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七十二 小小虐渣

二百七十二 小小虐渣

作者:

蘇小小與符郎中出了廂房。

當着患者的面,符郎中不大方便詢問,這會兒大堂內只剩他倆,他道出了心中疑惑:「你是怎麼看出他肋骨骨折的?」

蘇小小回憶道:「仁心堂的大夫問他哪裏疼時?他嘴上說渾身疼,手卻不自覺地摸了摸胸口。」

符郎中問道:「所以你判定他胸腔內骨折了?」

蘇小小微微搖頭:「只憑這個很難斷定,是仁心堂的大夫給他接上胳膊后,他出現了淺快呼吸。淺快呼吸常見於呼肌麻痹、肺炎、胸腔積液與氣胸等情況,再結合之前對他的觀察,我才斷定他出現了氣胸,並且極有可能是肋骨斷裂,戳傷肺部導致。」

聽到這裏,符郎中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他感慨道:「當時那麼吵,你居然還聽出了他的呼吸?」

蘇小小道:「不是靠聽,是靠觀察,每個人呼氣的長短與深淺,是可以根據胸腔與腹腔的起伏,以及肢體語言來判斷的。」

這還真是……觀察入微啊。

當然,這種事也得講天分的,有些大夫行醫十年、二十年,也未必能擁有蘇姑娘這般細緻精準的洞察力。

曹廚子做了夜宵,喊了大傢伙兒上后罩房吃飯。

忙了大半夜,眾人的確有些餓了。

蘇小小先去看了在楊氏房中呼呼大睡的三小隻。

三小隻到了晚上就找她,誰也哄不住,因此她沒回去,他們也沒有。

「辛苦你了。」蘇小小對楊氏說。

楊氏忙道:「瞧東家說的,我也沒幹啥,三個孩子很乖的。」

那是因為他們跟你還不熟……

等日後熟了,你將深刻體會到三小隻的旺盛精力。

曹廚子過來,問蘇小小道:「東家,要不要給那位夫人也送點兒過去?」

蘇小小嗯了一聲:「你去問問她吃不吃。」

「誒!」

曹廚子去了。

那位夫人比他們慘,沒吃晚飯,早餓得前胸貼後背了,聽說有吃的,也不挑剔,讓廚子給她端一碗過來。

曹廚子做的是雞湯麵與青菜丸子,都是容易克化的東西。

蘇小小讓鶯兒去把小韋子也叫了過來。

眾人圍在桌邊吃夜宵。

老實說,就在一個時辰前,他們還在擔心自家醫館究竟有沒有生意。

畢竟隔壁是仁心堂啊,把鋪子開在它邊兒上不是自尋死路么?

誰曾想,還沒開張呢,第一個客人上門了。

……雖說是上的仁心堂的門,但被他們東家救下來了,那就是他們第一堂的!

「東家真厲害!」鶯兒笑嘻嘻地說。

蘇小小是東家,符郎中是二東家,兼蘇小小的師父。

這是二人對外的身份。

蘇小小逗她:「心裏不慌了?」

鶯兒嘿嘿一笑:「不慌了!」

東家很厲害,他們醫館日後一定能有很多很多的病人!

蘇小小第二天要去宮學,開張的事以及那位患者後續的治療,都交給了符郎中。

阿中不在,小韋子幫蘇小小把孩子抱了回去。

到家后,蘇小小先去蘇二狗房中看了看,隨後回屋倒頭大睡。

她又一次進入了藥房。

蘇小小差不多摸清規律了,藥房月底獎勵她一次,她救治了危重患者,藥房也會獎勵她一次。

獎勵偶爾延遲,但不會超過三日。

這一次是一瓶基地研發的消化酶。

這種葯……似乎又有點雞肋呀……

-

翌日上午是江夫子的課。

前世她熬個三天三夜也不成問題,

可誰讓這副身子不睡飽就跟嗑了葯似的。

她渾渾噩噩地挨過了第一堂,課間額頭點在桌上睡了會兒,哪知就一睡不醒了。

江夫子回到課室看到這一幕,着實氣壞了。

不思進取,日日墊底也就罷了,居然直接在他課上睡起來了!

江夫子抄起手邊的戒尺,就要朝蘇小小拍過去。

靜寧公主氣場全開,一記冰冷的目光朝江夫子打來。

你打一個試試?!

江夫子:「……」

中午,靜寧公主帶着蘇小小去後宮的太液池涼亭吃飯。

她不喜歡帶蘇小小回坤寧宮。

不是蘇小小不夠資格,而是坤寧宮太冷了,越是接觸,她便越是不希望將蘇小小帶去那座毫無人情味的宮殿。

蘇小小無所謂。

她又不巴結皇后,在哪兒吃不是吃?

她唯一提過的要求是菜式別太多了,浪費很嚴重。

今日,御膳房做了野生鱸魚湯、小花菇燉雞、釀茄子與清炒白菜。

好吃是真好吃。

然而蘇小小吃着吃着,咚的一聲,額頭砸在飯桌上睡著了。

靜寧公主:……你昨夜究竟去幹什麼了?

「蘇姑娘,蘇姑娘。」

桃枝叫了兩聲。

靜寧公主輕聲道:「算了,別吵她,讓她睡吧,你去拿我的披風來。」

「是。」桃枝回坤寧宮抱了披風過來,小心翼翼地罩在蘇小小的身上。

「飯菜撤了吧。」

靜寧公主說。

一個人吃,沒胃口。

靜寧公主捧著書在涼亭坐了會兒。

蘇小小睡得香甜。

宮人們一個個驚掉下巴。

蘇姑娘,全天下敢讓嫡公主如此等待的,你是頭一個啊。

靜寧公主沒坐多久,皇宮身邊的梅姑姑過來了,道是皇后讓靜寧公主與自己一道去永壽宮探望太后。

「夜裏驚了風,略有些咳嗽。」

梅姑姑說。

這個,靜寧公主是推辭不掉的,她留下了桃枝。

蘇小小一覺醒來已是半個時辰之後。

桃枝長呼一口氣。

蘇姑娘再不醒,她都不知該怎麼辦了,是叫醒蘇姑娘去上課呢,還是由著蘇姑娘接着睡呢——

桃枝貼心地打了一盆水來,放了乾淨的巾子。

蘇小小道了謝,洗了把臉,整個人精神不少。

桃枝送蘇小小去宮學。

蘇小小認得路,可既然靜寧公主交代了桃枝守着她,桃枝必定得把事情辦得漂漂亮亮、有始有終才行。

蘇小小沒拒絕。

這回二人沒走桃園,而是沿着太液池慢悠悠地朝後宮的出口走去。

誰曾路過明月軒附近的小池塘時,遇上了幾個在外賞魚的千金。

蘇小小起先沒在意,一直到,她聽見了自己。

「那個鄉下丫頭實在過分!怎麼干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

「是啊,虧我以為她只是鄉下來的,不懂規矩,心腸終究是不壞的,沒料到她居然打傷病人,強行把病人帶去自家醫館救治!這與土匪何異?難道就沒人管管嗎?」

林如月哼道:「這種事怎麼管?除非病人自己去報官!」

王小姐笑了笑:「大家都別說了,一會兒胡小姐過來,聽到我們在議論仁心堂的事,該難過了。」

林如月嘆道:「仁心堂真可憐,怎麼攤上這種無賴?」

話音剛落,一旁的王小姐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林如月正在興頭上,絲毫沒注意到王小姐的提示,繼續口若懸河地說道:「我聽說,她的娘很早就去世了,像她這種喪婦長女,有娘生沒娘養,難怪如此沒教——」

她養字未說完,蘇小小神色冰冷地走了過來。

王小姐趕忙扯了扯她的袖子:「咳咳!」

林如月察覺到了什麼,轉頭一瞧,眼底閃過一絲被抓包的心虛與窘迫。

然而她不會在一個鄉下丫頭面前示弱。

她虛張聲勢地說道:「我說錯了嗎?你原本就是有娘生、沒娘——啊——」

蘇小小沒與她廢話,直接抓住她領子,將她扔下了水!

這一幕,直把眾人看懵了。

從前她們可沒少奚落這丫頭,這丫頭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們還當她沒脾氣呢……

林如月不會水,在水裏掙扎了半晌,才被一旁的太監宮女救上來。

林如月濕噠噠地癱坐在草地上,想大罵一句「姓蘇的,你瘋了嗎」,然而一對上蘇小小那看死人一般的眼神,她的聲音更住了。

這會兒臨近上課,惠安公主也從啟祥宮過來了。

她看到這邊有動靜,帶着宮女走過來,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林如月瞬間如同看見了救命的稻草,眼眶一紅,對着惠安公主哭訴道:「公主,蘇小姐把我推下水!請您一定為我做主啊!」

這丫頭與靜寧公主走得近,而惠安公主與靜寧公主一貫不對付,有個打壓靜寧公主的機會,惠安公主一定不會輕易放過的吧?

姓蘇的,你死定了!

惠安公主果真傲慢地揚起下巴,質問蘇小小道:「你為什麼推林小姐下水?」

蘇小小睨了惠安公主一眼。

林如月趁熱打鐵,不給蘇小小為自己辯駁的機會:「她自己在京城橫行霸道,我方才不過是就事論事,她就惱羞成怒之下將我推下了水?」

惠安公主問道:「她幹什麼橫行霸道了?」

林如月控訴道:「她們家的醫館,為了搶仁心堂的生意,故意打傷了仁心堂的客人!」

惠安公主叉腰道:「竟有此事?蘇小姐,你太過分了!」

桃枝見狀,心道壞了。

自家主子不在,這裏沒人壓得住惠安公主,蘇姑娘凶多吉少了……

桃枝的耳力不如蘇小小,因此方才幾個千金的談話,她實在並未聽清。

她也不明白,蘇姑娘怎麼突然就對林小姐動手了。

可她相信蘇姑娘的為人。

她衝上前道:「惠安公主,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

「你給我閉嘴!」惠安公主才不會給靜安的宮女面子。

惠安公主對蘇小小道:「你趕緊向林小姐道歉,祈求林小姐的原諒!否則,本公主今日定要狠狠地罰你!」

「太皇太后駕到——」

伴隨着太監的通傳聲,一頂明黃色的鳳攆緩緩地朝眾人走了過來。

惠安公主與諸位千金趕忙轉過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蘇小小舉眸望向紗幔中若隱若現的身影,自那日一別後,她再沒見過太皇太后。

鳳攆中,太皇太后清冷地開了口:「出了什麼事?」

惠安公主將事情經過說了,她沒添油加醋,也沒惡意歪曲,林如月如何講的,她便是如何複述的。

太皇太后沒問蘇小小,而是看向蘇小小與林如月之外的諸位千金:「你們可有什麼話說?」

這是在找眾人要證詞了。

林如月也不怕。

她們和自己一樣看不慣那丫頭,才不會替那丫頭說話!

念頭剛一閃過,一個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千金慢吞吞地走了出來:「太、太皇太后,臣女……有話要說。」

「你是誰家的?」

「盧家。」盧穎道。

鳳攆邊上的心腹太監小聲道:「盧家來了兩位參選的千金,留下的是庶女。」

嫡女落選了。

太皇太后淡淡抬手,心腹太監欠身,朝後退了退。

「盧小姐。」太皇太后道,「但說無妨。」

盧穎咬唇道:「林小姐言語中傷了蘇小姐。」

林如月眉頭一皺!

盧穎捏了捏帕子,給自己壯膽,接着道:「林小姐說,蘇小姐自幼喪母,乃喪婦長女,有娘生,沒娘養……缺教養!」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頭皮都開始發麻。

完了,真完了。

方才她們為何不替那丫頭說話,當真是多維護林如月嗎?

是因為……她們不敢提這番話呀!

誰不知太皇太后也是幼年喪母,十歲喪父,不得已才投靠了遠房表親郭家。

林如月罵那丫頭的一番話,不也戳中了太皇太后的痛腳嗎?

------題外話------

肥更喲!

閱讀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最新章節請關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