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六十六 受寵若驚

二百六十六 受寵若驚

作者:

蘇承在家過了一夜,翌日天不亮便起了。

蘇小小去後院,看到自家年輕俊美的老爹正在空地上打拳,不由地納悶:「爹,你起這麼早?」

蘇承收了拳,撓撓頭說道:「啊,這幾日都起得早,好像習慣了。你再多睡會兒吧,一會兒我出去買早飯,不用你做。」

蘇小小微微一笑:「沒事,反正我也睡不著了。」

蘇二狗知道她最近幾日可能會很忙,暫停了國子監的訂單生意。

今天她不用做太多,不費什麼力氣的。

她做了綠豆糕與肉鬆餡兒的二狗餅。

早飯是小米粥與韭菜雞蛋餅。

吃飯時,她說起了找工匠的事。

「……后罩房我想隔一下,圖紙我畫好了,需要不少隔板,先找個木匠。」

大虎忽然抬起頭來:「娘,木匠可以找劉爺爺!」

蘇小小問道:「是哪一戶?」

大虎掰著手指頭數:「往師父家走,第三戶!」

蘇承驚喜道:「哎呀,大虎會數數啦!」

「小斧也會!」小虎擲地有聲地說。

蘇承樂了:「小虎能數到多少?」

小虎自信滿滿地說道:「一百!」

蘇承笑道:「小虎真厲害!數給爺爺聽聽。」

小虎開始數自己和大虎、二虎:「一、二、三、一百!」

蘇承:「……」

蘇小小被小虎逗樂,笑了笑,回應大虎道:「行,娘記住了。那接下來,只需要再找個鐵匠了。」

大虎再次抬起頭來:「鐵匠可以找張爺爺!」

蘇小小微愕:「張爺爺又是哪一家?」

大虎往西頭指了指:「往那邊走,

第一戶。」

那是與狀元街交接的一戶。

蘇小小就道:「我每天打他家門口路過,沒聽見打鐵的聲音啊,大虎確定他是鐵匠嗎?」

大虎無比確定地說道:「張爺爺可會打鐵了,他的鐵鋪不在這裡。」

小傢伙,你了解的情報挺多呀。

想到了什麼,蘇承沉思道:「只你和符郎中忙不過來吧,是不是還得雇幾個下人?」

大虎脆生生地說道:「可以上周阿婆家問問!」

蘇小小小胖身軀一震:你連人牙子都認識么?!

早飯過後,蘇承回馬場繼續當沙包。

臨走前,他將自己的全部家當偷偷塞進了蘇小小的書袋。

當蘇小小看到那些皺巴巴的銀票與大小不一的銀錁子時,心口微微發燙。

她給他的錢,他一個銅板也沒花在自己身上。

他自己掙的錢,就更不必說了,全在這兒了。

一瞬間,手裡的銀票與銀錁子重若千斤。

這一刻,她忽然覺得發家致富已經不夠了,她要在京城闖出一番天地,帶著她爹走上人生巔峰。

蘇祁、蘇鈺過來得晚,早飯已經沒有了,萬幸還有蘇小小做的點心。

二人帶著蘇二狗愉快地去了國子監。

蘇小小把三小隻送去凌雲那邊,隨後蘇陌的馬車就到了。

蘇小小記起昨日的事,問道:「昨天衛廷是怎麼把你引開的?」

蘇陌道:「他說有事和你談。」

蘇小小:「就這?」

蘇陌正色道:「比起他夜半三更闖入你閨房,讓他在宮門口的馬車裡與你說話,更讓我放心。」

蘇小小挑眉:「你知道……什麼是車震嗎?」

蘇陌一臉茫然。

……

有關偶遇太皇太后的事,蘇小小暫時沒知會蘇陌。

她下馬車后,直接進了宮。

今日靜寧公主來得早。

經過兩日的用藥,她臉上的痘痘幾乎看不出來了,她仍戴著面紗,是她生得不好看,平日里也戴的。

但從她光潔的額頭,大家不難看出她的痊癒。

才兩日啊,這可太神奇了!

靜寧公主進課室,發現第一排左桌已經坐了人。

她的位置自然無人敢占,被占的是蘇小小的座位。

其實,夫子並沒規定座位,大家隨意坐的,只有兩位公主的位置無人敢占。

胡碧雲看著靜寧公主幹凈了許多的額頭,心中更是對父親的葯稱讚不已。

她因此也有了一絲與靜寧公主結交的底氣。

「公主。」

她微笑,正要起身行禮,就聽得靜寧公主冷冰冰地說道:「誰許你坐這兒了?」

胡碧雲一愣。

靜寧公主冷聲道:「起開!」

胡碧雲當眾丟了臉。

蘇小小走進課室時,氣氛怪怪的,所有人都神色複雜地看著她。

她沒在意,如往常那邊坐在了靜寧公主的身邊。

靜寧公主沒攆人。

千金們面面相覷。

若說方才她們還在猜測,靜寧公主攆走胡碧雲,是因為她今日心情不好。

眼下她們全都明白了,靜寧公主根本就是在氣胡碧雲搶了那個鄉下丫頭的位子。

搞什麼啊?

一個鄉下丫頭,是怎麼巴結上靜寧公主的?

「給,今早剛做的,熱乎的。」蘇小小從書袋裡拿出了一盒點心。

一股誘人的酥香瞬間傳了出來,眾人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

靜寧公主將盒子接了過來:「剛剛有個人坐了你的位子。」

蘇小小:「嗯?」

靜寧公主又道:「被我攆走了。」

蘇小小:「哦。」

靜寧公主:本殿下是在寵你!趕緊給本殿下受寵若驚!

上午是音律課,昨日江夫子有提前通知大家帶箏。

蘇小小自然也帶了,是小虎的那一把。

她有徵得小傢伙的同意。

課室的桌子不夠放長,上課地點選在戶外的迴廊上。

宮人們早早地擺好了琴桌與蒲團。

眾人把鸞箏拿了出來。

靜寧公主與惠安公主的鸞箏都有出處,是周國的三大名箏之二。

秦嫣然的鸞箏也不差。

一旁的林如月道:「秦小姐,你的箏好特別啊……不會是流螢吧?」

秦嫣然微微一笑:「正是流螢。」

流螢,西晉名箏,雖比不上兩位公主的,可在千金們的鸞箏里當屬一騎絕塵了。

就連靈犀郡主的箏,都被流螢比了下去。

另一邊,蘇小小也把鸞箏取了出來。

剛擺上去,就有人噗嗤笑了。

林如月八卦地問道:「李小姐,王小姐,你們在笑什麼?」

李家千金說道:「有人居然帶了一把破箏。」

這把箏的尾部確有一個刀口,像是被利刃生生劈了一刀似的。

靜寧公主去如廁了,這會兒不在。

不然大家可不一定有膽子如此奚落她。

秦嫣然看了一下那把琴,眸光微微動了動,很快又搖搖頭,微笑著說:「這把鸞箏……有點像傳聞中的九鳳。」

九鳳,七國第一名箏,拿周國的三大名箏與它比,其性質不亞於越級碰瓷。

它的主人是素有琴仙之稱的琴師納蘭雲,他是數百年來最具天賦的琴童,七歲成名,十歲名揚七國。

傳言他是北燕人,也有人說他是西晉人。

他身份神秘,行蹤詭秘,自三年前受邀至西晉皇室獻了一首曲子,隨後便銷聲匿跡。

有人說他歸隱了,也有人說他死了。

總而言之,見過他的人少之又少,見過九鳳的也不多。

秦嫣然也只是在畫像上見過九鳳。

林如月嗤了一聲笑了:「居然拿了一把假箏過來!」

眾人紛紛朝蘇小小投去異樣的目光。

沒錯,沒人認為這把鸞箏是真的。

畢竟,一個鄉下丫頭怎麼可能擁有真九鳳?

------題外話------

小可愛萌,求一波保底月票呀!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