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六十 廷哥打臉

二百六十 廷哥打臉

作者:

蘇小小眸光一冷,抽出腰間匕首,唰的朝毒蛇射了過去!

刀尖將毒蛇重重地釘在了地上,也釘在了太皇太后席地的裙擺之上。

突如其來的聲音與拉扯讓太皇太后一驚,她扭頭朝自己裙擺一瞧,嚇得渾身一抖!

她倒抽涼氣,低呼了一聲。

不遠處採摘桃花的宮人趕忙轉身走了過來。

當他們看見那條被釘在太皇太后裙擺上的毒蛇時,一個個嚇得驚聲尖叫。

「護駕!護駕!」

「保護太皇太后!」

幾人嘴上嚷著保護,然而面對一條毒蛇卻根本束手無策,慌慌張張的,現場亂到不行。

蘇小小淡定地走過去。

「何人?!」一個太監厲聲問。

蘇小小睨了他一眼,來到太皇太後面前。

太監一把從花籃里掏出一顆沒長熟的小小桃子,兇巴巴地指向蘇小小:「閃開!」

蘇小小看著那個毫無威懾的小桃果子,搖搖頭,蹲下身來,抽出自己的匕首,順帶著把那條毒蛇也抓了起來。

「能,勞煩借個藥瓶嗎?」她歪頭問。

太皇太后怔怔地看著她,點了點頭。

太監見自家主子答應了,正巧他身上有個空瓶子,就拿了出來。

他遞給蘇小小時,別提多小心了。

「它、它死了吧?」他結結巴巴地問。

蘇小小看了眼手裡的蛇,說道:「哦,沒有,還有一口氣。」

「哎呀!」太監嚇得往後一跳。

蘇小小宰了毒蛇,取出蛇膽裝入藥瓶。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面不改色,直把宮人們看得目瞪口呆。

「你……你是什麼人?」

方才那位被嚇得一蹦三跳的太監回過了神來,壯膽問蘇小小。

蘇小小道:「哦,我是宮學的學生,剛剛和靜寧公主在那邊的亭子里吃了午飯。」

解釋清楚自己的身份與入後宮的緣由,能在很大程度上省去不必要的麻煩。

一聽她是與靜寧公主一道的,沒人懷疑方才的蛇是她放的了。

或者說,就算心裡懷疑,面上也不好再扣留她盤問下去了。

蘇小小把蛇的屍體往前一遞:「蛇肉很補的,你們要嗎?」

宮人們搖骰子似的擺頭!

太皇太后也搖了搖頭。

蘇小小道:「那我帶走啦。」

宮人們小雞啄米似的點頭,你趕緊帶走!

蘇小小走了兩步,又頓住,歪頭問太皇太后:「也算個物證,確定不要嗎?」

太皇太后明白她指的是什麼,再次微微搖了搖頭:「不必,這裡草叢多,潮濕又茂密,有毒蛇出沒也不奇怪。」

蘇小小覺得挺奇怪的,因為方才那條毒蛇是直奔太皇太後去的。

「你帶走吧。」太皇太后對蘇小小說,「今天多謝你了,你叫什麼名字?」

「蘇小小。」

蘇小小一不留神,把自己的真名說出來了。

都怪太皇太后的眉眼與黎女士太像,讓她有片刻不記得自己如今的身份。

「大名,蘇大丫。」她補充道。

宮人們嘴角一抽,大名叫大,小名叫小,你家取名還真是任性啊。

蘇小小走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被宮人簇擁的太皇太后。

她的神情透著淡淡的憂傷與寂寞。

忽然覺得,太皇太后也挺可憐的。

……

下午是騎射課。

出了前日的事故后,草場增派了不少侍衛與大內高手,馬兒也不再讓諸位自行挑選,分到哪匹是哪匹,兩位公主也不例外。

另外,由於上次的夫子被蕭重華撤職了,大家都在猜這次的夫子會是誰。

當新夫子一騎絕塵地來到馬場時,

在場無一不傻了眼。

男子一襲墨藍勁裝,容顏冷峻,身姿挺拔,器宇軒昂,頂著一張傾國傾城的臉,眉宇間透出一絲睥睨天下的張狂。

不是衛廷,又是誰?

蘇小小:「咦?」

惠安公主與靈犀郡主的眼珠子都挪不開了。

二人激動壞了。

「廷哥哥!」

惠安公主翻身上馬,立即朝衛廷策馬奔了過去。

靈犀郡主不甘示弱,也揚起馬鞭追了上去。

蘇小小眯了眯眼。

靜寧公主不屑地哼了一聲。

全京城唯一對衛廷的美貌無動於衷的女人,大概只有靜寧公主。

現場不少千金們也微微紅了臉。

蘇小小一言難盡地看了看眾人。

你們能不能專一一點?前兩日還對著蘇陌發花痴,轉頭又看上了衛廷了?

不過,看上歸看上,誰敢和公主、郡主搶?

她們只敢飽飽眼福罷了。

話說回來,衛廷怎麼會來了這裡?難不成他真是她們的新騎射老師?

蘇小小也很疑惑。

這廝不是被皇帝禁足一個月么?這才幾天,皇帝就把人放出來了?

景宣帝也不想放啊,然而架不住衛廷讓余公公給皇帝帶了一封聲情並茂的手書。

手書里,衛廷對撞傷秦江的行為進行了深(違)刻(心)的自我反省,作為臣子,理應為陛下分憂,聽聞宮學剛辭退了一名騎射夫子。

他願意以衛家的百年聲譽作保,為陛下舉薦一位比秦滄闌更厲害的騎射天才。

景宣帝准了。

當景宣帝看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衛廷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真的……還能要點臉么?

君無戲言,景宣帝不能朝令夕改,自己打自己的臉。

於是就有了眼前這一幕。

惠安公主與靈犀郡主並沒有機會衝到衛廷面前,被緊隨而來的大內高手攔下了。

景宣帝有令:禁止私自賽馬。

二人氣急敗壞地回到人群里。

衛廷策馬來到眾人面前,有意無意地停在蘇小小面前。

他的目光並未落在蘇小小的身上,眾人只當他是隨意選了個位置。

衛廷可不是看重名聲的貴公子,他出了名的性情惡劣,公主的面子都不給,更遑論這些世家千金了。

他一聲上馬,千金們乖乖地上了馬。

蘇小小優哉游哉地檢查馬鞍。

林如月噗嗤一聲笑了:「蘇小姐,衛夫子讓上馬,你是聾了沒聽見嗎?」

話落,她就發現一邊的冷芷若也沒上馬。

衛廷騎在高高的駿馬上,神色威嚴地說道:「上馬前沒檢查馬鞍,除了蘇小姐與冷小姐,其餘人全都不合格,扎馬步半個時辰!」

所有人:「……!!」

惠安公主嬌滴滴地喚道:「廷哥哥~」

衛廷:「加一刻鐘。」

惠安公主:「……」

靈犀郡主得意一笑,望向衛廷道:「表哥!」

衛廷:「加半個時辰。」

靈犀郡主:「……」

--

衛廷在課上是很正經的夫子。

蘇小小卻並不是很正經的學生。

策馬路過衛廷身邊時,她小聲地喊了一聲:「廷哥哥~」

衛廷身子一抖,險些從馬背上摔下去!

千金們陸陸續續扎完馬步,過來上課。

看著馬背上英姿颯爽、威嚴高冷、令所有人忌憚不已的衛夫子。

蘇小小的心裡莫名有點癢。

這些人知道他私底下能有多疼人嗎?

當然……嘴是欠了點。

說到嘴,蘇小小思緒一轉,又想到他前天夜裡臨走前對自己說的話。

今天算不算下次……

蘇小小下意識地摸上了自己的唇瓣。

靜寧公主策馬在她身邊停下,問道:「你的嘴怎麼了?」

「沒什麼。」蘇小小放下手。

衛廷的騎射課是不摻水的,沒拿學生們當嬌生慣養的公主或千金們看待,戰場上並不會因為是女人就被特殊對待,屠刀下沒有男女。

一開始惠安公主還覺得衛廷來教她們騎射真好,這樣她就能天天見下一頁!當前第1頁/共2頁

到衛廷了。

眼下她卻恨不能衛廷從沒來過。

秦嫣然是自幼騎馬的,老實說連她都感覺到了吃力,然而當她朝不遠處的蘇小小望去,卻發現對方的氣息一絲不亂。

也是,她沒扎馬步,坐在馬背上能有多累?

若自己和她一樣,一定比她的氣息還穩。

一旁的冷芷若微微喘著氣。

她抬起袖子擦了擦汗,望著在馬場上一遍遍練習的蘇小小,眼底掠過一絲困惑。

終於挨到下課,千金們一個個腰酸背痛,感覺腿、胳膊還有屁股全都不是自己的了。

由於扎馬步受罰耽擱了一些時辰,只練了騎馬,並未學習射箭。

秦嫣然自覺不用學,也自覺今日在蘇小小面前丟了顏面,想通過射箭找回來。

她搭了弓,朝著耙子乾脆利落地射去,射中了紅色靶心。

她唇角一勾。

一旁的千金們看呆了。

秦小姐不是人吧?

被衛夫子摧殘了一下午,居然還有力氣射箭?還射得如此之准!

秦小姐微笑著看向蘇小小:「你在鄉下應當沒射過箭吧?要不要我教你?」

衛廷淡淡地策馬走了過來:「秦小姐好大的本事,都敢教我的學生了。」

「衛夫子。」秦嫣然趕忙轉過身,行了學生禮。

衛廷對從宮人捧著的箭筒里抽了一支羽箭,修長如玉的指尖輕輕撥了撥箭尾上的羽毛。

隨後,他看也沒看側方的箭靶,就那麼隨手一揮。

咻的一聲,箭矢破空而去,不偏不倚地射中了秦嫣然的箭,從尾部將其生生剖開,並穩穩紮在了靶心處。

秦嫣然的腦子嗡了一下。

其餘人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沒用弓,徒手射的……

這得多大的力道,多萬無一失的準頭啊?

衛廷……太可怕了。

秦嫣然在他面前班門弄斧,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衛廷射的是秦嫣然的箭嗎?

不,他射的是秦嫣然的臉!

------題外話------

關於月票投不出去的問題,已經向編輯和客服反應了,咱們下個月看看。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