的圓:「我、我、我比他長得更大!」

小孩子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前一秒還在掐架的二人,下一秒就蹲在一塊兒捉蛐蛐了。

「大虎,我捉不到。」小虎悶悶地說。

「給你。」大虎捉了個大的給弟弟。

「我也要。」二虎說。

大虎開始給弟弟們捉蛐蛐。

蘇承想念閨女做的飯菜了,廚子剛巧宰了兩隻羊。

蘇小小決定做個烤全羊。

馬場的廚子給蘇小小打下手,在草場上架起了篝火。

「有芝麻嗎?」蘇小小問。

「有的有的!」廚子進廚房,拿了一大罐炒熟的白芝麻過來。

「還差點兒火候。」蘇小小讓廚子先看著火,她進廚房炒了個雜醬,一會兒做雜醬面。

烤全羊與蔥油雜醬的味道把整個馬場都香到了。

三個小傢伙圍在篝火旁,盯著烤全羊一個勁兒流口水。

蘇二狗盯著他們,唯恐一不留神,三人就衝上去把沒烤熟的羊給啃了。

蘇陌也留下來吃飯。

篝火邊挺熱鬧。

秦滄闌一個人坐在背著月光的草場上,高大的身軀被夜色籠罩,有些孤獨與寂寞。

大虎走了過來,歪頭看著他:「大個子太爺爺,你怎麼了?」

秦滄闌沒有說話。

「大個子太爺爺,你是不是不開心呀?」大虎繼續問。

秦滄闌的眼底掠過一絲複雜,依舊沒搭理大虎。

大虎想了想,從左兜兜里掏出一個大蛐蛐:「我剛捉的大蛐蛐,你要不要?」

見秦滄闌不為所動,他又從右兜兜里掏出一塊紙皮抱著的酥糖。

秦滄闌仍不伸手。

大虎又叫他去玩,他也不動。

大虎垂頭喪氣地走了。

秦滄闌回頭望了眼小傢伙孤單落寞的小背影,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

他只是一個孩子——

可他是衛家的孩子——

秦滄闌轉過了頭去。

忽然,噠噠噠的腳步聲又過來了。

一隻小手將一個小奶瓶遞到他面前:「給你喝。」

這是大虎的最愛,連師父都沒給過喲。

秦滄闌沒和蘇小的是,他最得力的部下,他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就是死在了武安君與南陽王的手裡。

大虎還小,不太懂大人的恩怨,可他感受到了秦滄闌身上的巨大悲傷。

他把奶瓶放在地上,學著娘親的樣子,伸出小手摸了摸秦滄闌的臉頰:「大個子太爺爺,你別難過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