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六十九 生意上門

二百六十九 生意上門

作者:

因為第二日要開張,大傢伙兒在醫館收拾了一整天,一直到忙到深更半夜,正準備打烊時,一個婦人扶著一個二十齣頭的男人過來了。

「大夫!大夫!快救救我兒子!」

符郎中剛檢查完葯櫃,聽到夫人的叫喚,忙走了過來:「我瞧瞧!」

婦人看了眼受傷的兒子,更咽問道:「我是聽說你們仁心堂醫術高明才過來的,大夫你一定要治好我兒子!」

若是蘇小小或孫掌柜在這兒,就先給人治了,甭管仁心堂不仁心堂的,沒聽見!

可符郎中是個老實巴交的主兒,聞言說道:「仁心堂在隔壁,我們是新開的……」

婦人打斷他的話:「啥?你們不是仁心堂?」

她退出去,往牌匾上看了看,牌匾還沒掛呢,但總歸不是仁心堂就是了。

她懊惱地扶著受傷的兒子走了。

「哎——」符郎中想提醒她,患者傷勢嚴重,別那麼生拖硬拽的,當心拽出毛病了。

然而婦人早就頭也不回地出去了。

「出什麼事了?」蘇小小端著一簸箕曬好的藥材從後院走來。

符郎中道:「剛剛來了個病人,找仁心堂,找到咱們這兒了,我看他似乎是受了傷。」

仁心堂是已經打了烊,大夫都要上馬車了,讓婦人眼疾手快地攔下了。

「大夫!你是仁心堂的大夫吧!快救救我兒子!我兒子從馬車上摔下來了!胳膊不能動了!」

這位大夫也行胡,是胡家旁支,因醫術不錯被選到本家來,他比符郎中年長幾歲,留了一點鬍子,看上去更老成,也更令患者信任。

車夫道:「不嚴重的話,明日再來吧……」

婦人劈頭蓋臉一頓罵:「怎麼就不嚴重了?沒見我兒子胳膊不能動了?」

她的聲音引來了街邊的小販與路人。

眾人好奇地圍了過來。

胡大夫皺了皺眉,耐住性子,語氣寬和地說道:「這位夫人,你先稍安勿躁,讓我瞧瞧。」

說罷,他從腳凳上下來。

婦人的臉色這才好了些:「那就勞煩大夫了。」

胡大夫讓車夫提着油燈,他現場給對方看診。

他問道:「你哪兒不舒服?」

男子道:「我從馬車上摔下來了,渾身疼,胳膊動不了了。」

胡大夫輕輕托起他的右臂:「是這隻胳膊嗎?」

婦人一驚:「大夫你輕點兒!」

胡大夫笑了笑:「我心裏有數的。」

四周圍觀的越來越。

胡大夫小幅度地晃動了一下他的右胳膊:「還是動不了嗎?」

「動不了。」

「還有哪兒疼?」

「哪兒哪兒都疼。」

「頭呢?」

「頭不疼。」

胡大夫看了看他的衣裳,還算完好,除了手背上的一點擦傷,並無其餘的出血狀況。

胡大夫語氣溫和地說道:「你胳膊脫位了,我給你接上去,會有點疼,你忍一下。」

男子一聽會疼,立馬害怕了。

胡大夫耐心寬慰:「男子漢大丈夫,不要怕,很快的。」

男子嚇得臉色發白。

胡大夫一手摁住他的肩膀,一手握住他的胳膊,晃動了兩下,在男子的心幾乎提到嗓子眼時,咔的一聲,給他接了回去!

男子大叫一聲。

以為會很痛,並沒有。

他怔了怔:「誒?」

胡大夫笑道:「看看能動了嗎?」

男子嘗試着動了動:「咦?我能動了!我的胳膊能動了!娘!我真的能動了!噝——」

他動了記下,忽然倒抽一口涼氣:「疼疼疼,還是有點疼。」

婦人再次擔憂起來:「大夫……這是……」

胡大夫笑了笑,說道:「別擔心,輕微疼痛是正常的,複位后需得修養半月,這半月盡量不要活動胳膊。」

婦人放下心來。

四周的百姓嘖嘖稱讚。

「不愧是仁心堂啊,我隔壁的鄰居,和他一樣的情況,疼了好幾個月呢!至今沒痊癒!還落了點兒病根!」

「咋沒找個大夫?」

「找了!那大夫不行啊,若是來仁心堂,也不必遭那起子罪了!」

「用你們說,仁心堂是胡家開的,胡家可是出了一位院判大人呢!」

「以後我也來仁心堂治病。」

「你治得起再說吧!」

這是大實話,仁心堂又不是濟世菩薩,救死扶傷是有代價的,這兒的大夫醫術高明,診金也比別的醫館貴。

這位婦人顯然不是差錢的主兒,立馬掏了一個銀錠子遞給胡大夫。

胡大夫沒伸手去接,是車夫接過來的。

「多謝大夫!多謝大夫!」婦人連連道謝,拉着兒子的手就要離開。

忽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叫住了她:「慢著,你們不能走。」

眾人回過頭。

婦人看着自人群後方走過來的小胖丫頭,問道:「你誰呀?」

符郎中也擠了出來。

婦人認出了他:「是你!你們是隔壁的……」

隔壁的舊藥鋪倒閉了,來了一家新的藥鋪,不少常在這條街上走動的百姓都知道。

「你們想幹嘛?」婦人沒好氣地問道。

蘇小小看了看他兒子,對她說道:「你兒子的傷勢很嚴重,需要搶救。」

婦人的臉一黑:「我兒子好端端的,你亂七八糟地說些什麼?」

蘇小小正色道:「不搶救,他活不過今晚。」

婦人氣鼓鼓地說道:「你你你……你咋說話的?你咒我兒子呢!你是不是眼瞎了?沒見我兒子生龍活虎的?仁心堂的大夫已經把我兒子的傷治好了!我看你們是開黑店的!來砸招牌的吧!」

胡大夫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他看向蘇小小,冷冷地說道:「你們要搶生意,也不是這麼胡來的。這位公子的胳膊已經複位了,你們不要在此造謠生事。」

一個小販呵呵道:「仁心堂的大夫都說治好了,他們哪兒來的膽子質疑仁心堂的醫術?」

另一個小販嘲諷道:「就是想騙點兒銀子唄!」

婦人冷哼道:「你們這種黑心藥房,我才不會上當!」

話音剛落,她兒子抬手捂住胸口,神色痛苦地倒了下去。

所有人倒抽一口涼氣!

「兒子——」婦人失聲尖叫。

胡大夫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只是脫個臼而已,頭部也未受到創傷,為何會這樣?

------題外話------

595票了,咱們今天破個600!

醒來繼續給大家更新!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