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五十九 功勞

二百五十九 功勞

作者:

大虎走了。

秦滄闌坐的地方距離小院有些遠。

夜色中,隱約可見獵獵舞動的火苗,蘇二狗與二虎小虎嬉鬧歡笑。

大虎撲通摔了一跤。

小奶瓶被摔得撲了出去。

好痛痛。

他爬起來,自己給自己的膝蓋呼呼。

他一瘸一拐地走過去,將小奶瓶拾在手裏。

「不痛。」

他搖頭。

擦擦小眼淚,繼續往前走。

突然,一隻寬厚的大掌將他提溜了起來,抱進一個結實有力的懷抱。

大虎愣愣地看着對方在夜色中冰冷而模糊的輪廓,問道:「大個子爺爺,你不難過了嗎?」

草場上的夜風很冷,大虎的身子有些冰涼。

秦滄闌解開披風,將小傢伙緊緊裹住。

「太爺爺這輩子為太多事難過過。」

「為什麼事難過?大虎想娘親了就會難過。」大虎說完,又仔細回憶了一下,「關起來,也難過。餓肚子,也很難過。」

曾經那些痛苦不堪的記憶已經在腦子裏漸漸模糊了,大虎只能偶爾回憶起一點並不完整的畫面。

秦滄闌有些怔愣。

小傢伙從前被人關過?還挨過餓?

「誰關你們?」他眸光沉下來。

最好別是衛廷,不然他非揍死那小子不可!

大虎抓抓腦袋,他想不起來了。

秦滄闌看着一籌莫展的小傢伙,不知怎的,他想到了蘇承。

他拿下小虎抓頭的小手:「都過去了,

別想了,太爺爺向你保證,以後不會再有人關你們了。」

「嗯!」大虎點點頭,「大個子太爺爺,你以後還會難過嗎?」

秦滄闌抱着他朝篝火走去。

他身處黑暗,卻面向光明。

「會。但是太爺爺難過沒關係。太爺爺只希望自己守護的人,再也不要難過。」

大虎似懂非懂。

秦滄闌看着他道:「大虎喜歡娘親嗎?」

大虎重重點頭:「喜歡!」

秦滄闌又道:「大虎會一直守護娘親嗎?不讓娘親被人欺負,你爹也不能欺負她。」

「嗯!」大虎鄭重地握緊小拳頭,「大虎會保護娘親的!不許別人欺負她!誰都不可以!」

秦滄闌笑了笑:「你要說到做到啊。」

大虎連連點頭!

秦滄闌望向頭頂浩瀚縹緲的星空。

監正說,將星失位,必有大將隕落。

或許,他很快就能去找華音了。

在那之前,他還能為幾個孩子做些什麼?

「大虎,你想習武嗎?」

「習武是什麼?」

「學功夫。」

「學功夫了可以保護娘親嗎?」

「那你得學得像我一樣,或者至少像你爹那樣才可以。」

「爹和大個子太爺爺誰厲害?」

「當然是我厲害!你爹那毛小子……」

秦滄闌的悲傷情緒淹沒在了對衛廷的吐槽里。

另一邊,羊烤得差不多了。

羊肉的油脂滋滋溢了出來,被烤成一層酥脆的表皮,再撒上干炒過的芝麻粒,香到京城第一公子蘇陌都不顧形象地咽了咽口水。

三小隻一人抱着一隻羊腿腿,糯米般的小牙齒啃得吭哧吭哧。

一家子圍着篝火。

蘇小小端出了拌好的雜醬面,每根麵條都裹滿咸香油潤的醬汁,一口吸溜進去,靈魂都升華了!

吃過飯,蘇承帶着蘇二狗與三小隻,躺在草坪上曬肚皮。

吃飽喝足,人生真得意!

蘇陌牽了兩匹馬過來,對蘇小小道:「要不要去那邊走走?」

「騎馬去嗎?」蘇小小直勾勾地盯着那兩匹馬,眼底大放綠光。

蘇陌忍住笑意:「不會騎的話,我教你。」

蘇小小正色道:「我當然會騎!」

她來到兩匹馬面前,眼珠子轉了轉,隨手挑了一匹馬。

蘇陌將另一匹馬牽到蘇小小的斜前方:「先要檢查馬鞍,太鬆了,人會危險,太緊了,馬兒難受,這個程度剛剛好。」

「這有什麼難的?誰還不會了?」蘇小小依葫蘆畫瓢,調試了馬鞍。。

蘇陌緩緩地翻身上馬。

冷芷若上馬有點快,蘇小小隻看了個大概,蘇陌的動作就一目了然多了。

她不動聲色地模仿著蘇陌的姿勢上馬。

果然,又穩又輕鬆。

蘇陌握緊韁繩:「抓這裏,雙腿夾緊馬腹。」

蘇小小一本正經道:「說了我會騎!」

蘇陌的唇角彎了下,沒用馬鞭,而是輕輕撣了撣韁繩:「駕!」

馬兒慢悠悠地走了起來。

蘇小小跟在他身後,一眨不眨地觀察他的動作。

蘇陌騎得很慢。

蘇小小不緊不慢地跟着他。

漸漸的,蘇陌跑快了些。

蘇小小握緊韁繩:「駕!」

蘇陌繼續加速。

蘇小小也跟着加速。

總體並不太快。

蘇陌轉彎時,會告訴蘇小小口號與拉韁繩的要領。

「人與馬的默契往往需要時間去磨合,但真正厲害的騎兵,只需要一個口令。」

說罷,蘇陌大喝一聲,「駕!」

馬兒揚起前蹄,絕塵而去!

蘇小小可不會輕易被甩開,她繞了繞韁繩,目光堅毅:「駕!」

她起先追得有些吃力。

可漸漸的,她的速度越來越快,與馬兒的配合也越來越默契。

蘇陌甫一回頭,她追上了!

下一秒。

她猶如剖開風刃的刀,閃電般自蘇陌身邊竄了過去!

蘇陌有些意外。

儘管,他刻意壓了馬速,可對於剛學騎馬的新手而言,能追上就不錯了,她居然能趕超。

要知道,便是家中幾個弟弟也沒如此資質——

蘇小小騎馬騎得忘了時辰,等回到小院時,小虎與二虎已經呼呼睡著了。

大虎還堅守着,小身子搖搖欲墜的。

「娘。」

大虎朝蘇小小伸出小胳膊。

蘇小小把小傢伙抱進懷中:「睡吧。」

大虎這才安心地睡了。

回去的路上,蘇二狗也睡著了。

蘇小小抱着大虎。

蘇陌抱着小虎與二虎。

蘇小小問道:「我爹和秦滄闌的比試是什麼時候?」

蘇陌道:「下月初一。」

蘇小小又道:「是比武功嗎?」

蘇陌點點頭:「武功是其中一項,另外也騎射與兵法。我問過祖父了,叔父的資質極佳,秦江又受了傷,若論比武,叔父是佔優勢的,騎射優勢各半,兵法是秦江的強項。」

「只要我爹贏了兩項,就能到兵權?」

「是。」

蘇小小若有所思地拍了拍大虎的背。

翌日,蘇小小去了宮學。

今日宮學發放為她們量身定製的衣衫,千金們領到后,先回各自的廂房試了大小,若有不合身的,現場就有尚宮局的宮女給改了。

蘇小小是最後一個到的。

院子的桌上恰巧還剩最後一套。

王小姐問道:「這是誰的呀?怎麼沒人領走?」

林家小姐林如月隨手翻了翻,呵呵道:「這麼大的衣裳,能是誰的?」

眾人一陣鬨笑。

蘇小小走過去,撞了林小姐一下。

林如月眉頭一皺:「你做什麼?」

蘇小小淡道:「拿開你的臟手。」

「你——」

林如月氣了個倒仰。

蘇小小眼神冷漠,林如月被她看得有些發憷,心裏咯噔一下,倒是是沒敢與她硬來。

就在此時,胡家的千金試完衣裳出來了。

「是胡小姐!」

幾名千金圍了上去。

林如月瞪了蘇小小一眼,也藉著與胡小姐打招呼,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

「胡小姐,還沒恭喜呢。」林如月笑着說。

蘇小小無意聽眾人八卦,拿了衣裳去了自己廂房。

奈何幾人就在院子裏,數步之距,聾子也能聽到她們在說什麼。

「恭喜我什麼?」胡碧雲微笑着問,似乎聽不懂林如月話里的含義。

林如月說道:「胡太醫升了院判,日後便是陛下跟前的紅人了,胡小姐也是院判千金了。」

院判乃眾醫官之首,執掌整個太醫院,其權利可想而知。

胡碧雲的身份也會跟着水漲船頭高,將來說親的對象都能不一樣了。

胡碧雲笑了笑,自謙地說道:「什麼千金不千金的,大家都是同窗。再者,也是多虧皇後娘娘的抬愛。」

眾人聽到這裏,便心知一大早的傳聞不假,胡太醫治好了靜寧公主的臉,皇後娘娘一高興,去和陛下提了一嘴,陛下便提拔了胡太醫為院判。

王小姐問道:「胡小姐,你父親研製的葯還有嗎?我能不能找你買一瓶?」

胡碧雲溫柔一笑:「大家是同窗,談錢就生分了,我回去問問父親,若是有,我拿一瓶送你。」

王小姐親熱地挽起她胳膊:「胡小姐,你真好。」

林如月道:「胡小姐,能不能給我也送一瓶?」

胡碧雲笑道:「家裏若是有多的,當然沒問題,你們還有誰要嗎?」

「我!」

「我也要!」

今日風頭最盛的千金是胡碧雲。

靜寧公主也是到了宮學才聽聞此事。

靜寧公主皺眉。

她總覺得自己的臉不是因為胡太醫的葯才有所好轉,可她眼下確實也沒證據。

畢竟,在用小丫頭送自己的葯之前,她也塗抹過胡太醫的新葯。

小丫頭一定委屈壞了,拿了那麼好的葯來巴結自己,誰曾想功勞讓人冒領了。

還是她母後去說的——

她總不能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公然去打她母后的臉。

只能從別處彌補一下小丫頭了。

於是,當蘇小小中午又收到了靜寧公主的邀請。

望着二人一道離去的背影,秦嫣然微微蹙了蹙眉。

為了逗小丫頭開心——

事實上靜寧公主今年十七,只比蘇小小大一歲而已。

靜寧公主沒去坤寧宮,而是將午膳的地點選在了太液池的涼亭。

風和日麗,太液池碧波粼粼,不遠處種植著一片絢爛的桃林。

聞着花香陣陣,聽着裊裊琴音,別有一番享受。

靜寧公主摘掉臉上的面紗,對蘇小道:「坐。」

蘇小小看了眼坐在一旁撫琴的樂師,心道公主就是氣派,妥妥古代版的音樂餐廳啊。

今日的飯菜也頗有特色,是用桃汁釀燒的鱸魚,配了清甜可口的桃花餅,甜而不膩,油也不多。

蘇小小吃着還不錯。

靜寧公主着實不明白,怎麼會有人把飯吃得這麼香,明明吃得也不粗俗,可就是一口一口,腮幫子鼓鼓的,小嘴兒有潤潤的,讓人格外有食慾。

她又多吃了半碗飯。

「胡太醫的事,你不用太放在心上,父皇早就屬意他做院判,這次的事只是加快了進度而已。」

蘇小小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靜寧公主的內心更自責了,明明功勞被搶了,這丫頭卻連道一聲委屈都不敢。

唉,這是什麼小可憐?

「你的葯……效果很好。」

這是實話,今日去宮學,她只戴了面紗,沒戴額飾,整個額頭露出來,惠安的眼珠子都瞪圓了,大抵沒料到她能一夜之間好了這麼多。

蘇小小看着她臉上的痘痘比昨日消減了許多。

唔,原來那瓶黏糊糊的黑藥膏,是這個功效啊。

靜寧公主又道:「昨天的點心我沒吃到,我父皇吃了。」

蘇小小哦了一聲:「那我明天再給你帶一盒。」

點心不點心的,靜寧公主並不在意,主要是想給小丫頭一個繼續巴結自己的機會。

吃過飯,靜寧公主回坤寧宮歇息,蘇小小則回往明月軒。

走到半路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蘇小小抄近路走了桃園,居然意外地碰上了在桃園閑坐的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一襲矜貴的紫紗宮裝,梳着百合髻,戴着璀璨瀲灧的紫金步搖,如此明艷的裝扮,在滿園春色里卻硬生生坐出了一分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

不遠處,有三兩個宮人提着籃子采桃花。

她靜靜地看著書。

手邊是幾本佛經。

她在看的,應當也是佛經了。

她看得全神貫注,沒留意到有人過來。

蘇小小盯着她那與黎女士有着三兩分相似的眉眼。

黎女士是不看佛經的,她甚至都不愛看書。

她只是在鏡頭前,把自己包裝成海外深造歸來的商業精英而已。

黎女士隔三差五在網絡上發佈一首才情橫溢的小詩,其實是因為她有個專業的寫手團隊。

有關黎女士的回憶突然又清晰了起來。

噝——

蘇小小的雙耳捕捉到了一絲微弱的動靜,她瞬間意識回籠。

此時,一條吐著蛇信子的毒蛇,窸窸窣窣地來到了太皇太后的腳邊。

毒蛇朝着太皇太后,一口咬了下去!

------題外話------

依舊是肥章的一天喲

2599,差1票就2600,我盯後台一小時了,這1票咋就是不來呢?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