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六十一 孩子身世

二百六十一 孩子身世

作者:

秦嫣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草場的。

衛廷是在給那丫頭撐腰嗎?

為什麼?!

同為秦家人,她不該和自己一樣被衛廷所厭惡嗎?

不對,她是秦滄闌的嫡親孫女,衛廷應該更厭惡她才對。

秦嫣然想不通。

……

眾人回到課室收拾書本。

不出意外,蘇小小慢吞吞的,又收到了最後一個。

她出宮時,門口只剩下一輛馬車,就停在蘇陌一貫停著的地方。

車夫見到她,忙沖她躬身行了一禮,並轉身去那腳凳。

「咦?換馬車了嗎?」

蘇小小走過去,發現車夫也換了,是個生面孔。

她沒多想,踩着腳凳上車。

剛一坐下,便被人扣住手腕壁咚在了車壁上。

某人低沉着嗓音質問:「誰許你在課上喊那些亂七八糟的稱呼的?」

蘇小小:這是宮門口啊,這可太刺激了。

蘇小小眨眨眼:「什麼稱呼,聽不明白?不如你幫我回憶一下?」

衛廷才不上當,冷冷地鬆開她的手腕,坐起身來。

「蘇陌呢?你怎麼把他支開的?」

衛廷只是呵呵了一聲,儼然並不想與她討論另一個男人。

「衛廷,你是怎麼當上騎射夫子的?」

「你猜。」

這是不想說了。

蘇小小也不勉強,反正下次小黑來了,問他。

但她這兒倒還真有幾件必須找衛廷當面求證的事。

蘇小小問道:「衛廷,你幹嘛在這裏等我?你是不是——」

言及此處,她拉長音調,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

衛廷冷下臉來:「你腦子裏能不能別總想着……那些東西?」

蘇小小挑眉道:「哪些東西呀?我還沒問呢。」

衛廷:「……」

「好了,和你說正事。」蘇小小不逗他了,道出了這兩日埋藏在心底的疑惑,「大虎、二虎和小虎究竟是誰的兒子?」

話鋒轉得有些快。

衛廷一時愣了下。

「不想說?」蘇小小問。

若是從前,蘇小小或許壓根兒不會開口,可如今,二人的關係有了進展。

她會想要了解更多。

「蘇陌怎麼和你說的?」

衛廷的話也夠一針見血。

聰明人交談,從來不需要那些彎彎繞繞的試探。

他能猜到是蘇陌告訴自己的,蘇小小並不意外。

蘇小小道:「說他們是衛家的孩子,衛六郎的。」

衛廷沉默片刻,說道:「沒錯,他們是我六哥的孩子。」

「他們娘是誰?」

如果她記得沒錯,衛家六郎似乎沒成親。

衛廷頓了頓,說道:「南陽王的女兒。」

蘇小小困惑地問道:「南陽王一脈不是已經在十年前全部死於瘟疫了嗎?」

這是對外的說法,實際是因為暗中謀反,被景宣帝發現后賜死了。

衛廷沒解釋他們不是死於瘟疫,他相信她能了解到這個份兒上,不會不清楚他們真正的死因。

他只是往後接着說道:「我祖父趕到時,所有人的棺材都下了葬,因為死於『瘟疫』,被視為不潔,不得葬入皇陵,便隨意找了塊墳地。我祖父在墳地里聽到了微弱的動靜,他挖出棺木……是南陽王的小女兒。」

「我祖父把人帶回衛家,以丫鬟的身份養在府上。考慮過遠房親戚,可南陽王府剛出事,南陽王舊部的家裏就多出一個與小郡主年紀相仿的親戚,誰能看不出貓膩?」

蘇小小點頭,那種情況,確實只有丫鬟的身份最不引人注目。

衛廷接着道:「小郡主受到的刺激太大,患上失語症,

祖父把她交給祖母,祖母親自把她養在身邊,她的身份除了祖父、祖母與我爹,再沒第四人知曉。就連我六哥也不知道。至於我,是去年才知情的。」

「祖母是十分謹慎的人,小郡主在家的七年,沒被任何人識破。」

「但有時,命運弄人,我們明明已經很小心了,還是讓人發現了。」

蘇小小問道:「怎麼發現的?」

衛廷蹙了蹙眉:「四年前,她身子不大舒服,瞞着家裏偷偷出府抓藥,走進一條巷子時,她的面紗被人撞掉了,撞到她的那個人恰是被南陽王府攆出家門的刁奴,那人認出了她。」

「她自知身份暴露,為了不連累衛家,她獨自一人潛逃了。當祖母身邊的暗衛趕到現場時,只在地上找到了一包掉落的藥材。」

「是安胎藥。」

如此就不難解釋,為何她不在府上請大夫,而是要外出就診了。

她自己或許也察覺到懷孕了。

蘇小小想了想,問道:「她和你六哥……」

衛廷緩緩說道:「我六哥在一個月前去了邊關,祖母沒說人失蹤了,只寫信問六哥怎麼一回事。六哥說他們早已私定終身,他不在意她是一個小啞女,他這輩子非她不娶。等他打了勝仗回來,就風風光光地娶她。」

「祖母並非沒看出二人對彼此的情愫,她知道這樁親事不可為,為了斷絕六哥對小郡主的念想,她做主為六哥與郭家定了親。」

郭家……這姓氏有點兒耳熟。

蘇小小問道:「後來呢?」

衛廷道:「後來,小郡主帶着腹中胎兒東躲西藏,生下了大虎他們,近三年的時間,遭遇了無數追殺。後來有一次,實在是躲不過了,她抱着一個用稻草做的孩子,裹在懷中跳下了山崖。」

蘇小小:「一個?」

衛廷解釋道:「逃亡途中,她曾救下過一個乳娘,她使了點手段,讓那些追殺她的人誤以為她只生了一個,另外兩個是乳娘的孩子。他們的小臉從來都是髒兮兮的,就是怕被看出是三胞胎。」

蘇小小問道:「那之後,一直是乳娘帶着他們?」

衛廷點點頭:「乳娘不知如何是好,就只能把他們關起來。」

「關了……多久?」

「不知道,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兩個月,或者更久……」

他們找到乳娘時,乳娘已經死了,是從抓來的殺手口中逼問到小郡主是在幾個月前遇害的。

三個孩子究竟過了多久不見天日的日子,沒人清楚。

剛抱出來時,三人獃獃的,對外界毫無反應,見了陽光會害怕。

蘇小小想到第一次與孩子見面時的場景,那時的他們已經恢復許多了。

「你把他們照顧得很好。」她說道。

「你也是。」衛廷說道。

二人難得沒相互回懟。

衛廷低聲道:「只可惜六哥一直到戰死,也不知道自己在世上有了三個孩子。」

整個過程,衛廷沒有一個悲傷的字眼,也沒有落下一滴難過的眼淚。

他的指尖微微顫抖。

蘇小小沒說話,輕輕握住了他的手。

「咦?我好像聽見小七的聲音了!」

「是嗎?在哪兒?」

衛廷虎軀一震,一秒自悲傷中抽離!

蘇小小古怪地問道:「噫,那個聲音是——」

衛廷深吸一口氣:「我五嫂。」

蘇小小哦了一聲:「難怪聽着耳熟。另一個人——」

衛廷閉上眼:「我祖母。」

蘇小小:「……?!」

衛老太君讓人停下了馬車。

蔣氏乾脆利落地跳下地來。

蔣氏是五年前嫁入衛家的,她其實只比衛廷大一歲,所以那句我看着你長大的,着實是她的誇張表達。

她來到衛廷的馬車前,上下打量了車夫一眼:「你看着面生。」

車夫客氣道:「這位夫人,請問您有何貴幹?」

蔣氏冷哼道:「別廢話了,讓小七出來!」

車夫一臉不解:「小的聽不明白。」

「你閃開!」蔣氏直接上了馬車,一把掀開帘子。

車廂里空蕩蕩,一個人影也沒有。

她嘀咕:「不可能啊下一頁!當前第1頁/共2頁

……我明明聽見小七的聲音了……我不會聽錯的……」

衛老太君挑開車簾,望着繁華絡繹的街道,不咸不淡地喊了一聲:「扶蘇!」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他剛一隻腳落在地上,突然反應過來露了餡兒。

他在附近,豈不是就說明少爺也在?

他另一隻腳,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那麼金雞獨立地站在那裏。

巷子裏,抓着蘇小小手腕的衛廷抬手捂住了眉眼。

姜還是老的辣呀……

「我改日再去找你。」

說罷,他無奈地從巷子裏走了出來。

「祖母。」

他站在馬車邊上,透過車窗與與衛老太君打了招呼。

「你不是去做騎射夫子了嗎?」

「下課了。」

「下課了不回府來這裏做什麼?」

「我這不是……來接您和五嫂了嗎?」

「放屁!」蔣氏從衛廷的馬車上跳下來,「你又不知道我們會來這裏!」

「五嫂……」

衛廷老太君打斷他的話:「你少給我貧!」

衛廷果斷岔開話題:「祖母,您怎麼出府了?」

衛老太君輕易不出府。

衛老太君冷聲道:「我出來轉轉不行?」

衛廷道:「行,我陪您轉。」

衛老太君道:「我看你就是不想回府吧!」

衛廷受傷地捂住心口:「唉,我這一顆真心吶,怎麼就總讓人當了驢肝肺呢?」

衛老太君吩咐暗衛道:「扶蘇,帶小七回府!」

暗衛對衛廷小聲道:「少爺,走啦。」

衛廷與扶蘇坐上了回府的馬車。

衛老太君與蔣氏的馬車也繼續朝前去了。

衛廷回頭,從車窗望着漸行漸遠的馬車,眼底閃過一絲沉思。

-

蘇小小到家時,符郎中已在堂屋等候多時。

他身邊坐着一個四十齣頭的中年男子,符郎中其實和他差不多年歲,可符郎中長得着急,看上去有些滄桑。

「蘇姑娘。」符郎中沖蘇小小招了招手。

蘇小小走過去。

符郎中介紹道:「李保人。」

李保人客氣地拱了拱手:「蘇姑娘。」

蘇小小上次去鎮北侯府時,曾與符郎中談論過接下來的打算。

蘇小小認為可以在京城開辦一間醫館,符郎中心裏卻記掛着符大娘,說要考慮考慮。

不過眼下,他既帶了保人上門,應當是考慮清楚了。

「你們先坐會兒。」

蘇小小說完,二人就看着她從自製的書袋裏取出一個用牛皮做的囊袋。

她揭開囊袋往下一倒,李保人直接嚇得尖叫起來:「蛇啊——」

符郎中饒有興緻地走了過去:「銀環蛇?還挺肥,哪兒捉的?」

蘇小小:「宮裏。」

符郎中:「……」

蘇小小把蛇與蛇膽處理完,又去了一趟凌雲那邊。

三小隻聽說她要出去,抱住她的腿腿,想和她一起。

「白天都見不到娘。」小虎撒嬌說。

雖然來師乎上課也很開心,可是下了課,就只想和娘在一起。

蘇小小好笑地挼了挼他小腦袋,把三個小傢伙帶上了。

回去的路上,她挨個親了親他們。

三人捂住紅紅的小臉臉,害羞到不行。

「娘,你為什麼要親我們?」二虎問。

蘇小小彎下身來,輕摸着他小腦袋,輕聲道:「就是突然,特別想親親你們。」

------題外話------

有票不能投,真是難受,能投月票的小可愛,咱們最後衝刺一下。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